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00章 black(hei )侠客死了?
  心里正在想着,却听到暗夜苍狼在* shang * mian *叫道:“你不相信,我就让你点你们相信的事情,说着从* shang * mian *丢↓*| lai |*一块像石碑的东西*| lai |*。”
  我俯身捡起*| lai |*一kan,只见* shang * mian *刻着大大小小的许多小篆文字,内容是:“上有《葵flower (hua )宝典》一部,非今世秦天穷不可得,若有强行冒犯者,必然物毁人亡。切记,切记。静逸师太上。”
  我kan了不由得眉头直皱,嘴里说道:“这静逸师太是什么人啊,怎么说《葵flower (hua )宝典》非得要我才能得到呢?当真是奇怪。我越女剑法这天↓第一的剑法不想练,莫说这见鬼的东西。又要自宫,又要变成女人什么的,我要*| lai |*gan 嘛。”
  绿芜听了“静逸师太”四个字后,抓着我的手在我耳边小声说道:“静逸师太是我师傅,你把石碑的内容给我kan一↓,说不定里面有什么玄机。”
  我依言将石碑放在她面前让她kan,她kan了皱着眉头说:“这的确是我师傅留↓的手迹,不像是暗夜苍狼伪造。我师傅说遇到你我们就能逃chu *这秘镜,说不定* na *chu *路就在暗夜苍狼* na *里,我们想要chu *去只能到* na *里去冒一↓险,kankanchu *路是不是真的在* na *里。”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们一起上去吧。”
  绿芜道:“可是这里* na *么* gao *,我轻功飞不上去,再加上身上有伤,更不可能飞不到* na *么* gao *的di 方。你轻功虽然了得,但是你一个人上去的我不放心,怕chu *什么意外的* na *可麻烦。”
  我笑道:“你说我轻功了得,* na *我就抱着你飞上去好了。”
  绿芜撇嘴说道:“就你这三脚猫的轻功,自己能飞上去已经算不错了,还要抱我,你是不是大蒜吃多了,口气很大的啊?”
  我笑道:“才不是口气大呢,刚才你也见到了,十几丈* gao *的就这么轻松的飞上去了,你也只不过是百*| lai |*十斤的一个人,我一只手都拎的起,我最多就是在山壁上多找几次借力的di 方,很容易就上去的。”
  说完不等她开口,抱着她的身子便提气往山壁上飞去,知道抱着她飞不了多* gao *,当↓先找着一个离di 一丈多* gao *的di 方先借一块石头之力跃上两丈,见两丈之处并无外力可借,自己一时又提不起气*| lai |*,当**子一旋,飞向山壁,对绿芜说道:“绿芜老婆快用你的剑*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山壁上,我好借力飞上去,不然我得掉↓去了。”
  她笑道:“你爱占人家的便宜,我什么时候又是你的老婆了?”嘴里说着,手上却是毫不停留,当↓倾注了内力在剑身上,用力在山壁上狠狠的*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去,谁知这山壁的岩石坚*ying *无比,剑尖*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山壁* shang * mian *根本就伤不了巨石半分。我这时尽力以穷,别说再飞向暗夜苍狼的所在,身子再上前一份也是不得,之间剑尖触碰着墙壁,在墙壁上只留↓一道浅浅的剑痕和无数的电huo *flower (hua )之外,什么也没有留↓。
  我和她的身子不停的往↓坠落,kan准***一个巨石,正想到得哪里在趁机借力的时候,突然眼前一flower (hua ),只见一条如身子一般的事物缠住我和绿芜的身子,提着我我们不断的向上飞去,到得暗夜苍狼所在的di 方时,才发现他手里的绳子正是一条十几米长,手腕粗细的不知名的大snake(she 虫它)。
  * na *snake(she 虫它)此刻闭着眼睛,垄达着脑袋,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正在惊疑不定的时候,突然听到绿芜叫道:“black(hei )侠客你怎么样了?”
  我顺着她的声音望去,只见black(hei )侠客缩在山壁上一个阴暗的角落了,眼睛jin 闭,浑身是血,也不知道死活。
  暗夜苍狼所在的di 方十分开阔,足足有十个足球场大小。他估计他chu *手救我们的时候我们会突然袭击他,所以他拉我上*| lai |*的时候将我们甩的远远的,怕我们偷袭。
  我这时离他所在的di 方至少也有30米左右的距离,而black(hei )侠客在他Behind(shen hou)约莫几十米之外我们若是要救他的话,势必要经过暗夜苍狼所在的di 方才能救得。
  我这时见绿芜老关心着他,心里十分的不shuang XX大XX,没有半点相救他的想法,只是不想在绿芜面前显露chu *我的心思,当↓说道:“black(hei )侠客多半死了,我们不用理会他的,自己想办法保全自己的* xing *命就好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black(hei )侠客睁开眼睛骂道:“你这小子怎么* na *么没有良心,想刚才你们在树上秀恩爱的时候我帮你击杀了多少只恶狼,让你们恩爱个够,我只是一不小心给这小子抓住了,你就像丢↓我不管,你…”
  我见他一*| lai |*就是一大堆废话,当↓咳嗽了一声,尴尬的笑道:“这我还不是以为你死了吗?”
  black(hei )侠客不满的说道:“我死了你就丢↓我不管,让我暴尸与荒野啊?你还是人不是?”
  我懒得与他这样的人纠缠,当↓说道:“暗夜苍狼,你的宝藏在哪里啊,你说好了找到了宝藏就要放我们走额度,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暗夜苍狼笑道:“我说话当然算话了,不然当初我就不拉你上*| lai |*这里了。你过*| lai |*我带你去kan。”
  我拉着绿芜的手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绿芜横剑在xiong ,jin jin 的盯着暗夜苍狼,以防他会突然袭击我们。
  暗夜苍狼见状笑道:“绿芜,你* na *么jin 张gan 什么啊?好好歹歹你也是我的未婚妻,我再怎么无情,也不会杀你的。你放心好了。”
  绿芜“横”了一声,慢慢的跟着我走到他所在的di 方,只见他面前的山壁上画着一副围棋残局的棋谱,棋谱上black(hei )White(颜色bai )两子正jin *行生死想斗,任何一方稍微走错一步棋,* na *绝对是全军覆灭。
  围棋* shang * mian *约莫两尺开外开了一个长方形的石hole(dong ),hole(dong )里面镶嵌着一本古色古香的书籍,kan*| lai |*就是暗夜苍狼所说的* na *本《葵flower (hua )宝典》。宝典四周有许多围棋子儿black(hei )White(颜色bai )相间的连在一起直通道围棋棋盘的外端。
  * na *古色古香的书见我一*| lai |*,书面上顿时chu *现八个Red(* hong *)色的打字:“秦天穷执White(颜色bai )棋先↓。”* na *字一显即刻消失,jin 接着一道金光照she 着我们三个人身上,我们所在的di 上马上chu *现了一副和山壁* shang * mian *一模一样的棋盘,棋盘外面还有一副很大的金色八卦阵。
  这时候* na *古色古香的树上又chu *现一句话:“暗夜苍狼暗怀鬼胎,yu (谷欠)夺得本《葵flower (hua )宝典》之后杀人灭口,万不可信。”
  我正在被这奇异的景象暗自发呆的时候,暗夜苍狼突然大吼一声挥剑向我刺*| lai |*,绿芜见我山壁不及,赶忙抢到我的后背用她的右臂挡了他凌厉的一剑。
  这剑伤十分凌厉,几乎伤及筋骨,绿芜“哎哟”一声,手中的长剑拿& nie (一种手法)不住,便往di 上掉去。这是我保命的武器,我如何舍得让它掉在di 上。
  当↓我shen 手一抄,抄起往di 上坠落的宝剑,正想挥剑与他对战,却不料一股大力袭*| lai |*,我和绿芜的身子便像败革一样飞chu *几丈。
  我见绿芜嘴里咯chu *一口鲜血,身上的两处剑伤又在汩汩的流血,登时大惊,跑过去她的身边问道:“绿芜sister(* mei mei *),你怎么样了?”
  绿芜kan了我一眼说道:“你先别管我,暗夜苍狼杀过*| lai |*了,你快跑,我缠住他。”
  我哪里肯听她的话,当↓回转身*| lai |*,挥剑拦在xiong 前,喝问:“暗夜苍狼,你这个卑鄙小子,你不是说让我十招的我,怎么一*| lai |*就chu *手了?”
  暗夜苍狼冷笑道:“我只是说让你十招,可没说让她十招。你们一对奸夫###上*| lai |*,我一招也不必让,你快给我乖乖的将葵flower (hua )宝典弄↓*| lai |*,不然我杀了你你们。”
  我怒道:“我给你弄了葵flower (hua )宝典你还不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与其让你得到* na *邪教的东西,让你危害人间,我倒不如现在死了,让你什么都得不到。”
  暗夜苍狼气的脸色发绿,挥剑向我刺*| lai |*,说道:“你不弄是吧,我见chu *手打倒你弄,先chu *手挑断你手上的筋脉,然后在废了你一身的内功,kan你还强横什么?”
  我见他一剑*| lai |*的迅速,不敢迎接,当↓像猴子一样跳到一边,怒道:“你挑断我的筋脉我便咬舌自杀,kan你能奈得我何?”
  见暗夜苍狼一剑竟不收势,剑尖直直的朝绿芜刺去,我吓了一跳,赶忙挥剑向他的背心刺去,一边刺,一边大叫,你快闪开一点,不然我就刺死你。
  暗夜苍狼冷笑一声,说道:“就你这三脚猫的剑法,也想刺死我,你真的是痴人说梦。”说着身子经不停歇,直直的朝绿芜的xiong 部刺去,绿芜此刻深受重伤,若是挨得他一剑,非死不可,我心里大急,顾不上会许多,飞身跳到绿芜面前,准备以自己弱小的body(* shen | ti *)去抵挡他凌厉的一剑。
  暗夜苍狼哈哈一笑,说道:“你这两个小(jia huo ),还真的有这么一点情意,能以死相救,我佩服佩服。”说着朝我的背心一抓,将我用力郑到* na *围棋棋盘的中央,说道:“你快帮我弄↓这《葵flower (hua )宝典》,不然我就杀了绿芜。”
  说着剑身对着绿芜的脖子,只要他的剑锋稍微向前一分半分,绿芜非死不可,我当↓说道:“这《葵flower (hua )宝典》的所在是一个八卦迷阵,我一个破解不了,非得要两人合理不可。”
  暗夜苍狼说道:“真有此事,你小子不是在骗人?”、
  我说道:“这个时候我还骗你gan 嘛?你若不信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暗夜苍狼自然是不会相信:““你以为你一句话我就相信了。你只不过是想骗我过去,让绿芜趁机逃走是不是?”
  我说道:“她身上深受重伤,能逃得到哪里去?你爱信不信,你不过*| lai |*我也没办法破阵。”
  他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说道:“你先说说破阵的方法再说。”
  我hands(*yong * shou *)指指了一↓di 上的棋盘说道:“这是围棋你知道吗?”
  暗夜苍狼冷冷的道:“非但知道,而且还是围棋中的* gao *手。”
  我说道:“* na *就对了,这里写着我执White(颜色bai )棋与你对弈,和你对弈到第32步之后若是White(颜色bai )棋能chong *chu *black(hei )棋的包围就能破得山壁空hole(dong )上的机关,顺利的拿↓*| lai |*,若是不能的话宝藏也会尽毁。”
  暗夜苍狼将信将疑的朝我这里望了一眼,只是见得di 上隐隐有子,却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当↓hands(*yong * shou *)夹着绿芜的身子朝我这边走*| lai |*。见di 上果然写的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