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99章 我没有你变态
  暗夜苍狼嗤嗤的笑道:“就你这点功夫,再*| lai |*十个我也不怕,这样吧,只要你能平安的飞到我这里,我让你十招,十招之内你无论如何chu *手我都不还手。”
  我kan了一↓周围的情形,心中登时有了计较,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他笑道:“就你这样武功超级差的人,我犯不着说假话。”
  “你确信?”对于暗夜苍狼这样信誉可言的人,我一向保持怀疑的态度。不是我生* xing *多疑,是我没有相信过敌人的习惯,所以我不得已再问一次,虽然这并不能改变什么,但是至少还是能自我安慰一↓。
  暗夜苍狼见我又问,不由得不耐烦的说道:“我暗夜苍狼行走江湖几十年,有谁见过我说话不算数的?”
  这时绿芜在***说道:“我就见过你说话不算数的时候…”
  暗夜苍狼怒道:“你给我闭嘴,我说话的之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我当↓叫道:“哦,原*| lai |*你这(jia huo )是* na *么的阴险,想骗我过去趁机偷袭我,然后剩↓绿芜一个人,你趁机###她是吧?真的很不要脸啊。”
  暗夜苍狼被我说的如此不堪,当↓气的huo *冒三丈,说道:“不是。”
  我说道:“不是,* na *是什么?难道你想当着我的面###她,你不怕我在背后偷袭你?”
  暗夜苍狼怒道;:“我没有你变态。她本*| lai |*就是我的未婚妻,我要☆ɡao 扌高☆她用不着###,直接抱回家里o**x就是。”
  绿芜淬道:“谁是你未婚妻了,我是秦天穷的人。你天↓第一杀手怎么也说这么卑鄙无耻↓流的话,真不要脸。”
  暗夜苍狼不理她,对我说道:“我即使没有说真话也是在她面前,你也知道女人不是用*| lai |*哄的是,是用*| lai |*欺骗和打的。如果不对她们jin *行欺骗的话,我们男人怎么可能顺利的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我从*| lai |*没有在男人面前说过假话。”
  “你说没有说过就没有说过了,有什么证明?”我虽然不知道暗夜苍狼为什么一定要我过去,但是就chong *他在绿芜面前说过假话,我就不能过去,他武功* na *么* gao *强而且* na *么阴险,万一真的chu *尔反尔的话,我不是死无葬身之di ?我上有老↓有小的,绝对不可能冒这个险的。
  暗夜苍狼见我不肯过去,不由得又气又急,跳起*| lai |*说道:“我的人品有* na *么差劲吗?让你过*| lai |*你都不敢。我要杀你,你逃到哪里还是一样。这样好了,我让你先chu *手十招,你若是十招之内将我击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我撇嘴说道:“若不是你仗着狼群的话,谁稀罕你让了,你的武功本*| lai |*就不是绿芜的对手。”
  暗夜苍狼气的哇哇大叫,本想说:“就她还是我的对手,我一只手指就能将她打死”之类的浑话,但想到没多久前绿芜还用剑伤了他的手,当↓忍住气说道:“heng(哼哈二将),总是有办法让你们死在我手里的。这样吧,只要你飞过*| lai |*,我不但让你十招,而且还让在山hole(dong )里的狼群散去,不让它们伤害你半分,怎么样?”
  “狼群?”我惊奇的问道。* na *狼群不是给black(hei )侠客赶跑了,什么时候又*| lai |*了,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正在四↓张望的时候,突然暗夜苍狼仰天一啸,登时我Behind(shen hou)更上几丈的山壁上一阵轻微的的sao (马蚤)动,jin 接着就kan见许多忽明忽暗的如鬼huo *一般的眼睛在上方不停的移动,没多久便没了声息,显然是它们撤走了,我不由得背后吓chu *一声冷汗,这狼什么时候*| lai |*到这山hole(dong )里的,幸好不是躲在我后背的,不然它们闷声不吭的,我分分钟就被他们暗中窜chu **| lai |*咬死,然后葬身狼腹。
  正在胡思乱想当中,又听他在* na *边叫道:“这↓你该相信我了吧,我都把狼群驱逐走了。”见他如此,我不由得心中有些动摇,暗道:“这小子为了让我过去,不惜让它的护身符狼群驱逐跑了,他* na *里莫非有什么秘密,非得要我过去过去才能(jie kai)的?”
  想起江湖中有许多机关宝藏什么的,非得要有缘人才能触动的。这(jia huo )莫非知道哪里的宝藏非得要我过去才能触发的,所以设计要我过去?
  想到宝藏两个字的时候,不由得心头发hot(英文:hot,中文:re ),眼睛发;亮,心中暗道:“若是真有宝藏的,* na *我非得过去瞧瞧了。虽然我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可以设计在他让我十招的时候让他跳到***或者弄到别的di 方去。虽然杀他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要把他*退到离开* na *里是绝对可以的。然后在趁机夺取宝藏,合绿芜之力逃chu *去应该也不是难事。”
  想到这里,当↓说道:“既然你* na *么有诚意,我便刚过去罢,免得让人笑话我不是男子汉大大丈夫,敢做不敢当。”
  他一见我答应他的话,不由的大喜,说道:“你这就过*| lai |*吧,若是在半空中无处借力,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他顿了一↓又说道:“其实你的纵云梯轻功也有点huo *候了,只要你运气的时候不一次* xing *用尽,留点余力在气海*中,然后再在第二次借力的时候爆发chu **| lai |*,第二次轻功的跨度会更厉害的。”
  我听他如此说道,心中也是深以为然,当↓就照着他点拨的方法,正yu (谷欠)提气发力向对面约莫六丈开外的暗夜苍狼飞去。
  这时绿芜却在***叫道:“坏蛋哥哥,你别上他的当,他* na *边根本就没有什么你想象的什么宝物。他只不过是想骗你过去,将你擒住了*我不敢chu *手,然后趁机将我们两人抓起*| lai |*的。我们两人落到他的手里绝对是有死无活的。”她好像是我肚子的蛔虫,连我心里想什么她都知道。
  我听绿芜这么一说,心里登时大惊,心道:“绿芜说的不错,我额头gan 兮兮的,哪里会有这么好运,有宝藏等我去发觉的。”
  当↓说道:“绿芜老婆你说的有道理,你若是不提醒我的,我差点就上了你的恶当。”说着就纵身跳到绿芜的身边,抱着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道:“老婆,你真好,要不是你的话,我差点就死在他手里。我死了倒是没事,若是把你也搭上去了,我心里* na *个难受就别提了,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绿芜笑道:“你什么时候都是有的说的,难怪* na *么多美女喜欢你。”
  我说道:“才没有呢。我说心里话呢。”
  两人正想又秀一场恩爱的时候,这时暗夜苍狼在* shang * mian *叫道:“是真的有宝藏,一定要秦天穷才能触动的。”
  绿芜皱了一↓眉头说道:“暗夜苍狼,你别再& nie (一种手法)造连三岁小孩的话。有宝藏还得要他才能触动,你以为你在说神话么?”
  暗夜苍狼急的跳起*| lai |*叫道:“是真的,骗你的不是人,我可以对天发誓。”
  绿芜冷笑道:“你发誓就像放屁一样,谁*| lai |*相信你。告诉你,发誓发多了,人家听了就像放屁一样。”
  我问道:“是什么宝藏?”
  暗夜苍狼见我答话,赶忙说道:“是葵flower (hua )宝典,* shang * mian *石碑上的字刻着非得要秦天穷你才能获得,不然谁触碰了它,它就会爆炸,自动毁灭。”
  我听了不由得哈哈大笑。绿芜见我大笑,不由得好奇的问道:“你笑的* na *么夸张gan 什么?难道你觉得他说的谎很好笑。”
  我shen 手抹去眼角的泪shui *说道:“他的谎言好不好笑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这小子是不是脑子jin *shui *了,好好的什么都不做,却想起去做太监*| lai |*。”
  “太监?他好好的做什么太监啊?”绿芜不解的问道。
  我kan着暗夜苍狼气的铁青的脸笑道:“这小子为了想超过你的越女剑法,想疯了,居然想用葵flower (hua )宝典*| lai |*压住你的剑法。”
  绿芜奇怪的道:“葵flower (hua )宝典却是一门很* gao *深的魔教功夫,虽然它的精妙之处不及越女剑法,但是越女剑法想要胜得这葵flower (hua )宝典却也很难,他一心想要天↓第一,有能与越女剑法相抗衡的武功秘诀他自然是死也要得到的。不过这跟他做太监有什么关系?”
  我White(颜色bai )了她一眼,说道:“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你知道东方不败是谁吗?”
  绿芜说道:“好像是武侠电视剧里面的一个武功很厉害的人。我不喜欢kan武侠小说,不太清楚。”
  我郁闷了她一眼,说道:“你们女人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连金庸的《笑傲江湖》都不知道,你知道东方不败是男的还是女的?”
  绿芜苦思冥想了半天,才说道:“我记得电影里东方不败是林青霞演的,应该是女的吧?”
  我笑着望了暗夜苍狼一眼,说道:“东方不败原*| lai |*是男的,你知道最后面为什么变成女的吗?”
  绿芜想了一↓笑道:“莫非她练得是《葵flower (hua )宝典》?”
  我拍掌笑道:“你真聪明,这样也被你猜到了。”
  暗夜苍狼在* shang * mian *气不过,在* shang * mian *叫道:“你就直接说要练《葵flower (hua )宝典》要先自宫,变成太监才能练不就得了,gan 什么饶* na *么多圈子,讽刺人,很好玩吗?没错我是想练《葵flower (hua )宝典》怎么了?你不是个练武之人,永远不懂练武之人对* gao *等武功秘诀的Yearn(*ke wang*)。”
  绿芜惊讶的说道:“我以为《葵flower (hua )宝典》练成了之后直接会从男人变成女人,没想到练得时候要先变成太监,才可以练。这武功真是邪门,难怪是邪派极端武功。”
  我笑道:“没想到还真有《葵flower (hua )宝典》这玩意,我还以为是金庸大师瞎编乱造的。哈哈,天↓第一的杀手将要变成太监,这一传chu *去肯定是新闻媒体的头条。”
  暗夜苍狼忍住气说道:“我若是《葵flower (hua )宝典》练成了,哪个敢笑话我我就杀了谁。”
  我戏谑的笑道:“还想杀人呢,不怕你在自宫的时候流血过多变成死人,到时候怕只能到阴曹di 府里练了。”、
  暗夜苍狼冰冷着脸说道:“* na *不用你管,你只要帮我弄到* na *部《葵flower (hua )宝典》我就放过你们一马,并保证在三年之内不去打扰你们。”
  我听了不由得心中一动,说道:“你这人没点信誉,我凭什么相信你的。”心中暗道:“* na *小子若是真的放过我们一马,别说三年,只要逃chu *了这个见鬼的密镜,与二爷等人会合,然后再去到南珠市,flower (hua )点钱请点保镖什么的,整他们的一个小队,个个配上ak,*榴弹什么的,还怕他个卵,我就不信我这hot(英文:hot,中文:re )兵器部队还斗不过一个会《葵flower (hua )宝典》的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