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25章 难以割舍的感觉
  此刻我自然是不会给这安瑶什么好脸色kan了,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 na *安瑶在听到我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反驳并且还没有做chu *什么过激的动作,她只是一↓子抬起了头然后在一瞬间噗哧的一笑,最后这才对着很是迷惑的我说道:“你怕我?还是觉得我很贱?其实没关系,不管你怎么kan我都无所谓,我只想在你身边。其他的我什么也不管,直到有一天,你把我玩腻了,* na *么就不需要管我的死活了。其实,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的,等到* na *一天,或许你就会明White(颜色bai ),为什么,我会在你的面前这么的贱了,天穷,希望以后的(曰)ri 子里在你的心里能有我的影子,呵呵。”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让我心生厌恶的感觉的安瑶在这一刻,在这说chu *拿一些话的时候我忽然间觉得,这个女人似乎有些事情不是我知道的,也不是我能了解到的,但是到底是什么?或者说,这些是我的错觉还是?
  不知道,一切我都是不知道的,现在我只是在* na *猛的甩了甩脑袋尽量让自己清醒着,而片刻后,* na *安瑶一↓子便坐了起*| lai |*然后对着我温* rou *的笑着说道:“天穷,我爱你。”说完,在我* na *满是疑惑的眼神中,* na ***的安瑶便↓了床然后就开始慢慢的穿着衣服并且对着我继续说道:“呵呵,天穷,其实原本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拿* na *个去威胁你的,只不过在刚才我忽然想通了,我不应该这么对你的,这么对你会让你心生厌恶的,并且还一辈子的讨厌我,我不想这样子,因此我决定只要有机会的话* na *么我一定要通过hands(* shuang * shou *)将你留↓*| lai |*,嘻嘻。”
  听着* na *安瑶说着让我有些*不着边的话,我很是郁闷,这妮子怎么回事?最先是* na *么拼命的fan kang 着,接着就是欢快的迎合着,最后又变成了一副很温* rou *的模样,难道她一个body(* shen | ti *)之中又* na *么多的人格?难道这个安瑶是一个多重人格的女人?我靠,不是吧?
  此时的我,并不知道* na *安瑶为什么会有这些一系列让人很是头晕的变化,但是我却kan到了,* na *安瑶在离开的时候,她的* na *一双眼中所流露的不仅仅是满脸的幸福,还有一丝:难以割舍的感觉。
  不要认为,她的* na *眼神还是想要继续刚才* na *啥啥啥的事情的神色,我这一次却是kanchu **| lai |*了,她的这一神色是* na *一种在与心爱的男人离别时候的感觉,* na *一种痛苦,只是此刻我却是疑惑了,为什么这安瑶会有这么一种神色?这是什么意思?她之前所做的* na *些事情又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仅仅是刚才与我* na *嘿哈了几次吗?难道她不知道就品刚才的她的* na *些表现,我大可以直接跟她老哥安童说明了,反正我也不怕他大哥安童与她一样不讲道理。
  但是一切,在这一刻,我却并没有这么的做,我只知道,这安瑶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事情,而我却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只是这个时候,我的头脑很痛,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闲情*| lai |*谈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我*| lai |*这南珠市不是要东山再起吗?怎么现在净惹上了这些麻烦事情?
  “哎,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现在我的心情都放在了这些繁琐的感情的事情上,怎么我并没有一门心思的扑到* na *东山再起的大业上,我这他吗的到底还想不想要再东山再起啊?我真他吗的是一个孬种啊我。”此刻,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反正我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郁闷,一↓子,我的脾气、我的huo *气就在这一瞬间给爆发了,就这样,我光着身子的战了起*| lai |*然后在这屋中到处乱扔着* na *些可以扔的东西。
  而我也不知道的是,* na *徐静是在什么时候回*| lai |*了,或者说她在一开始便没育离开过这里,她一直待在外边,她一直待在外边听着屋内自己的男人与另外一个女人在* na *black(hei )啊和的,但是此刻的我并没有想这么多,并没有去顾忌* na *徐静自身心里的感受,此刻的我只知道,我眼前的* na *些可以乱扔的东西都是我fa xie * na *混乱心情的东西。
  “天穷,你怎么了?”* na *徐静在一jin **| lai |*后kan到我光着身子在这屋中乱扔这东秀很是关系的问道我,而我却并没有去回答她,此时此刻的我只需要fa xie ,fa xie ,fa xie fa xie 再fa xie 。
  “天穷,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na *徐静见我久久未回答她,眼尖的她一↓子chong *到了我的背后然后从我的背后用力的抱住了我,一边哭泣着她一边伤心的问道。
  此刻我并不知道这徐静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心情,但是我知道的是,这一刻,我、徐静两人的心里都不是很好,首先我就是因为刚才想到的* na *些,就是一↓子被之前一直压抑的* na *些事情、心情给一↓子的彻底的释放了chu **| lai |*,但是这徐静却是因为之前在我与* na *陈美娟在外一夜未归,随后又与这安瑶发生了关系,并且等于还是当着她的面啊,这任谁一个女人,任谁一个再怎么理智的女人也不能所忍受啊!
  因此在这一刻,我们二人同时的沉默了。只是在良久之后我忽然对着Behind(shen hou)的* na *徐静开口说道:“静啊,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坏?我根本没资格做你的男人?或者说,我已经欺骗了你的感情。再或者说,我就是*| lai |*欺骗你的感情的?”
  谁也不知道,我此刻为什么会说chu *这些话,但是我自己却知道,在刚才我忽然间明White(颜色bai ),自己一直以*| lai |*似乎都忽视了这徐静的内心感受,为什么我会一直忽视她的感受了?难道她对我不重要的吗?不,徐静对我的重要* xing *已经不言而喻了,她在我的心里是* na *么的重要,不因为别的,光是她* na *惊人的度量与对自己男人毫无心机的心里就值得我一辈子去对她好。
  但是现在了?我对她好吗?我现在只是不停的再伤害她啊!想明White(颜色bai )这一点的我这才冷不丁的对着背后的* na *徐静问道,而* na *徐静则是在一愣之后微笑的回答我说道:“不,天穷对我很好,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介意这些,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天穷能抽chu *一些时间*| lai |*陪陪我,只需要这样而已。呵呵,天穷其实你不用担心我的,我真的不会介意这些的,只要你喜欢。”
  “静,对不起。我这段时间根本没有去考虑你的感受,对不起。”其实在刚才听到* na *徐静的这几句话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真的很是难过啊!但是,在难过之后我却是暗自发誓,一定要好好的弥补徐静,并且之后不能再做这些傻事了,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我这么一个男人啊,这徐静的好又并不会只有一个男人去注意。
  其实我这么想也并不是什么害怕别的男人*| lai |*打这徐静的注意,我最为在意的就是这徐静会因为我对她的伤害过深而最终放弃了我,到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了,我相信* na *个时候的我绝对是生不如死的。
  “没有,天穷,你不用自责的,我真的不介意的,只要你喜欢,我真的不介意。”此刻,这徐静似乎是有些害怕的样子,神色很是有些jin 张的转到我的面前对着我说道,解释到,而我在kan到她* na *jin 张的神色的时候,我也终于明White(颜色bai ),这妮子应该是误会我的意思了。
  “呵,妮子,你想什么了,我说对不起你,* na *是真的,我不应该在*| lai |*到这南珠市之后竟然到处* na *个,不过你听我说,原本这些并不是我的本意。我想我说什么也没用的,毕竟事实已经发生了,不过我答应你,也跟你保证,我的心,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以及以后我要对你付chu *的爱绝对不会减少的,静啊。我怎么会离开你了,我最害怕的是你离开我啊!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么善解人意的女人,我秦天穷到哪里再去找chu *第二个啊。”一边说着,我一边shen chu *手在* na *徐静的脸上一边擦拭着她的* na *银光的泪珠。
  只是,这个时候我才很是郁闷的发现,原*| lai |*我是光着body(* shen | ti *)的,而且虽然在刚才经过了* na *安瑶的几次折腾,但是似乎是我很男人的原因,就这么的一煽情,* na *个di 方又有了反应,而已经被我抱在怀里的* na *徐静也明显的感觉到了*| lai |*自我* na *里的反应。
  脸色一Red(* hong *),她在我怀里hands(*yong * shou *)& nie (一种手法)了我一↓腰间的ruan (车欠)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并且jiao (女乔)嗔的对着我说道:“你个大色狼,* na *安瑶sister(* mei mei *)还没有喂饱你啊?真是的,讨厌。”
  “呵呵,既然她喂不饱我,* na *么就需要你*| lai |*帮忙了,我说静啊,你说是不是啊?嗯、”我很是☆ɡao 扌高☆怪的长长的拖chu ** na *一个长音并且顺势将* na *徐静给抱起,随后将她抱到并且在最后放到了chuang shang ,之后的一切的一切,自然就是* na *男女之间最能解决一些问题的方式了。
  终于,在中午的时候,我终于安安心心的吃上了* na *徐静做的午饭,而在吃到* na *午饭的时候我对着坐在旁边的徐静说道:“静,这一顿饭我一定要好好的吃个饱,丫的,今天的体力消耗太厉害了,还有,早上我还真的没有吃饱。不,我连半饱都没有到。丫的,可恶啊。”这一边说着,我* na *边则是一点也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着,而一旁的徐静则是一脸嬉笑的望着我一边吃着。
  良久之后,我这才拍了拍自己的* na *已经撑涨的肚子,一会儿,我似乎想到了一个小幽默,对着* na *徐静说道:“静,你kan,我现在几个月了?”
  “噗。”* na *原本正在喝shui *的徐静一↓子忍不住的pen( 口贲)了chu **| lai |*,随后她双眼jiao (女乔)嗔的瞪着我,对着我怒气chong *chong *的说道:“heng(哼哈二将),巴不得你现在就要生了,大坏蛋,人家、heng(哼哈二将)。”* na *徐静有些脸Red(* hong *)的拿着纸巾擦拭着嘴角的* na *些shui *,而我则是坐在一边大声的笑着。
  “哈哈,静,没想到你也有这么可爱的模样,难得啊!↓次我再争取这样的结果,哈哈。”* na *徐静见我还在不停的笑着她的时候,怒气chong *chong *的站了起*| lai |*随后站在了我的面前对着我说道:“你再笑的话,一个星期之内不准你碰我,一个星期之内自己去做饭吃。heng(哼哈二将)。”
  “额。我说,静啊,别啊,你kan,我怎么可能会笑话我们家这么可爱的静静了,你说是吧?你瞧,我是在笑我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肚子而已。对,我是在笑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肚子而已,你一定是误会了,你说是吧?我可爱的小静静。”此刻,我很是一脸恳求的神色对着* na *徐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