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06章 我会还你的
  “我欠你一个人情,迟早会还给你的。”暗夜苍狼突然朝我回头大声的说道。
  我失笑的摇了摇头,刚才还是敌对的我们突然就有了这么和睦的气氛,还真的是始料未及呢。
  “你小子就会卖人情,明明是我很辛苦的才把人抓到手,你倒好,一说放就真的把人给我放了,你没问过我意见的吧?”二爷是笑非笑的kan着我。
  我脑袋里轰隆了一↓响,明White(颜色bai )某人是心里不平衡了,大概是kan到有人感激我,而对她没有一点表示的,所以心里郁闷着呢。
  赶jin 走上前去,然后pa(足八)到了二爷的跟前,我小心翼翼的说道,“二爷,你人最好了,你知道的嘛,肯定也是不忍心对人家↓手了,而且他大把好的前途,不能因为si 禾厶人恩怨就毁了一颗国家的好苗子啊。是不?”
  歪理永远都是最有效的,这不,我才把话说完,二爷就哈哈大笑起*| lai |*了。
  “对了,说说你最近都去哪里了,是不是学成了盖世神功,我倒是想跟你好好讨教一↓了。”二爷是在开玩笑吧,我额角的两条black(hei )线标标的↓*| lai |*了,kan着他认真的表情又好象不是玩笑话,汗死了。
  “* na *个,我其实也没去哪里,只是不小心意外的就……”我于是老实的交代了我认识暗夜苍狼和绿芜以及black(hei )侠怪人的事情经过。
  当然我和绿芜的一些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情事就没有仔细的跟二爷交代了,他一个单身的男人估计也不懂* na *些个风flower (hua )雪月的事情。
  “这么说你的内力现在应该是更上一层楼了?”二爷最关心的是我的武功究竟有没有jin *步,当然了,我可是他唯一的徒di ,他的后人,不关心这个还能关心什么呢。
  我点了点头,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不是真的就有jin *步了,只知道我现在连暗夜苍狼都打不过。“* na *个,二爷,我觉得自己最近体内的真气倒是强大不少,有的时候还老不受控制的往外走,你说是什么情况啊?”
  这个我还真的比较担心呢,如果是我走huo *入魔* na *就真的糟了。“我kankan,”二爷突然把手扣住了我的脉门,然后凝神细kan了起*| lai |*。他想了一会,突然说,“你是有点走huo *入魔的倾向了,是不是最近近女色了?”
  二爷的话真是一语中的啊,我还真的忘了这茬了,记得二爷千交代的说我的了他的真气近*| lai |*不能跟女人上床的,可是我跟绿芜……
  我的懊悔神情都kan在了二爷眼里,他哈哈一笑,“男人嘛,尤其是年轻的血气方刚的男人,难免会经受不住you huo ,既然你都已经破戒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样吧,我运功帮你疗息,一会你就会好了。”
  啥?一会就好了?二爷这说的什么话,难道我的走huo *入魔是假象,只是他kan到我近了女色而他一辈子都没有近过女色所以心里不平衡了?
  我将信将疑的按着二爷教的姿势打坐,然后他的手抵在了我的后背心,接着我就感觉了一股hot(英文:hot,中文:re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真气沿着我的脊梁骨一直往↓直到我的四肢百骸。
  我闭上了眼睛,什么都没有想,只静↓心*| lai |*努力的感悟着身边的一切事物,果然我的心平静了许多。不仅仅是心平静了,连我的思绪也清晰了许多,许多想不明White(颜色bai )的事情经过二爷的这一协助,都想明White(颜色bai )了。
  大概一刻钟后,我跟二爷同时收势,然后站起*| lai |*,我们相视而笑,一种莫名的敢情在彼此心中蔓延开*| lai |*。
  “秦?你在哪里?”我找了个公用电话亭给家里挂了个电话。其实我是想回家的,毕竟* na *么久都没有见到儿子和她们几个女人了,怪想的。
  只是我现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处理,绿芜现在还在* na *个密道里,她不知道能不能chu *得去,所以我必须去找她。
  二爷因为体内的真气一部分给了我,根本没有余力再帮助我找绿芜,所以我只好去找了冷颜玉。这个谜一样的女人,她虽然跟black(hei )影结婚了,但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幸福的神情,反倒是kan到了我,有一刹* na *的惊诧。
  “你跟他谈谈吧,他为了救另外一个女人,要我带他*| lai |*见你。”二爷漠不关心的站在身边,他仿佛是有些kan好戏的样子。
  我有些苦不堪言了,冷颜玉本*| lai |*跟我也有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关系存在着,她嫁给了black(hei )影有一半原因是为了家族兴衰荣辱,另外一半原因我也不想多去想了。只是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女人,不应该会为了情仇而舍弃了自我才对啊。
  “你找我什么事情?”冷颜玉冷冷的kan*| lai |*我一眼,然后冷声说道。
  这不是以前对待black(hei )影的时候用的语调么,什么时候我也有这殊荣了,能得到她如此的眷顾?我有些纠结的kan着她,希望能从她眼睛里kanchu *点什么。
  只是女人的心仿若海底针,更不要说她是一个善于伪装的* gao *手了,即使是我这样善于观察女人的男人也kan不chu *一点东西*| lai |*。
  “太久不见了,所以有些想……呵呵想kankan你。”我微微的感到不自在了,所以kan着冷颜玉的眼神有些躲闪。
  “哦,是么?你要我帮你做什么事?”我都说想她了,居然还是没有一点反映,真是lang费了我的表情了,我心有不甘的想到。
  可现在是我求人家办事啊,我不能这么装侨不是,所以尽量的压低了姿态,又说道,“是我一个朋友被困在古墓里了,我想……你能不能帮我一起去救她。”
  我的声音越*| lai |*越低,其实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很纠结的,因为我是很不愿意说chu **| lai |*的,特别是让冷颜玉听到。但是我假若不说的话,绿芜怎么办呢?
  唉,男人在适当的时候终究是要做一个选择的,这个选择不论是对是错,都始终要抉择。既然选择了救绿芜,就只有得罪了冷颜玉,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得罪她
  “她是你什么人?”冷颜玉又问道。
  什么人?女朋友??朋友?还是只是认识的人呢?我有些尴尬了,如果说情分不深,她会不会就不救了?如果说情分很深,她会不会觉得我是太用情| fan lan (形容太多了)了?
  我这厢在这边纠结,二爷突然走过*| lai |*说,“绿芜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他这次要报答人家。”二爷的话一说chu *口,我心里的大石就落di 了,nai (*&女乃*&)nai (*&女乃*&)的,怎么刚才就没有想到这么好的理由呢,姜还是老的辣,我有些赞扬的眼神飘向了二爷。
  二爷微微抬起头,* gao *傲的一笑,真是不能夸,这人的虚荣心太强了,以后我在他面前就更加没有di 位了,呜呜。
  “* na *个,我确实是这个意思,其实绿芜救过我好几次命呢,所以我不能不知恩图报啊,你理解我的啊?”我赶jin 补充了几句。
  其实我这几句是有点滥竽充数了,毕竟二爷说的话远远比我说的有说服力多了。瞧冷颜玉这小脸本*| lai |*绷得笔直的,但是听了二爷的话,就豁然开朗了许多了,估计是有戏了,我心里暗喜。
  “走吧,”冷颜玉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然后率先走chu *去。
  啊?走吧?我还没反应过*| lai |*,冷颜玉已经走远了几步,便赶忙chong *二爷匆匆的说了一句,“谢谢你了,等我们回*| lai |*。”
  “去吧,去吧,最好是都不要回*| lai |*了,我一个人乐的逍遥自在,要小心点啊。”末了还不忘添加上这句话。
  冷颜玉是个说做就做的女人,拿得起放得↓,她领着我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di 方,然后对我说了一句,“随便坐吧,”之后就jin *去了,一直没kan到chu **| lai |*。
  大概过了二十*| lai |*分钟,我kan到她chu **| lai |*了,她好像是经过了什么激烈斗争一样,额头上都溢chu *了微微的汗珠。
  “你带我*| lai |*这里gan 什么?刚才是jin *去探朋友么?”我有些奇怪的问道。只是我的这个话才说chu **| lai |*,她突然像kan怪物的一样的kan着我,“你不会以为我这么无聊吧?”
  我有些丈二和尚*不着头脑,然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反映的时候,她又说话了,“你回家去等消息吧,你的美人大概晚上就能跟你团聚了。”
  “真的?谢谢了,太感谢你了。”我一个劲的朝着冷颜玉道谢,倒也忽略了她话里的意思。这是我的感谢话并没有让她冰冷的表情有所变化,反倒是我说完之后发现她更冷了。
  她一句话不说,突然转过身掉头就走,我*了*脑袋觉得不知所措之际,她又转过身*| lai |*,“回家吧,这里不是你呆的di 方。”
  说完她再也没有回头转身走了,什么叫不是我呆的di 方,难道这里是民宅?我正诧异着,突然走chu **| lai |*一个中年男人,“您是门主的朋友吧?还请您到一边去小坐一↓,我们这里不招待外*| lai |*人的。”
  我成了外*| lai |*人?这是什么逻辑,我刚想争辩几句,可对方有礼貌的说完这句话后,就朝我点了点头,然后jin *去了。
  这一切都是这么的神秘,我既然是冷颜玉的朋友,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呆一会了?还急哄哄的赶我走,想到这里我越是不想动了,他让我走,我就偏不走。
  不过为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还是尽量的找了个可以藏身的di 方,就在我藏身好不久,就有几个头发斑White(颜色bai )的老人走了chu **| lai |*。
  “你说颜玉是怎么了,三番四次的动用门内的力量也不知道到底在☆ɡao 扌高☆什么?”一个身材* gao *大的男人说道。
  “是啊,她不是跟black(hei )影结婚了,难道还缠着* na *个(jia huo )不放?还是* na *个男人又*| lai |*纠缠颜玉了?”一个有点矮胖的老头说。
  这时,我大概是听明White(颜色bai )了,原*| lai |*这里真的是冷颜玉的总部,* na *么这几个老头就是她说的难缠的长老了?想必他们嘴里的(jia huo )就是指我了,只是我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号居然被这些个快过百的老头知道了,真是荣幸啊。
  我从藏身的di 方走chu **| lai |*,此时几个老头已经远去了,他们刚刚谈论的话题还在我脑海里回想着。我这一生注定是要辜负冷颜玉,她的情意心里此刻也明White(颜色bai )了几分,只是我拿什么回报她的这份情呢。
  “秦,你回*| lai |*了?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我们可担心死你了,打你电话也不通,实在是急死我们了。”小漫kan到我jin **| lai |*,急忙走到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