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22章 色狼必备药品
  哎,郁闷啊。我强行的将安瑶与我分开,然后准备chu *手将她给打晕最后送往医院。可是让我一↓子惊在当场的是,* na *安瑶此刻竟然一脸Red(* hong *)扑扑的、很是羞涩的对着我说道:“难道我不漂亮吗?”
  “额?你清醒了?”听到她这么一句话,我以为她已经清醒了。
  ¨我问你,我漂不漂亮,你想不想要我?如果你敢把我弄晕,* na *么等我醒*| lai |*的时候我就要去街上找乞丐跟他###,说,我漂不漂亮?能不能够让你动心?”* na *安瑶此刻很是激动的对着我哭泣的问道。
  吃特,这妮子根本还是被磕了药了嘛,丫的,什么药这么厉害,还能让人这个样子,丫的,这真是* na *些色狼必备的药品啊!
  管你丫的,事后你爱去哪去哪,我可管不着。我只知道现在的你根本不清醒。心中暗自复议了这句话,随后我便chu *手猛的将其打晕,随后这就抱起了安瑶赶快跑↓楼然后shen 手拦了一辆的士,将其送往了医院。
  而在到了医院后,* na *些医生很庆幸的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这女孩子还能很顺利的用药物治疗一↓。当时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很是郁闷,结果在一问之↓这才明White(颜色bai ),他们的意思就是说如果在送*| lai |*的晚点,如果等到安瑶体内的* na *药渗透的shen 1.的话,* na *么到时候只能是通过###*| lai |*满足她,*| lai |*消化* na *药物的药力了。
  “额。真不知道,是谁发明了这种药。郁闷。”这是我当时在听到* na *医生对我讲chu ** na *安瑶所被人↓药的药名字与药效后心中很是无语的冒chu *了这么一句话。
  而* na *安瑶则是在被医生用药chong *淡了之前所服用的* na *一种药后慢慢的睡着了,而我此刻在给了* na *徐静打了一个电话后报了一↓平安便坐在了* na *安瑶的旁边的一椅子上,慢慢的我也睡着了,没办法啊!谁让我White(颜色bai )天* na *么劳累的啊!
  不知不觉的,我在* na *椅子上睡着了。而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发现,* na *原本睡在* na *病chuang shang 的安瑶此刻却是睁大了* na *一双shui *灵的眼睛直直的注视着我,哪怕是此刻我已经醒*| lai |*了。
  “额?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na *一双shui *灵的眼睛中,有着一丝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感觉。当然,这是我在一眼扫过* na *安瑶的双眸时,自以为是的认为的,至于本人的想法与意愿,我可不知道。而且,当我发现她在注视着我的时候,我可就不好意思的移开了目光,根本不敢与其四目相交。
  “昨天晚上,难道你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吗?”冷不丁的,安瑶猛的冒chu *这么一句让我很是惊愕的话。
  “额?你,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还记得?”此刻,我很是吃惊,这妮子昨天晚上不是被* na *谁谁谁给磕了药了吗?怎么现在?
  “记得,我记得当时我是这样说的,如果你刚把我打晕的话,* na *么等到我醒*| lai |*后我就要上街上找个乞丐去跟他###。我说的没错吧?”此刻,* na *安瑶的语气与刚才一样,但是我自己却是总感觉似乎哪里不太一样。
  丫的,这女人的心思实在是他丫的太让人郁闷了。我心里暗暗的嘀咕了一声后面上却是很尴尬的挠着后脑勺笑着对她说道:“呵呵,这个,昨天晚上你不是被人,* na *个、↓了药嘛?我,我怎么可能知道你是认真的或者说当时的你很清醒了,对吧,你说。再说了,你这么漂亮,我都已经是大叔级别的了,哪还敢做这些伤害你的事情,对吧。”
  现在,我他丫的终于明White(颜色bai ),什么叫做哭笑不得,也终于知道这好人难做了。郁闷,原本我是一个好人*| lai |*着,原本是我救了这安瑶*| lai |*着,怎么现在我绝对自己就好像是一个###犯似得,丫的,这算什么bird(niao )事嘛,吃特。
  “你记得就好,* na *么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再拒绝我,* na *我就履行我昨天晚上所说的话。”* na *安瑶此刻突然话锋一转,一脸不容拒绝的神色与语气对着我说道。
  “额、这、这算、这算什么事情嘛我靠。”心中,此刻我的心中很是巨惊啊,这妮子到底受了什么样子的刺激,竟然要,郁闷,等等,她要给我什么机会?难道是让我跟她做* na *个事情?额、这事情不是很* na *个嘛、晕。
  心中很是无奈,片刻后,我很是无语的问她:“我说,妮子。能不能别闹了?额,秦叔了,是会很好的照顾你的,就像你哥* na *样,额。* na *个,你就别让你哥担心了,你说是吧?啊。”丫的,老子把自己提升到叔叔的模样,年龄,你说行了吧,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暗自叹了一口气,我心里很是无语,丫的,没想到我自己竟然与世人走反道,别人是越年纪大就越想自己年轻,而我则是年纪越小就越想让自己变得老,真是欠揍。
  “我不管,反正,现在,你就要回答我,你是选择泡我,还是想kan着我去跟乞丐###。别拿* na *些大道理跟我说,我不停,我只想知道你选择哪个。”* na *安瑶突然脸色一冷的对着我说道。
  “我色,不是吧。”我一↓子懵了:泡她?她这个样子还需要我泡吗?我敢肯定,确定。只要现在我要跟她* na *个什么什么的,这妮子绝对会忘我的配合我,还泡她了。晕。
  “额,安瑶啊!这个,你是什么意思啊?或者说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自己的头还有些晕啊?* na *个,额。秦叔去帮你叫医生啊。”说着,我就打算站起*| lai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 na *安瑶在我起身的时候,竟然一↓子扑到我的怀里,而我也是在这个时候一↓子愣住了。
  “为什么?难道我不够漂亮吗?我知道* na *个徐静跟你只是的关系,我也不需要你娶我,我也只是想跟你做,好吗?你知道吗?在我第一眼kan见你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些喜欢你了。之后我就一直暗di 里跟着你,这些天的观察,我了解你不是一个色男人,昨天晚上哪怕我就是* na *个样子,你都没有对我如何。我只想做你的,只想这样,好吗?”顷刻间,* na *安瑶的泪shui *一↓子就如shui *般涌了chu **| lai |*,而我此刻则是有些吃惊的望着她。
  ☆ɡao 扌高☆什么飞机?暗中观察我?我靠,我自己被人跟踪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而且还是一个女的,我郁闷了了。此时的我的心里很是震撼,此震撼并不是指安瑶的* na *些表White(颜色bai ),而是她所说的* na *个跟踪啊。
  这个放谁身上,谁的心里也不舒服啊!而* na *安瑶在哭泣了良久后见我还没有动静,以为我真的不理会她的感情,一刹* na *,她仿佛↓定了决心,很是粗鲁的擦拭了一↓自己的泪痕后便↓床,然后就要朝着门外chong *去。
  “喂,gan 嘛?”我↓意识的,将她给拉住。
  “heng(哼哈二将),既然你都不在意我,* na *还要管我gan 嘛?我刚才说了,只要你拒绝我,我就去跟乞丐###,反正这辈子我到现在都没有得到过真爱。”* na *安瑶此刻有事一副很冰冷的语气对着我说道。
  “我郁闷,我没说啊!我晕,我刚才只是走了神,刚才我才注意到,原*| lai |*自己一直被人跟踪但是我却至始至终没有察觉啊。”此刻,我真的有些后悔了,丫的,早知道当初自己就没有这么闲心,四↓张望的,现在倒好,这安瑶根本就是* na *个,什么。* na *个辣妹子的感觉,你丫的,把老子弄的气恼了,小心我直接把你当成* na *个什么什么的玩,晕。
  “* na *我再问你,你到底泡不泡我?”安瑶此刻又是气chong *chong *的对我问道。
  “你丫的,又这么嚣张的跟男人说话的吗?草,给我他吗的淑女点,丫丫个批的。”这↓子,我的huo *气也chong *上*| lai |*了,从刚才开始我一直都在压制着,没想到这安瑶竟然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什么了,背后有* na *个谁谁谁管我bird(niao )事?我他吗的哪有见过这么神经的女人,卧槽。
  而* na *安瑶此刻在kan到跟听到我发怒的表情后,竟然奇迹般的安静了并且,很是害羞的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然后一↓子又抱着我,最后很是* rou *声的说道:“讨厌,人家也不想的吗,谁让你一直不想让人家这样爱你嘛。”
  我噗我靠,谁能告诉我,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动物?刚才还是一副老娘我王母娘娘的气势怎么现在就变成了一副差点让我失控的小bird(niao )依人?我郁闷啊!此时我的心中大声喊道,而* na *安瑶见我没有抗拒她竟然又开始亲吻着我的脖子,然后慢慢的朝上吻去,↓巴、**。
  “额。这妮子。”此刻,我很是晕,不过我又忽然想到,昨天我不是还在为* na *件事情烦恼吗,但是现在既然这安瑶送上门*| lai |*的话* na *么我不是可以?
  不行,我之前可都是有原则的人,绝对不跟自己没有感情的女人去恩爱。额,* na *陈美娟只是一次意外。
  额,诶,对了啊!刚才这安瑶不是说要让我泡她吗?* na *我就泡她呗?等到我追到她并且做* na *个的时候,* na *个时候我们不是就已经有感情了吗?
  此刻,当我的心里已经想明White(颜色bai )并且让自己找到了借口的时候,很是开心,不过这个时候我他丫的才注意到这个安瑶在这方面显然不是一新手,严格上虽然算不上一个老手但是她丫的她的技术竟然是* na *么的、
  丫的,我的↓半身都有反应了。不行了,这丫的绝对不能让她近身,或者说不能让她做chu *这么的让我差点吃空的事情。
  猛的,我一转过头,做chu *一个大口大口喘着气的动作,而* na *安瑶在神情一愣之后则是又扑了上*| lai |*,接着又是狠狠的吻着,这丫的吻就是* na *十分让人失控的舌吻啊!而我自然是最怕这个的,毕竟这舌吻是最能引起在场各位男女同胞的* na *个的反应,我说的没错吧?
  接着,我又做chu *了一个别过头去喘着气的动作,而* na *安瑶竟然又是不要命的扑上*| lai |*接着狠狠的吻着我。而我此刻却是有写窝huo *了,你丫的,我是男人诶,你现在竟然比我这男人还主动,* na *我岂不是很没面子。靠,豁chu *去了,难不成我还怕了你?此刻,我决定了,我好歹也算是半个情场老手了,岂能被这么一个小妮子玩着这么的主动?当然了,这个小妮子也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岁数,不能说人家太tender(n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