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95章 生气时候还满可爱的
  幸好,还以为她想对我非礼呢,我就打算这么屈就算了,谁知道是空欢喜一场,nnd,不过幸好没有说chu **| lai |*,否则岂不是吃了个大笑话。
  我一面暗自庆幸的时候,绿芜已经拆开了我的绷带,然后认真的检查起了我的伤口。“还算不错,伤口没有感染恢复的比较快。照这个样子,很快你就能学习我的越女剑法了,只要你学会了这套剑法,我们可以合力打败暗夜狼了。”
  绿芜的表情是轻松的,我的心情却是沉重的,听说练习这个越女剑法的男人一定不能近女色啊。而且这个越女剑法不是传女不传男么,没有听说过哪个男人会用这套剑法的,不知道是不是我孤陋寡闻呢。
  我这厢纠结的表情kan在了绿芜眼里,她有些忍不住又笑开了,“放心吧,不会让你戒色的,你是不是停了江湖中传言说练习这个越女剑法要劫色戒酒啊,所以担心是吧?”
  绿芜真是知心的可人儿,连我心中所想都能想到了,只是我的得心情还是轻松不起*| lai |*。她虽然是说对了我的心事,但是并不能解决我的烦恼。此刻烦恼还在,我又怎么能轻松的起*| lai |*呢。
  “美人,有你在,我怎么舍得戒色啊,再说了,我就算想戒色你估计都不肯吧,哎呀……”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额头上就挨了狠狠一击,这女人↓手太重了,差点没把我给打残。
  不过我天资聪颖,不是* na *么容易就给敲笨的,所以她↓手再重,我也当是她给我搔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绿芜见我chu *口成章的,她心里恼羞的不成,便给了我一个教训,谁知道我根本不当回事,所以她也就没辙了。
  “你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嘴里吐不chu *人话*| lai |*,不跟你说了,反正这个剑法你爱练不练,不练拉倒。我找个没人的di 方孤老终身去,你自己kan着办吧。”绿芜生气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嘛,哈哈。她作势要走,我当然不能让她这么轻易的从我身边逃离开了。
  我一把拉住了她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然后放在手心里慢慢的###着,一般女人最受不了这个了。所以绿芜很快就瘫ruan (车欠)成了一滩shui *,有气无力的靠在我身上,任我上↓其手。
  “恩……秦……”绿芜若有似无的发chu *一些让男人听了会心跳加速女人听了脸Red(* hong *)的声音。
  我本*| lai |*也只打算的小惩大诫一翻,可谁知道这妮子的jiao (女乔)声让我居然差点把持不住自己就在树上要了她。虽然我也怀疑自己是否有练就这样的功力了,但是在我的心里还是ting *想试一↓是否能成……
  这种机会可不是随时都有的,果然是过了这个点就没了* na *个空,我才稍微的犹豫了一↓,也停↓了手中的动作* na *么几秒钟。绿芜就有反应了,她睁开了迷蒙大大眼,妩mei(女眉)的kan向我,真是要命的迷死人了。
  我就想一把抱住她死劲fa xie 一通的时候,她突然像是清醒过*| lai |*般,朝我jiao (女乔)小一声,然后突然飞↓树去。丫的,居然学会了black(hei )侠客的不告而别了,怎么的也跟我打声招呼再↓去啊,害我搂了个空不说,连心中沸腾的血液都么有停止流动过。
  我就一个人很尴尬的呆在树上,两手还呈一个环保的姿势,只是我的心里已经不↓百回的把绿芜给yy了个遍了。无奈,我也只好飞↓了树,我的轻功这几(曰)ri 可是见涨不少,当然是在绿芜的培训↓了。
  像现在她又给了我一个锻炼的机会,* na *就是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我当然是* na *只雄伟的老鹰了,绿芜就是* na *只可怜的小鸡。不过她可一点都不可怜,把我这只老鹰给累的上气不接↓气。
  我的轻功本*| lai |*就稍逊绿芜一筹,而且又是在我的伤势没有完全康复的前提↓,所以身形* shang * mian *就有些迟钝了。绿芜就是抓住了我的这个弱点,所以使劲的撒开脚丫子跑的很欢,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的舍命陪君子了。
  只不过我的这个舍命并没有换*| lai |*意料的效果,虽然绿芜的jiao (女乔)笑声不断,“*| lai |*啊,*| lai |*追我啊,快点*| lai |*啊。”绿芜不断的向我发chu *邀请。
  我当然是想马上扑上去,立马就yy了,只是这种念头才闪过脑海一刹* na *,小漫她们的身影就突然不期然的涌上了心头。这个时候想起了她们,虽然是有点煞风景,但是也给我敲了一记响钟。
  “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发作了?*| lai |*,给我kankan……”绿芜见我神色有些不对,所以过*| lai |*在我身边站定,然后就要查kan我的伤势。
  我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心里有很多话想跟她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而且我不确定的是在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所以决定还是暂时按兵不动比较好,只是我的这个左右为难的表情kan在绿芜的眼里自然是别有用意的。
  她的神色也黯然↓*| lai |*,我知道自己不经意间又伤到了她的心,只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天生的就是一个多情种,感情道路上也受到了不少的伤害。
  正所谓多情总为有情伤,无情不比有情易,我的多情chu *卖了我的心。只是我唯有跟绿芜说声对不起了,毕竟在我的* na *个世界里,已经欠↓了太多的情债,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去慢慢偿还,只能说对不起了。
  绿芜见我还在沉思,她转过身,突然叹息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朝前走去。我一把抓住她,“你要去哪里?太就快要black(hei )了,还是找个di 方先避一避吧?”
  这里White(颜色bai )天都不太安全更不要说晚上了,所以如果有可能还是找个安全的di 方先蹲一晚,然后再想其它办法*| lai |*对付暗夜狼。其实我这个时候脑海里倒是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不知道师傅二爷此时在gan 什么,按理也过去几天了,他等不到我回去带鸡* tui *给他吃,估计也走了吧。
  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是怎么想我的,估计把我恨得牙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吧。或许也在想我是不是个骗子,骗了他的轻功和内力就消失无踪了。相对于他* na *样响当当的大人物*| lai |*说,我这样的tender(nen)头青其实不够瞧的,只是他为何对我* na *么好,我还是想不通。
  这里又欠了二爷一个人情,这是个天大的人情,师傅如同亲父,只待有生之年能回报他了。绿芜见我抓住了她的手,没好气的说,“问你话,你又不说,到底想怎么的?”
  我也叹息了一口气,“如果此时我师傅在就好了,他一定能打败暗夜狼。”我的话果然引起了绿芜的注意,她美目一转,“你是说你师傅?他是谁?”
  “二爷,一个black(hei )道人物,你不认识的,在这里的人估计没人认识他,在我们* na *个世界同样。他很低调……”其实我脑海里的二爷一点都不低调,相反的他折磨人的法子是层chu *不穷。
  我这里说他低调是相对于绿芜的这样的人*| lai |*说的,毕竟在她的世界里哪里知道有二爷* na *样的人,颜玉* na *样的帮派呢,说低调是贬低了二爷。
  绿芜歪着头,有些诡异的kan着我,“二爷不会是个女的吧?kan你这神往的样子,估计魂都被你师傅勾走了。”
  绿芜的话才说完,我差点没背过气去,什么跟什么啊,我又不☆ɡao 扌高☆基,怎么会喜欢二爷。再说了,既然是二爷,怎么可能是女的,我觉得绿芜的得头脑是被* na *些个野狼给吓得,神志不清了。
  算了,懒得跟一个神志不清的病人纠缠↓去,我故意说,“是不是女的,你以后见到了就知道了,说不定被勾走魂的不是我而是你。”
  “你!讨厌。”绿芜朝我重重的跺了一↓脚,怎么女生都喜欢做这个动作,其实这个动作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相反会让男人大饱眼福。
  因为此刻绿芜跺脚的同时,她饱满的xiong 部在我眼前晃动个不停,让我差点把持不住,* na *春光dang 漾的画面实在让男人pen( 口贲)鼻血啊。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女人的这个东西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为何这么的饱满结实,而且大多数时候我*着它们的时候,也禁不住会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女人的优势就在这里啊,有xiong 部有qiao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有迷人的###,很多女人走上了不归路,迷恋金钱。很多男人也走上了不归路,迷恋美人,于是犯罪的交易就达成了,两不相欠的交易,其实就是一种犯罪。
  绿芜转过身就朝前面走去,我也jin 跟了上去,这black(hei )灯瞎huo *的,如果不跟jin 了,一不小心就跟丢了,到时候吃亏的是自己。绿芜毕竟是di 头snake(she 虫它)*| lai |*的,怎么的都比我要强很多,其实我走这个山路走着还会跌跤,这绿芜却跟踏平di 一般。
  “你慢一点嘛,我都跟不上了,哎,急死我了。”这没chu *息的声音就是小生我发chu **| lai |*的,为何我这么说呢。还不是绿芜走的太快,我被一根古藤缠住了,一时之间都tuo *不开身*| lai |*。
  绿芜本*| lai |*是没有注意到我这边的动向的,但听到我的说话声,还是调转了头kan过*| lai |*,“你,你不要动,等↓啊,不要动,也不要往后kan……”绿芜突然jin 张的kan向我的* hou * fang *,其实这个时候我是特别的想往我后面kankan,毕竟她的表情实在是让我心里也恐惧起*| lai |*。
  人往往都是这样的,在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异样的时候,就会很坦然自若。这个时候即使吃到了一条虫子,只要自己没发现,也不会有异常的举动。而这个时候,如果旁观者发现了,就会佩服这个人的镇定。
  然后当这个旁观者发现了并惊叫了chu **| lai |*,* na *么这个当事人会比旁观者更惊叫chu *声的。要不怎么说善意的谎言比真实的话语要美的多呢。
  我现在就处于这个境di ,绿芜一定是发现了我身边有什么不妥,而从她惊恐的表情kan*| lai |*估计是什么大件事。能让绿芜jin 张并chu *现这种表情的事情只有一件,* na *就是:这个事件肯定大条了,难不成是狼群又回*| lai |*了?
  可也不对啊,如果是狼群回*| lai |*了,绿芜没必要让我呆住不动啊,因为她一己之力也对付不了它们,即使我站着不动,她也做不了什么。* na *么是什么事情呢,我在使劲的(bie)住让自己不要回头的时候,已经想了很多。
  可我再怎么想也没有绿芜的动作*| lai |*的快速,她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一挥,只见一阵凉风疾速在我耳边拂过,然后就听到是什么东西的惨叫声,最后重重的跌落在了我身边的di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