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97章 你觉得我漂亮么
  “好吧,哦,对了,我带你去一个di 方,”绿芜突然拉起了我的手就向前chong *去,我知道她是这里的di 头snake(she 虫它),肯定有不少好去处的,所以也不发一言的跟着她跑。
  “到了,就是这里,我以前没事的时候经常*| lai |*,而且还藏了不少好东西呢,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被野物叼走。”然后绿芜率先jin *了一个山hole(dong )。
  我打量了一↓这个不起眼的di 方,hole(dong )口被一处灌木丛盖着,不仔细kan还真kan不chu **| lai |*这里有一个山hole(dong )。再说了,这个山hole(dong )明显的是经过人工修饰过的,不然不会这么巧的刚好在灌木丛后,而且kan着陡峭的山势,一般人应该是到不了这里的。
  我很满意绿芜找的这个di 方,也跟着jin *了山hole(dong ),jin *到hole(dong )里,又是别有一番天di 。kan过戏游记的朋友知道,孙悟空的shui *帘hole(dong )够大了吧,然后这个山hole(dong )内的宽阔跟shui *帘hole(dong )倒是差不多。只不过这里没有shui *,有的是美丽的flower (hua )朵还有不知名的果物。
  “绿儿,亲爱的,可见到你开flower (hua )了,你最偏心了,人家以前天天*| lai |*kan你,你都不开flower (hua ),这小子一*| lai |*你就开了,是不是存心让我难过呢。”绿芜突然对着一束奇怪的开着绿颜色flower (hua )朵的丛木在说话。
  与其说* na *是一束flower (hua ),我倒是感觉像草多点,毕竟哪有flower (hua )朵是绿色的呢,虽然是有五颜六色的说法,但要真的kan着一多绿色的flower (hua ),还是蛮奇怪的。
  更奇怪的是绿芜的动作,她很小心翼翼的** fu **着* na *个叫绿儿的flower (hua )朵的骨gan ,仿佛是自己心爱的孩童一般。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到绿芜有这么* rou *情的一面,我都kan呆了眼。
  “你过*| lai |*啊,傻愣着gan 啥,见见我的好姐妹,快*| lai |*。”绿芜突然朝我招手,好姐妹?这朵绿flower (hua )?我惊得眼珠子都快要掉chu **| lai |*了,说是小猫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称兄道di 的我见过,可就是没有见过跟一朵flower (hua )称作是姐妹的。
  不过她既然都招手了,我也不好意思不过去啊,而且毕竟是见人家姐妹,怎么也要打扮一番不是。虽然这个姐妹只是一朵绿色的不起眼的小flower (hua ),但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我觉得自己也有点神经兮兮了,自从见到绿芜开始,从她* na *里我深刻的领会了一个真谛:即使是一件本*| lai |*毫不相gan 的事情也会因为千丝万缕的联系而jin 密的连接在一起。
  就像有的时候想吃东西了,不是嘴巴馋,不是肚子饿,只是嘴巴寂寞了。所以我想绿芜跟这多其貌不扬的flower (hua )做姐妹,不是因为她真的美丽或者独特,而是因为绿芜在这里么有朋友,她只想要个朋友而已。
  我走了过去,静静的站在了绿芜的身边,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这个时候,绿芜的手突然放在了我的手掌心,然后轻轻的问,“你觉得我漂亮么?”
  这个问题不止一个女人问过我,只是每次我都会毫不经意的带过去,“漂亮,你最漂亮了,”这个是我千篇一律的回答。只是这样的回答却往往会让大多数女人都觉得受用匪浅,在她们的心里,也只是要个人会懂得回应她们而已。
  但对于绿芜的这个问话,我却开始踌躇了,我的纠结之处不在于她是否真的漂亮,也不在于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而是我了解了她此刻寂寞的内心,不知道是不是jin *了这个山hole(dong )里开始触景生情的原因,她有些失落。
  其实安慰一个女人不是我的强项,更何况还是一个身居在深山里常年见不到一个人影的寂寞的女人。这个寂寞的女人到了要flower (hua )开的芳龄,我本*| lai |*应该好好的呵护这朵flower (hua )直到她真的开放。
  flower (hua )开是好事,特别是经过自己精心呵护的flower (hua )骨朵灿烂的绽放的时候,是人生最美妙的事情。当然我的这些个有些邪恶的思想只能深深的埋藏在我的内心深处,因为不管怎样,绿芜的纯洁不是我可以随意评论的。
  “其实漂亮与否重要的是自己怎么kan,如果你活得精彩,人生有滋有味,* na *么你即使长的丑的跟母夜叉似的,也会觉得自己很漂亮。”我觉得自己的答话有些禅意了,不知道一般人的是不是能了解呢。
  可绿芜毕竟不是一般人,她明White(颜色bai )我在说什么,所以很开心的笑了,这朵笑容绝对盖过她身边任何美丽的flower (hua )朵。我被这股笑容给感染了,忍不住心都开始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洋洋的,只是这个夜晚其实有点微凉,但我的内心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如夏。
  “你是第一个这么对我说话的人,秦,如果早一点认识你该有多好,为什么你不早一点chu *现在我生命中呢?”绿芜** fu **着我的脸,有些失落的情绪,她的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伤心。
  我也被她的表情所感染了,一股很浓郁的伤情环绕在我们身边,突然,不知道内心的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是怎么回事,我有些###了。
  其实这个时候谈这个事情是有点煞风景,但真的就突然爆发了,内心的某一处开始强烈的喊着要chong *chu *去,杀chu *去。
  大概是我赤Red(* hong *)的眼睛惊动了绿芜,她抬起了头有些茫然的kan着我,“秦,你怎么了?你额角上很多汗珠,是不是伤口又发作了?”
  “不是,我……”我发现自己说了几个字就开始chan dou (颤抖吧!凡人!),身躯不由自主的开始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不已,不仅如此,连我的手和脚都开始不听使唤的想往绿芜身上*去。
  难道我在刹* na *间成了色魔了,否则为何我的手脚包括我的心都一直狂喊着要释放?我微薄的力量根本就控制不了手和脚的动作,所以在绿芜的一声惊呼中,她的jiao (女乔)躯已经被我重重的拥入了怀里。
  “秦,你,你不要这样……”绿芜的body(* shen | ti *)在我的怀里使劲的挣扎,她想tuo *离我的控制,可是我的力量毕竟是一个男人发chu **| lai |*的力气,她虽然也有内力相搏,但毕竟是jiao (女乔)羞躲过愤怒,所以意思了几↓就放弃了挣扎。
  其实一般在这个时候聪明的女人都是不会fan kang 的,因为反正fan kang 了最后也是被qj的命运,还不如老实点试着享受。
  我当然没有想要qj了绿芜,毕竟我从*| lai |*都不强迫女人的,即使在喝醉了酒的时候也是如此。但绿芜估计是认同了我的行为,她可能觉得我是想qj她吧,所以闭上了眼睛,两排长长的睫mao *微颤,仿佛是停住了一个隐形的精灵。
  有些莫名的感动,我爆炸的情绪一↓也得到了平静,躁动不安的心慢慢的宁静了↓*| lai |*。“* na *个,对不起,刚才是我太粗鲁了,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浑身都感觉不对劲,仿佛注入了什么别的力量一样……”
  我说的语无伦次的,感觉好像是什么灵异事件,但绿芜确实是听懂了,因为我kan到她的表情变幻莫测,她的眼睛在我身上四处打转。
  “秦,你是不是感觉体内有股hot(英文:hot,中文:re )流在涌动,你试着用一↓你的内力,kankan如何?”绿芜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jin 张的问我。
  我听了,赶jin 催动了body(* quan | shen *)的真气,然后果真感觉一股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流在体内四处乱窜。“真的跟你说的相同,我体内仿佛多了一股别的力量,跟我体内的真气不太相符。”
  绿芜听了我的话,皱jin 了眉头,她开始沉思不语了,“这样吧,你和我手上相接,试一↓。”说毕,她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已经shen chu **| lai |*了,我赶忙把自己的hands(* shuang * shou *)递过去,然后跟她的手掌牢牢的靠在一起。
  半响,我感觉有一股陌生的power(*li dao*)朝着我的手掌处涌*| lai |*,然后慢慢的沿着我的胳膊到了我的xiong 前。最后这股陌生的power(*li dao*)跟我体内乱窜的真气融合在一起,刚开始的时候仿佛是两个不熟悉的人开始寒暄的过程,然后到慢慢熟悉,最后融为一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体内的* na *股乱窜的真气消失了,通体舒畅,而且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更奇怪的是,体内的陌生的power(*li dao*)也不见了,仿佛是被自己占为己用了。
  可当我睁开了眼睛,只见到面前的绿芜已经低↓了头,她仿佛很虚弱的样子。两手催在身边,无力的斜靠在了墙壁上。我脑袋里轰然一声,仿佛明White(颜色bai )了什么,我知道* gao *手一般在把内力给了对方的时候,会chu *现这种情况。
  难道我刚才无意间已经xi 口及取了绿芜的内力了?可自己明明没有催动内力啊,是绿芜的内力自己钻了jin **| lai |*然后跟* na *股莫名的真气融合在了一起。只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有些疑惑不解。
  绿芜也睁开了眼睛,她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注视,所以微微一笑,“我的内力没有损失多少,你不用担心,只是经过我帮你调息,你的内功已经突飞猛jin *了,现在是上了一个新台阶。”
  啊,我内力又增jin *了,这么好的事情怎么总是会被我碰到呢。先是二爷给我传授了他的内功,接着小野猪的果子也助我一臂之力,让我的内功突飞猛jin *的,这次因为绿芜的帮忙,又让我更上一层了。
  只是我不明White(颜色bai )这次的内功怎么会chu *现这种状况呢,大概是kanchu *了我心中的疑惑,绿芜想了想说,“你之前吃的* na *颗snake(she 虫它)胆是百年蟒snake(she 虫它)的内丹,它的功力现在都在你的肚子里,只是你刚才不懂得运用,所以导致了真气外泄,差点走huo *入魔。”
  天,这么险,要不是有绿芜在,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总以为自己是色心大起了呢,还差点把这个如flower (hua )似玉的美人儿给咔嚓了。想到刚才的险境,我都忍不住& nie (一种手法)了一把汗。
  “我现在的功力可以跟暗夜狼抗衡么?”现在我只关心这个问题,毕竟这个才是首要之急,只有消灭了暗夜狼,我们才能翻身做主人,所以能不急么。
  绿芜摇了摇头,我的期待都破灭了,所以心里的* na *个郁闷啊,别提多不shuang XX大XX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你必须练成越女剑法,然后我们双剑合璧,这样才有完胜的可能。”绿芜又提起了这档子事,我最害怕这个什么劳什子越女剑法了,真是想到就害怕。
  至于我为什么这害怕的原因,绿芜当然明White(颜色bai ),她抿了抿小嘴,笑道,“连这个剑法其实没什么要求的,只要你领悟* xing ** gao *,十*| lai |*天都能学会。而且你现在内功已经达到了一定的修为,练习起*| lai |*更加的得心应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