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04章 蓄势待发
  我正想叫道:“他的鬼影我都见不到,怎么去抓他的右肩,刺他的underbelly(* xiao fu *)。”谁知道我身子刚依照绿芜的指点去做,暗夜苍狼的右肩就向我chong *了过*| lai |*,手中的剑法虽然精妙,但是underbelly(* xiao fu *)一带却是露chu *空挡。
  我虽然不知道绿芜说的*道在哪里,但是见他一闪即逝的空挡,当↓便猜chu *了大致的位置,当↓按她指点的方法去做,果然吓得暗夜苍狼脸色大变向后退chu *几步。
  这时候绿芜又叫道:“他↓一招是‘black(hei )暗狼神’你只需要用我越女剑的‘飞燕投林’跳到坤位正中,身子向左四分,长剑反削他左脚的脚踝就行了。”
  我依言跳到坤位身子向左一侧,矮身反向他的左脚削去,刚好他的左脚向我后心踢*| lai |*,倒像是将脚送上*| lai |*给我砍一样。
  暗夜苍狼见状不敢大意,赶忙挥剑隔开我的剑尖,反手向我削*| lai |*。他知道我的剑法有绿芜在一旁指点,变的非常厉害,当↓攻击我的speed(*su du*)越*| lai |*越快,刚开始绿芜还是勉强接的上去,但是到了走了第十八步的时候,她就接不上了。
  眼见暗夜苍狼的剑就要刺到我的背心了,当↓我身子在di 上一滚,跳到“巽”位正中,反手一剑刺向他的underbelly(* xiao fu *),大声叫道:“西瓜太郎。”
  暗夜苍狼不是一般的弱小之辈,他的功力自然是非同凡响的,只是我这一剑刺过去,他还是稍微受了点轻伤。
  只不过这点轻伤对于他*| lai |*说太轻于鸿mao *了,我的剑尖仅仅只是在他的underbelly(* xiao fu *)部的衣服外围划了一个小小的裂痕。暗夜苍狼回身的时候,也顺带把剑尖递上了我的hou long口。
  就在这个危急万分的时候,突然只听见轰隆隆的一声响,然后整个di 道的顶端突然缓慢的向两边分隔开*| lai |*。
  “秦大哥,你说我们是不是可以chu *去了?”绿芜趁暗夜苍狼分神之际,突然窜到我面前*| lai |*。刚才这小妮子还说si 禾厶密处疼痛呢,这↓倒是动作很轻盈了。
  “估计不行……”我kan着她的背后,眼神警惕了起*| lai |*。在我面前的暗夜苍狼并不死心,他估计也想早一步chu *去,所以已经蓄势待发了。
  这个时候di 道的chu *口已经完全开了,不过一个人的力量估计也是很难上去的,这个时候我突然心生一计。
  “我们的打斗停一↓,我有话跟你说。”我这句话是对着暗夜苍狼说的,在他的身上我kan到了一种叫希望的东西。
  当然我是不会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寄希望在他身上的,不过我的条件是互惠的,所以他没有理由不同意我的请求的。
  “哦,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我可没耐心继续等↓去,今天不决个雌雄,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暗夜苍狼好像是对我有蛮深的误会嘛,听* na *口气都恨不得把我吃↓肚似的。
  “这样吧,我也不想占你什么便宜,既然这个密道的chu *口已经打开了。可是你kan这么陡峭的di 势,如果没有人借力给我们,断断是chu *不去的。”我停了一↓,感觉暗夜苍狼的眼神很锐利的四处张望了一↓。
  他大概是测量了自己身边的di 势,完全清楚了我的话不是在开玩笑了,所以有些急的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快说。”
  我故意慢条斯理的kan了一眼他,然后才缓缓的说道,“其实要想chu *去也不难,我和绿芜是完全可以互相照应的,只是你……”
  我说这句话的目的无非是想试探他的诚意,其实虽然凭我和绿芜之力我们是完全可以chu *去的,但是不难保证我们在互相想办法chu *去的时候* na *个恶狼会趁机对付我们,所以为今之计,只有先稳住他。
  “哦,既然你这么说,* na *你们就chu *去kankan,我拭目以待。”这个饿狼还不是笨的,知道我这句话重在试探他,所以也不jin 不慢的说话。
  “既然你也想chu *去,我们也想,不如我们合作一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绿芜拉了我的衣袖一↓。
  “别怕,一切有我呢。”我低↓头kan着绿芜,用安** fu **的眼神kan了她一眼。
  “对了,既然是谈合作,希望你能拿chu *十二万分的诚意*| lai |*,否则我们的合作就算是完了,终究是要被困死在这个密道里。”我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啊,毕竟这个饿狼本* xing *很坏,万一他打起了我们的主意,到时候只能是两败俱伤了。
  “行,我们可以暂时休战,只是你想怎么chu *去?”暗夜苍狼有些急的问道。
  我想了一↓,“不如这样,让绿芜先chu *去,然后我们再chu *去?”我的本意是让绿芜chu *去了,她到时候也可以在外面借力给我,当然我就也chu *去了。至于这只饿狼,他该怎么样还是怎样。
  不是我不守信用,而是对于这样的人实在没必要句句话都当真的,谁知道他心里是不是也这么想着要害我呢。
  暗夜苍狼听了我的话,稍微思考了一↓,然后连忙摇头道,“不妥,你们倒是上去了,扔↓我一个人怎么办?”
  我有些不耐的翻了翻眼,然后说,“* na *你想怎么办?”
  暗夜苍狼邪邪一笑,“除非……除非你先chu *去,然后在接我chu *去,最后才让这个女人chu *去,你kan怎么样?”
  这个死饿狼,打的就是这个如意算盘,他知道把绿芜一个人留最后,我是绝对舍不得她的。当然也不会害他自己了,所以这个也算是比较稳妥的建议。
  我没有再反对了,反正只要chu *了自己,我们就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如果连密道都chu *不去,即使胜利了,也没意思,终究是老死在这里了。
  绿芜有些担心的眼神kan向我,我朝她微微一笑,“不碍事的,等我上去了以后,我一定接你chu *去,等着我啊。”
  暗夜苍狼的speed(*su du*)真是快,他此刻已经半蹲在密道口***,想要我借着他肩膀的力量上去。我再次朝绿芜眨了眨眼,然后一运气,就踏在了暗夜苍狼的身上,他鼓足了内力,然后身子一纵,我就在他的帮助↓跃chu *了秘hole(dong )口。
  外面真是阳光灿烂啊,刚chu *hole(dong )口的时候,我还有些不适应,眨巴了几↓眼睛,才适应了这个强烈的光线。
  然后我朝着hole(dong )口喊,“你们等着,我找点东西*| lai |*。”我赶jin 在四处搜罗了很多藤蔓一样的野树藤,以前跟着叔父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种野树藤是非常的坚韧的,一般的刀子都砍不断它。
  我快速的编织了一条大约有二十多米长的长藤,然后丢了↓去,大喊道,“你们接住了,抓住藤蔓我带你们chu **| lai |*。”
  其实我当然是更希望首先能救绿芜chu **| lai |*的,只是暗夜苍狼作为一个男人,却没有一点的绅士风度,他借着我的拉力,一窜就上*| lai |*了。
  然后防不胜防的,他突然朝我劈*| lai |*一掌,这一掌他大概是用了十二成的内力了,所以一掌劈过*| lai |*我根本*| lai |*不及防守,就这么直ting *ting *的挨上了。
  “哈哈,没有想到你也有今天,尝试了我的厉害了吧?”暗夜苍狼疯狂的笑了起*| lai |*。
  我这个时候内心的愤怒多余害怕,他太小人了,之前说的都是骗我的,虽然我是没有想过他会真诚的对待我们。但是他这样突然就chu *尔反尔的行为实在让我感到郁闷,真是瞎了眼了,才会相信他会暂时跟我们休战。
  “你……你能不能让我先把绿芜救上*| lai |*?”我捂住了肚子,nai (*&女乃*&)nai (*&女乃*&)的,这一掌拍的还真是很重啊。
  “让你救* na *个sao (马蚤)蹄子?你们两想联合起*| lai |*对付我们?我才没有* na *么笨,救她上*| lai |*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暗夜苍狼突然有些失控的吼道。
  他怎么对我救绿芜上*| lai |*这件事这么大的意见呢?其实我就算是救了绿芜上*| lai |*,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毕竟我们的力量跟他太悬殊了,所以我实在不解他为何要这么的纠缠这件事呢。
  “* na *,* na *你总得让我见绿芜一眼,最后一眼啊。”我有些吃力的说,估计这回是受重伤了,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kan*| lai |*自己的↓场终究是命丧黄泉路,而且身边一个朋友都么有。
  呜呜,奇骏,小漫,杨微……我好想你们,现在才真的感觉到自己是孤家寡人了,难怪古时候的皇帝老喜欢称自己是寡人,原*| lai |*就是因为即使有再多的儿子女儿老婆,但如果自己孤独寂寞的时候没有人陪在身边,* na *就真的是寡人一个了。
  我不想做寡人,还有绿芜可以陪着我,一起命赴黄泉路,所以我挣扎着想朝绿芜的方向靠过去。
  “怎么,想见你的最后一面啊?我偏不让你如愿,偏生的不成全你。”暗夜苍狼几乎是有些疯狂的喊道。
  他的hands(* shuang * shou *)乱舞,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触动了哪个机关一样,然后整个密道的顶端又开始缓缓的合上了。
  “不,不要,绿芜……”我疯了一般扑过去,当kan到密道口冉冉合上的时候,我的整个心都碎了,感觉天di 都在瞬间向我重压过*| lai |*。
  我的绿芜,难道真的就要永别了?我不想活生生的kan到她就这么老死在密道里,所以当机立断的,我就要往↓跳。
  是他,这个该死一万次的饿狼,他一把拉住了我,“这么快就想轻生了?我可不能让你如愿啊,都还没怎么kan你死,怎么能让你这么轻松的就跳↓去,我还等着陪你好好玩一玩呢。”
  暗夜苍狼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lai |*,我几乎是用撞的狠狠的朝他chong *了过去,“啊……”
  这个时候我已经顾不上什么轻功不轻功了,只想狠狠的朝他撞过去,最好是把他撞得一命呜呼了就好。
  “其实你也不用谢我,你的小现在在古墓里当小龙女呢,你这个杨过杨大侠什么时候过去跟她会合啊,说必定经过长时间的等待后,她会发现你才是对她最好的人啊。”
  这说的什么话,我心里气的都要爆开了,如果我此时手里有一把*,肯定是毫不犹豫的刺向他了。
  “别kan了,你的小已经在里面永远chu *不*| lai |*了,我们还要不要继续?”暗夜苍狼kan着我的眼神有些肆无忌惮。
  这个卑鄙的(jia huo ),他当然是希望我能跟他打了,毕竟我现在身受重伤,如果不赶jin 坐↓*| lai |*运功疗息,估计半条命也没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都在滴血了,绿芜此刻已经完全被困在密道里,kan*| lai |*她即使想做我的小也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