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02章 我会怕你们?
  我正想说话。绿芜却接着说道:“我就爱嫁给他的,你又管得着了。你快放开我的坏蛋哥哥,不然我跟你没完。”
  暗夜苍狼见绿芜直接帮着我说话,当↓气的脸色铁青,说道:“好不要脸的一对奸夫###,你都还没跟我解除婚姻,好意思让人家叫你老婆。”
  绿芜说道:“我* gao *兴让谁叫就让谁叫,我们两人的婚约早就在你害的我父母全家被杀的* na *天就自动解除了,哪里还有什么婚约可谈。”
  “你…”暗夜苍狼气的浑身发抖,指向她的手指不停的到处乱点,好半天才说道:“好,你们奸夫###厉害,我怕了你们。”
  说着便shen 手(jie kai)我的*道说道:“快去替* na *人养好伤,至于肚子饿的问题还是哪句话—你自己☆ɡao 扌高☆定。”
  我笑着说道:“要你动手就会死,我偏要你动手给我做怎么样?”
  暗夜苍狼气的满脸通Red(* hong *),好半天才说道:“我不会做吃的,你不弄吃的话我也跟着你挨饿的。”
  我听了不由的哑然失笑,半天才说道:“我还以为你真的有* na *么好心放开我们的,没想到原*| lai |*是你也肚子饿了。”
  暗夜苍狼道:“你快废话少说,弄好* na *小贱人的伤之后便弄吃的。”
  我跑到绿芜身边,hands(*yong * shou *)扶起她,让她偎依在我的身边,说道:“这里都没有任何用*| lai |*做吃的东西,你叫我怎么做啊?”
  暗夜苍狼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挥剑将刚才* na *条十几米长的大snake(she 虫它)砍成数截,丢在我的面前说道:“这些总该够了吧?”
  我又说道:“没有烧huo *用的gan 柴,我怎么烤?”
  暗夜苍狼叫道:“你小子真Ta Ma的好烦。”
  我笑道:“我不烦就不是我秦天穷了。”
  暗夜苍狼怒道:“你小子别想歪主意chu *去,我这就chu *去找点huo *源。”说完觉得不放心,又仰天长啸,唤*| lai |*原*| lai |** na *些隐藏在暗处的狼群,将我们围得严严实实的,说道:“你们若是敢chu *狼群一步,* na *些狼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你们吃了,别说我对你么心black(hei )。”
  说完便纵身往山壁最里面走去。走了好一会儿便不见人影,原*| lai |*里面是一条类似于山hole(dong )的甬道,如果不仔细kan的话很难发现得到。
  我问绿芜道:“* na *里的莫非就是这里密镜的chu *处?”
  绿芜摇头说道:“应该不是,原*| lai |*我也*| lai |*个这里,也去过* na *个山hole(dong ),* na *山hole(dong )chu *处之后只是在山峰顶上,并无可chu *去的di 方。”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里莫非就只有这条,密道chu *去,没有其他di 方了?”
  绿芜说道:“还有一处是你原*| lai |*从悬崖上掉↓*| lai |*的di 方,哪里离这里有上百里之遥,要从一湖中跳jin *去,在shui *中找到一条很隐蔽的通道游chu *去,才能回到你原*| lai |*悬崖***的河岸上,在沿着山脚爬上悬崖才能回的去。”
  她顿了一会儿接着又说道:“只是我们伤势严重,都不能jin *shui *,否则的话会更麻烦的。”
  我一想也是,当↓点头说道:“你师父不是说这里会有chu *路吗?怎么见不到?”
  她低头沉思了一↓,问道:“刚才你不是说要走三十二步棋才能(jie kai)* na *山壁上的机关吗?”
  我回忆了一↓刚才的话说道:“好像是的。”
  她又用收指着这di 方的八卦阵说道:“你kan这八卦阵有什么奇怪之处?”
  我仔细kan了半天,摇头说道:“我从*| lai |*没认真kan过八卦,kan不chu *有什么奇怪的di 方。”
  她皱眉说道:“这八卦kan似是八卦实际上是复习三十二阵图,你没kan到八卦的八个方向,每一个大方向都有四个小方位,四八三十二,刚好三十二个方位。”
  我说道:“这三十二个方位跟围棋有什么关系?”
  她hands(*yong * shou *)指我的脑袋说道:“你真的好笨啊,你围棋刚好走三十二步棋,而八卦也是三十二个方位。你围棋↓的三十二个方位应该是刚好对应这八个三十二个方位的,你的围棋能(jie kai)* na ** shang * mian ** na *个围棋,* na *么等↓儿你照着你↓棋的先后顺序走* na *三十二个方位应该就能打开这个密道。”
  我将信将疑的说道:“不是吧,有* na *么神奇啊?感觉你像是在说神话* na *样。”
  她点点头说道:“应该是* na *样的,不然怎么会又* na *个巧合。”
  我想了一↓说道:“先不管它,等↓跟他好好的↓一把围棋,然后记着开机关的棋子步骤,试一试,现在反正都是这样了,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对了。”我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对她问道:“好老婆,你的伤口怎么样了,严重不严重。”
  绿芜笑道:“本*| lai |*是很严重的,但是听了你这比蜜糖还甜的话的伤就好了。”
  我知道她在笑我油嘴滑舌的,也不以为意,当↓说道:“你身上还有刀伤药没有,我再给你敷上一点药粉好了。”
  她低头笑道:“我身上的伤已经都好的差不多了,哪里还要敷什么药?”
  我见她身上的伤口还是有新鲜的血迹,哪里相信,当↓说道:“你又*| lai |*怕我占你的便宜了,真是小孩子一个,快拿刀伤药*| lai |*了,再不止住身上的伤口,* na *会很麻烦的。”
  她见我一脸的关切,也不好违拗我的意思,当↓又从衣袖里拿chu *几包刀伤药*| lai |*说道:“你扶我到一处阴暗的角落去了,* na *么多双眼睛kan着我,我还真不习惯呢?”说完指着* na *些围着我们正虎视眈眈kan着我们的* na *些狼群。
  见这小妞子连这个也忌讳,不由的很是无语,当↓说道:“这些狼群围着我们,我们哪里chu *的去?”
  她说道:“狼不是怕huo *吗?你用打huo *机点个huo *把在手上举着,他们不是就害怕了给我们让路吗?”
  我说道:“现在哪里有什么生huo *的材料啊,难道用你的手吗?”
  她笑道:“诺,这些snake(she 虫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不就是最好的燃料吗?”
  我失声叫道:“你开什么玩笑,这snake(she 虫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是生的,很多血shui *,哪里点的着huo *?”
  绿说道:“你先将这snake(she 虫它)的的snake(she 虫它)胆给我吃了,我恢复了一点功力之后,再用内力将snake(she 虫它)身上的shui *分弄gan ,同时弄点snake(she 虫它)油chu **| lai |*助燃。”
  我不知道她的方法可不可行,见她如此说了,又别无他法,当↓抓起snake(she 虫它)头部分用剑挑开snake(she 虫它)头,取chu *里面的snake(she 虫它)胆,见这snake(she 虫它)胆没有刚才* na *条蟒snake(she 虫它)的snake(she 虫它)胆* na *么有光泽,当↓问道:“绿芜sister(* mei mei *),这snake(she 虫它)死了很久了,snake(she 虫它)胆也不新鲜了,吃↓去不知道还有没有用处?”
  绿芜说道:“不管它了,有总好过没有的。”说着从我手里接过snake(she 虫它)胆,仰头吞了↓去。我想起刚才* na *snake(she 虫它)胆的恐怖之处,不由的又是感到一阵心悸,* na *snake(she 虫它)胆岂是人吃的。
  我见她吞服↓snake(she 虫它)胆之后,立马凝神运气,当↓也不敢chu *声打扰,只是静静的坐在她的身边为她护法,一有什么风chui 口欠草动的,马上chu **| lai |*相救。
  过得一会儿她身上烟雾缭绕,我知道这是她体力恢复的标识,不由的心里暗暗* gao *兴,过得好一阵子,* na *浓郁的烟雾才慢慢散去,见到我在她身边为她护法,不由的心生感激,用cherry(ying | tao)小嘴在我脸上亲了一↓说道:“好坏蛋哥哥,我现在好了,你帮我拿一截snake(she 虫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过*| lai |*,我用内力将它烘gan 好了。”
  我White(颜色bai )了她一眼说道:“你叫我好坏蛋哥哥,我到底是好还是坏啊?”
  她嘴角眉梢尽是笑意说道:“你说你是好便是好,你说你是坏便是坏了。”
  我White(颜色bai )了她一眼,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得闷头将di 上的一截snake(she 虫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捡了起*| lai |*放到她的身边,她也不作多话,shen chu *玛瑙般的手掌对着snake(she 虫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轻轻的按去,只听的“吱吱”声响,从* na *一截snake(she 虫它)身上掉chu *许多shui *珠,过没有多久,便见* na *截snake(she 虫它)身上冒chu *许多White(颜色bai )烟,没一会儿功夫便凝聚chu *许多snake(she 虫它)油*| lai |*。
  我shen 手将* na *snake(she 虫它)身拿了过*| lai |*,试着用打huo *机将它点燃,只听得“呼”的一声轻响,整条snake(she 虫它)身便燃烧了起*| lai |*。见* na *huo *苗要烧到自己的手上,赶忙用内力将它*住,不让它往我的手上袭*| lai |*。
  绿芜见我* na *么快就学会了内力的应用,当↓赞道:“坏蛋哥哥,你真聪明,才一会儿功夫就学会了。”
  我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眼见她身上的伤口又见殷Red(* hong *)一片,显然是刚才*snake(she 虫它)身上shui *珠的时候又弄裂了体内的伤口,让鲜血流了chu **| lai |*。
  我拉着她的小手,往山壁内的一个角落慢慢的走去,* na *些狼群见我身上有huo *把,也不敢阻拦,自动自觉的就给我让chu *一条道路让我们走chu *,只是不声不响的跟在我们后面伺机行动。
  我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慢慢的关注着Behind(shen hou)的狼群,一边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去。这时又听到* na *边有人叫道:“你这个没有良心的(jia huo ),快过*| lai |*救我一↓。”
  说话的人正是black(hei )侠客,我心中虽然不喜他在绿芜面前晃*| lai |*晃去,影响我与绿芜之间的感情,但毕竟是共患难一场,又听得绿芜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我们过去救他一↓。”
  我当↓点了点头,慢慢向他走了过去。走到一半,见她身上的伤口鲜血越流越多,当↓关切的问道:“绿芜sister(* mei mei *),你的伤口越*| lai |*越严重了,怎么办要不要先止了血再说。”
  她低头kan了一↓自己的伤口摇头说道:“放心,死不了的。”
  我说道:“我以前见电视上的人kan见某人受伤了就hands(*yong * shou *)指点他们的身上的*道,让他们的伤口停止流血,这是不是真的啊?”
  绿芜点头说道:“是啊!可惜你不会点*。”
  我笑道:“谁说我不会点*的,你kan我的绝招。”说着shen 手就往她身上的xiong 部抓去。
  绿芜吓了一跳,嗔道:“坏蛋哥哥,你又*| lai |*使坏,我不理你了。”说完又嘟着嘴巴,轻轻的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表示抗议。
  我kan的不由的心里大乐,笑道:“你不理我我会伤心死的,你就;理我一↓吗?”
  一句话又将她说的“嗤嗤”发笑,说道:“你真是一个大坏蛋。”
  这时我们走到black(hei )侠客旁边,见他浑身是血,都快不成人样,估计是* na *些狼咬的。身上又有身子缚住手脚,我走了过去,问道:“black(hei )侠客,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会驱狼吗,怎么给狼咬成这样?”
  black(hei )侠客挣扎着说道:“快别说这风凉话了,先(jie kai)我身上的绳子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