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19章 有得必有失
  哎,我想天穷你也在不断的猜测着我安童的身份了?其实,我原本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男孩子,原本我是打算就此带着自己的sister(* mei mei *)平凡的度过这一生的,因为在原先小的时候我的愿望就是,在长大后开一家包子店然后就这样度过一生。只是没想到的是,在二十岁的* na *个时候,我因为一些事情而结识了一位black(hei )道大哥,* na *black(hei )道大哥当时因为一些原因而被一些仇家追杀,我当时因为chu *于仁慈,便将他藏匿起*| lai |*并且为其包扎并且flower (hua )了大量的金钱帮助他做了一些事情,直至后*| lai |*,他竟然*ying *生生的凭借着我所flower (hua )费的* na *点金钱打chu *的关系,再一次的东山再起,并且,势力与实力都比之前扩大的数倍。
  而后,便是* na *位大哥因为感恩与我,便与我结为异姓兄di 并且,他本是想要拉我入black(hei )道的,只是在我一再的劝说↓,他这才答应我只要我不想,* na *么便不再多说这些black(hei )道的事情。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自己的sister(* mei mei *)却是喜欢上了* na *一人之↓千人之上的感觉,而且她还做起了所谓的大姐大,这一点却是让我始料未及,虽然我极力的劝说但是,很不幸,* na *丫头陷得很深。
  后*| lai |*,我也就不再多管其他的了,只是继续的kan着自己的包子店。而在这两年,我sister(* mei mei *)似乎也明White(颜色bai )了自己似乎不适合混black(hei )道,因此她开始逐步的成熟起*| lai |*,并且也经常*| lai |*我的店里帮忙了。
  呵,天穷啊!我们这南珠市,话说起*| lai |*,势力多、房子多、资源多、美女也多。哈哈。”说道最后,* na *安童却是说起了笑话,而面对他* na *放声的大笑,我也是很配合的对他说道:“呵,你啊!其实,有一点你说的对,这南珠市,美女的确很多,哈哈”这一刻。我们是以同为男人的身份去说话的,这其中自然没有其他的因素了。比如说身份啊什么的,有时候,这男人跟男人说话还真的需要以一个相同的身份去说,不然的话就算是同样的身为男人,也不一定说到一起去。
  “安童,话说回*| lai |*,你在这black(hei )道之上应该不会有仇家,* na *哪天为什么会?”忽然间,我想到了刚才在河边所听到的* na *几个人所说的话,因此我自然想要确定一些事情。
  “呵,难道你没有听过,怀璧其罪吗?哪怕,我只是一普通人,但是* na *些想要对付我* na *位兄di 的人,都会把我列入他们要铲除的对象中,当然现在因为我的这位兄di 在这南珠市之中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他们没有人敢动。
  但是,孙悟空也是天不怕di 不怕的,甚至还敢与天庭抗衡,你说,最后他逃chu *了如*| lai |*佛的手掌心了吗?其实早在多年前我便对我这位兄di 说过,世上没有永久的盛世,做人有时候就必须要经历一些得失,而我则只是想做一个平凡的人,你要知道,虽然做平凡人并不能够得到* na *些所谓的荣华富贵。但是,* na *身为平凡人却是经常可以无忧无虑的去生活,去快乐,他们这些一天到晚被各种利益所缠住拌足的人,能够拥有* na *些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只是,现在又能有几个人kan得到这些?或者说,现在又有谁会舍弃* na *些眼前的利益为做这些让他们百般厌恶并且还带着仇恨的平凡了?呵,没有人,甚至是之前的* na *些已经过了大半辈子的平民也会在享受到荣华富贵后便不再会去保持着之前的自己的* na *些简朴精神了。”说了很多,* na *安童似乎早已将这Red(* hong *)尘给kan透了,但是在我的眼里,这(jia huo )说的* na *些又全都正确。
  的确,人真的是没有办法说的,你想,或者你kan,* na *些人,有的是为了一些金钱利益而☆ɡao 扌高☆的鸡飞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跳的。而有些人则是为了* na *所谓的权势而☆ɡao 扌高☆的民不聊生,更有的人则是为了* na *自己所需要的势力而弄得血流成河。这些,不都是因为人的si 禾厶心在作祟吗?
  “呵,安童,你说的的确是很正确,但是奈何啊!现在的这些人,有多少能够后做到这些了?又有多少能够在明White(颜色bai )之后去改变自己的想法了?哪怕是我,哪怕是我已经明White(颜色bai )了你说的* na *些都是很在理的,但是,可惜的是。我能够放弃掉我眼前的* na *些吗?
  呵,人* na *,有的时候还是以* na *si 禾厶心为重的,呵呵,安童。其实我个人感觉,你是适合chu *家的,因为你的心境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到达的。而且,你的悟* xing *应该很* gao *的,我感觉你很适合chu *家。哈哈哈。”我一脸狭义的对着* na *安童笑道,而他在听到我连续两次都在说chu *家两个字的时候也终于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我是指什么了。
  原*| lai |*在* na *一天我们聊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安童如今已经三十岁了,但是没想到的是,这(jia huo )竟然还是一个Male virgin(*chu | nan*),而且据他sister(* mei mei *)安瑶所说,安童这(jia huo )对女人竟然根本就没有半点兴趣,* na *个时候我还开玩笑的对着他说道:“你丫的不是喜欢男人吧?”
  当然,时候我也明White(颜色bai ),并不是安童不喜欢女人,而是他还没有遇上对眼的女人,或者说他还没有遇到能够让他用一辈子去保护的女人而已。像他这种极度重感情的人,是不会轻易的去付chu *自己真正的情感的,而一旦付chu *,* na *么便是自己的全部,甚至包挎自己的生命。
  “天穷啊!你说,现在哪里比较清静一些了?”忽然,* na *安童chong *我问道这一个让我有些疑惑的问题。
  “哪里清静?不知道安童你指的是这南珠市还是指?”虽然嘴上这么问着,但是我的心里却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如果是问这南珠市的话安童怎么会问我了?* na *这么说他问的就是其他di 方了,而他这么问我,* na *么就是说,安童有意离开这里了。难道他也知道继续呆着这里会不安全吗?
  “呵,我听说草原上虽然有些冷,但是* na *里却是心驰向往。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前往* na *草原好好的享受一↓* na *被称之为北方宁国的草原之上。只可惜,我这辈子恐怕无缘了。”说到最后,* na *安童竟然说这么的让我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di 方。
  “安童,你?”我一脸疑惑的望着* na *安童,而他此刻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对着我笑着说道:“呵呵,我这只是一时感慨摆了,哦对了,* na *徐静怎么没有跟你一起chu **| lai |*走走?””有些时候,我喜欢自己独自一人清静一↓。因此我便没有让她*| lai |*陪我,你也知道的,这男人嘛,有时候还真的希望有自己的* na *么一丝空间是不是?呵呵。”对于安童的这一岔开话题的问题,我也是如实的回答了↓,反正这也是事实,并且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信息。
  “的确啊,男人有的时候的确需要一些空间去足够的思考一些事情。”* na *安童此刻竟然也是一副很有体会的模样。
  “丫的,怎么今晚我觉得他有些怪怪的啊?我郁闷。”心中很是无语的这么想着,面上我却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与安童慢慢的就走到了徐静的楼↓,也到了他的家门口,与安童道了再见后我便上楼去了,* na *徐静在我*| lai |*到南珠市的时候便给我配了一把钥匙,因此我很是自然的打开了* na *徐静家的家门。
  此刻* na *徐静则并没有睡觉,而我也在jin *门的时候kan了kan时间,此间已经十一点多了。
  我jin *入屋中发现* na *徐静现在竟然躺在chuang shang 却就* na *样开着灯什么也不做就* na *样躺着。
  “静,怎么了?有什么烦心的事嘛?”我一↓子就走到了* na *床边并且座了↓去,随后一脸温* rou *的kan着* na *徐静并且用温* rou *的语气问道。”嗯。没有啊。我没有烦心的事情啊!只是睡不着而已。”kan到我回*| lai |** na *徐静似乎很是开心的样子,而我则是发现她的双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
  心中自然是一动,不过我也没有说什么,在轻吻了一↓她的额头后便说了句:“我先去洗澡,等会老公再好好的跟你聊聊。”说完,我便离开这卧室前往洗手间去洗澡了。
  片刻后我便洗完澡然后*| lai |*到了并且上了chuang shang ,搂着* na *徐静* rou *声说道:“静啊,kan*| lai |*你知道我昨天晚上没回*| lai |*是在别的女人家里过夜的,* na *你在今天早上怎么没有问我了?”
  这个问题是迟早要知道的,也是徐静迟早要问的,而在刚才与* na *安童的聊天中我也明White(颜色bai ),有些事情既然明知道要发生* na *还不如在未发生之前,在双方的关系还是很好的情况去解决,说不定其结果会比最后* na *个得到的结果要好的多。
  “呵,知道啊!但是,我爱你,也不想过多的gan 涉你的自由,我只需要,在我寂寞的时候能够得到你的怀抱就好。”* na *徐静在听到我竟然把事情说chu **| lai |*的时候,一脸的吃惊,不过片刻后,她就很是温* rou *伊人的埋在了我的怀中。
  “呵,其实,昨天晚上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你放心吧,你老公我,可不是* na *种随便的人,这个我相信你也知道的。好了,睡觉吧,我也很累了,我想你也累得不轻了,你一直没睡应该就是在等我吧,如果我今天晚上再不回*| lai |*的话,我想明天我再kan到你的时候,你就会变成熊猫眼了。”我这倒也是实话实说,* na *徐静也是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最后,我则是动了**将* na *台灯给关掉,与徐静一同jin *入了梦乡之中。
  翌(曰)ri 清晨之时,我悠然醒*| lai |*,不过在睁眼之后却是发现* na *徐静已经起床了,隐约间我还听到了* na *刷牙洗漱的声音。
  “呵,这妮子,其得到ting *早的。”好笑的摇了摇头,我也↓了床然后走到了* na *已经刷好牙的徐静面前对着她说道:“好了,今天我们还是继续↓去吃* na *小笼包子,好吗?”
  “嗯,好啊!他家的包子的确很好吃啊!。”* na *徐静一脸笑意的回答我道。而我的心里则是暗自摇了摇头,这妮子,有时候也需要适当的调皮一↓啊!
  不想* na *么多,在片刻后我们都洗漱好了之后并且穿戴好了上班穿的西服后一同↓了楼前往* na *安童家的小笼包子店去准备吃包子。
  今(曰)ri ,一如前(曰)ri * na *般,安童家的生意很是huo *爆,不过还好,他似乎是早就知道我会↓*| lai |*吃包子似得,提前就预留了一张空桌子给我与徐静,随后他亲自端着四笼小笼包子过*| lai |*对着我说道:“我知道你这(jia huo )很能吃,不够继续。还有啊!徐静啊,你也要多吃点,这小子不知道是不是很小气,竟然都没有把你养的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胖胖的,如果他欺负你的话,直接告诉我,或者直接告诉我sister(* mei mei *),让我sister(* mei mei *)去叫上几十号人去给你说事拉理去。”* na *安童很是夸张的对着* na *此刻已经晓得合不拢嘴的徐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