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10章 特殊的待遇
  最后,她去开门,而在门外则是站着一位二十多应该不到三十岁的成###人,而在kan到这女人的第一眼的时候,原本被我好不容易压↓去的邪huo *又再一次的冒起。
  丫的,这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这一刻,我的老mao *病又犯了,只是我本人却是不知。
  “秦总经理,刚才接到冯俊伟董事长的电话,他说要让你在三个月内收购一处拆迁区域,我已经准备好了这个区域的资料,所以拿*| lai |*给你决定,如果没问题的话就请你签字,”* na *女人很是熟练的走到了我的面前,而且还是一副很冰冷的神色。
  呵,冰美人,是嘛?有趣。我心中又是一阵好笑,不过此刻我也知道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接过* na *女人拿*| lai |*的文件快速的kan了一kan,随后我直接在上边大笔一签。
  “美女,你是哪个部门的?你也知道我是刚*| lai |*的,对这里可不是很熟悉啊。”在将* na *文件递回去的时候我很是有礼貌的对着她问道。
  “秦总经理,我乃是策划部的部长,也是冯董设置的一个独立的部门,详细的情况你可以问你的秘书,我还要工作,告辞。”冷冰冰的说完,* na *女人直接转过身随后就快速的离开了。
  而在关上门将其反锁后,* na *徐静则是板着脸的走到我的面前。此刻我自然是明White(颜色bai )徐静为什么会有如此的表情了。
  “怎么了?吃醋了?”好笑的kan着* na *醋意大发的徐静,我问道。
  “人家是美女,我怎么会吃醋?heng(哼哈二将)。”说完,* na *徐静很是gan 脆的拿起桌子上的原先的* na *文件,就要要离开。
  “回*| lai |*吧,丫的,醋意这么大,我可以直接转行去办一个醋场了。”一揽腰,我将徐静揽入怀中然后hands(* shuang * shou *)又一次很是不规矩的在* na *徐静的身上游走着,而徐静原先* na *冰冷的神情此刻也是缓缓的在其脸上chu *现而*| lai |*Red(* hong *)晕,随后,我则是将其身上的衣物再一次的快速(jie kai),并且,我开始享受了一些极其很是特殊的待遇。
  这公司的职员们谁也不曾想到,他们的这一新任总经理在jin *入公司的第一天,就跟自己的秘书在这办公室中就开始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展开了* na *很是迷醉的工作。
  良久之后,我一脸享受的**着body(* shen | ti *)坐在了沙发上,而* na *同样**的徐静也是一脸满足的坐在了我的* tui *上。
  “静,刚才* na *女人叫什么名字?这独立的策划部又是什么意思?”此刻,我还是忘不了* na *冰冷的女人,没办法,她给我的影响很是深刻,因为我从*| lai |*都没有遇到* na *在公司中,在上司面前还敢这么冰冷的面对的职员。
  “heng(哼哈二将),就知道你没有忘掉她。”* na *原本一头埋在我怀中的徐静此刻又一声不满的heng(哼哈二将)声,而我则是一脸无辜的样子对着她说道:“你个小妮子,再敢跟老公我闹反动,小心我将你立di 正法。”说着,我顺便就是在她的* na *qiao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上轻轻的拍了一↓。
  “嗯”又是一jiao (女乔)嗔的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 na *徐静的hands(* shuang * shou *)也很不老实的抓向了我的↓方,而我自然是不想再闹腾了,赶jin 阻止了她的hands(* shuang * shou *)随后说道:“你这小妮子,快说。”
  “陈美娟?她的* xing *格就是* na *么冰冷吗?”在听到徐静说chu ** na *女人的名字后我倒是很好奇,而徐静也是在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后继续说到:“嗯,* na *陈美娟待在这辉煌公司已经有五六年了,待人处事都是这么一副冰冷的表情。而这独立的策划部也是* na *冯董亲自↓达的指令,也就是说这个部门,不接受任何人的管辖,只接受冯董一个人的管理,至于为什么相信也只有冯董他明White(颜色bai ),只是让我好奇的是她为什么会在你第一天*| lai |*这公司的时候便过*| lai |*,而且还是一副↓级的姿态,虽然* na *态度有些
  该不会是她kan上你了吧?”忽然,徐静一脸怪笑的望着我,而我则是在神情一愣后,这才明White(颜色bai ),原*| lai |*是徐静这妮子拿我开刷了。”你个妮子,竟然拿我开刷,kan*| lai |*不好好的治治你,你也不会把老公放在眼里了。”又在* na *qiao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上轻轻的拍了一↓,我的hands(* shuang * shou *)又不自觉的动了起*| lai |*,而* na *徐静却是一脸怪笑的站起了身随后快速的跑开去拿起之前被我随意仍在一旁的衣服,一边快速的穿起*| lai |*一边对着我White(颜色bai )着眼的说道:“heng(哼哈二将),你敢说你没有喜欢人家?陈美娟可是这公司里chu *了名的大美人,她的姿色可是比我还要* gao *chu *一个层次,你是什么样的人别以为我不知道,杨倩姐姐她们都被你骗了,我也被你给骗了,难道你还想再骗她吗?”
  我很是郁闷的走到* na *已经穿好了一半衣服的徐静面前,很是好笑的对着她说道:“妮子,难道我在你的眼里就是* na *用↓半身思考的男人啊?哎呀,这也太伤我的心了啊。”
  虽然我是一副很是☆ɡao 扌高☆怪的表情,但是* na *徐静在嘟了嘟嘴后又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对着我说道:“heng(哼哈二将),你别装了,你是不是↓半身思考的男人一试便知。”说着,徐静的小手便快速的shen 到了我的body(* shen | ti *)的某个部位,随后,虽然我的心是不想的,但是奈何我的本能如此,它很是不争气的又有了反应。
  “嗯,这就是不用↓半身思考的男人,我见识了,* na *么我倒是想见识一↓用↓半身思考的男人是什么样子?难道是* na *些街上的色狼吗?* na *真是太好了。”徐静别过头继续穿自己的衣服,而我则是在无奈的耸肩后也是开始穿戴自己的衣服。
  现在也是办正事的时候了,刚才放松也够了,因此很快的,这一次又没有我的gan 涉,徐静很快便穿戴整齐了,而她在kan到我的领带怎么打也打不好的时候,连忙走了过*| lai |*帮我打领带。
  “如果你把你追女人的* na *精神放在这* shang * mian *,你打的领带恐怕没人能及。”徐静一边帮我打着领带一边也不忘数落我,而我则是在苦笑的摇了摇头后一把将她再次的抱入怀中然后狠狠的又与她激吻在一起。
  “静,待会你把这个公司的详细资料拿给我,我想kankan* na *冯俊伟是什么意思。”良久后,我终于松开了* na *已经被我吻的又要迷失的徐静,然后我很是认真的对着她说道。
  * na *冯俊伟虽然在背后一直暗中支持我,但是我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感觉,因此我想要kankan一些资料,虽说理论上我不会找chu *什么有用的信息,毕竟* na *冯俊伟不是省油的灯,他肯定是会将一些必要的措施做的很足。
  随后我kan了kan* na *徐静拿*| lai |*的* na *些资料,结果与我想的一样,这些资料上根本没有一丝有用的信息,而我最后也是放弃了查找,今天只是第一天,如果☆ɡao 扌高☆chu *什么动静的话会很不好的。
  随后,我开始jin *入这总经理的角色,开始悦读审批一些文件同时签字做chu *决定等等。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班的时候自然是坐着徐静的车回到了家中,只不过在吃了点饭后我突发奇想的就跟徐静说道:“我们chu *去转转吧,*| lai |*了几天我还不知道这南珠市的夜景。”
  “好啊。”徐静也是惊诧了我的这一突然的决定,不过很快她欢快的答应了,随后我又跟她*| lai |*了个yuan ** yang(中国著名的观赏鸟类,被kan成爱情的象征)浴,最后穿了一身休闲服↓了楼步行前往不远处的河边。
  “没想到这南珠市的夜景这么漂亮,跟之前我在的* na *里相比,丝毫不逊色啊。”一路走*| lai |*,kan了* na *么多的di 方的景色,我很是感慨。
  “呵,这还不是最漂亮的,等到了过节的时候,城市中的景色更美”挽着我的手的徐静一脸幸福的对着微笑的说道,一边说着她还一边在我的手臂上蹭了蹭头,很是可爱的模样。
  这妮子。心中有些欢喜,不过表面上我却是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就这样我们两人又继续走了一段路,而最后我们终于走到了* na *河边,虽然不是海,但是kan着这一条数十米宽的人工河流,我感觉也很美丽,被* na *些路边的霓虹灯照耀折she chu *一片片的反光,让* na *原本暗淡的河shui *显得很是绚丽多彩。
  “没想到这一条河流也是一个景观,不过它到是让想起了我的小时候了。记得小时候,我的家乡中也有一条小河流,* na *个时候,我经常与一些小伙伴跑到* na *清澈的河流中去洗澡,乃怕已经是深秋,我们这些人都很是发傻的chong *到河边然后tuo *掉身上的衣服,最后一股脑的全都跳jin *了* na *冰冷的河中,咋一冷之↓我们都是上↓的两排牙打着颤。
  哎,现在回想起*| lai |*,虽然感觉* na *个时候我们很傻,但是说真的,如果让我再次选择的话,或许我还会选择* na *么傻的童年,因为我感觉* na *个时候的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的忧虑,每天我们都是去想如何玩才能玩的开心,哪像现在这般,整天都要为一些利益而弄的满城风雨,哎。”不自觉的,因为有些感慨,自己也是控制不住口,忍不住的说了chu **| lai |*。
  但是一旁的徐静却并没有;露chu *什么厌恶或者反感的神情,而是在我说完后接着说道:“是啊,其实我们的童年才是最美好的,* na *些快乐的回忆不是金钱能够buy(中文:gou mai)回*| lai |*的,记得小时候我想要吃一块糖,但是妈妈说糖吃多了会长蛀牙,其实* na *个时候我家的家境很贫寒的。妈妈也是没有办法却又不想让我伤心所以才会这么说,但是一旁的爸爸却在随后的第二天便buy(中文:gou mai)了几块糖。
  我到现在还记得他当时在将这些糖放在我的手掌心的时候是这么说的,他说,静静,这些糖都是吃了不会长蛀牙的,但是也不能多吃,每天就吃一颗,好吗?如果吃多了,会变笨的!
  呵,现在回想起* na *个时候的事情,感觉真的好好玩,只是,我们已经再也回不到童年了。其实在小的时候我也想过长大后的自己会想要gan 什么,只是没想到的是,长大后自己所gan 的事情与自己小时候所想要做的事情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一边说着,* na *徐静的双眼中也跟着chu *现了很是幸福的神色,而我,在kan到她的眼中这些极其浓厚的回忆幸福的模样时,突然很是☆ɡao 扌高☆笑的hands(*yong * shou *)在她的鼻子上狠狠的& nie (一种手法)了一↓然后说道:“哦,* na *你小时候想要gan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