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15章 为什么阻止我
  “呵,小姐。你可真他吗的贱啦。”我还没有说话,此刻又忽然chu *现了一名大约二十多岁的男子,他一脸憎恶的kan着眼前* na *女人,而我则是被他直接无视了。
  “喂,你这个臭男人到底想要gan 什么?老娘我早就说过了,我跟你在一起只是玩玩,我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 na *些钱,现在你已经是一个穷光蛋了,你他吗的还想让老娘跟着你?难道你要让我去喝西北风吗?草,真是一个###。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投怀送抱的女人你都不要?难道老娘我不够sao (马蚤)吗?难道老娘我勾不起你的###啊?还是你认为老娘我在chuang shang ci hou不好你啊?”
  这女人,之前说的自然是对着* na *突然chu *现的男人说的,但是最后所说的则是对着我说的,而我则是一脸怪异的kan着她:这女人,真的是很欠揍啊!
  “卧槽,你个臭###,骗了我的感情,骗了我* na *么多的钱,要不是你我也不会一↓子倾家dang 产,我要跟你同归于尽。”就在* na *女人再次破口大骂的时候,身旁* na *男人可能是控制不住自己* na *已经处在边缘的情绪了,一↓子便奔溃了。
  而我则是很眼尖的kan到,他的右手中握着一把刀。kan样子,他一开始就有了同归于尽的打算了。
  不过只是在一瞬间而已,我便做chu *了决定,chu *手制止了* na *个男人,只见我一拳击打在了* na *男人的右手臂上,随后他手中的砍刀一↓子就掉在了di 上。
  而之前的* na *个女人此刻已经是傻眼了,可能她也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敢这么做吧,不过我却是不再多管其他的了,直接拉着* na *因为吃痛而被惊醒的男人离开了原di ,至于* na *女人,我则是没有动手,我想迟早有一天她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的,我心中,如此默默的想着。
  带着* na *有些发懵的男子,我们*| lai |*到了一家酒吧之中,我找了个安静偏静的位置并且叫酒保拿了一些酒过*| lai |*,随后我对着* na *男子问道:“这顿酒我请客,想怎么喝你就怎么喝。”
  此刻我是不会说什么安慰的话,男人有的时候是需要狠狠的fa xie 一↓的,这个我是自然知道的,因此我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说什么。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他以前的事情,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去问罢了。
  * na *男子在酒保将酒拿过*| lai |*后,也不跟我客气,直接就打开了一瓶酒咕噜咕噜的喝了起*| lai |*,而我则是慢悠悠的拿起一瓶酒小口小口的喝着。
  十*| lai |*分钟的时间,* na *(jia huo )就喝了* na *么多的酒,随后他一脸幽怨的kan着我,直到把我心kan的发mao *,误以为这(jia huo )在喝醉酒的时候喜欢玩* na *个的时候,他这才说道:“为什么阻止我?”
  “呵,你不认为你就这样为一个女人而断送了前程不是很可惜吗?”我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了他一句。
  “呵,如今的我什么都已经失去了,我只想一刀砍死她然后就不知道做什么了?你知道吗?当初,我第一眼kan到她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一种这辈子都要好好保护她的想法了,后*| lai |*,我在得到她之后更是履行自己的诺言,一切都是让她得到最好的,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失去一切的时候,她竟然也离我而去,而且还是* na *么的让我同心啊。”* na *男子此刻可能是因为喝多了,因此也放↓了什么,直接对我开始讲述了他的之前所发生的* na *些事情。
  “我叫张东,今年三十岁,原*| lai |*我是一个富二代,不过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家中巨变,我一↓子不仅失去了全部的家产也同时失去了双亲,但是* na *个时候我并没有气馁,我咬着牙坚持了↓*| lai |*,时*| lai |*运转,三年之后我又成功的创造chu *了自己的一片天di ,后*| lai |*的几年之中,我在自己的* na *个城市中成为一方霸主。
  而就在* na *个时候,我也认识了这个女人,这个名叫姬妖的女人,* na *个时候我在第一眼kan到她的时候,我的双眼,我的内心就全被她所xi 口及引,我无法自拔。之后,我虽然很轻易的得到了她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而对她失宠,反而是加倍呵护,只是没想到的是,自从我* na *一天得到她的时候开始,我的生意便(曰)ri 走↓坡,以至在两年后我竟然被同行给吞并了所有的资产,弄的我直接破产。
  随后,我更是得到了这个姬妖不告而别的消息,你知道吗?在我最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na *个时候的我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但是我相信,如果当时她要是留在我身边的话,我绝对不会放弃的,我绝对会再次创业,但是,可惜的是她竟然选择了不告而别,我当时是真的,真的很愤怒,我想过自杀,我想过要去狠狠的砍死这个女人,只是在当时我已经失去了她的联络,根本不知道她在哪里。
  随后,我因为颓废,但是也要生存,便四处漂泊。无意之中我*| lai |*到了这南珠市,也在无意中,见到了这竟然也沦落到做这种事情的姬妖。呵,真的是报应啊!只是,当我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我的心中除了恨之外,更多的则是爱,我当时也跟她说过,如果现在我们从新开始的话,或许我们还会东山再起,但是你知道当时她对我说什么吗?
  她对我说,你这样的ruan (车欠)蛋* na *还有机会东山再起,老娘我现在吃得好谁的好,没事的时候还可以跟* na *么多的男人玩各种各样的游戏,你能行吗?
  你知不知道,当时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很愤怒,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个女人如今竟然沦落到了这种di 步。因此最后,我终于狠↓心,我要送这个无知、不知廉耻的女人去di 狱。”
  * na *张东一边怒睁着双目、咬牙切齿的回忆着自己的* na *些刻骨铭心的事情,一边一大口一大口的喝着酒。
  “你的遭遇、你知道我的遭遇吗?其实我感觉你与我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但是我有一点你是没有的,就是我拥有四个非常不一般且都很爱我的女人。
  兄di ,其实我本*| lai |*不想说的,不过在这之前你知道吗?我也有与你相同的想法,认为自己是不可能再东山再起了,不过当初我在见到一个朋友后我却是相信,自己应该还能东山再起,哦不,不是应该,而是一定,你想,我们现在才多大?我们都是三十岁,难道现在就放弃了吗?如果我们现在就放弃了?* na *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会怎么kan?你死去的* na *父母会怎么kan?
  其实,我也算是一个无双亲的孤儿,张东,如果不嫌弃的,跟我好好的gan 了这一杯。”现在我根本不适合多说其他的,毕竟此刻的这张东根本还没有稳定情绪,我也只能接着一些机会去跟他打↓些基础而已。
  面对我的这一杯,张东并没有拒绝,他很是shuang XX大XX快的举起了自己的* na *一杯酒然后与我碰了杯并且最后一饮而尽。
  “呵,我真的很想知道,这女人的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难道她真的没有廉耻心吗?难道之前她真的都是为了我的钱而去的吗?难道* na *个时候我所有美好快乐的记忆都是幻觉吗?”带着这些疑惑,* na *张东慢慢的pa(足八)在了酒桌上,kan样子是真的喝醉了,而此刻我却并没有喝醉,摇了摇头kan了kan* na *满脸哭丧的张东,我向一旁的酒保招了招手,然后与他一起将这喝醉酒的(jia huo )给弄上了的士最后,我将他安置在了一家旅馆中,不过在临走的时候我却留↓了一张写着字的纸条。
  “希望明天,你能清楚自己以后要走的路并且做chu *选择吧。”再次对着这张东摇了摇头,我径直的走chu *了这家旅馆最后shen 手拦了一辆的士,让他载着我前往原先的* na *个di 方,我今晚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了,或者说,我今天晚上的活动还没有开始。
  再次返回原先的* na *个di 方,至于之前的* na *个被张东称之为姬妖的女人早已不在,而我之前因为很是低调,哪怕是经过刚才的* na *件事情,却也没有人认chu *我是谁。
  很是放心的继续游走在街上,kan着* na *两旁各色各样的女人,哦不,应该说是各色各样的风景,我心中很是欢快。
  不过,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女人shen chu *自己的玉指并且带着* na *很是you huo 的眼神指着我望向我对着我说道:“先生,要小姐吗?”
  我吃,今晚是怎么回事啊?而且这南珠市是怎么回事啊?这些人竟然敢公开在这街上叫卖?我郁闷。
  心中很是郁闷,但是面上的我却并没有做chu *其他的表情,而是直接chong *着* na *女人笑了笑之后便不再理睬:丫的,我家里的* na *位比你好kan一百倍,我在饥渴也不会跑到这里*| lai |*无聊啊!
  不去理会这些女人,我还是在这街上带着一定目的的游走着,很快,虽然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却也发生了一件趣事。
  只见不远处有一个男人正吃着一个女人的豆腐,但是* na *个女人好像不是做* na *个事情的,她忍不住的大叫道:“非礼啊!色狼啊。”而一旁的* na *些见义勇为的路人则是蜂拥上前将* na *个男子给吓跑了,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哪知道* na *些路人在吓跑了之前* na *个男人后竟然全都围拢住* na *个女人,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 na *些路人的年龄竟然都是在二十多岁左右,有的竟然也只有十七八岁左右。
  “呵,kan*| lai |*这些(jia huo )是一伙的吗。”我暗自嘲笑了一↓,不过接↓*| lai |*我却是kan到,* na *些人包围着* na *女人让后强行将她给拉到了一条巷口中,随后便有几个人在外把守着,而我虽然处在不远处而且还有街上* na *些汽车的嘈杂声但是我也还是隐约的听到* na *巷口中传*| lai |*女人的尖叫声。
  “哦,今晚kan*| lai |*又要多管闲事一番了。只是不知道* na *个女人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是不是做* na *个的?呵。”心中有些这样的想法但是,我还是快速的跑到了* na *些人面前让后趁着他们的* na *些守卫还没有反应过*| lai |*便将他们全部打翻最后又从到里面,因为这巷口不算太宽,哪怕他们有上百人也没有用的,毕竟di 方限制了他们只能一次几个人正面的*| lai |*jin *攻我,更何况这些(jia huo )只有十几个人。
  快速的将这些(jia huo )给打翻在di 后,我也终于kan清了* na *个此刻正哭泣、不断的用hands(* shuang * shou *)护住自己xiong 前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