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93章 你真坏!
  她的伤口就在左孚乚(ru )↓不及两寸之处,我要帮她敷药,势必掀开她的衣服,然后kan到让人鼻血直流的东东。虽然她说了几千次要嫁给我,但是我们毕竟没有夫妻之实,the first time(di yi ci )交chu *身子让我kan,忸怩* na *是难免的,我理解的很。
  我见又有便宜可占,赶忙点头答应说道:“我做事帮你放心了有我在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的。”
  她“呵呵”的笑了两声,便不再说话,左手缓缓的拖住Behind(shen hou)的剑身,右手慢慢的将手掌平放在xiong 前,掌心向上,慢慢的聚气凝神。
  她的手掌在清晨的阳光↓犹如玛瑙般发chu *诱人的光泽,手指修长而秀美,让人一kan就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整个人kan上去就像神圣不可{qin ** fan}的圣女一样,既* gao *贵又美丽,让人只能仰视,只能崇拜。
  绿芜见我呆呆的kan着她,脸微微一Red(* hong *),笑问道:“坏蛋哥哥,你老kan着我gan 嘛?”
  我说道:“因为你长的比神仙还好kan,我有时间多kan几眼,(曰)ri 后就是死了,我也心满意足了。”
  绿芜笑道:“坏蛋哥哥,你又在说傻话了,有我在这里保护着你,你活一百年、一千年也不会死。”
  我怕跟她说话会分了她的神,当↓只是笑笑,没有做声。
  绿芜见状也不再多说,当↓闭上眼睛,收住心神,慢慢的开始凝聚她的功力起*| lai |*。
  只见她放在xiong 前的手掌不停的又张又合,又张又合,如此不停的反复的几十之后,突然睁开眼睛对我说道:“坏蛋哥哥,我开始要拔剑了,你给我准备好药粉。”
  我虽然生* xing *好玩,但是到了这个jin 要关头却也不敢乱*| lai |*,当↓神情严肃的点了点头。她见我点头答应了,这次又闭上眼睛,缓缓的将手掌平放到剑身* shang * mian *,不一会儿的功夫,* na *剑身就好像放在铁炉* shang * mian *不停的用lie *huo *炙烤一样,body(* quan | shen *)变得huo *Red(* hong *),就好像要融成铁shui ** na *样。她的body(* quan | shen *)这时又升起一阵浓墨的烟雾,将我和她都笼zhao在烟雾里面。
  这时绿芜又道:“坏蛋哥哥,你准备好药粉没有?”
  我点头说道准备好。
  她说道:“* na *你现在就掀开我的衣服,随时准备药粉。”这个时候已经到了jin 要关头,没时间去理会* na *些无关要jin 的礼节了。她没有像刚才* na *样扭扭妮妮,我也没有像刚才* na *样胡思乱想。hands(*yong * shou *)(jie kai)药粉,放在左手手心,右手已经掀开她的衣角,只要她一用力拔剑,我就会迅速的掀开她的衣服,将药粉敷到她的前xiong ,然后再迅速的*| lai |*到后背,同样给她的后背敷上药粉。
  这时只见她的右手突然离开身上的剑尖,手掌一翻,掌心直直的对准锋利的剑尖拍了过去。眼见她的手掌快要及至剑尖的时候,突然在半空中一顿,一股无形的尽力从掌心涌chu *,推动着剑尖不停的往后退去。突然她啊的一声,* na *刺在她身上的长剑就凌空倒飞了chu *去。然后她身子一ruan (车欠),斜斜的往大树左边载了↓去。我赶忙hands(*yong * shou *)臂懒腰将她拦住,然后右手掀开她的衣服用嘴巴咬住衣角,不让衣服在我换手的时候掉↓去,盖住伤口,同时将左手掌心的药粉叫給右手,右手& nie (一种手法)着黄纸的中间,对折成两个大小不一的**形,然后在倾转一个尖角,让药粉快速却又* rou *和的power(*li dao*)飞向她* na *三寸*| lai |*长的伤口。* na *药粉见血即凝,片刻功夫就制住了汩汩往外冒的鲜血。
  我*| lai |*不及抹去自己额头上soybean(huang * dou)大的汗珠,迅速的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掀开她后背的衣服,用同样的方法将她Behind(shen hou)的伤口止血。然后又找chu *一卷厚厚的纱布,将她前后两个伤口包住,包的时候由于太过手忙交乱了,竟然……
  绿芜半天才换回过神,说道:“坏蛋哥哥你真坏。”
  我见她醒了过*| lai |*,知道她离鬼门关越*| lai |*越越远,当↓心情大好,笑呵呵的说道:“不是我坏,是我没有经验,没有经验。”
  她用玛瑙般的手指在我额头上轻戳了一↓,嗤嗤的笑道:“你就是爱狡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不爱胡说八道。
  我握住她的手在嘴上亲了一↓说道:“没有狡辩啊,这真的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吗?”事实也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嘛,以前人家受伤什么的,都直接送到医院里,哪里要我mao *手mao *脚的人动手。
  她kan了树***围得严严实实的狼群,皱着眉头说道:“这狼群始终是大患,我们不想办法将它们去掉,恐怕永远逃不chu *去。”
  我点头说道:“狼群虽然很厉害,但始终是人控制的,若是将暗夜苍狼活抓或者杀了,它们群龙无首的说不定很快就散去。”
  绿芜问道:“昨晚你生我的气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跟他毕竟是青梅竹马,感情若不是很好的话也不可能订婚甚至结婚。这么长久的感情,若是说断就断的gan gan 脆脆的,* na *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只能说明你是一个无情的人,无情的人长得再美又有什么用?说不定哪天死在她的剑↓都还不知道。”虽然心里并不想说chu *这么大义凛然的话*| lai |*,但是她毕竟是天↓第一大美女,而且武功有事* na *么* gao *强,再怎么样给她留↓个深刻的印象才行。
  她将头偎依在我的怀里,* rou *声说道:“坏蛋哥哥你真好,以后我再也不想着* na *个人渣,一心一意对你好,你说好不好?”
  我心里自然说好了,但是却又不能在她面前一副小气吧啦的样子,说道:“你觉得怎么好就怎么整,只要你过的舒服就好了,我若是什么都管的你死死的,你岂不是很不快乐?”
  她用小巧的嘴巴在我脸上轻轻的亲了一↓,说道:“坏蛋哥哥,你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以后我决定再也不见* na *个社会的人渣败类,一辈子就跟在你身边。”
  我将她好kan的小手放在我的掌心,然后将它放在我的嘴巴,轻轻的爱** fu **着说道:“感觉到你越*| lai |*越乖了,我也越*| lai |*越喜欢你了,以后我若是真的爱上你了,怎么办啊?”
  绿芜欢乐的笑道:“* na *就娶我做你的老婆呗。”
  我将她的小手贴着我的脸蛋,在她的耳边chui 口欠气道:“我可是全世界最穷的穷光蛋,你跟着我会受苦挨饿的,你不怕吗?”
  绿芜笑道:“你再穷也没我* na *么穷啊,我原*| lai |*还是有个茅草屋住着的,遇到你了连个茅草屋都没有,世界上最穷的只怕是我了。你若是不要我了,我怕要到大街上去喝西北风了。”
  两人正在情意绵绵之间,突然隔壁的树上black(hei )侠客在* na *里叫道:“你们两个卿卿我我完了没有,* na *些恶狼快要爬上树*| lai |*ken *你们的骨头了。”
  我们两人大吃一惊说道:“狼也会爬树。”
  black(hei )侠客说道:“你们自己往↓kankan。”
  我们两人往↓一kan,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半天才说道:“想不到这狼也是* na *么狡猾。”
  原*| lai |** na *狼见抓捕不到我们,于是一个一个叠罗汉* na *样的沿着树gan 悄悄的向我们爬*| lai |*,估计到了我们身边,一口咬住我们的身子将我们拽↓*| lai |*,然后再群起攻之,慢慢的将我们吃jin *肚子里去。
  望着di 上秘密密麻麻的狼头,心里都不由的倒舒了一口凉气,这密密麻麻的一大堆狼头算起*| lai |*最少有50条狼才有* na *么多。
  一条狼人立起*| lai |*的时候差不多有10米左右* na *么* gao *,这么多条狼加起*| lai |*已经足足差不多到了我们的脚↓了,此时不赶jin 像个办法,估计我们真的要被这些饿狼吞jin *肚子里然后消化掉拉chu **| lai |*。
  只是这办法也不是想想就能chu **| lai |*的,需要我们精心的策划和讨论一翻,但此时此景也容不得我们再细细的商量了。black(hei )侠客倒是不慌不忙,kan着我们急的如hot(英文:hot,中文:re )锅上的蚂蚁他仿佛没事人般的kan着hot(英文:hot,中文:re )闹。
  “喂,black(hei )大侠,你是不是有办法了?”我掉过头去kan他,这老小子爬得够* gao *啊,他此刻占据了有利的di 形,即使我们被狼群吞噬了,他也还有几秒钟的时间喘口气。
  我现在也有点后悔了,刚才怎么就没有想到爬* gao *一点呢,不过想想也是,即使爬* gao *了了,也只不过徒添几秒钟难耐的等死心情罢了,最后还不是要被狼群给吞噬掉么。
  “哈哈,我可没有什么办法,要想办法啊,你们自己想吧。”black(hei )侠客突然嘿嘿的一笑,然后贼眉鼠眼的kan着我们。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早知道刚才就……”绿芜也有些生气的叫道,在这个生死关头,这个一起度过患难的同伴居然就这样不管不顾了,说什么心情也不会好的。
  black(hei )侠客又是一笑,“是不是后悔把止血药粉给我了?这样,你拿回去吧,我也不要了,”说着还露chu *大半个xiong 脯*| lai |*,意思是敷在了xiong 部上,你即使想拿也要能拿的走才行。
  “坏蛋,无赖,痞子。”绿芜气的直跺脚,不对,这个时候是在树上,她也没di 跺脚,最多就是踹踹树gan 了。
  這一吓动静也不小,狼群正爬得兴* gao *采烈以为到最的fei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就要jin *肚的时候,突然听的这一声震动,全都吓得七晕八素的跌落了↓去。
  其实绿芜的功力本身就不弱,再加上她这次是因为生气black(hei )侠客的chu *言不逊所以更加的用力了几分,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凑巧的就阻退了狼群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jin *攻。
  我和绿芜都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置信,只有black(hei )侠客还是没事人般的笑嘻嘻道,“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要不是我气你,你还不一定有这等爆发力呢。”
  “油嘴滑舌,懒得理你。”绿芜没好气的瞥了一眼black(hei )侠客,她全副注意力都在树↓的狼群身上。“秦大哥,你说呆会要是它们再攻击上*| lai |*,我们可怎么办是好啊?”
  “是啊,它们这次是意外被我们给吓退了,再*| lai |*一次的话,肯定会倍加小心的,我们可怎么办呢。”我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想个什么办法*| lai |*退狼群。
  “说你们傻吧,还真的是傻,你们知道狼群最怕什么么?”black(hei )侠客突然chu *声道。
  “怕什么?这么凶狠的狼会怕什么?”我有些纠结的kan着black(hei )侠客,不知道他葫芦里有卖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