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28章 别想强迫我
  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眼前的这些人,然后我又开始了↓一步的计划,我走到* na *些人群的旁边然后对着他们说道:“各位,不好意思,耽误了大家的事情,我再一次的道歉,其实刚才我也应该谢谢大家,要不是大家帮忙的话我很可能还没有办法跟这几位交流。毕竟错在我而且,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没有* na *一个人会冷静↓*| lai |*,包括我。就好比刚才这为姐姐所说的,人在乎的就是这亲情了,姐姐,刚才真的要谢谢你了。呵呵。”我一边说着,一边不着痕迹的走到了* na *之前最先说话的* na *女人的身边然后一副很是感谢的模样并且shen chu *hands(* shuang * shou *)将她的hands(* shuang * shou *)给握在手中,并且暗自用力锁住她的手不让她挣tuo *,随后我一边笑着感谢的说着一边将她给带着随我的body(* shen | ti *)又走到了* na *之前说话的男子身旁。
  而* na *男子其实在之前kan到我将* na *女人给锁住的时候他便在心中感觉到了不对劲,只不过还不待他想要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便又继续对着大家并且自己也大声的朝着他喊道:“呵呵,这个大哥,刚才也真的要好好的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 na *三位朋友我想也不会一↓子冷静了↓*| lai |*,要不是你的话,刚才我也很可能会因为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而chu *手,毕竟我需要自卫嘛,呵呵。”
  * na *男子在听到我说他的时候,其身旁的* na *些人此刻也正都望向他,他自然是不好意思再离开了,只是在与我说话的时候我也又将他的一只手给锁住,然后我就带着这两人走到了* na *女人的旁边对着她说道:“这位大姐,其实刚才我们也需要谢谢这两位,要不是这两位的话我们也不能这么很是和睦的解决这件事情,当然了,此刻现在的这件事情还没有解决,但是我相信我会给你们一个很好的交代的,我这人就是这样,敢作敢当,只要真的是我自己做的,* na *么哪怕是杀人放huo *我也会认罪的。但是,若不是我做,谁也别想他吗的强加给我,更别想使用* na *些肮脏的骗术*| lai |*欺骗我。heng(哼哈二将)。”谁也没有想到,原本一脸笑意的我,会在突然之间一↓子变得这般怒色。
  “呵呵,小兄di 说的的确是。只是老哥我家里还有些事情,我就不用呆在这里了。如果有缘的话我们以后再聊,呵呵。”* na *已经被我牢牢抓住一只手的男子此刻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他一脸笑意的,想要挣tuo *我,只是我怎么可能会让他离开了。
  “呵呵,老哥,今天难道这么有缘,我们就在这好好的聊聊不是吗?放心,刚才我已经通知了我的媳妇,今天这场会议已经取消了,我们既然这么有缘* na *就要好好的聊一聊,大家说怎么样?”此刻,我已经不再藏着掖着了,直接把话给挑明了并且,在说chu *这句话的时候,我猛的朝着* na *躺在di 上的一男子的手臂chu *狠狠的踩去。只是一瞬间,一个如同杀猪似的的惨叫声响起。
  “你,你。你gan 什么?”最先的,是* na *跪坐子在* na *的女人朝着我大声的怒喊到,而jin 接着,就是* na *原先一直躺在di 上的三个男子,因为之前已经被我打到了,他们就一直没有起身,* na *样子一定是想要博得同情并且还想多要一些钱而已。这些flower (hua )样已经不流行了,只是我没想到的是这几人还是运用的这么的纯熟,佩服。在心里,我很是敬佩几人的职业精神。
  “大家kankan啊!这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啊!先是将我家老头子给撞车撞到了,现在又踩断了他的手,大家给评评理啊!我的命咋就这么的冤啊。”在↓一刻,* na *女子这才让我明White(颜色bai )她的存在意义。难怪之前我感觉这女人貌似不是饰演眼前的这个角色,原*| lai |*是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不再其演戏的范围之内。或者说,这一切都不再其安排之内。
  “呵,你再叫。叫的越大声越好,我到希望有更多的人*| lai |*给我作证。”在kan到* na *女人此刻如此的凄惨的喊叫着,我连好笑的对着她说道。并且连续的chu *脚,将* na *已经chong *到我面前的三个男子企图想要上前救↓* na *一男一女并且将我按到在di 的(jia huo )给再一次的踢到。这一次,我则是没有了任何的收手留劲道,直接很是gan 脆的将他们全部的放倒在di 。而一旁的* na *些人群此刻虽然都议论纷纷但是其中不凡聪明者,他们自然是猜到了什么,而既然猜到了什么* na *么他们自然是不会chu *手啊什么的。
  “呵,今天,你们几人一个也别想跑。”对着* na *已经被我放到在di 的三人并且我有接着将身旁的* na *一名男子给放倒,省的等会他给我*| lai |*个突然袭击,最后我又将* na *两个女人给放一块去,只不过这个时候,原先* na *躺在di 上的男子此刻似乎是擦觉到了什么,他在我将这两名女子给捆绑的时候突然从di 上站了起*| lai |*然后就要离开,只是他还是低估了我的能力。只是一个飞踢,他这一次是真正的躺在了di 上。
  “如果现金的社会能少你们几个这样的人,乃怕是让我减寿二十年我也愿意,因为你们只要多chu *一人,社会上便有无数的人会遭到恶梦,这些恶梦是一辈子也无法去除的。heng(哼哈二将)。”对着* na *此刻都已经被我放到在di 的几人,我一副很仇恨、很愤怒的chong *着他们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 na *救护车的招牌式声音想起,而众人这个时候也才被惊醒。但是在场中,已经被我捆绑好的* na *些人此刻则是满脸的吃惊,他们相互对kan了一眼之后,却是有些咬牙切齿的kan着我。
  其实说实话,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我或许不怕他们但是,此刻我却是考虑到了* na *徐静的安危,因此这几个人是绝对不能留的,或者说绝对不能让他们有机会chu *手的,心中暗自的盘算了一↓计策后,我暂时没有对他们怎么样,而是在片刻后我便离开了这里随后就打电话给了* na *之前我一直暗中在安排的* na *张东,告诉他一些事情之后我则是再一次的打电话给* na *徐静,告诉她事情已经解决了之后我便等着她*| lai |*接我随后便更她前往* na *商城中开始了一↓午的购物之旅。
  一开始我认为今天也就是一件事情让我们两个人不顺心,不开心而已,我哪知道,原*| lai |*今天不顺心的事情还有很多,如果时间可以从新*| lai |*过的话我真的很希望,时光逆转,我丫的就不待徐静chu **| lai |*逛街购物了。
  在*| lai |*到了* na *商城中后,我与徐静便开始了慢慢的逛了起*| lai |*,只是在半个多小时后,我与徐静却是遇到了一群人,这群人我竟然还认识,就是之前我与徐静最先在* na *河流处遇到的* na *一个绿mao *,此刻这(jia huo )带着一群小di 并且身边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太妹,哦不,在* na *一群小混混中也还有几个小太妹,只不过这绿mao *怀中的* na *个小太妹是最漂亮的而已。当然了这是相对于她Behind(shen hou)的* na *几个小太妹而已。
  一开始,我并没有去主动kan着* na *绿mao *而已,只不过* na *小子似乎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或者说,他的眼中似乎只注意到了美女还忘记了注意其身旁的护flower (hua )使者,在kan到徐静的美貌之后,他的脑中自然是有些影响但是因为* na *天晚上的灯光,又因为此刻的徐静身上的穿着与之前的不一样,在一时之间他自然是想不起*| lai |*了,但是在接↓*| lai |*我故意的咳嗽了一↓后xi 口及引了他的注意力。
  * na *绿mao *这才kan到原*| lai |*是我,这个时候他便一脸的愤怒的样子,但是可能因为* na *天晚上我的强大给他留↓了阴影因此在片刻后,他很是怒气chong *chong *的率领着自己的* na *群小di 小心翼翼的从我的身边走过去。而我则是能少一事便少一事了,现在也不是* na *不停的制造麻烦的时候。
  “呵呵,他似乎很怕你哦,其实你这大坏蛋有什么厉害的?人家gan 嘛* na *么怕你?heng(哼哈二将),你就是一个大色狼,其他的都不行,heng(哼哈二将)。”kan到* na *绿mao *一脸戒备的从我身边走过去,我怀里的* na *徐静此刻则是一脸气鼓鼓的对着我说道。只不过我在听到她对着我气鼓鼓说着这些的时候,我却是一脸* yin *笑着对着她说道:
  “你说什么?你说你老公除了色之外其他的都不行?是嘛?* na *我不知道是谁在每一次我都要的时候都说累了,我吗?好像不是吧?嗯”说到最后我则是一脸色迷迷的盯着徐静的* na *一对极其**的豆腐处死死的kan着,直到* na *徐静因为忍不住我* na *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以及很是邪恶的眼光时,她才在jiao (女乔)嗔的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后这才对着我说道:“大坏蛋,你不是想让我开心嘛?我现在很不开心,heng(哼哈二将)。”
  “额?我有说过吗?好像没吧?”我一听之↓立马辩解道。丫的,这句话我可真的没说啊!
  “好,没说是吧?* na *么我就要回去了?你说没说?”* na *徐静一↓子变得撒起jiao (女乔)*| lai |*了,但是还别说,她这一撒jiao (女乔)的模样真的很是诱人,让我的* na *一颗已经沉静多年的心(读者:胡扯,你丫的沉静多年?我靠,你要是沉静多年的话* na *么* na *些小sister(* mei mei *)、* na *些美女是谁睡的?难道是人家自己做梦的啊?)一↓子就sao (马蚤)动了起*| lai |*,只可惜,* na *徐静似乎是知道我已经有些sao (马蚤)动了,她一脸迷人的笑容对着我继续说道:“你没说的话今天晚上回去以后你睡沙发,你要是承认自己说的话* na *么今天晚上回去后你就可以睡床了。”
  “我靠,这是左右横竖都是挂啊!我郁闷,我这承认与不承认有什么区别吗?”对着她的这一you huo 我很是无语的说道并且反问道。
  “有啊,你承认的话今天晚上就可以睡床了,但是你不承认的话* na *么今天晚上回去后就要睡沙发了,你说有没有区别啊?如果你说没有的话* na *么今天晚上回去之后你就睡沙发吧!噢,如果你认为这些都没区别的话,我不介意以后你一直睡沙发,反正到现在我就只知道沙发是没事的时候坐在* shang * mian *的,但是你认为这沙发是用*| lai |*睡觉休息的话我很认同。”
  见* na *徐静一般一整的说着有木有样的,我很是郁闷,心里很是委屈啊!:你这是威*利诱啊!不带这么玩的。虽然,我很想直接很男子气概的说不是,但是在张开嘴的* na *个时候我却是鬼使神差的直接冒chu *两个字:“是的。我是说过这句话,静,你kan着办吧,只要你开心就好,但是今天晚上一定不能让我睡沙发啊!噢对了,不止是今天晚上,以后也不能,我知道俺家的静静是最疼我的是不是?嘿嘿。”此刻,我一脸很是献mei(女眉)的对着徐静说道,一边说着我还一边吃着她的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