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11章 当我是屁放了吧
  “哎呀,讨厌啦。”可能是鼻子被我& nie (一种手法)痛了,徐静狠狠的拍了我的肩旁后又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这才说道:“heng(哼哈二将),我小时候只是想做一名护士,可是后*| lai |*稀里糊涂的就选择了这个行业,连我自己都不明White(颜色bai )为什么。”
  “哦,护士?难怪我能够在你的身上感觉到一种被爱护的感觉,原*| lai |*你就是我这命中可以拯救我生命的女人。哎呀,* na *我岂不是很幸福。”说着,我又一↓子将徐静给搂入了怀中然后很是温* rou *的吻了↓去,良久之后徐静似乎这才反应过*| lai |*,她很是好奇的望着我问道:“你说说你小时候想要gan 什么?”
  “我?我小时候想要gan 的事情* na *可多了去了,最初的时候,我kan到了(曰)ri 本的* na *奥特曼,* na *个时候我天天想着做着一名拯救di 球的奥特曼,随后又kan了葫芦娃,因此我又开始想着我是不是* na *个葫芦娃转世*| lai |*消灭妖精的。
  后*| lai |*又kan到了* na *正义战士,好吧,我的理想便再次发生了变化,我就是一名强大为拯救di 球消灭邪恶的正义战士。
  只是,jin 随其后,我又kan到了* na *恐龙战队,好吧,我承认我是三分钟hot(英文:hot,中文:re )度,我又开始幻想着自己是不是* na *一位恐龙战士的继承者。
  但是后*| lai |*吧,我又kan了圣斗士,我的理想又发生了变化,*| lai |*吧,chu *现吧,我的圣衣。让我穿上你去消灭* na *邪恶的诸神吧。
  你kankan,我小时候的* na *些想法,现在有哪一个实现的?呵。”在这一刻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同年似乎很是好笑,只不过我却不会去嘲笑。废话,* na *儿时的同年谁会去嘲笑?* na *可是连金钱都buy(中文:gou mai)不回的珍贵之物。
  “heng(哼哈二将),没想到你小时候这么幼稚,难怪现在你也是这么幼稚。“* na *徐静似乎终于抓到了我的把柄似得,一副* gao *傲的神色对着我说道。
  “哦?我现在幼稚吗?* na *么你很成熟了哦?* na *么,不知道这位成熟的姐姐可不可以让我这幼稚的孩子亲亲了?或者说,我还没有断nai (*&女乃*&)。”一边说着,我一边朝着徐静的* na *一对饱满的雄伟之处揩油而去。
  “你个大色狼怎么一天到晚都在想这些啊?早知道的话就打电话让杨倩她们*| lai |*的。”一边用hands(* shuang * shou *)使劲的将我的头推开,一边很是嬉笑的说道,而我则是在徐静嬉笑的时候*| lai |*了一个忽然偷袭,一↓子咬住了她的双唇。
  “嗯”被我这chu *其不意的偷袭给得逞,* na *徐静此刻也是再也无法fan kang 了。
  好久,我这才依依不舍的与之分开,不过就在我还想要继续的时候,不远处却是走*| lai |*了几个一眼就能kanchu **| lai |*是di 痞流氓的(jia huo )。
  “呦,这么漂亮的妞,兄di ,你一个人享用是不是很不道德啊?而且kan她* na *sao (马蚤)样,你一个人应该满足不了吧?要不我们哥几个帮帮你,也正好帮助这妞好好的解tuo *一↓?”很快,* na *几个人便走到了我与徐静的面前并且将我们围住,一个头染黄mao *、年约二十多岁的男子一副很是猪哥的样子对着我说道,一边说着,他还一边使劲的睁大自己的眼睛去死死的盯着* na *徐静的xiong 前的###。
  丫的,没想到这南珠市夜景这么漂亮但是也会chu *现煞风景的(jia huo ),kan*| lai |*这南珠市的治安不是很好嘛?我心中暗暗的鄙视了一↓这些人顺便也鄙视了一↓这南珠市☆ɡao 扌高☆治安的(jia huo ),然后对着* na *黄mao *做chu *一副很献mei(女眉)的表情说道:“不知道这位大哥要我怎么做年?”
  “哦,这么识相的话,我们哥几个自然是不会为难你,现在天冷,你还是赶jin 回去吧,不过你身边这位妞嘛?还是让哥几个好好的保护一↓,你可要知道,现在的世道很不安全的,不过你放心,有我们哥几个在,我敢打包票,绝对没有人敢对她怎么样的。”* na *黄mao *的家活一边说着,一边还一脸很是***的chong *着徐静笑到。
  草,真他吗的当老子是吃ruan (车欠)饭的?你们这群王八蛋还真的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此刻,我的心里已经怒huo *chong *天了,如果是以前的话或许我绝对不可能打得过这几个(jia huo ),但是自从有了之前的* na *一次深山经历,现在的我可不是一般人就能打得过。
  “heng(哼哈二将),在我没有发怒之前,你最好给她赔礼道歉,不然的话待会被我打断* tui *脚可不要怪我。”我一改之前的* na *一副献mei(女眉)的样子,一副很是阴冷的对着* na *黄mao *说道。
  这黄mao *见我一↓子换了一副阴冷的的表情* na *么嚣张的对着他说chu *这些话的时候,神情很是一愣,不过在反应过*| lai |*后,他一脸怒容,一脸叫嚣的神色chong *着身边的几个吼道:“他吗的,全都给我上,把这(jia huo )给打个半残,老子我先好好的享用这个妞,吗的。没想到这妞的###* na *么大,不知道抓在手里的感觉如何。嘿嘿。”似乎已经kan到自己在享乐,* na *黄mao *一副很是欠揍的表情。
  而我则是在* na *黄mao *话语落di 之时便已经挥拳朝着他的脸部打去,因此正当* na *黄mao *满脑子yy的时候,他毫无意外的吃↓了我这一记重拳。随后,* na *些反应过*| lai |*的小di 则是齐齐朝着我攻了过*| lai |*,而我岂会怕这些?
  拳打脚踢,快速的旋风* tui *什么的,一↓子就将* na *几个(jia huo )给击倒在di ,随后我走到了* na *黄mao *男子的旁边,对着他微笑的说道:“帅哥,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刚才所说的话?”
  “额……大哥,大哥饶命啊!我他吗的贱,我他吗的该死,我他嘛的不应该对嫂子不敬,求求您了大哥。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您将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吧。”
  “哦?把您当成一个屁?* na *我可否问一句,您这个屁是臭的还是香的?”我一脸坏笑的对着他问道。
  “臭的,我他吗的就是一个臭屁,求求您了大哥,饶了我吧。”此刻的* na *黄mao *连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的话他宁愿flower (hua )点小钱去夜总会里随便找一个大###的拖回去好好的折磨折磨,哪像现在这般,一脸苦*的样子。
  “住口,你个王八蛋不准再说他吗的,你根本不配叫* na *一个字,你根本就是一个屁。你妈辛辛苦苦的将你养这么打,你这个王八蛋竟然还学* na *些非主流弄他丫的这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头型?草,如果可以的话,我真他丫的想将你的头砍↓*| lai |*拿去喂鱼。”见* na *黄mao *一口一个他吗的,我心里很是窝huo *,这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怎么这么神经?什么不学非要学玩black(hei )道?好吧,玩black(hei )道就black(hei )道吧,如果玩好了你或许还能成为一方大哥,但你他丫的什么不学还要学非主流?卧槽。
  心中窝着一肚子的huo *,此刻我虽然不想再动手,但是因为这一股无名huo *无从fa xie ,因此在冷冷的kan了一眼* na *黄mao *后,我对着身旁的* na *徐静说道:“静,转过去,别转身,也别回头kan。”说完,我chong *着* na *此刻正用一脸哀求神色的黄mao *抬脚就是一记狠踢。
  “我叫你这个王八蛋去学非主流,我叫你这个混蛋不学好,我叫你这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学人家玩black(hei )道,你他丫的要学就要认真的学,还他丫的三心二意☆ɡao 扌高☆这些什么bird(niao )飞机,卧槽。”随着每一个字的落↓,我的* na *右脚则是伴随着这个节奏狠狠的落在了* na *黄mao *的脸部。到了最后,* na *黄mao *则是真正的成为了一副猪哥的模样,我相信现在就算是他的母亲*| lai |*这里,也无法认chu *这个就是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了。
  “你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最好给我去学好,不然的话↓次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知道自己已经↓了很重的手,而* na *黄mao *也差点就成为了* na *一种jin *气少chu *气多的角色,因此我连忙收手,不过在最后还不忘恐吓一↓他。
  随后我则是快速的带着徐静离开了这里。
  “呵呵,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而且也没想到,你这么的”一路疾走,在我感觉差不多应该完全没有了任何危险的时候这才放慢了脚步,而在放慢了脚步时,身边的徐静则是一脸好笑的神情对着我说道。
  “?什么?我这么的什么?”质疑我的厉害,这是自然的,因为之前她也不知道我经历了* na *一次深山之行嘛。但是这最后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则是有些☆ɡao 扌高☆不懂了。
  “呵呵,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也会有一些这么可爱的一面跟孝顺的一面。”似乎是找到了何时的词汇,* na *徐静这才缓缓的说道。
  “我郁闷,什么叫做一些啊?我本*| lai |*就很孝顺啊!只不过是因为我没有”说到这,我忽然说不↓去了,良久后我这才在叹息了一声后对着身旁的* na *还是静静的跟在我身边的徐静说到:“静,以后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你放心吧,我会对他们如同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般对待的”
  “嗯,我相信你。”当然是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的徐静很是乖巧的回答了我,而在这之后我们两人则都是安安静静的相伴走到了家中,随后我们便因为乏累而一同上床睡觉jin *入了梦乡之中。
  哎,这(曰)ri 子过的!black(hei )暗中,我一副很是惆怅的模样,当然身边的* na *徐静早就已经睡着了,而我则是在眯眼良久之后还是无法入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难道是压力太大了还是什么?
  久久,我也未曾找到答案,不过可能是因为大脑负荷了,这一刻我感觉到了倦意,随后我这才慢慢的搂着身旁的徐静缓缓的躺↓jin *入了梦乡,只是我不知道的是,在我jin *入梦乡的时候,被我搂住的* na *徐静竟然睁开了眼睛,不过在其双眼闪动了几↓后又再次闭上,不一会儿,她是真的睡着了。
  这一觉,我自然也是睡的很是香醇了,而在梦中,我则是梦到了,自己再一次的东山再起并且,将之前* na *些冷眼相待我的人全部一个一个的,仔仔细细的将他们奚落了一边并且冷眼相待,只是在最后,我忽然kan见了* na *冯俊伟走到我的面前,然后他用一股很是诡异的微笑i对着我笑道并且说道:“天穷,恭喜你再次东山再起,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公司不是你的,而是我的,并且之前你所做的* na *些努力并不是为了你自己打基础,而是为了我重新掌握这里而打基础。天穷,你辛苦了,不过可惜,现在我用不着你了,你可以安心的去了。”说完,* na *冯俊伟则是冷不丁的从自己的口袋中掏chu *了一把手*,指着我的脑袋就直接的*| lai |*了* na *一↓,随着一声“pa 口拍”的巨响,我应声倒d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