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03章 一报还一报
  我依言去接他身上的绳子,见入手处非常粗糙,感觉就好像*着snake(she 虫它)的身子一般,当↓奇道:“这绳子怎么* na *么奇怪,好像是snake(she 虫它)身子一样?”
  black(hei )侠客说道:“什么叫好像,本*| lai |*就是snake(she 虫它)。* na *该死的暗夜苍狼,真Ta Ma的变态,防狼将我咬的半死不活的不说,还用我自家养的snake(she 虫它)当绳子,将我捆的严严实实的,气死我了。”
  我听了不由得好笑,说道:“谁叫你自以为了不起去驱赶他的狼群,这个是一报还一报,责怪不得别人。”
  black(hei )侠客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说道:“你少在* na *里说风凉话,刚才若不是我用技巧赶跑* na *些狼群,怕是十个你小子现在都尸骨无存。”
  我shen 手用剑划断了* na *许多的snake(she 虫它)身,说道:“你这里照kan这这些White(颜色bai )眼狼,我去给绿芜疗伤。这疗伤是要tuo *衣服的,你可不能趁机偷kan,占绿芜的便宜。”
  black(hei )侠客撇嘴说道:“就知道你小子艳福不浅,你少在我面前寒酸别人了。”说着接过我手里的huo *把,转身对着狼群,又说道:“里面有一个小山hole(dong ),你们只要在* na *里不☆ɡao 扌高☆chu *太大的动静chu **| lai |*,是没人过*| lai |*偷kan的。”
  当↓说的绿芜脸Red(* hong *)了一阵又是一阵。我大声笑道:“老兄你还真是懂事,等会儿我做完功夫请你抽烟啊。哈哈。”
  绿芜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hands(*yong * shou *)在我胳膊上用力一扭,嗔道:“你要死了,怎么又说这样的话*| lai |*。是疗伤,疗伤你懂不?”
  见她在* na *里气急败坏的解释,我和black(hei )侠客都心照不宣的哈哈大笑,气的她一脚提在我pi *gu *上,痛得我哇哇大叫。
  好半天我才拉着她走jin *black(hei )侠客所说的* na *个山hole(dong ),掀开她身上的衣服,露chu *她雪一样的肌肤,我虽然不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她的身躯了,但是再见之↓,不由得还是气血翻涌,头脑发hot(英文:hot,中文:re )。
  shen 手抓住她的* na *里就不肯放手。绿芜皱了皱眉头说道:“坏蛋哥哥你真坏,老爱占人家的便宜。”
  我调匀了一↓非常困难的呼xi 口及,气喘吁吁的说道:“不是我爱使坏,是你长的太诱人了,让我一不小心就变坏了。”
  她羞涩的说道:“你就会说这些歪理*| lai |*糊弄我,快帮我敷药,别误了正事。一开始的时候就使劲的催我敷药,真正要你敷药的时候就尽想着占我的便宜,kan我不告诉你老婆去。”
  我低头凑到她的耳边,在她的耳垂亲了一↓说道:“有你这么美的小美人在,我怎么舍得去找别人做老婆。”
  绿芜听了只是“嗤嗤”一笑,表示不信。我也懒得管她信不信,当↓定住心神为她止了伤口上的血,帮她包扎好伤口。
  包扎好伤口之后,又复kan了一眼她的迷人躯体,这不kan还好,一kan登时气血翻涌,头脑发hot(英文:hot,中文:re ),鼻子上流chu *鲜血*| lai |*。
  绿芜见我鼻子上鲜血直流,当↓惊叫道:“坏蛋哥哥,你鼻子怎么流血了。”她不叫我已经控制不住了,一叫登时扑上去,hands(*yong * shou *)| si * che |她的ku 子说道:“还是你是这个坏sister(* mei mei *)害的。”
  绿芜见我像狼一样扑上去想扯她的ku 子gan 坏事,赶忙低声叫道:“坏蛋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不可以的。”
  我见她满脸绯Red(* hong *),一脸的春心dang 漾,知道这(jia huo )此刻也是***中烧的,怕是比我还想* na *个。只是太过怕羞,怕外面的人听到了不好,当↓在她耳边chui 口欠气轻声说道:“有什么不行的,反正你是迟早要做我老婆额度。”
  说着shen 手在她身上轻轻一*,然后在嘴巴凑上去轻轻一xi 口及,当↓她的身子就像snake(she 虫它)一样ruan (车欠)了↓去,###道:“你真的是坏(jia huo )。”
  我见她拉着ku 子的手不自觉的松开了,赶忙趁机hands(*yong * shou *)扯↓她的ku 子,又怕迟则生变,当↓又mao *手mao *脚的扯↓自己的ku 子,胡乱的在***乱弄。
  好一会儿才找到真正的所在,登时觉得body(* quan | shen *)三百六十五根筋骨没有一处不舒服的di 方,当↓抱着她的jiao (女乔)躯,在她的身上乱亲,说道:“绿芜sister(* mei mei *),你真好啊,我爱死你的。”
  绿芜皱着眉头说道:“我好痛啊。”说着想将我推开。
  我哪里肯让,当↓亲吻着她的脸,* rou *声说道:“很快就不痛的,你别怕啊。”
  正在极尽chan (缠)mian(纟帛)之时,突然听到暗夜苍狼在外面叫道:“你们一对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男女跑到哪里去了?快chu **| lai |*,不然将你们杀了。”
  我和绿芜吓得赶忙穿起衣服急匆匆的跑到外面。绿芜***吃痛,走起路*| lai |*很不方便,当↓馋扶着走了chu **| lai |*,对他说道:“叫什么叫,我们在里面疗伤呢?”
  暗夜苍狼见绿芜脸上春情没去,当↓冷笑道:“你们疗伤的方法可真好,以后有机会传授我一↓。”
  当↓说的绿芜脸Red(* hong *)过耳,半天说不话*| lai |*。
  我shen 手捡起di 上的柴草生起柴huo **| lai |*说道:“你少在这里吃gan 醋,告诉你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名正言顺的老婆了,你在【gou && yin】她一↓,kan我打得死你不。”
  他懒得与我纠缠,找个di 方远远的坐↓,说道:“你快弄吃的,我们把这宝藏弄到了,到时候放你们chu *去,省得大家在这里纠缠不请。”
  我笑着说道:“你会有* na *么好心放过我们,如果有的话就不会让* na *些狼群盯视着我们了。”
  他说道:“还不是怕你这诡计多端的小子趁机跑了。”说着仰头朝天一啸,* na *些狼群登时四↓散去。
  当↓无话,我将* na *些snake(she 虫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烤熟了分与大家吃完,便和他*| lai |*到棋盘所在的di 方与他↓起围棋*| lai |*。这↓听了绿芜的话,没有随意乱↓,暗夜苍狼见我认真起*| lai |*,也没有随意乱↓,跟我一步一步的↓了起*| lai |*。
  无奈他的棋艺* gao *超,我每次↓的不到十步,中间的* na *一大片棋子便被他杀死,气的他直骂我是笨蛋,我当↓不服气的反骂道:“你不是想要夺得* na *个宝藏,你gan 嘛不让我几步,让我赢了。”
  他怒道:“我让你有什么鬼用,没到三十二步将你赢了,* na *宝藏还是用不了的。”
  我嗤嗤的冷笑道:“你自己不肯让我就不肯让我。”嘴里说着,心里却想着* na *八卦图上的三十二个位置*| lai |*。感觉它所布置的好像跟棋局的走势图有关,我只要先走其中的某一个di 方便能死中求活,不但自己能tuo *得black(hei )棋的重围,反而能将black(hei )棋置于万劫不复之di 。当↓闭上眼睛冥想着棋局中的第一处走势和White(颜色bai )棋对应的位置,然后再想black(hei )棋怎么样反压住自己棋子,自己在走哪一步就可以将black(hei )子压力化作无形。
  想到第十三步棋子的时候,突然听到暗夜苍狼怒道:“你小子怎么又睡起觉*| lai |*了?”
  我说道:“没有,你把棋子收了,这次绝对能赢你,只要你不chu *手打断我的思路就好了。”
  暗夜苍狼笑道:“真的?”
  我懒得理他,一边深深的记住每一步该走的方位图,一边慢慢的与他↓起围棋*| lai |*。暗夜苍狼一开始见我随意乱↓还在哪里乱吼乱叫,到得第五步他吃掉我的一颗White(颜色bai )子,我的一大片棋连起*| lai |*的时候,他的鼻尖不由的开始冒汗,说道:“这是哪里学*| lai |*的招数,怎么每一g个子都照应的* na *么好的。”
  我自然不会跟他说其中的秘密,当↓说道:“快↓你的棋别打乱我的思路,等↓我在三十二步棋没有chong *破的重围你就知道死。”
  暗夜苍狼抹了一↓额头的汗珠说道:“你再走三步棋不但可以chu **| lai |*,而且我的棋子都陷入你的重围。”
  我低头仔细计算一↓,现在才是二是七步棋,再走三步棋也到不了三十二步棋子,然后再仔细kan了一遍,当↓在九宫位最左上角的* na *个位子指了一↓说道:“这里你先补一个棋子,我虽然可以吃掉你的五个棋子,但是你的边线加厚了,还能走的四步。”
  他依我所说的一样,果然如此,当↓点头说道:“想不到你的棋子也是* na *么厉害,哈哈以后我们交个朋友,有空一起↓围棋好不好。从没有遇到过与我棋力相当的人。”
  我自然不会与他这样的人交朋友,当↓说道:“走完三十二步棋子再说吧。”
  他当↓控制住心中的激动,和我↓完第三十二步棋子,当我的White(颜色bai )子在他black(hei )子边上一压,连住另外一片有活眼的White(颜色bai )棋之后,* na *头顶山壁上的围棋盘登时隐去,* na *许多绕着《葵flower (hua )宝典》的棋子也不见了。
  di 上的* na *棋盘倒影登时也隐去,只留↓* na *金色的八卦还在* na *里,jin 接着* na *《葵flower (hua )宝典》闪chu *一道金光飞到我的身上。
  暗夜苍狼见状赶忙过*| lai |*抢夺,我不想让* na *奸人抢去* na *经书之后要我们的* xing *命,当↓飞身一纵,跳到八卦“坤”位左边的第一格,这是我↓* na *三十二步棋的第一棋子。见他如影随行的追了过*| lai |*,当↓回剑反削向他的肩膀刺去。
  暗夜苍狼见我竟然与他比剑,当↓冷笑道:“你这小子当真是寿星公吊颈—嫌命长了。”当↓也拔chu *他腰间的长剑向我的左肩刺*| lai |*。
  我刺他的右肩,他刺我的左肩,两人的用剑的方向都是一样。我见他剑招如此厉害,不由的心中大骇,当↓剑锋一变刺向他的右肩。
  black(hei )侠客在* na *边叫道:“你真是个笨蛋,他的剑没有你的* na *么长,肯定是你先刺到他的肩膀,他后刺到你的肩膀,好好的变招lang费良机。”
  他话还没说完,暗夜苍狼的剑尖已到,我自知自己的剑法粗浅,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当↓闪身一跳,跳到“坎”位的第二格,这是我↓围棋的第二步,虽然不知道照着我围棋的走势一路走↓去这八卦图就会chu *现密道,但是现在已经容不得我多想了,见他身子又追到,当↓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跟斗跳到“震”位右边的第一格子,这时di 上chu *现一道Red(* hong *)光,* shang * mian *写着:“自这一步开始七步,全部走反位。”
  我见这八卦阵有了提示,不由得心中大喜,见暗夜苍狼又是追到,当**子一晃,跳到“离”位左边的第二格子,这本*| lai |*是要跳到右边第二格的,这时反了过*| lai |*,自然就要走左边第二位。
  绿芜见我老是在一边闪避,显得危险重重,当↓叫道:“你右脚踏‘兑’位第二格子,翻转身子跳到‘坤’位第三格,左手向上点他右肩的‘肩井’*,右剑刺他underbelly(* xiao fu *)‘气海’‘天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