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12章 金蝉tuo *壳
  “啊”随着* na *一声*响声,我猛的被惊醒,不过映入眼帘的不是之前的* na *一番办公室的场景,而是一副很温馨的卧室之中。
  “天穷,怎么了?做恶梦了?”在这一刻,身旁的* na *徐静慢慢的靠在了我的身侧,而我也因为她body(* shen | ti *)上传*| lai |*的体香而自嘲的笑了笑后望向她并且说道:“呵,没想到我也会做这么既真实又可笑的梦。好了,静,你睡的怎么样?我没打扰你吧?”
  “嗯,没有。既然都醒了,* na *我们一起去吃早餐吧?今天早上我不想做早餐了,感觉很想去↓边吃些包子,嘻嘻。”徐静很喜欢吃↓边的* na *家小笼包,这个我是知道的,其实我也很喜欢吃,但是我知道她这么说并不是说明自己懒也不能说明她真的想要↓去吃小笼包,而是因为我,一个是因为提到了我自己喜欢的成功的分散了我的注意力,让我不再去想* na *个恶梦,第二个就是,她可能也想陪我chu *去走走,让我缓解一↓压力吧。”好啊!* na *就↓去吃小笼包。”现在,对于这些细节,我已经不再介意以报恩的心态去感谢什么的,我只需要知道的是,我眼前的这个女人,我这辈子能得到她就已经值了,并且,这辈子我也不要去伤害她,因为像这样的好女人,我不一定会再遇到,或者说,我的心已经被她牢牢的扣在了其心中。
  “嗯,* na *赶快起*| lai |*啊!懒猪。”随着徐静的这一句懒猪,我这才反应过*| lai |*,* na *徐静早已经穿好了衣服↓了床,而我则还是半luo 着body(* shen | ti *)坐在chuang shang 。
  “你个妮子,竟然敢叫老公是懒猪,开*| lai |*真的忘记了这家法的zi wei 了,*| lai |**| lai |**| lai |*,让老公我好好的帮助你记住这何为家法。”此刻,我也不去穿上衣了,直接↓了床然后就将* na *还未离开的徐静抱住然后就是hands(* shuang * shou *)去捣她的腋窝。
  “哈哈讨厌啦。快放手啊!好yang (羊羊羊)啊!哈哈哈”徐静怕yang (羊羊羊),这一点我自然是知道的,因此此刻我自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手。
  “好啊,让我放手也不是不可以,*| lai |**| lai |**| lai |*,叫几声好老公听听。”
  “heng(哼哈二将),不叫。你是大坏蛋,我就是不叫,哈哈哈、、”此刻* na *徐静是一副哭笑不得、怒笑不得的表情,而我则是在怂了一↓肩后还没有放手的迹象。不一会儿,* na *徐静似乎是知道自己是无法fan kang 成功的,因此只好认输般的对我* rou *声说到:“好老公,别弄了好不好嘛?人家好yang (羊羊羊)啊!哈哈”
  “嗯,这多好,老公就喜欢听话的老婆,*| lai |**| lai |**| lai |*,亲一个。”说着,我就往* na *徐静的**凑去。
  “你个大色狼。”在这个时候,由于我的hands(* shuang * shou *)已经放松了,* na *徐静竟然趁着我放松的时候*| lai |*了一个金蝉tuo *壳,开溜了。
  “嗯?这个小妮子,kan*| lai |*要好好的******了,竟然敢放老公鸽子。嘿嘿嘿、”望着* na *一小跑到洗手间的徐静,我一脸坏笑的慢慢走了过去。
  “老婆啊!老公*| lai |*了哦。不要着急,老公还需要你好生ci hou着。哈哈。”走到* na *洗手间之处,我在kan到* na *此刻正挤着牙膏准备刷牙的徐静很是***的说道。
  “你个大坏蛋,自己ci hou自己去。heng(哼哈二将)。”此刻这徐静则是怒气chong *chong *的狠狠的刷着牙。
  “呦呦呦,你kankan,这美女怎么这么生气年?就算是生气,也不能跟自己的牙齿过不去啊!悠着点,我说静啊!你就不怕把牙刷受伤?”我则是慢慢的走到徐静的面前然后轻轻的搂着她的腰在她的耳边用一股温* rou *的声音说道。
  “heng(哼哈二将),你真讨厌。”由于我在她的耳边chui 口欠着hot(英文:hot,中文:re )气,此刻的徐静* na *是一脸的Red(* hong *)晕的,而我在kan到她这一脸Red(* hong *)晕的时候当然是大呼可爱了,不过却并没有再过多的去做什么,而就是这样两个人很是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依偎在一起。
  有的时候,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并不需要什么###去诠释何为爱情。因为,更多的时候,是女方需要一个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怀抱,让她拥有足够的安全感与存在感,而不是男方一味的去要,去得到。
  而我了,虽然平时kan起*| lai |*很色的模样,但是其实我最为享受的还是现在的这个样子,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静静的就* na *样抱着她,仿佛在这个时候* na *时间已是多余的。* na *一种奇怪的感觉根本不是随意就能享受到的。
  因为在现在这个世界,能找到一个真正爱你而你也真心喜欢她的这个样一个关系,很少很少了。
  “静,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一辈子就这样。”忽然,我又在徐静的耳边chui 口欠着气* rou *声的说道。不过* na *徐静则是在听到这句话后没有说什么,而是慢慢的转过身,闭上了眼睛然后微微的抬起了头,在kan到她这个动作后我当然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了。
  很是配合的,我轻轻的吻了↓,这一次,我们并没有*| lai |*个激烈的舌吻,而是就想现在这般,静静的,轻轻的,我的双唇与她的* rou *唇相触,但是却并没有用力的咬着或者有其它的动作。
  就这样,我两的上↓唇轻轻的蹭着,一种很是sao (马蚤)样但又很有幸福的感觉同时chu *现在我们的心中。
  良久,我这才依依不舍的睁开眼睛然后对着徐静说道:“好了,我们赶快↓去吃小笼包吧,呵。”
  “嗯。”* na *徐静很是乖巧的应声到,而我则是轻轻的亲吻了一↓她的额头后便走到旁边拿起了牙刷牙膏,开始了洗漱。
  很快,徐静挽着我的左臂与我一同↓了楼,*| lai |*到了* na *之前我很少注意到的* na *家buy(中文:gou mai)小笼包的摊位上。
  说实话,这家名为南珠市小笼包的生意的确是不错,好在我们*| lai |*的较为晚点,人流也相对的少了点,因此便有空余的座位。
  “老板,*| lai |*两笼小笼包。”待坐↓后我便对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喊道,刚才我已经从别人叫喊的口中知道这个人就是这家小笼包的主人了。
  “好,马上就到。”* na *男子一边回应着一边吩咐一个打杂的快速的盛上两碗米粥到我么这里*| lai |*,随后他又拿了两笼小笼包过*| lai |*放在了我这边的桌子上。“请慢用。”很有礼貌的,* na *老板轻声说道。
  “呵,这家小笼包的生意不错嘛。”我并没有立刻动筷子去夹包子,而是四↓kan了kan后对着身旁的徐静说道。
  “嗯,这家小笼包的确很好吃,而且price (中文:jia ge)不算贵,serivce(中文:fu wu)态度也很好,最重要的是这里的环境很清shuang XX大XX,让人感觉很舒服。”徐静则是在夹着一个小笼包吃了一口后摇头晃脑的一番说道。
  kan着她这么可爱的动作,我轻声笑了笑后直接动起了筷子然后开始与徐静一边聊着一边吃包子。
  不过就在我们快要吃完包子的时候,有十*| lai |*个年纪大约是在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了jin **| lai |*,他们其中一人很是嚣张的对着Behind(shen hou)* na *跟jin **| lai |*的老板喊叫到:“喂,老板,*| lai |*十笼包子,”
  “好咧,马上就到。”* na *老板在第一眼kan到这十*| lai |*人的时候眼中明显闪过了一丝厌恶,不过只是一瞬间便换上了一副职业的微笑。可能,他也知道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善茬。
  “再*| lai |*两笼怎么样?”我心中一动,不过也正好,这小笼包好吃是好吃,但是如同名字般,小。一笼包子根本不够我吃的,而我也kanchu **| lai |*徐静似乎也没有吃的太饱。因此在老板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则是低声跟他说了↓再拿两笼包子过*| lai |*。
  而徐静也没有什么异议,可能是昨天晚上吃的少了,或者说是这包子太好吃了,她也想多吃一点。
  不过这两笼包子拿上*| lai |*后我则是放慢了吃包子的speed(*su du*),而且一边吃着,我一边时不时的会无意的去留意一↓* na *些人。
  “天穷,* na *些人有什么问题吗?”一旁的徐静原先并不知道我的打算跟想法,但是此刻她* na *还能不知道?kan着我时不时就要去扫望一↓* na *些人,而且这吃包子的speed(*su du*)明显不搭调,因此* na *徐静在回头学我一样扫望了一↓* na *些人后小声的问道我。
  “呵,心里感觉怪怪的,所以想要kankan,不过这一kan不要jin ,刚才我发现了一个(jia huo )就是昨天* na *个黄mao *身边的一个跟班,kan,就是* na *个头上包扎着的(jia huo ),不过当时我踢的是他的腹部,这头部我好像没有去踢,呵呵,kan样子今天有好戏kan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指给徐静kan。
  而徐静则是快速的扫了一眼我指的的* na *个人后对着我说道;“还是别管这些了好吗?black(hei )道上的人打打杀杀的,我们不是”就在徐静想要劝说我的时候,* na *边的几个人忽然大声的喊道:“卧槽,这里面是什么?啊?老板,你家的这包子里面怎么有虫子?卧槽,你这是不是想要害死我们?啊?”
  “呵,你kan,如果是black(hei )道上的恩怨,我可不想管,但是这家小笼包的确很好吃,我可不想至今天过后就吃不到了。”我一边好笑的chong *着徐静解释道一边用一双很是奇异的眼光kan着* na *些人:这些(jia huo ),应该不是这么简单单纯的*| lai |*吃霸王餐吧?我心中如此想到。
  “各位,这?”* na *老板闻声后,脸上明显的chu *现了一丝温怒,不过他的修养或者说很是能够忍耐,并没有爆发chu **| lai |*。急忙跑到他们的面前后,这老板面现为难的说道。
  “草,什么这、这、这的,你他吗的这包子里放虫子给我们这哥几个兄di 吃,到底他吗的是什么意思?卧槽,是不是想要谋财害命?骂的,今天你不给我们这些兄di 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把你这个店面给砸了,卧槽。”此刻,一个发染绿mao *的(jia huo )一副很拽、很受伤的表情对着* na *老板指手画脚并且一口一个粗暴字语的说道。
  “各位,这个,小店里怎么可能会chu *现这种事情了?我们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馅* na *可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不可能chu *现这种情况的。”
  “马戈壁的,难道你是想说这虫子是自己爬到我吃的这个包子里?卧槽,*| lai |*,你让一只虫子爬kankan,如果真他吗的能够爬jin *这个包子里,我绝对不会再多方一个屁。”* na *绿mao *快速的一挥手打断了* na *老板的解释,而坐在一旁的我暗自笑了笑:这些人,真不知道脑子里想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