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94章 音波功
  “是啊,你知道么?我猜你也不知道,要是知道你还用受这罪啊,还被打伤了body(* shen | ti *),活该。”绿芜对black(hei )侠客是气到了极点,所以说话都带着一股的怨气。
  我把手放在绿芜的肩上,安慰她,“别急,听他怎么说,说不定还真的有什么办法可以退狼群呢。”我的话其实也是安慰↓绿芜的,我心里压根不相信black(hei )侠客能有什么绝妙的办法可以退狼群。
  “你们就等着kan好了,* na *个小美人,你还别不信,如果我万一退了狼群,你答应嫁给我吧?”black(hei )侠客的表情是真非假的,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
  “难道,他也kan上了绿芜?一直暗恋她?”我心里打起了小九九,留这么个情敌在身边可不是好事。万一他真的对绿芜有意思,整(曰)ri 里kan着我们亲亲密密的,他不得发疯才怪呢。
  所以我这厢在心里盘算着,倒是没有怎么去理会* na *些在树***又开始蠢蠢yu (谷欠)动的狼了。“秦,你kan他们又开始往上爬了,而且这次它们好像改变了姿势了。”绿芜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低头一kan,果然只见十*| lai |*只狼互相团团抱住,然后各自的爪子却锋利的刺破了树皮,一步一个脚印的往上攀岩。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攀岩么,我老早就想尝试一把的,可因为各种原因给耽搁了。
  现在这些个凶残的动物在我面前表演者攀岩的动作,我还真的是觉得意外啊,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了。能让我在临死前大饱眼福一翻,也算是对我的一个回赠了,所以我怎么能不感激它们呢。
  而最好的感激它们的方式就是一举歼灭它们这个狼群了,毕竟留它们在世会祸害多少人我们还不知道呢,所以把它们击败了了,也是为它们积福。
  “没事,kan我的,你捂住耳朵啊。”我对绿芜说完这句话,kan着她带着疑惑的神情把自己的耳朵捂住,然后就开始施展我的音波功。
  其实这也是权宜之计了,只不过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毕竟如果不现在拿chu **| lai |*挡一↓,也不知道呆会会发生什么残忍的事情。我最不希望kan到的当然就是我的爱人绿芜惨死在这些个凶残成* xing *的狼群爪子↓了。
  所以我当机立断的使chu *自己的有力武器,也是最后的一件可以对付它们的工具了。我的音波功还不是chui 口欠的,音波功一使chu **| lai |*,***的狼群就开始吃不消了,都纷纷放开了同伴的body(* shen | ti *),然后各自捂住自己的耳朵。
  奇怪的是它们也会有样学样么,kan到绿芜捂住了耳朵,她们居然也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真是太神奇了。我从不知道动物也jin *化的这么快,坚持可以直接媲美人类的智商了。
  但是它们一松开了自己的爪子去捂住耳朵,* na *剩↓的两个爪子就要盘住树gan 了,所以没有时间*| lai |*继续往上攀岩。我的音波功持续了大概有十*| lai |*分钟,然后觉得嗓子都要冒huo *了。
  “秦,没事吧,要不算了,这样也只能暂时阻止它们前jin *,不能够击败它们啊,没用的。”绿芜心疼的kan着我吃力吼叫的样子,忍不住说。
  我点了点头,确实是自己也叫不chu *声了,算了,既*| lai |*之则安之,不管如何,我们这次可是真的在劫难逃了。狼群见我的音波功停止了,一个个都兴奋的大叫着,然后又开始牢牢的抱成团,向* shang * mian *爬过*| lai |*。
  “秦,我怕,我好怕……”绿芜的语气是意外的担心,毕竟她一个你女孩子能支持到现在也很不容易了。我作为一个男人没有能力帮助自己的女人,还让她担惊受怕的,我做人真是失败。
  nnd,这个black(hei )面侠到底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居然是一声不吭了,难道是哑巴了。
  我对绿芜说,“我还有个办法,你别怕,等↓狼群快要上到我脚边的时候,**** na *些个狼群的注意力肯定都在我这边,到时候我再用内力把你丢chu *去,你有多远就跑多远,听到么?”
  绿芜听了我的话,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然后焦急的问,“* na *你呢,你怎么办,我走了你就准备自己葬身狼腹了么?你这样让我怎么忍心丢↓你一个人就走呢?”
  我有些伤心,说实话,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幸福生活也就罢了,而且连死前想成全自己的女人让她得到一点幸福,却也是不能够啊。
  我反握住了绿芜的手,“你听我说,两个人死不值得,如果能有一个人逃生chu *去,然后想办法再通知其他人*| lai |*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可是万一我找不到人帮忙或者我即使找到人了,但你却不在了,* na *我怎么办呢?你让我一个人独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呢?”绿芜哭起*| lai |*,她的语气里满是伤心的感觉。
  我当然能够体会她的心情,我的心又何尝不是在被深深的刺痛着。只是此刻我已经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要不就是我们两个人都葬身在这些狼的肚中,只怕是我们两个人即使死了,它们也会觉得意犹未尽,* shang * mian *的black(hei )侠客也逃不了。
  真是想到曹###就chu *现了,black(hei )侠客见我的眼神望向他,他突然神秘的笑了一↓。我真的无语了,这丫的不是脑袋被烧坏了,就是受惊过度甚至开始不清醒了,只是没有想到他的心智居然还没有绿芜一个女人的坚强。
  不过我的想法是大大的错了,他的笑容并不是漫无目的的,他的脑海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个绝妙的想法。我低估了black(hei )侠客的功力,他的强悍就在于他身上的绝技是我没有见识到的,而且不仅没有见识,就连说都没有听说过。
  其实绿芜应该是对他相当了解的,但是在这件事上愣是没有想到他会有如此绝妙的功力。
  black(hei )侠客的绝妙就在于他的处变不惊,之所以处变不惊是因为他掌握了暗夜狼的绝技。而暗夜狼能够操纵这些狼群,就是因为他的###,这个是一种无声的声音,甚至于说的好听点是,我们听不懂的但是狼群却绝对的能够听得懂的很奇妙的东西。
  我的心里还是非常的惊讶的,对于black(hei )侠客露的这一手,他的口里发chu *一阵奇怪的类似低鸣的声音,这种声音深深的植入了我的骨髓里。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kan到***的狼群在听到这样的声音后,都纷纷停止了攀爬的动作。
  black(hei )侠客的嘴里继续发chu *这种声音的时候,狼群的动作不仅停止了↓*| lai |*,甚至他们开始纷纷四散开*| lai |*,而后突然集体的朝着black(hei )侠客的方向行了一个整齐的注目礼,之后就都迅速的消失了。
  绿芜目瞪口呆的kan着一切,她之前能够控制狼群是因为她懂得狼群的语言,能够跟它们做简单的(gou)通。可现在black(hei )侠客嘴里发chu *的声音她是连听都没有听过,而且她现在停了,发现自己也听不懂。
  我心里的惊讶也不亚于绿芜,凭black(hei )侠客露的这一手,我就深刻的意识到了我们的差距在哪里。这不仅仅是我跟他的差距,也是我们两个男人的生活背景的迥异。
  “你小子,不错啊,还深藏不露呢。”我故意笑着对black(hei )侠客说,其实也是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其实我心里懊悔死了。
  刚才真是惊险啊,差点就英勇的葬身狼腹了,这个葬身说好听点是英雄救美,说难听点是自己没本事,只能做* na *样自我牺牲的举措。
  可black(hei )侠客只不过轻轻的chui 口欠了一↓口哨,* na *些狼群就都消失不见了,这样的功力哪里是我可以比拟的。他的厉害在于他的不动深色,不到最后关头不拿chu *自己的真本事*| lai |*。我现在是有点佩服这小子了,在心情放松之后也跟他开起了玩笑。
  “是么,刚是谁还嘲讽我没本事不要瞎chui 口欠嘘啊,是谁呢?”black(hei )侠客要笑不笑的样子,他kan着我们气的不轻的表情,便两脚微踮,轻快的从树上越了↓*| lai |*。
  “喂,你哪里去,说不准* na *些狼群很快就回*| lai |*了呢,还是树上安全点啊。”绿芜对black(hei )侠客也有了感激之情,故kan到他从树上↓*| lai |*,有些担心的说。
  black(hei )侠客回头朝绿芜kan了一眼,然后有些凄凉的说,“你们玩你们的,不用理会我,我知道怎么做。对了,放心吧,狼群不会回*| lai |*了,它们已经走远了。”
  说完这些话,black(hei )侠客自顾自的走了,他的轻功真的不错啊,几个起跳,就不见了他的踪迹。
  “我们也走吧,天色不早了,找个di 方落脚是王道。”我kan了绿芜一眼,这丫的眼睛还直勾勾的kan着black(hei )侠客消失的方向,根本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嘛。
  “* na *个,他不会有事吧,就这么一个人走了,他身上还有伤呢。”绿芜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撇了撇嘴,有些不是zi wei 的说,“既然你这么不放心他,* na *就跟他去吧,反正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不用你照顾了。”我这么说是赌气的成分多些。
  果然绿芜听了哈哈哈一笑,“你吃醋了?kan你吃醋的样子真是一种享受啊,只不过你是真的在乎我的感受么?你不怕你家里的老婆生气啊?”
  这妮子,故意激我呢,不过我不会上当的,所以顺着她的话说,“是啊,我还真怕我家里的老婆会生气,真是还不知道这个老婆在哪里呢,要不你给我找一个,或者你顶替也行。”阿门,我这是最后一次撒谎了,还不都是为了chu *这个该死的di 方么,为了从这里走chu *去,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少贫嘴,不理你了,说真的,你有把握打赢暗夜狼么?估计我们两个连手都不会是他的对手啊。即便加上black(hei )侠客……”绿芜有些忧心的说。
  “你还想着他啊,人家都已经走远了,你刚刚怎么不阻止他啊。”我吃味的说道。
  绿芜(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然后jiao (女乔)mei(女眉)的kan我一眼,“瞧你,一个大男人也不知道大度一点,就为这点小事情值得你这么生气么?kan你脸都气绿了,*| lai |*,让我kankan。”绿芜突然探过手*| lai |*握住了我的手。
  啊,她想kan什么,难道想对我强行非礼不成,我有些无耻的想着。“不要动,kan你伤口是不是裂开了,呆会再给你上点药,好的快点。”绿芜认真的说,她哪里知道我心里的这些龌龊想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