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01章 惊魂未定
  当↓将绿芜丢在八卦阵法外面,仔细kan了棋局一眼笑道:“black(hei )White(颜色bai )两棋棋力相当,我手执black(hei )棋先↓未必就能占你White(颜色bai )棋半分便宜,你现在指White(颜色bai )棋先↓,自然更无输棋的道理。”
  我说道:“万一我偏不想赢,让你赢了你怎么kan?”
  暗夜苍狼神色恼怒的说道:“* na *我就将你们全部都杀了,一个也不留。”
  di 方的棋盘只是山壁上的光影投she ,我身子掉jin *棋局里面,虽然挡住了光影,但是并没有打乱棋局,当↓回身退chu *几步,*| lai |*到棋盘边上,说道:“这里没有black(hei )White(颜色bai )棋子,我怎么↓。”
  暗夜苍狼一想也是,说道:“没旗子怎么↓,真的是气死人了。对了割开我们两人手指的,用我们的鲜血↓,你走棋子就在棋盘的交叉点上画一↓,我走我就用我的手指上画一↓,这样不就可以了吗?”说着挥剑在自己左手的中指上隔了一个口子。
  我无语的White(颜色bai )了他一眼说道:“难道你的学是black(hei )的,我的血是Red(* hong *)的,你kan一眼就能kan的chu *,* na *个子是你↓的,哪个子是我↓的?”
  他说道:“这我不管,反正我手指chu *血了,你也得见鲜血。”
  我没他* na *么疯,当↓向后跳chu *几步说道:“我懒得跟你这疯子胡闹。”话还没说完,就觉得手指一痛,* na *小子以鬼神莫测的身法,在我眼睛一flower (hua )的情况↓飞身到我身旁,并用ruan (车欠)剑在我的手指上化了一道口子,我心↓骇然,叫道:“疯子,疯子,你真Ta Ma的是个疯子。”话音未落,突然见di 上一阵震动,棋盘两边各自chu *现一个装围棋的盅。
  左边的装的是White(颜色bai )棋,右边的是black(hei )棋,我还没从惊魂未定中惊醒过*| lai |*,后背又是一jin ,然后感觉到身子离空,没多久便一pi *gu *坐到装有White(颜色bai )棋的棋盅* na *边,然后又觉得背后被人连点了几十处*道,只觉得浑身没点尽力,只剩↓手还能动。
  暗夜苍狼冷冷的说道:“我现在制住了你*道,你body(* quan | shen *)除了两手还能动弹之外,其他的全不能动,你若是再在我面前耍flower (hua )招的话,kan我不杀了你。”
  说着坐到我的对面,隔空对着我的棋盅一击,顿时一股劲风向* na *棋盅扑去,* na *棋盅受外力影响,当↓向我的身子移近几分,我右手shen chu *刚好能够到里面的棋子。
  他这时又说道:“你快点↓子,我可没有* na *么多功夫跟你瞎折腾。”
  我心道:“这小子得到了《葵flower (hua )宝典》之后,多半会像刚才警示的* na *样,要将我们杀了。* na *什么静逸不是说这里有chu *路吗?怎么到这个时侯一点提示都没有,莫非等我死了之后再给我们指示,* na *样的话还有个卵用啊?”
  心里正想着,突然感觉到头顶一痛,一股hot(英文:hot,中文:re )流从脑门上流↓*| lai |*,我hands(*yong * shou *)一*正是自己的鲜血,当↓怒道:“暗夜苍狼,你想gan 吗0?小心惹恼了我,我一个字也部↓。”
  暗夜苍狼说道:“你再胡思乱想,不↓棋子试试,kan我不用棋子砸死你。”
  我听得无奈,当↓hands(*yong * shou *)粘起一颗棋子放在black(hei )棋的边上。
  暗夜苍狼叫道:“你为什么不救你的棋字,跑*| lai |*我的di 盘gan 什么?”
  我说道:“我* gao *兴怎么走就怎不走,反正三十二棋赢了你就是。”
  暗夜苍狼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说道:“你就这样乱↓,怕是走一百步也赢不了我。”
  我笑道:“你要赢就赢,我又没有拦着你。”
  他这时心里恍然大悟说道:“你故意想输给我是不是,你想我赢,我偏就不赢。”说着在自己black(hei )棋的一个眼里↓了一个棋子。
  我被他气的七窍生烟,骂道:“你gan 什么填自己的眼,你不知道我在你的另一个眼里再↓一子,你就死的一大半,我White(颜色bai )棋绝对很快就赢了。”
  暗夜苍狼笑道:“刚才* na *里不是说了吗?要White(颜色bai )棋赢了才能破了这个机关吗,我若不自杀你怎么会赢。”说着心里得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 lai |*。
  我心里骂了一声:“大王八”,然后shen 手在边角上飞了一子,压住他九宫* shang * mian *的棋子,说道:“我偏不*| lai |*杀你,kan你怎么个自杀法。”
  暗夜苍狼没办法在自己已经做好眼的di 方↓子自杀,当↓生气的说道:“你gan 什么不杀我,杀了你的White(颜色bai )棋不是赢了吗?还lang费功夫↓什么↓?”
  我说道:“我想杀你是一定的,但是你的棋风是* na *么的* gao *雅,我怎么舍得一↓子将你杀了,岂不是很没劲。”
  暗夜苍狼气的浑身发抖,说道:“只要你在我的棋眼里↓一个子,将我的棋子杀了,我便发誓不杀你们三人,三年之内还不动你们的毫发。”
  我“呸”了一声说道:“你少跟我*| lai |*这一套不管用的,我不上你的当,有本事你就将我们杀了。反正我没想过在你这小子面前逃得生机,你小子也别想指望我为你做事。”
  说话之间两人已经走了非止三十二步,眼kan棋局都要填完了,我的White(颜色bai )棋还是困在black(hei )棋当中,暗夜苍狼气的hands(*yong * shou *)一扫di 上的棋盘,将棋子打乱,说道:“你这么乱↓,有什么用,快点给我认真的↓,不然我真的杀了你。”
  我丝毫不为他所动,说道:“杀啊,有本事你就将我杀了,一个大男人说杀又不杀的,像什么样?”
  暗夜苍狼不理我,将棋子收拾gan 净,说道:“不行,我们要重新↓,↓到机关破解为之。”
  我笑着说道:“你爱↓便↓,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慢慢陪着你就是。”
  暗夜苍狼瞪了我一眼,正想说“杀了我”之类威胁我的话,却见我一副无赖的样子,当↓气呼呼的说道:“你快↓,不然我收拾你。”
  我对这类似的话听多了,当↓笑道:“你要收拾就慢慢的收拾,我肚子饿了,没精神↓围棋,你自己一个人慢慢的↓吧,或者自己能研究chu **| lai |*这机关也不一定。”说着打了一声“呵欠”闭上眼睛,就这么不说半句话。
  暗夜苍狼怒道:“你肚子饿了便肚子饿了,闭上眼睛gan 什么?”
  我说道:“我肚子饿的时候就像睡觉,你不给我弄点吃的,我绝对睁不开眼睛跟你↓围棋的。”
  他怒极生笑,纵身跳到我的身边,用利剑对着我的眉心说道:“你想睡是吧,* na *我就成全你的。”说着剑尖又向前几分说道:“你睁眼睛不睁?我真的要杀你的了?”
  我本不想就这么在他手↓屈服的,但是他剑尖上凌厉的剑气,刺得我眼皮乱跳,痛的我的眼睛泪shui *直流,当↓说道:“你* na *么凶gan 什么,我睁眼就是了。”
  暗夜苍狼说道:“这才像话,快点开始给我↓棋,不然我真的杀了你。”
  我说道:“可是我肚子饿,没力气↓。”说着的时候,肚子还真的咕噜噜的直响。
  暗夜苍狼怒道:“你好好的什么时候肚子不饿,偏这个时候肚子饿。我不管你了,你自己想办法☆ɡao 扌高☆定他。”
  我笑着说道:“我现在body(* quan | shen *)都动弹不得,如何自己☆ɡao 扌高☆定?”
  暗夜苍狼说道:“这个是你的事情,我管不着?”
  “既然这样我就睡觉了。”说着又闭上眼睛不去理他。
  暗夜苍狼被我气的哇哇大叫,情急之↓竟然挥剑刺向我的眉心,幸好我反应迅速,在他剑尖将到的时候,脑袋一偏,剑尖微微的碰到我的眼皮,流chu *一丝鲜血*| lai |*,当↓脸色吓得苍White(颜色bai ),半天说不chu *话*| lai |*。
  很多人不是怕死,怕的是* na *死亡*| lai |*临前的* na *种恐惧的感觉。其实死是人的一种必然,真的在悄声无息中死了* na *便什么不怕的,怕的就是自己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的* na *种令人恐惧的感觉。
  暗夜苍狼见我吓得**发White(颜色bai ),笑道:“你小子还怕死啊,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什么英雄呢?”、
  我冷heng(哼哈二将)一↓说道:“怕死有什么稀奇的,难道你就不怕死。”
  他笑着说道:“你若是真的怕死的话就乖乖的陪我↓棋,说不定我等↓心情好了,真的放过你们也不一定。”
  我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说道:“你这才算说了句人话,什么保证不杀我们,三年之后不动我们的毫发,简直就是放屁。”
  “比放屁还臭。”心里不忿,最后又加了一句。
  暗夜苍狼笑道:“你本*| lai |*就知道我发誓就当放屁一样的,这会儿还说什么,快点↓棋了。”
  我说道:“我不↓。”
  暗夜苍狼怒道:“你真不怕死?”
  我闭上眼睛不理他,这时绿芜在一边叫道:“坏蛋哥哥你快闪,* na *(jia huo )要杀你了。啊。”她的话音还没落,就觉得一股熟悉的剑气袭到我的眼前,我心里虽然大惊,但是却死死的忍住不让自己睁开眼睛,嘴里说道:“绿芜sister(* mei mei *),你放心这(jia huo )不敢杀我的。他还想要他的《葵flower (hua )宝典》呢。”
  提到《葵flower (hua )宝典》四个字的时候,眼前的凌厉的剑气突然消失,这时候只听得暗夜苍狼叫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跟我↓棋。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说完便听到一阵金属落di 的声音。
  我刚才心里还是惊骇的如在波涛汹涌的小船上,七上八↓的,怕* na *小子真的一个生气就将我杀了,见眼前的凌厉的剑气消失,然后又听到暗夜苍狼ruan (车欠)剑落di 的声音,知道自己一时死不了,当↓说道:“我的要求很简单。”
  “什么条件?”暗夜苍狼咆哮着说。他对我这死活不依的(jia huo ),还真的有点老鼠咬龟,无处↓手的感觉。他见把剑丢在di 上不是一回事,当↓又见了起*| lai |*,拿在手上。
  我说道:“第一、你(jie kai)我的*道,第二、让我去为绿芜疗伤、第三、我肚子饿了你要给我弄吃的。”
  暗夜苍狼跳起*| lai |*叫道:“刚才你只是说你肚子饿了,让你吃饱了就跟我↓棋的,怎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
  我笑道:“现在物价上涨,跟着涨一点条件* na *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了。”
  绿芜见我又在调侃暗夜苍狼,忍不住咯的一笑,说道:“坏蛋哥哥,你怎么老这么没点正经,快想办法保住你的* xing *命要jin ,莫要管我了。”
  我说道:“你是我的老婆,我不管你管谁去?”
  暗夜苍狼鄙夷的说道:“人家都还没有答应嫁给你,你就老婆老婆的直叫唤,要脸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