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章 不遭这份罪
  “怎么样?这di 方不错吧?广告灯光之类都是我做的。”王宁一脸得意道,“所以不flower (hua )钱喝酒就这么一次,↓次得付钱了,哥们够意思吧?唯一一次就想着带你享受。”
  我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举起酒杯和王宁碰了一↓……
  王宁和我gan 完一杯,倒chu *第二杯刚举起,忽然他Behind(shen hou)走过的一个人碰到了他端酒的手,* na *杯酒随即向我泼了过*| lai |*,我反应快闪开了,结果我Behind(shen hou)一个卡座里响起一个女* xing *尖叫声。
  随后没多久,一个女人骂骂咧咧拨开卡座的装饰吊珠走了chu **| lai |*……
  这↓可惨,偏偏王宁这个罪魁祸首第一时间溜了,空杯子又莫名其妙转到了我手中。
  “你gan 嘛泼我?”kan见我手中的空杯,从卡座里跑chu **| lai |*的她,眼里冒着星huo *。
  我↓意识的放↓酒杯解释道:“不是我。”
  “你竟敢泼我。”她发飙了,立刻返回自己的卡座,端chu *一杯酒向我直泼过*| lai |*,我想闪开,我能够闪开,问题是我Behind(shen hou)的位子坐着个穿职业装的女人,我闪开了,受罪的肯定是她,所以我没闪,结果被泼了一脸。
  我很郁闷,苦不能申,我是替王宁遭这份罪,糟完了,我准备走人。
  她估计没解恨,在我Behind(shen hou)厉声道:“你给我站住。”
  我没理会她,继续走。酒吧里人太多,我丢不起这个脸。而且,跟一个女人争吵,大家鄙视的只会是我,走才是上策。
  可是,刚走chu *几步,我被袭击了,被袭击前我听见* na *个女人说了一句话,她说:“抓住他,别让他走了!”
  袭击我的是两个刚从厕所方向走chu **| lai |*的男人,他们好听话,* na *个女人一喊完他们立刻对我动手,我背部被砸了一瓶子。我回过身,kan见一个男人挥舞着拳头向chong *过*| lai |*,我快速闪向一边,顺势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没想打架,问题是控制住一个,另一个亦张牙舞爪向我chong *过*| lai |*,我把掐住* na *个推chu *去,最后他们撞到了一起,撞翻了傍边一张桌子,桌上几罐啤酒哗啦掉↓*| lai |*刚好砸中其中一个的脑袋,* na *(jia huo )昏了……
  我就* na *么轻轻一推,还是自卫,事情却闹大了,警察把我抓jin *了派chu *所。
  我怎么想都想不明White(颜色bai )警察怎么*| lai |*得* na *么快,后*| lai |*才知道是王宁* na *王八蛋报的警,他chong *chu *门口刚好碰见两名巡警,他说里面chu *事情了,让巡警jin *去制止,他打的是帮我的主意,结果反倒害了我。
  “老实交代吧,为什么打人?”派chu *所里,一个三十多岁,秃顶的警察问我。
  “我没有打人。”我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当然我并没供chu *王宁,虽然他才是罪魁祸首,但我觉得一个人遭罪总好过两个人。况且供chu *他,谁赎我chu *去?我可没* na *么笨。
  “你还是打人了!”听完我的辩解,警察说,“现场许多人都kan见,他们都可以作证。”
  “不是我先动手的,我是自卫。”我据理力争。
  正说着,另一个警察走jin **| lai |*,凑到秃顶耳边说了几句话后很快离开了!接着秃顶也站了起*| lai |*,摇着脑袋离开。一分钟后,审问室走jin *另一个警察,此人身材* gao *大、面目狰狞,一jin **| lai |*就拍着桌子让我老实招供,我说什么他都说我狡辩,然后动手揍我……
  MD,这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崽子被收buy(中文:gou mai)了,肯定是被酒吧* na *个女人收buy(中文:gou mai)!
  我很(bie),吃了死苍蝇一样(bie),被人揍吭都不吭一声。我真想还手,如果不是想到还手更惨,我必定* na *么gan 。正如郭小川的诗说说的:谁的心灵深处没有奔腾咆哮的千军万马!被人揍,谁不huo *?操!
  我坐着,他大概嫌揍得不够shuang XX大XX,粗暴的把我拉起*| lai |*,他转到后面给我pi *gu **| lai |*了一脚。随即的,我整个人撞向木门,轰一声又摔了回*| lai |*,摔到我眼冒金星、天旋di 转,呼xi 口及困难,偏偏这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还踩住我xiong 口。
  “张black(hei )你能不能小点动静?吓着杨小姐了!”门外有个声音说,接着打开门。
  打我的这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崽子立刻说:“对不起指导员,我小点声。”
  我扭过脖子kan了一眼,门外站着一个老警察,傍边则是个美女。
  杨微,我没眼flower (hua ),是杨微!!!
  “怎么回事?”kan见挨揍的是我,杨微随即问老警察。
  “没事没事,在审犯呢!”老警察回答,“对一些顽固的犯人,用些非常手段很正常。”
  “他犯了什么罪?”杨薇说着走了jin **| lai |*,“他是我朋友。”
  听杨薇* na *么一说,揍我* na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崽子慌了一↓,踩住我xiong 口的* tui *立刻挪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