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21章 找谁哭去
  * na *个自称自己是王步的男人就是之前我kan到的* na *个穿着西装的有些不伦不类的男人。而此刻在kan到这个(jia huo )竟然在大White(颜色bai )天的就要做chu *其口中所说的事情,我还真的有些郁闷无比了,不过还好,就在他想要一↓子chong *上去去占* na *些女职员的便宜的时候,我直接就是冷不丁的chong *到了他们的Behind(shen hou)然后便是左右挥拳一个个的将他们都给放倒了。
  “嗯?你是什么人?”* na *名叫王步的男子感觉到了Behind(shen hou)我这忽然chu *现的人,这忽然chu *现的一个对他已经构成威胁的人,他自然是有些心慌的问道。只不过此刻的他并没有选择立刻逃跑而已。
  “heng(哼哈二将),你说了?”我一阵冷笑的对着他说道,↓一刻,我便已经对着他动起了手。我不知道是我自己的力量太强大的还是这南珠市里的* na *些人都是一些光说不练的假把式,反正到现在我就没有遇到一个稍微会* na *么一点打架的。就算是这个一口一口自称自己是老子的王步,我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菜,只被我打了两拳便直接被我ko了。
  “郁闷啊!怎么这里的这些人都这么的jiao (女乔)tender(nen)啊!这么不经打?我吃特。”很是郁闷的暗自感叹了一声,我直接对着* na *些还一脸惊恐的站在原di 的* na *些职员说道:“还傻站在这gan 什么?还不赶快走?难道真的想被这个(jia huo )给摆成十八般模样然后在被* na *个?”
  听到我这么一恐吓,原先* na *些已经有些发傻的职员们再一次的身形一抖,随后他们在快速的谢了谢我之后立刻离开了此di 。
  郁闷,这些怎么都这么的?算了,回去之后赶jin 让* na *徐静打电话关照一↓,让这些职员注意一些,不然的话真的要是被这个(jia huo )拖到屋中去摆成* na *十八般模样,她们找谁哭去?
  不过这(jia huo )更让我郁闷的就是,这女人也就算了,这男人他还要恶☆ɡao 扌高☆?真不知道同样身为男人的他是怎么去kan待这些事情的?难道他也是喜欢☆ɡao 扌高☆* na *个?哦不,难道他是双* xing *人吗?
  此刻,我的心里有些邪恶的在描绘着已经中拳在di 的王步,而昏倒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我幻想chu ** na *么多的与他自身很是不符的情况。
  这个王步,因为我不熟悉,所以最后我倒是没这么去过多的想整他的意思。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不会留↓他,刚才我也知道这(jia huo )跟* na *一片拆迁di 有关系,因此最后我决定要好好的留意他,不过不是现在,而且现在我也不会带走他。
  脑中在这一瞬间飞快的运转着,想chu *了不少自认为很可行的方案后我便就此离去,很快便消失在了* na *些人的眼中。而之前昏迷的王步也在片刻后被自己的小di 给摇醒了,而他则是怒气chong *chong *的对着* na *些小di 吼着说什么为什么刚才没有好好的照顾他什么的。
  最后王步很是恼怒的拨打了很多个电话然后纠集了大量的di 兄,随后便是满大街的去搜查我的踪影,只是很可惜,此时此刻的我正坐在公司之中,坐在* na *办公室里翻查着之前让徐静特意给我收集的* na *些资料。
  翻查了一↓* na *些资料后我才对这个南珠市稍微的了解了一点。而且也知道这个张宝洛在暗中也在操控着大部分的black(hei )道势力。好在之前有冯俊伟的帮忙,徐静才能收集到这么多的资料。也让我明White(颜色bai )了很多关于张宝洛的消息。但是正因为kan到了这些资料,我的心里也是一颤。
  * na *张宝洛在暗中操控着的black(hei )道势力,与安童背后* na *老大的black(hei )道势力根本就是两股不愿退让半分di 步的,可以说是仇家。如果我要动* na *块拆迁之di 的话,我想* na *张宝洛应该就会动用black(hei )道势力*| lai |*动我了。
  恐怕到最后,他就会直接铲除我,之前也说了,这(jia huo )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而且这南珠市的White(颜色bai )道也要kanblack(hei )道的脸色,只要不是在南珠市杀掉* gao *级政府的官员,* na *么就算是死掉一个公司的总经理,* na *些White(颜色bai )道的人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冯俊伟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现在,我已经隐隐约约的察觉到,* na *冯俊伟是想将这南珠市的所有房di 长全部抓在自己的手中,而这房di 产的一块也是我东山再起的重要一环。当然这重要的一环中最让人头疼的,恐怕也是最让冯俊伟无能为力的就是这张宝洛的背后势力了吧。
  这也恐怕是冯俊伟为了试探一↓这张宝洛到底在这南珠市之中有多深的根所以才会拿我*| lai |*做实验。如果我成功的话* na *么他就可以顺利的接管了这南珠市的房di 产,如果我失败了他们他也没有什么样的损失。
  此刻,我似乎终于想明White(颜色bai )了这冯俊伟的如意算盘,心中很是愤怒但更多的则是无奈。没办法谁让我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没有实力的人?如果我拥有足够的实力的话* na *么我还会任人摆布吗?
  闹钟思绪万千,奈何我却是并不知道接↓*| lai |*该如何。毕竟* na *张宝洛背后的black(hei )道势力不是说着玩的,要不然的话* na *冯俊伟也不会如此伤脑筋了并且让我*| lai |*打先锋。
  不过最后我却是忽然有一个想法,既然* na *张宝洛与安童背后老大这两人shui *huo *不容,* na *么我何不与安童背后的* na *老大合作一起铲除这张宝洛了?毕竟我要的不是张宝洛的black(hei )道势力而是南珠市的房di 产,而* na *安童背后老大所需要的则是* na *张宝洛的背后black(hei )道势力。
  只是现在让我很是郁闷的是,我的手上似乎并没有可以让安童背后老大kan得起我并且愿意与我合作的筹码。心中又是暗自的一个自嘲,在*毙了我这个一个很是异想天开的想法后我再一次的望向虚空,脑中在* na *飞速的运转,我真的很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些事情,不然的话我很害怕在自己最后没有了精力的时候,* na *样的话自己不是这辈子都无望东山再起了吗?
  这一天,我几乎都是坐在* na *办公室之中绞尽脑汁的去猜想、去思考着(曰)ri 后的对策,只是很可惜,在我的大脑都要爆炸的时候我都没有想chu *什么样可实行的对策,最后,我gan 脆便不再去想了,在* na *徐静jin **| lai |*告诉我已经到达了↓班的时间后我便与她一同↓班返回了停车场* na *里然后便一起开车回家了,只是在行驶到半路的时候眼尖的我忽然在马路上kan到了一些人正在对着* na *独自一人的安瑶动手动脚的,而安瑶似乎有些不对劲,很像* na *种有气无力的模样,任凭* na *些人对她动手动脚的她都没有有效的fan kang 。
  “静,等↓,我去kankan,你先走。”我心中有些害怕路上会有有心人记住徐静的模样与车牌号,因此我果断的让她赶快走,然后我这才快速的跑向* na *安瑶处,随后劈头盖脸的就是对着* na *十几个二十多岁的小流氓们动手动脚的,很快的就将他们放倒在di 后,我这才kan到这最前面的几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台照相机,而* na *安瑶此刻竟然已经被人扯掉了外衣,露chu *了里面粉Red(* hong *)色的内衣。
  “丫的,这些混蛋到底一天到晚的都在想些什么?如果真的这么饥渴的话怎么不去☆ɡao 扌高☆* na *些卖的?郁闷,难道真的不知道这女的背后是什么人吗?”此刻,我真的有些无语* na *些人的无知了,在一↓午* na *办公室之中,我自然是彻底的明White(颜色bai )了* na *安童的背后老大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物了,也知道他手中握着这整个南珠市多少的black(hei )道势力权利。
  最后,我快速的tuo *掉自己的外套然后给* na *此刻似乎是被人磕了药的安瑶给穿上,然后很是麻利的从* na *些人的手中抢过之前已经拍↓的* na *些照相机。最后shen 手拦了一辆的士后,将安瑶很是费力的弄了上去我这才对着* na *的士司机说着去了一处di 方。等到了* na *一处di 方后我将安瑶弄↓车再拦了一辆的士,最后如此反复的了弄了两三趟后我这才与安瑶回到了* na *安童的店门之处。
  在* na *一晚我也知道了安童是住在这里的,因此我拨打了* na *安童的电话后不一会儿他便chu **| lai |*了,在kan到自己的sister(* mei mei *)被人☆ɡao 扌高☆成这个样子* na *安童是一脸的愤怒,最后我跟他二人合力将安瑶一起弄了回去。只是不知道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na *安童在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很是为难的对着我说道:“额、、* na *个,天穷,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请你帮忙照kan一↓她,我有点事情要去解决↓。”
  kan得chu *此刻的* na *安童满脸的着急之色,不过我在尴尬了一↓后对着他说道:“如果你放心的话,* na *么我就留↓*| lai |*照顾她,但是你也知道这丫头好像是被人磕了药。要是待会* na *个的话,你可不能怪我啊”我此刻很是有些脸Red(* hong *)的说道,谁也不知道这安瑶被人磕了什么药,现在她只是满脸通Red(* hong *),body(* quan | shen *)也有一点的发hot(英文:hot,中文:re )。
  “这样吧,你先去忙吧,我直接送她到医院。”其实在刚才,我只是感觉到这安瑶有些不太一样的,也没感觉到她到底有没有被人磕了药,因此这才送她回家,但是哪曾想到在我与安童送她回家后这才感觉到她的body(* quan | shen *)都开始有些发烫了,而* na *安童则是在快速的检查一↓后就对这我说这妮子好像被人磕了药,但是至于是被磕了什么药他却是kan不chu **| lai |*。
  “额。好吧,麻烦你了天穷,我先走了,* na *边真的很jin 急。”说完,* na *安童则是快速的离开了家中,而我则是在kan着他离开的背影后又转过头望了望* na *安瑶,暗自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郁闷了,安瑶这妮子平时好像就喜欢* na *种大姐大的感觉,没想到现在竟然被人家给。呵。不知道这次之后她会不会长点记* xing *收敛一↓,哎。”最后,我则是将* na *安瑶给抱起,准备将她送往医院* na *里去检查一↓。
  哪曾想到,在我将她抱起*| lai |*的时候,* na *原本有些迷糊的安瑶却是顺势的,将我给扑到了并且,她* na *迷人的小**狠狠的吻在了我的**上,我很是吃惊的kan着这妮子做着这让我很是惊愕的动作。
  “丫的,不会是被人磕了***了吧?我郁闷,老子好像不是种马吧?”此刻的我心中很是郁闷,虽然这安瑶的确是一美人,长的* na *是一个huo *辣,但是我又不是种马,又不是一个的色狼,不会在见到一个女人后* na *脑中就一直想要跟你上床、上床的,怎料此刻的这安瑶竟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