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23章 竟然这么主动
  “你个小妮子,今天kan我怎么的教训你。”猛的,我将* na *安瑶一↓子按住tuo *离我的双纯,然后,我将她狠狠的摔倒在* na *病chuang shang ,然后,我就一脸***的kan着她* na *此刻欺负度很* gao *的* na *上半身。最后,我又做chu *了一副很是***的神色就朝着* na *安瑶猛的扑了过去,嘴里大声的喊道:“kan我怎么收拾你丫的,今天我就要好好的******你,哈哈哈。”
  可是,让我最他吗的生气的是,就在我一个虎扑将* na *安瑶狠狠的压在了body(* shen | xia *),我的* na *里已经有反应的时候,已经准备开工的时候,卧槽。这个关键的时刻我* na *最让我愤怒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
  “卧槽。”神啊,在我刚想要狠狠的将这压在body(* shen | xia *)的女人就di 正法、想要让她领教一↓我秦氏家法的时候,* na *嘀铃铃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我很是愤怒的破口大骂了一声,但是当我kan到* na **| lai |*电显示上的号码时,刚刚跑到嘴边的* na *些话语又很是郁闷的被我咽了↓去。
  废话,当你kan到了一个未*| lai |*很可能是你女人他大哥的*| lai |*电时,你敢说什么吗?而且还是当着他sister(* mei mei *)的面,哪怕做这些事情是他sister(* mei mei *)最主动的,你也不能坐这个傻事啊!
  “额。我说。安瑶,是你哥的电话。”我在kan到这*| lai |*电显示后,很是有些胆战心惊的对着* na *此刻一脸Red(* hong *)晕、心跳加快的安瑶说道。一边说着我一边还在旁边偷偷观察她,我还真怕这妮子野* xing *大发不管不顾的就要跟我* na *个啥啥啥。
  “嗯。”奇怪的是,这妮子竟然只是嗯了一↓,随后便不再说话,而* na *一脸害羞的表情却是让原先被这电话给压↓去的邪huo *再一次的窜了起*| lai |*。
  “喂,安童啊!找我?应该是问你sister(* mei mei *)的事情吧?哦,她没事,现在好的很,对,我在医院,你在哪了?在家?这样吧,你就在家,待会我送她回去,好吗?哦,没事,这有什么啊!这点忙我还能不帮吗?呵呵,* na *好吧,等到回去之后我们再说吧,呵呵。”本*| lai |*我还想跟* na *安童说几句的,但是眼尖的我一↓子就注意了* na *安瑶一脸qing bu zi jin 并且还开始扭动着自己的body(* shen | ti *)想要跟我* na *个啥啥啥的,我还真的怕这妮子在关键时刻兴奋的发chu ** na *能让我走huo *的声音,因此很果断的,我快速的与* na *安童结束的对话,然而在我刚刚按↓了* na *个键位的时候,这安瑶便一↓子搂住了我并且翻转body(* shen | ti *)将我给压在了chuang shang ,接↓*| lai |*。
  哎,她接↓*| lai |*所做的事情让我这个身为男人的,靠,我都不好意思说chu *口啊!我可是男人啊,在* na *种时刻不应该是我很主动的吗?怎么现在却是?丫丫的,没想到这妮子在这种环境↓,竟然是* na *么的主动,主动到了连我这个身为男人的人都有些,可恶啊,我感觉自己很被动,有一种被人压着的感觉。虽然事实上,我就是被安瑶给压着的,但是,我很不shuang XX大XX。
  因为心中有一股不shuang XX大XX的心情,因此片刻后,我一↓子将* na *安瑶反压在***然后做着我生为男人理应做的事情。* na *个时候,我的心里也终于有了一种很是舒shuang XX大XX的感觉:哈哈,在有些时候,男人还是很有一种优越感的,哈哈。
  折腾了好一阵子,我这才与* na *带着一脸Red(* hong *)晕与满足神色的安瑶一同离开了这医院坐车返回到了其家中,而* na *安童则是在kan到安瑶后很是怪异的kan了我一眼,我自然是很是脸Red(* hong *)的别过头不去kan他* na *让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脸色了。不过* na *安童倒也没有说什么,在kan了我一眼后便不再理会我,对着* na *还一脸通Red(* hong *)与满足还有很是幸福神色的安瑶问寒问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ɡao 扌高☆得我倒是感觉自己现在是多余的,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对着* na *安童与安瑶说着离开了他家,返回了* na *徐静的家中,今天是星期天,公司也不上班,因此* na *徐静应该还在家中。
  而* na *安童则是在送我离开后便转过身对着* na *还羞涩低着头的安瑶冷不丁的说道:“sister(* mei mei *),是你愿意还是他强迫的?”
  “嗯?”面对安童这一突然的提问,* na *安瑶很是疑惑的kan着他,但是很快安瑶便领会了* na *安童话中的意思,也正是因为理解了,因此在这一刻她羞涩的低↓了头并没有立刻回答* na *安童。
  安童kan到自己的sister(* mei mei *)现在的这个样子自然是更加明朗,知道自己的sister(* mei mei *)与我自然是发生了些什么,而此刻他也记起昨天晚上我在临走时所说的* na *几句话,虽然他有心里准备但是作为一个哥哥,他还是需要问清楚,这是自己sister(* mei mei *)愿意的还是我强迫* xing *的,不过此刻安童其实已经从安瑶* na *一副害羞的表情中与动作中kanchu *了些端睿。
  “呵呵,这些事情哥哥也介入不了,只要你喜欢* na *么哥哥便不会阻挠你,只不过还是如前几次* na *样,我只希望你能够kan清楚一些事情,不要kan事情就kan表面,好了,你也累了,去休息吧,哥哥还要去店里打理帮忙了。”* na *安童在暗自摇了摇头之后便轻轻的轻吻了一↓* na *到现在还没有抬起头的安瑶的额头,然后便不再说什么,直接离开了这里。而* na *安瑶则是在安童离开后突然抬起了头,然后在四↓张望了一↓似乎是确定这家里已经没有了人,* na *安童已经离开了这里后,她忽然似是如获释重般的样子与神色,小手拍了拍自己的* na *傲人的小xiong 脯,然后这才不好意思似得的捂着自己* na *似乎已经发chu *了些许抗议的underbelly(* xiao fu *)。
  “额。好饿啊!不知道怎么般?又不能↓去?对了,嘻嘻,叫老公去帮我buy(中文:gou mai)一↓,嘻嘻,好玩。”* na *安瑶大可以在家里随便弄点吃的,但是在* na *一忽然间她一↓子就想到了一个让她感觉到极其好玩的事情,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对于她很好玩的事情但是对于我*| lai |*说却是极其郁闷的事情。
  先前,我在离开了* na *安童家之后便快速的朝着徐静的家中走去,随后在jin *屋后便发现* na *徐静已经起床并且开始做着早餐,而我在kan到了她所做的* na *些早餐后自然是一↓子感觉到了自己的五脏庙提chu *了抗议,因此我们两人正在* na *甜蜜的一同共jin *早餐,可是我却没有想到,一个电话却是让我一↓子huo *冒三丈。
  “喂?”“嗯?你?gan 嘛?”一开始,我也没有注意是谁打电话*| lai |*的,在这要说一↓,其实之前我带这* na *安瑶在返回的路上,她便快速的将我的号码给拿了去,我也不知道的是,没想到在她拿去号码还不chu *一个小时的时间,这妮子竟然就用上了,这一点却是让我很是郁闷啊!
  不过,这个倒不是我最吃惊的,最让我吃惊的是,* na *个妮子竟然要让我去安童* na *边拿些包子,而且还不能是透露说是她要去拿的,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我很是郁闷,我有些无语的表情咂了咂嘴并且顺势kan了一kan一旁的徐静,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也才明White(颜色bai )到,丫的,这有些女人也只有在办事的时候能够让你shuang XX大XX一shuang XX大XX,在平时的时候又有几个能像我眼前的这徐静一样,能够让你彻底安心的了?
  “不去,别把我当成你的佣人,草。”其实在之前我就一直压着huo *,只不过* na *个时候因为是对于这妮子的body(* shen | ti *)有些执念,因此最后这才暂时压制了↓去,但是在这个时候我却是根本不再去可以压制了,直接拒绝并且在最后爆了一句粗口。
  “嗯?天穷,是谁惹你生气了啊?”* na *徐静其实在一开始我接到电话的时候虽然表面上一直是在安安静静的吃着饭但是其注意力还是放在了我这与* na *电话* na *边所说的内容上。说到底,女人都是会吃醋的,只不过有些聪明的女人是不会放在面上并且也不会用一些让男人很厌恶的表现*| lai |*告诉给她的男人kan。她只不过会用更为能让男人心动的方法让男人心里知道错误,知道她吃醋了,这样的话反而会激发男人* na *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去更加疼爱自己的女人。
  无疑,这安瑶就是* na *种很是神经的女人,很大条,根本不懂真正的爱情,我猜测她也只是想跟长得帅的男人去上床而已,虽然这么说这么的解释会证明我很自恋,但事实却是是如此,而徐静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当然了,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但是徐静了却是尽量的让自己去包容,因为她爱我这个男人,因为我这个男人虽然有些时候会沾flower (hua )惹草但是,我对她们的* na *种感情却都是真的,并不是建立在什么**之上。
  “一个发神经的女人,heng(哼哈二将)。吃饭,这些别理。”我此刻心中很是后悔,丫的,早知道昨天我哪会管这个bird(niao )事啊!郁闷,不过随后我又kan了一眼旁边的徐静,忍不住的说了一句:“丫的,这天↓间就连* na *杨倩等女人,都只能跟徐静你相平等,我秦天穷还真他丫的让其他男人羡慕,哈哈、”
  说真的,此刻我还真的想要将杨倩她们接过*| lai |*,不过后*| lai |*又想了想感觉此刻根本还不是时候,因此在心中有了这一点chong *动的时候我立马将其浇熄。先不说如果* na *三个女人*| lai |*了之后我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个样子与徐静一起单独的恩爱着,就说她们三的女人过*| lai |*后,与徐静打成一片的话,* na *么我岂不是自找麻烦?她们要是联合起*| lai |**| lai |*欺负我的话,* na *我找谁哭去?
  因此在想清了其严重的后果后,我这才打消了这个差点就毁掉我的想法。
  而* na *徐静在听到我说的这句话的时候,我kan到了她的* na *原本tender(nen)White(颜色bai )细tender(nen)的脸颊一↓子浮现chu *了大片的Red(* hong *)晕,而这个时候,我一脸的猪哥模样,没办法,这妮子的这副表情实在是他丫的能让所有的男人都有* na *种最原始的感觉,只是此刻我却并没有多做其他,因此现在根本不是时候,你说对不对?
  有的时候女人需要的并不是* na *一种在chuang shang 与你###的**,而是需要一种存在感、安全感与满足感。有的时候,不需要你去做些什么跟嘿哈的* na *些事情,只需要轻轻的,将她拥抱在怀中,轻轻的去亲吻她的额头,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说些很是甜蜜但又不失真心也不假的话,* na *么只要* na *个女人是个正常的娘家女人,* na *么她绝对会无比的感动,也会感觉到无比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