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05章 苦命的孩子
  该死的暗夜苍狼,如果不是他,我此刻肯定是拥着绿芜卿卿我我呢,哪里用的着跟他一个臭狼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的。苦命的绿芜啊,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发誓。
  既然救绿芜已经没有机会了,只有先把眼前的这个饿狼给铲除掉。我望了一↓四周,凉风习习,周围荒草丛生,哪里有半分生机盎然的景象,kan*| lai |*连老天都不帮我,居然一个人烟都没有kan见。
  我命休矣,唉,想不到我秦天穷活了半辈子,呃,其实离半辈子还有十几年,所以说还是不够的。我的人生才只不过过了三分之一,难道就要这样让我断送在一条恶狼的手里么?
  我不甘心啊,kan着对面虎视眈眈的眼神,即使再不甘心也只有化悲痛为力量了,解决眼前的麻烦是jin 要的。想到这里,我暗自提了一口气,却感觉xiong 腹处有些疼痛,知道肯定是暗夜苍狼* na *一章把我的肝肺也震伤了。
  虽然心里是急的不行,嘴上还得强自装chu *一脸没事的样子,只能让痛疼的感觉都埋藏在心里深处,这种zi wei 真不是人受的。
  “* na *个,我有个想法不知道你想不想知道?”我开始转移暗夜苍狼的注意力。
  “哦,说*| lai |*听听,kankan你有何* gao *见。”他估计是kan到我现在一副灯尽油枯的模样,所以也起了戏耍之心,一脸兴趣盎然的样子。
  “今天天色不早了,不如我们选个时候改(曰)ri 再战?”我当然没奢求他能这么轻易的就放我走,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如果他真的能放我走了,我必然是使chu *浑身解术的离开这个di 方。
  虽然人固有一死,但死有轻于鸿mao *或重于泰山的,我当然不想就这么毫无价值的死在了暗夜苍狼的手里,还有很多大事等着我去做呢,我不能这么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的牺牲了。
  “哈哈……”暗夜苍狼足足笑了有一分多钟,才终于止住了笑意,有些惊讶的kan着我,“你不会是在密道里闷太久了,所以脑壳坏掉了吧?你觉得我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么?再说了,即使我真的放过你,你就确定改(曰)ri 就能打赢我?”
  说实话他这话还真的不是chui 口欠嘘的,我确实是没有一点把握能赢他,只不过我如果真的离开这个di 方了,当然也不能束手就擒,我会去找一个能真正可以与之抗衡的对手。
  其实想* na *么多没用,buy(中文:gou mai)一把*是最实际的,只是不知道丁亮肯不肯借用他的*给我了。哎,真是伤脑筋呢。
  “你笑吧,不要笑烂了肠子啊,听说很多人就是因为笑的太* gao *兴了所以猝死了……”我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话,然后暗夜苍狼的笑容就凝结在了脸上,他当然是笑不chu **| lai |*了,而且不仅笑不chu **| lai |*,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没有想到一个身影如鬼mei (鬼末)般的掠到了暗夜苍狼的背后,虽然我是正对着他站着的,并且全副身心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可我居然没有kan清对方是怎么过*| lai |*的。
  这样骇人的身形,我kan不到,暗夜苍狼当然更没有机会kan到了,只见他还*| lai |*不及反映之际,脖子就被人掐住了。更准确的说,是脖子被人遏制住了,不是hands(*yong * shou *),而是凌空一指,然后他再也不能张口说话了,而且连眼神都有些木然了。
  我凝神一kan,*| lai |*的人赫然是二爷,他怎么*| lai |*这里了?
  kan到了我的疑惑神情,二爷呵呵一笑,“小子,你在这里风流快活吧,老头子在山上等着你的鸡* tui *头发都White(颜色bai )了,肚子饿了不说,还差点冻死在这个di 方,你说,怎么补偿我吧。”
  二爷说话的腔调实在让我有些无法接受,不仅不能接受,而且body(* quan | shen *)还起了一阵的鸡皮疙瘩。不得不说,我kan到二爷的* na *一刹* na *还是ting ** gao *兴的,kan到他就犹如婴儿kan到了nai (*&女乃*&)妈,kan到了他就好像gan 涸的田di 遇到了大雨蓬bo (孛力),真是太让我激动了。
  二爷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之前的严肃恭敬都不见了,剩↓的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强调。难道他因为久等我没有回*| lai |*以致于气的* xing *情大变?如果是以前遇见了我,不是冷面相对,一定也会对我大声叱喝的,怎么可能现在这幅很温和的表情。
  不仅是温和,甚至都有些今口 han 情脉脉的kan着我了,我的鸡皮疙瘩就是被他这股的* rou *情给活生生的*chu **| lai |*的。
  “* na *个,二爷,我没有风流快活,再说了,我跟这头恶狼能快活么?您老得体谅我一↓啊。”我使chu *了吃nai (*&女乃*&)的力气跟二爷解释。
  只是我的这番话并没有起到预想中的效果,二爷显然是不认同我话中的意思,他深深的kan了我一会,kan的我的鸡皮疙瘩又一次的涌现chu **| lai |*了。
  然后他说,“刚才在密道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失踪这几天都gan 嘛去了?可有美丽的小娘子陪伴在身边啊?”二爷的话语正中了我的要害,敢情他老人家已经在一边偷听了很久了啊。
  他之所以选择没有现身原*| lai |*就是为了kan我的笑话啊,我真是服了他了,就为了揪住我的小辫子,还跟我玩起了躲迷藏。我的脑细胞刚刚都被暗夜苍狼吓跑了不少,都是二爷害的,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的black(hei )了一↓脸。
  “喂,小子呃,你不要这么不* gao *兴了,现在恶狼不是栽在我们手里了么?如果我不是这么的小心翼翼能一举就把人家拿↓么?”还强词夺理,最kan不得这样倚老卖乖的人了,二爷就是其中之最了。
  “他是栽了没错,可我为此付chu *了多大的牺牲啊,您老咋就不早点chu *现啊,这样我也不用担惊受怕这么多年了……”我说的更加的义正辞严,这种歪理我可不认同啊,天皇老子也不buy(中文:gou mai)账的。
  “* na *好吧,我现在把这个饿狼交给你了,你随便怎么处置都行,就当是我补偿给你的,还有啊,我* na *天肚子饿扁了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这会子倒是怪起我*| lai |*了,怎么,是不是老虎不发威……”
  “得,您老什么都是对的,好好,是我错了,我不说了,”我连忙制止了二爷的说话,这一连窜的话让他说晚了,肯定是指派我的不是了。
  “* na *个,您真的答应把这头恶狼交给我了啊?”我试探着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在我的心里还是ting *在意他的想法的,如果他只是开开玩笑,* na *我岂不是White(颜色bai )* gao *兴了么?
  “少啰嗦,都说交给你了,就是你的人了,我什么都不管了,不过呆会惩治完他之后,你可得好好跟我说说你失踪这几天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奇遇了?”二爷兴致bo (孛力)bo (孛力)的kan着我说,他脸上的笑意不言而喻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二爷还真的是童心未泯,连我失踪的事情都想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个底朝天了。我走到暗夜苍狼的面前,他木然的瞳孔突然kan到我的走近显得有些愤怒了,不仅仅是愤怒,还有隐隐的害怕神情。
  “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我不会以怨报怨的。虽然你之前对我不薄,不过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决定还是放你一马了。”我kan着他有些担忧的表情大咧咧的说道。
  他显然是不相信我的话,有些警戒的眼神继续盯在了我身上,仿佛在说,“你肯定是骗我的,我不会相信你的话。”
  “好,既然你不相信是吧,* na *我也无话可说了,虽然你嘴上没有说,但你心里肯定在想我是骗你的,既然这样,我就gan 脆骗你骗到底。啧啧,你这body(* quan | shen *)都细皮White(颜色bai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我该从哪里↓手好呢?”
  我故意装的很感兴趣的样子,朝他身上四处的瞧着,想找个好↓手的di 。果然,暗夜苍狼的眼神更恐惧了,他死劲的瞪着我,又像是在哀求和告饶。
  “得,我也不调戏你了,其实我只不过跟你开了个玩笑,呵呵,算了,我们就算是了结了前尘旧事了,这次我放过你,也希望你不会再找我麻烦了。以后见了面还能互相问声好是最好不过了。”
  我朝二爷的方向kan了一眼,意思就是请他帮我解了暗夜苍狼的*道,毕竟我对于这个可是再菜不过了,再说了,二爷的点*手法估计只有冷颜玉会* na *么一点,我可是什么都不会的。
  “你这小子真是碍事,说好了让你处置他啊,你怎么就给放了。害我辛苦的捉拿了回*| lai |*,结果你一句放了就没事了?难说你放了人家后,他不会找你寻仇啊,你可得想清楚了?”
  二爷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jie kai)了暗夜苍狼的*道,不过嘴里还是不住的嘟囔着。
  我微微一笑,当然不会相信暗夜苍狼就此会罢手的,只不过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已经没心思理会他这些了。再说了,↓山后是文明现代都市了,他肯定也不习惯,只想快点回归他的山林呢。
  “为什么放了我?你不担心我以后报复你么?”这个是暗夜苍狼被二爷解了*道后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其实一般*| lai |*说,他会这样说话了,就证明他不会真的* na *样做。通常人的反映都是很奇怪的,越是不会做的事情偏生的要说的好像就要做一样。反而越是想做的事情就极力的掩饰起*| lai |*。
  这就是人* xing *本贱,我虽然贵为人类,却也为某些人的狡诈而感到头痛不已,反复无常,阴险狡诈已经不能形容为一个人类的缺点了。他的缺点更多的是,贪婪引起的占有**,不顾一切的毁灭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当然不会* na *么样做的,毕竟我是个理智的善良男人,暗夜苍狼盯着我kan了半响,我很坦然的迎视着他的目光,旨在告诉他,我是无辜的,也是无害的。
  他kan了我半响,二爷都有些不耐烦了,“兔崽子,还不赶jin 走,在这墨迹什么,等会我没耐心了,你可就走不了了。”二爷就是这么一个外冷心hot(英文:hot,中文:re )的人,如果他真的kan着暗夜苍狼烦的话,估计十个他都没有* xing *命了。
  “* na *个,我觉得你还是快走吧,你别kan我们面前的这个老头子kan起*| lai |*人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样的,说不定过一会他就兽* xing *发作,到时候你就是想走都走不了。”我不是吓唬暗夜苍狼的,谁知道二爷的脾* xing *就是这么的反复无常啊。
  暗夜苍狼又开始用* na *种很是痴情的目光深深的注视了我一眼,然后才断然的转过身开始往我前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