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96章 击杀大蟒snake(she 虫它)
  这个时候我倒是真的不想kan了,而且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妈啊,太吓人了,刚才要是把我耳朵给削了↓*| lai |*,* na *……不是我不信任绿芜的武艺,而是这种情景,我连自己都不信任了,更何况是旁人。
  “怎么了?snake(she 虫它)都已经死了,你还闭着眼睛gan 什么?刚才叫你不要kan,你还不听想往回kan是吧?你要是kan了,肯定吓死你。”绿芜有些兴趣盎然的说着。
  我没心思听她怎么消遣我,赶jin 睁开了眼睛,snake(she 虫它)?我没有听错吧,是snake(she 虫它)?* na *种ruan (车欠)体动物?我最怕的就是snake(she 虫它)了,天啊,刚才要是知道我Behind(shen hou)是一条吐着信子的大蟒snake(she 虫它),估计我立马当场晕倒。
  实在不是我没chu *息,而是这个是我唯一的弱点了,我如果连这个弱点都克服了,估计就成了无坚不摧的人物了。对了还有一把*,* na *也是我的弱势……只不过* na *也是能克服的,唯独这snake(she 虫它),我还真的是没办法对付。
  绿芜见到我此时惊恐的表情,突然忍不住笑了,“知道怕了?kan不chu **| lai |*你还是怕snake(she 虫它)的主啊,还以为你天不怕di 不怕的呢,原*| lai |*怕这种爬行动物,哈哈。”
  我没好气的撇了绿芜一眼,然后kan着躺在脚边的大蟒snake(she 虫它),至少有碗口* na *么粗,绿芜好手力啊,居然用一个暗器狠狠的刺在了snake(she 虫它)的命名上。也就是* na *个七寸之处,叔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常常告诉我,打snake(she 虫它)要打七寸,只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snake(she 虫它)的七寸在哪里。
  现在kan了这个snake(she 虫它)致命的di 方,我终于知道了snake(she 虫它)的七寸在哪里了,只是这条snake(she 虫它)再也没有机会让我试一↓手脚了。不过我听叔父说过大蟒snake(she 虫它)可是得*| lai |*不易的,一般的snake(she 虫它)只要上了十年年龄的能吃到它的snake(she 虫它)胆,凡人能长寿益体,滋阴补肾,对男人* na *个贼好,修道之人可以助长仙气。
  我kan了这个大蟒snake(she 虫它)一眼,还是忍不住吞了口口shui *,要是让我从这个庞然大物的肚子里或者喉管处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chu *它的snake(she 虫它)胆*| lai |*,我还真的是没勇气。
  绿芜大概是kanchu *了我的踌躇,她走过*| lai |*,kan了我一眼,“怎么,想吃snake(she 虫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啊?我*| lai |*帮你,而且这snake(she 虫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很美味的,想不到你这小子还ting *有眼力劲的。”说着就要拿chu *小刀割↓一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lai |*。
  “等↓,”我连忙制止了绿芜的动作,开玩笑,我要是敢吃snake(she 虫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na *我就算是个伟人了。想到* na *snake(she 虫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在嘴里翻搅的场景,我就想吐了。
  “你不是想吃snake(she 虫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么?kan你盯着它垂涎三尺的样子,我还以为你肚子饿了呢。”绿芜眯了一↓眼人,然后又不死心的kan了这条可怜的蟒snake(she 虫它)一眼。
  “我是想吃snake(she 虫它)胆……”我有些呐呐的说,其实在自己心里只不过想着叔父说过的话,滋阴补肾,这可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啊,今天能够有机会得到,我还是蛮期待的。
  绿芜听了我的话,(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早说嘛,不就是一个snake(she 虫它)胆么,我给你取,你等着。”说着,也不等我回话,只见她几个利落的刀↓,然后大蟒snake(she 虫它)的大肚子就被切开了。
  我kan着她熟练的刀法,忍不住的心寒,她要是拿这刀*| lai |*对付我,估计十个我都不够她切的。而且奇怪的是,她手起刀落之际,居然没有见到一滴血,难道这蟒snake(she 虫它)么有血的么?我纠结的想。
  “不要急,等↓就好啊,瞧你眼珠子瞪得,呵呵”绿芜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她游刃有余的剖了这条大蟒snake(she 虫它)之际,还回头kan着我笑。
  我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实在是拿她没办法了,世间的奇女子我也见多了,但她这样的着实让我大吃一惊,而且是唯一的一个了。说她像野人吧,其实也不完全是,人家该懂得的一样不少,而且有点时候博学多才到我都自叹不如。
  再说了野人有她这么发育美好的身材么,而且她的皮肤非常的guang * hua *White(颜色bai )tender(nen),野人有这么好的皮肤我都要去撞墙了。只能说她是* na *古墓里的小龙女,不食人间烟huo *,呸,不对,她可是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跟青菜都爱的,比* na *小龙女可凡人多了。
  我这厢又开始发呆了,然后等我缓过神*| lai |*的时候,就见到绿芜手里拿着一个发着绿光的滑不溜秋的yuan *yuan *的像夜明珠一样的东西递到我眼前,“吃吧,趁hot(英文:hot,中文:re )。”
  (拟声词)pu chi (口赤),我差点掉↓了眼珠子,太吃惊了,这丫的居然会这么说话让我无法想象,然后就是这颗绿色的像珠子一样的闪着光泽的东西居然会是大蟒snake(she 虫它)的snake(she 虫它)胆,我也无法想象。
  “你,你不会是真的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chu **| lai |*了吧?这个,这个能吃么?”我又禁不住的吞了口口shui *,其实我一般只有遇到美女的时候才会做这个幼儿时期常坐的小动作。
  但现在我面对着一个虽然也是美女的美人做这个动作却不是因为她本人,而是她手里的东西,还有她说的话。
  “怎么不能吃,而且要趁hot(英文:hot,中文:re )吃,*| lai |*嘴巴张开,我放jin *你口里,你咕噜一声就吞↓去了,这个可滋补了,嘿嘿。”从绿芜的表情到她说话的语气,我大概已经估到她一定是知道了我的企图,而且说不定她一开始就知道,只是故意不说破而已。
  “* na *个,能让我缓缓么,我气透不过*| lai |*,”其实我是想拖延↓时间,虽然说要吃snake(she 虫它)胆的是自己,但是当这个snake(she 虫它)胆真的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又开始有些犹豫了。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现在已经后悔莫及,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可以卖,我一定毫不犹豫的buy(中文:gou mai)*| lai |*吃↓,只为* na *个曾经的你……
  这句话就是我此刻的真是写照,因为再我想着怎么↓口的时候,只见绿芜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微张,然后猛di 盖在了自己的*唇里。末了,还kan着我,两手一摊,言外之意就是你不用kan了,*| lai |*晚了,我已经先↓手为强了。
  我真是yu (谷欠)哭无泪啊,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让一个女人吃了,她即使吃了能发挥它的功效么?我有些贼兮兮的kan着绿芜,希望能kan到她身上chu *现一点吃过蟒snake(she 虫它)snake(she 虫它)胆的征兆,据叔父说这个snake(she 虫它)胆吃↓去,body(* quan | shen *)会发hot(英文:hot,中文:re ),而且有类似***的效果,只不过么有**** na *么大的效力罢了。
  我这么一打量的时候,之间绿芜还真的有了一点不一样,她的玉面粉Red(* hong *),眉目之间顾盼流转,然后突然就朝我缓缓的走了过*| lai |*。
  kan着她发she chu ** yin *光的眼睛,我有些惊恐的退后,其实我是装的,历*| lai |*被强迫的女人不都是这样表现的么。只是我这个时候忘了自己是个男人,而强迫我的是个女人了,都怪自己太兴奋了,做反了表情。
  绿芜一面轻轻的朝我走过*| lai |*,一面还微嘟着小嘴,她脸上的妩mei(女眉)神情把我给惊到了。从*| lai |*没有kan到过这丫的chu *现这样的表情啊,难道真的是snake(she 虫它)胆的效力发作了?
  我还*| lai |*不及反应之际,突然绿芜就抱住了我的头,然后狠狠的亲了上*| lai |*。太快了,一切都发生在眨眼的瞬间,不得不说这个妮子的身手着实不错,我都*| lai |*不及fan kang ,虽然我也没有想想过怎么用力fan kang *| lai |*着。
  “你……”我双唇微张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绿芜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探了过*| lai |*,然后我闻到了一股恶臭。怎么,这妮子有口臭么?这股恶臭的确是从绿芜的小嘴里传递过*| lai |*的,我都忍不住想吐了。
  只是随着她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shen 过*| lai |*的时候,已经不容我抗拒了,在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底↓悄悄的递过*| lai |*一颗yuan *yuan *的东西。然后在我快要感应到是什么物体的时候,她已经把这个东西递到了我的hou long口,然后我不禁吞↓了肚。
  在我吞↓肚的瞬间,绿芜离开了我的唇,突然背转过身,就狂吐了起*| lai |*。我** fu **着唇,有些呆呆的kan着这一幕,我刚是不是把snake(she 虫它)胆给吃了?
  这个是我最关注的话题,毕竟在我的心里本*| lai |*以为snake(she 虫它)胆是给绿芜吃了,而且这妮子的表情也充分的证明了我的猜测,可怎么会知道一转眼,snake(she 虫它)胆又jin *到了我的肚里。难道刚才的恶臭就是这个snake(she 虫它)胆发chu **| lai |*的?
  而且绿芜今口 han 着这个snake(she 虫它)胆* na *么长时间,她忍住了,但就在snake(she 虫它)胆放到了我的肚子里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狂吐了起*| lai |*。试问,有哪个女孩子甘愿冒着被恶臭扑鼻的zi wei 吞↓不想吞的东西,仅仅只是为了让我能够容易↓咽?
  我不知道绿芜为何这么做,但心里已经感激万分了,不管她是chu *于什么目的,这份情我心领了。走到了还在吐着的绿芜Behind(shen hou),我** fu **了** fu **她的背部,“你何苦为我这般呢,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的。”
  又吐了几↓,然后吞了吞口shui *,绿芜总算是喘过气*| lai |*了,“哇,真是想不到这颗小珠子会这么的难以↓咽,要是好吃我自己老早就吃了,还轮得到你啊,不要自作多情了,谁对你好*| lai |*着。”
  听了绿芜的话,我有些哭笑不得,死鸭子嘴*ying *啊,就是这种人了,如果仅仅是因为想吃才吃的,* na *么感觉到味道不好的时候,也没见她吐掉,gan 嘛还忍着难受把它送到了我的腹中呢。
  我有些得意的kan着绿芜,知道这个妮子肯定是不好意思,毕竟为了我做chu ** na *么大的牺牲,是有点让人难以置信的。但是我心里已经体会到了她的这份情谊了,所以我不再说什么,心里明White(颜色bai )就好了。
  “* na *个,我们走吧,不然你还想被另外一条蟒snake(she 虫它)咬一口啊?”绿芜突然chu *声惊醒了我的思绪。
  “啊,还有另外一条么?”我惊得差点跳起*| lai |*,不会吧,这么背的事情我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遇到,居然碰到了一条,还有另外一条?
  “开玩笑的,不过你要是再不走,可就真的天black(hei )了。”其实绿芜的担心不是多余的,笑的时候我听叔父说,蟒snake(she 虫它)不会单独存在的,它们是很恩爱的动物,一般*| lai |*说,都会成双成对的chu *现。
  所以绿芜这么一说突然就提醒了我,赶jin 拉着绿芜离开了这个是非之di 。只是走了很久,我们并没有kan到可以藏身的di 方,而且天越*| lai |*越black(hei )了,说不准又会碰到什么难缠的东西呢。
  “要不我们随便找个山hole(dong )躲一躲吧,反正也没di 方去了,你肚子额么?”我刚吃了个snake(she 虫它)胆,现在body(* quan | shen *)发hot(英文:hot,中文:re ),头也开始沉重起*| lai |*,有点像snake(she 虫它)毒入侵的感觉了。莫不是这个蟒snake(she 虫它)的snake(she 虫它)胆有毒吧,我有些心惊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