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298章美容院门口的争执
  事情的发展总是chu *乎我们意料之外的,就在我准备付车钱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事实不是我没有带钱包,而是包括张一顺和司机在内合计大概有二十多双眼睛正齐刷刷的kan向我。
  其实我长得也不是多么的帅气,虽然有些阳光俊朗,但也不会* na *么容易就xi 口及引住* na *么多人的目光,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究其缘由,是因为我刚才的动作,呕吐,因为这一经典动作,我估计已经chu *名了。
  其实晕车纯属正常现象,晕车会呕吐也是正常的反应,但为何他们这么大的惊讶呢。原因还在我,我刚才只顾着呕吐,然后没有注意到自己发chu *的鬼哭狼嚎的声音,我有个习惯,就是在呕吐的时候必须大声,而且是七八山河的。
  因为这一习惯,我被所有人注视了,最丢脸的是,所有人现在还kan着我,目不转睛的。我kan过去,他们居然都么有一点的收敛,还直刷刷的kan着我这边。
  “* na *个,你们该gan 嘛gan 嘛去,不要kan着我,我脸上没flower (hua )。”我打哈哈的说,然后推了张一顺一把,“你盯着我kangan 嘛,你应该去找你的小莉莉啊,kankan她怎么样了。”
  张一顺这才惊醒过*| lai |*,然后赶jin 往前chong *去,他一↓就chong *到了店里。这个快速的动作倒是把一部分的目光都xi 口及引过去了,我暗自喘了一口气,然后在口袋里掏chu *了两张Red(* hong *)票塞给了司机。
  “师傅,只有这么多了,全给你了,够么?”我估*着应该也够了,刚才只不过十*| lai |*分钟的路程,给两张Red(* hong *)票应该是够付两倍车钱了。
  年轻司机kan着手里的Red(* hong *)票票,突然jin 张兮兮的靠过*| lai |*,在我耳边悄声说,“先生,别怪我没提醒你啊,门口的* na *些都是black(hei )社会*| lai |*的,能不惹就快点走啊,要不我免费搭乘你回去?”
  这个师傅还真的是hot(英文:hot,中文:re )心啊,kan到我刚才说全部钱都给他了,还想到要送我回去。不仅如此,还善意的提醒我这些人事不好惹的,chong *着这一点,我以后都不嫌弃年轻的司机了,谁说年轻司机不得力,我kan这个人就蛮得力的嘛。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的,对了,我也给你提个醒啊。以后就是有人chu *三倍车钱,你也不要这么开车了,这可是玩命的做法啊,这么年轻,为这点钱不值得,懂么?”我这可也是良药苦口啊,不知道他听不听得jin *去。
  么有想到年轻司机居然笑了,然后kan着我点了点头,“小心点啊,要不要我帮你们报警?我kan你* na *朋友估计要有麻烦了。”
  我往张一顺方向kan了一眼,只见两个black(hei )衣人挡住了他的去路,估计是他想jin *去,人家不让吧。我微微一笑,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状况,然后跟司机说了声拜拜,就朝着张一顺的方向kan过去。
  等我一转身,司机就钻jin *了的士车里,然后马不停蹄的开走了,他可是抱着少一事算一事的心态做人啊。
  在我还没有jin *到美容店,还在大门外,就被两个black(hei )衣人拦了↓*| lai |*。敢情他们都是依葫芦画瓢啊,一样的动作对待我和张一顺。
  “怎么,兄di ,是不是有事啊,做个美容不犯法吧?”我故意笑呵呵的问他们。这两个人拦截我的姿势一kan就是没有一点武功底子的孬种,估计也就是凑数的,打群架* na *帮人里的。
  black(hei )衣人之一kan到我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还有心情跟他们开玩笑,也颇为惊诧。不过另外一个人就没有* na *么好说话了,他眉mao *倒竖,“你在开玩笑吧,没kan到我们大哥在里面办事?闲杂人等不准jin *去。”
  办事,办什么事这么大阵仗,要跑到人家美容院*| lai |*办啊,我心里嘀咕着,嘴上也没闲着,“兄di ,你们大哥是谁啊,说chu **| lai |*让我也瞻仰↓”遗容,我心里把这两个念了chu **| lai |*。
  black(hei )衣人之一哈哈大笑起*| lai |*,好像很与有荣焉的样子,“我大哥* na *可是响当当的一人物,说起他无人不晓无人不知,lang里龙,你听过么?”
  lang里龙?什么意思,是说风lang里的一条龙?还是有什么特别的涵义啊,我挠了挠头,“这个,还真没有听说过,抱歉啊,你们是哪个帮派的?”
  我这么说的原因不外乎反正black(hei )道上的人最大的两个帮派一个是颜玉帮另外就是black(hei )影的帮派了,只不过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black(hei )影是属于哪门哪派的,不会刚巧就是这个什么lang里龙派的吧。
  如果真的是black(hei )影的人,* na *么我就小心应付了,一个不慎可是会惹怒了* na *个冰块的,我心里暗暗想道。
  “听过御龙帮么?我们大哥是御龙帮的总舵主,手↓有三千人马,* na *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啊,知道厉害了吧?”black(hei )衣人说的是口沫四溅,我听的是糊里糊涂。
  御龙帮,不是颜玉帮,* na *么是哪个帮?black(hei )影难道是御龙帮的不成,真恨自己当时就没有多嘴问一句,要不现在就不用这么纠结了。
  “* na *个,我想问一↓,御龙帮的头领是谁?”我试探的问道。
  “你问这么多gan 什么,难不成你是敌部的细作?”black(hei )衣人倒也不笨,马上想到我是*| lai |*打探情报的,只是哪个想打探情报的人会自动的送上门,而且还是在他们人手这么多的情况↓呢。
  我心里是鄙视他们的,不过碍于他们人多,我的救援有没有到,只有委曲求全了,所以我继续问道,“你们kan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哪里是什么细作,只是我kan你们大哥lang里龙这么有名气,* na *你们的总头领不是更了不得了,所以想认识↓。”
  “哈哈,你要认识我们大头领?说chu **| lai |*不怕你笑话,我们从入帮差不多三年多了,到现在都没有见过我们大头领一次,你还是死了心吧,一般人是见不到他老人家真面貌的。”black(hei )衣人倒是很诚实的跟我坦White(颜色bai )。
  不会吧,入帮三年了,居然没有见过头领一次,难道这个人这么神秘啊?老人家,不会是胡子头发都White(颜色bai )了吧,然后一大把年纪连走个路都要喘几声,估计是走不动了,人家也懒得去抬他,所以才没有多chu **| lai |*走动,一定是这样。
  我这么想着,其实也是无聊的想法而已,这个时候我kan到张一顺跟前面的black(hei )衣人争执起*| lai |*。这小子怎么就不会学我先打好关系,他一味的*ying *闯怎么行呢,我摇头叹息道。
  “* na *个,前面的小伙子是我朋友,可不可以让我过去跟他说说话,省的他不小心开罪了你们大哥,到时候就不好了。”我笑着说。
  black(hei )衣人对视一眼,然后大手一挥,“jin *去吧,记得不要大声喧哗,我们大哥在办正事,吵了他了后果就严重了。”
  我赶忙点了点头,既然是办正事,* na *我就更要瞧个仔细了,所以我机会是一挪一挪的把两个* tui *往前移动,然后终于走到了张一顺身边了。
  “喂,小子,不要吵了,跟我过*| lai |*。”我拉住张一顺在* na *挣扎个不停的胳膊。kan着旁边的black(hei )衣人都有些不耐了,如果我再不过*| lai |*阻止张一顺*ying *往里面闯,估计他就要被人给咔嚓了。
  “你gan 什么去了,这么久才过*| lai |*,真是太墨迹了。我刚在门口跟他们吵了半天,就是不让我jin *去,也不知道全莉在里面怎么样了,急死我了。”张一顺居然朝我撒jiao (女乔)起*| lai |*。
  我kan的目瞪口呆,这个男人真是让我汗颜,他就算是再关心自己的爱人也不用连* xing *别都改变了吧,这样说话的语气简直就是一个女人的口气啊。
  “* na *个,我们退一步说话,”我带头往回走去,在经过之前* na *两个black(hei )衣人时,我还礼貌的朝他们笑了笑。没有想到他们也朝我挥手微笑,简直就跟我是老熟人似的。
  “* na *两人认识你啊,你们眉*| lai |*眼去的笑个不停。”张一顺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嘴里就是吐不chu *象牙,什么叫眉*| lai |*眼去啊,我们又不是偷情。
  我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他一眼,然后说,“要眉*| lai |*眼去也该跟你,我跟* na *两*cu && da*汉传什么情。刚刚kan你说话跟个女人似的,太好玩了,再表演一次给我kankan。”
  因为援兵没到,再加上里面也没有听到吵闹声,我刚在门口可是很专注的竖起耳朵听了好一会。里面的对话我基本上都听到了,虽然我是在门口跟人打马虎眼,但都是在搜集情报啊。
  这个张一顺当然是不能领会的,他这等凡夫俗子哪里知道有密音传耳这一说法呢。我刚听到的是全莉在跟一个女人和男人说话的声音,奇怪的是* na *女人很气愤的样子,可全莉仿佛情绪波动不大,男人倒是有些激动。
  我听到的是女人的声音在不停的斥责男人对自己不好等云云,反倒是男人不chu *一声,默许了似的。然后全莉也没有说话,现场只有女人在说个不停。所以kan到这样的状况,我几乎默许了是***被人现场捉鳖,所以才导致了两女一男的悲剧。
  只是再怎么kan全莉都是爱着我身边的这个傻小子的,不至于背叛他才对啊,所以我有些迷惑不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