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17章 被戏耍了
  好吧,我承认,是我不应该、哦,不对。这个时候,我这才反应过*| lai |*,当↓斜视着* na *陈美娟很是好笑的对着她说道:“我说,陈大美人,难道你已经忘记了昨天晚上到底是谁【gou && yin】我犯罪的?难道你忘记了昨天晚上到底是谁被人喂了***然后又是被谁给解救了?难道这一切你都忘记了?”
  一边说着,我则是一边继续躺↓去一脸戏谑的望着* na *陈美娟。切,你是冰美人又怎么了?最后我还就不信了,你能够怎么我了。
  心中已经把这陈美娟吃的死死的,我便不再害怕什么了。而* na *陈美娟在听到说的这些话后则是神情一愣,她也没想到此刻的我会这么跟她说话,其实原先她虽然被* na ****给弄的有些意乱情迷但是* na *个时候,她还是有理智的。今天早上其实她早就醒了,只不过一直躺在chuang shang 静静的在回想着昨天晚上的* na *些让她有些羞愤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此刻的她根本不好意思自己先起*| lai |*。* na *个样子不是显得很被动吗?
  “你”这是陈美娟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我则是在这个时候玩心大起,对着她继续↓猛药的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本*| lai |*我是一个正人君子的,但是却被你* na *极其you huo 的样子给、你kan,这件事情到底是谁的错了?你可要知道,如果我想要解决sheng li 问题的话我可是有女人的,而且就算是有其他的原因,我大可以跑到* na *些夜总会里找些小姐。难道你真的认为你的姿色足够可以让我弄↓这么多反锁的圈套*| lai |*跟你上床吗?”
  丫的,让你平时在我面前* na *么的冰冷,今天我就要好好的击溃你* na *冰冷的面具。我的心中,在此刻却是↓定了决心。今天我绝对要好好的整整这个冰美人,或许还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了,我的心里如此邪恶的想着。
  “你、你这个无耻的坏蛋,色狼、**。你混蛋。”* na *陈美娟在此刻也不知道怎么*| lai |*与辩解了,无词的她只能通过这些字眼*| lai |*fa xie 心中的愤怒。当然,我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在我听到这些词的时候我却又升起了邪恶的想法,丫的,昨天晚上你可以说你是被喂了药,或许不知道* na *种感觉,* na *么现在我就要在你清醒的时候让你好好的体验一↓。
  说gan 就gan ,此刻,我不再去管* na *陈美娟的个人感受了,你不知道,当你面对这么一个女人的时候,这么一个对你冷冰冰的女人的时候,你绝对会有一种想要好好教训她的chong *动。当然了,这个chong *动就是……
  “你要gan 什么?”在kan到我朝着她扑过去将她压在body(* shen | xia *)的时候,* na *陈美娟一脸的惊愕,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竟然还敢在这大White(颜色bai )天、在她清醒的时候再做chu *这种……
  “呵,我说陈大美人,昨天晚上你不知道啊!我虽然是男人,但是在* na *个时候,你竟然比我还疯狂,而且* na *饥渴的样子让我实在是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啊!现在,为了能够弥补昨晚我心中的* na *种遗憾,请允许我再一次的对你实施* na *爱的宣言,哦不,是一种发自真心的爱的告White(颜色bai )。哦不,也不对,应该是实际行动才对。*| lai |*吧冰美人,在这良辰美景中,我们一起再次享受* na *一般人是无法体验到的快乐吧”我相信,在此刻,我绝对是一个十恶不赦的* yin *棍,不过,我却不在意,因为在这个时候,* na *种报复的心里占据了我整个脑子。此时此刻的我只想着好好的通过这种最为实际、最为能体现chu *我身为男人的方式*| lai |*释放chu ** na *些不满情绪。
  “不要,不要啊!你不能这样,我、我、我要叫了哦。不要啊!啊”陈美娟并不知道,此刻的她越是挣扎着,我就越是兴奋,她的* na **** feng ***腴的body(* shen | ti *)让我有着一种身为男人最为原始的chong *动,就是* na *中最为原始的chong *动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去为她带去无尽的**。
  良久之后,我这才气喘吁吁的停止了一切动作,而且我也是在这个时候,双眼很是温* rou *的去kan着* na *陈美娟,虽然我才认识她几天,虽然我们之间可以说是毫无感情,但是我却就是这样一个人,乃怕你跟我是仇人了。当然,这个前提是对方是女人,而且还要长得漂亮的。
  只要我跟你发生了关系,* na *么我便会对你付chu *感情。额,这个是不是很符合* na *种‘(曰)ri ’就生情的逻辑?
  心中也不知道怎么会冒chu *这个想法,但是此刻,我却很认真的望着* na *在这个时候已经变成泪人的陈美娟了。虽然有些心疼,不过还是如刚才说的* na *般,今天我要好好的整整她,或者说我要好好的杀杀他的威风。
  见到这陈美娟还在流着泪,仿佛没有停止的意思,我* na *已经又有了反应的***则是又一次ting *了jin *去。而* na *陈美娟则是忍不住的,发生了一丝###声。
  不过,我并没有继续,而是选择了在她再一次的哭泣时而再一次的发动攻击,不过就几↓而已。
  * na *陈美娟在我连续ting *了几次后似乎终于huo *了,她chong *着我哭泣的怒喊道:“你这大坏蛋到底想要怎么样?想做就做,不行就说,gan 嘛这么折磨我?”
  额,被她这么一声怒喊,我则是有些吃惊:丫的,没想到这冰美人在生气的时候所说的话根本就不经过大脑啊!噢,也对哦。任谁在承受像她这样被我弄的,舒服的确是舒服但是也就* na *么几↓而已,很是不shuang XX大XX的感觉,都会发脾气的吧?
  “呵,* na *你最起码告诉我,你是想要还是不想要啊?”丫的。既然已经决定杀你的威风了,你还怕我不行吗?heng(哼哈二将),恐怕最后你不行的时候我也还行。
  “heng(哼哈二将)。”* na *陈美娟根本就不理会我的这句话,她别过了头,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她也不再哭泣了,似乎已经被我止住了泪shui *。我心中如此想着,但是这还不是我要的结果。
  再一次的,我的↓半身继续动了几↓,而在几次之后* na *陈美娟终于又忍不住发huo *了,她大声的chong *着我怒吼道:“我会恨你一辈子并且还要告诉别人,你根本不是一个男人。”
  “额,不想这样的话,* na *你就要告诉我,你想要还是不想要啊。”无视她的* na *怒huo *,我此刻只是想要kan到她服ruan (车欠)的样子。因为当你面对一个强势的女人的时候,你最想kan的,自然是她在你面前服ruan (车欠)的模样了。
  “别让我有机会,不然的话我绝对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na *陈美娟似乎也死号不理会我所说的话,她语带威胁的chong *着我低沉的说道。
  “丫的,今天不把你治的服服帖帖的,你还真的敢翻了天了。”我在kan到她这番丝毫不了解现在的状况的模样,也是一副凶狠的样子对着她狠狠的说道。
  这一场较量↓。我自然是胜chu *者了,不过* na *陈美娟也在这一次之后,彻底的在我面前改变了* na *冰冷的模样。对我展现的,是一小女人的姿态。也让我明White(颜色bai ),原*| lai |*在她冰冷的面具↓,其实她还是蛮让我欢喜的。
  对于这陈美娟的事情,让我发愁的则是* na *徐静* na *边了,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而难得的,陈美娟一kan就知道了我的难处,并且很乖巧的对我说道:“我不会让她知道的,你也不要在有人的时候对我如何。以前是什么样子,以后也还是什么样子。我需要的只是,在我寂寞的时候,你能够陪伴在我身边,我也不会缠着你的,好吗?”
  “额,美娟啊!没想到你。”这个时候,我他丫的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可是没想到她能够这么善解人意而且还不会争风吃醋。
  “呵,你放心吧,时机成熟了,我会跟她们说道。现在,我最重要的就是东山再起,其他的等到以后再说,好吗?”对于陈美娟,我也没有说谎话,现在的我真的只能是先东山再起,然后才能去谈这些儿女si 禾厶情的事情了。
  “嗯,我等你。”陈美娟再一次乖巧的答应我并且顺势扑在了我的怀中。
  最后,我快速的洗了一个澡然后便先行离去,今天,我想我最头疼的应该就是如何去面对* na *徐静了。
  不过让我想不到的是,在到了公司之后,* na *徐静在kan见我后竟然没有过多的问我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回家,而是在跑到我的办公室之后很是关怀的问我吃过了没,最后则是快速的跑chu *了办公室去做事了。
  “这妮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或者说她不知道了什么?我怎么感觉这么的怪怪的?”说实话,在kan见* na *徐静的第一眼的时候,我的心里很是不争气的急跳着,只是随后放发生的这一幕幕让我却是很疑惑。
  你想啊,通常一个女人在面对自己的男人一夜不归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的情况?* na *个结果这可是可想而知了,但是此刻这徐静的表现却的确让我很是迷惑了,你要说她不爱我吧?我想我绝对会直接给你两巴掌的,但你说她要是爱我吧* na *怎么会对这件事情无动于衷了?
  ☆ɡao 扌高☆不懂,我真他丫的☆ɡao 扌高☆不懂这些女人的心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na *陈美娟是这样,徐静也是这样,让我一肚子的迷惑却也不敢乱问。
  生怕自己了,这一问之↓,会☆ɡao 扌高☆的一团糟。我相信我自己对于这危险还是有一定的预知能力的,当然了,这里指的是在爱情危险方面了。
  不过正当我有些心神不宁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而在kan到* na *陌生的*| lai |*电显示时,我的心中一动:呵,kan*| lai |*这(jia huo )应该有想法了。
  没错,昨天晚上在离开张东* na *里的时候,我便留↓了自己的号码。也在* na *纸条上写了:如果你还想成为一个男人、想要做回一个男人的话,* na *么你就打这个电话。反之,如果你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话,* na *么你便可以悄然离去。旁边的* na *张银行卡里有些钱,密码我也写在* shang * mian *了,就当是我们* na *有些相似的经历所给的吧。
  ↓意识的,我便按了* na *接听键,接着我就对着* na *手机的* na *边的人说道:“想清楚了?”
  “嗯,想清楚了。不知道你要我怎么做?”果然不是一般人,我在听到张东这句话的时候,就明White(颜色bai )他已经猜到我要他做什么事情了。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