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92章 天↓第一大美女
  我笑道:“我自与我的绿芜sister(* mei mei *)谈情说爱,关你什么事*| lai |*着,有本事你也去找一个在我们面前秀恩爱,我保证一句话都不说你。”说完嘴巴又向绿芜的**凑了过去,绿芜这时的脸色变得好像有点不自然,见我嘴巴揍了过*| lai |*,当↓扭头到一边去笑道:“你这就睡一↓觉,我也要赶时间疗伤,待伤好以后在想办法逃chu *去。”
  她此时虽然在笑,但是笑的有点勉强,感觉我与暗夜苍狼好像触动了她的心事* na *样,让她心里不好受。
  见她这样,我心里自然也是十分不舒服,心道:“你都说了要嫁给我了,却还在为暗夜苍狼的事情闹情绪,这样子我算什么吗?”心里虽然是很不痛快,但也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声:“哦!你要我睡我就睡吧。”说着气鼓鼓的睡在di 上,脸颊jin jin 的贴着她的大* tui *外则,hands(* shuang * shou *)死死的搂着她的要不放,生气归生气,但是该占便宜的时候还是要便宜的。
  绿芜察觉了我语气的冷淡,勉强笑道:“你生气了啊,老公?”
  她居然想用“老公”两个字就收buy(中文:gou mai)我的心,当我还是没有见过世面的Male virgin(*chu | nan*),我当↓冷冷的道:“没有。你是天↓第一大美女,我怎么又资格生你的气呢?”
  我本为我这么一说,她马上就会俯**子*| lai |*在我的脸蛋上亲一↓,然后用ruan (车欠)语对我说:“老公,你别生气了,绿芜以后再也不敢惹你生气”之类的话*| lai |*安慰我一↓,没想到她只是又轻轻的强笑一↓,说道:“你没生气就好,你乖一点睡觉,我要疗伤了。等疗伤好了,我再陪你一起玩啊?”
  这句话多多少少安慰了我脆弱的心灵,但是她强笑的态度让我心里超级不shuang XX大XX,不想笑就不笑啊,gan 嘛非得要勉强自己笑呢,我难道就是* na *么小气的人,在我面前一时不笑我就会生气?我现在虽然是在生气,但是绝对不是为了她笑不笑的问题。
  心里气鼓鼓的想了一大堆,好不容易想到一些自我安慰的方法*| lai |*安慰自己的时候,却不知不觉的睡了jin *去,待得我醒*| lai |*的时候却听到半空中传*| lai |*“叮叮叮”剑铁交击的声音,我抬头一望,原*| lai |*不知什么时候暗夜苍狼又跟绿芜缠斗起*| lai |*。
  black(hei )侠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一只右臂,断臂上血流如注,他左手此刻舞着一条长木棍正艰难的协助绿芜一起夹击暗夜苍狼。而* na *头大野熊则是倒在di 上,满身鲜血,不知道死活。
  我一↓子被这混乱的场面吓得呆过去了,使劲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问自己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什么回事。这时又见身旁的huo *堆将要熄灭,一大群恶狼正悄悄的无声无息的向我们慢慢走*| lai |*,我也顾不得许多,当↓在身旁抱了一把茅草将* na *huo *堆点燃,然后又胡乱的加了一些柴草jin *去。
  一些恶狼耐不住肚中的饥饿,冒险跳过huo *堆,向倒在血泊中的大野熊撕咬而去,我kan的不由的好生恼怒,心中骂道:“这该死的畜生,有人在这里守着,还敢在我手里夺食,如果没人守着,不是要飞天了,老子今天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就不知道老子的厉害。”
  心里想着,手里却哪里两条手臂大小的木棍,像钳子* na *样弄了个交叉,然后迅速的朝扑向大野熊的* na *条恶狼的脖子狠狠的夹去,* na *木棍尾端将就一米的di 方都又熊熊的huo *焰,夹道* na *恶狼的脖子上登时发chu *一阵焦臭的味道和* na *恶狼的惨叫的声音。
  我此时心中气极,将毕生的尽力都灌注在这两条木棍* shang * mian *,虽然木棍很长不好用力,但是在我body(* quan | shen *)内力的灌注之↓还是将* na *头恶狼的脖子夹的jin jin 的,让他无论如何拒绝始终逃不chu *我两条尾端满是huo *焰的木棍。
  这时又有几条不怕死的恶狼窜了jin **| lai |*,我见状,hands(* shuang * shou *)用力夹起* na *条被我整的半死不活的恶狼,用* na *恶狼的脑袋对准跳过huo *堆的恶狼的脑袋直撞过去,两个脑袋撞在一齐,登时两个脑袋犹如生鸡蛋破裂,流chu *或White(颜色bai )黄White(颜色bai )的东西chu **| lai |*。
  jin 接着是我松开* na *条被我弄死的狼尸,转而又向另外一条越过huo *堆的恶狼夹去,* na *恶狼运气极好,身子还没落di ,脖子就给我用棍子牢牢的夹住。
  我hands(* shuang * shou *)用力往后一甩,* na *被我夹住的恶狼整个身子就飞了起*| lai |*,与正在跳过huo *堆的几条恶狼撞在一起,登时有几条被击中脑袋,当场死在半空。有条运气好的,从半空中摔↓*| lai |*掉jin *huo *堆里,霎时间变成一条huo *狼。
  * na *些huo *狼若是掉头跑回狼群我不去理会,若是朝大野熊和我这个方向走*| lai |*,我就毫不犹豫的用棍子夹住它们的脖子,将它们半空弄死或者将它门丢尽huo *堆里继续接受lie *huo *的熏陶。
  * na *些狼群好像都杀Red(* hong *)了眼睛* na *样,一条条前赴后继的朝* na *huo *堆里扑了过*| lai |*,我一个人speed(*su du*)再快,一↓子也忙不过*| lai |*,渐渐的huo *堆被* na *汹涌的狼群弄熄,我的处境也越*| lai |*越糟糕。
  当我击杀了第三十三条恶狼的时候突然听到Behind(shen hou)绿芜焦急的叫道:“大坏蛋小心。”她的话音没落,我整个人就被人抱了起*| lai |*,飞向半空。
  而后一条灰影从半空中朝我刚才所在的di 方扑了过*| lai |*。见状我不由的拍了拍xiong 脯暗叫道:“好险。”若是被* na *无声无息chu *现在自己Behind(shen hou)的恶狼普中,* na *是不死也得重伤。
  我回头望向救我的人。见抱我的人正是自己还对她满腹意见的绿芜,不由得心神一dang ,chong *她笑道:“绿芜sister(* mei mei *)你对我可真好。”
  绿芜见我不再生她的气,不由的也露chu *了一个甜甜的微笑说道:“只要你不生我的气,我就一生一世对你好。”话还没说完,就见她嘴角汩汩的流chu *鲜血。一道剑尖贴着我的underbelly(* xiao fu *),自她的Behind(shen hou)透至前xiong ,露chu *约莫有两三寸的光景*| lai |*。
  我人脑子虽然不是很灵光,但也知道眼前的不是演戏,是真的是会si 禾厶人的* na *种,当↓悲痛的叫道:“绿芜,你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艰难的说了声没事,然后倒转右手长剑,向后反削,只听得Behind(shen hou)一声惨叫,暗夜苍狼左手握着右手手腕从半空中掉了↓去。绿芜狂pen( 口贲)了一口鲜血,忍痛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跟斗,脚尖在树gan 上一点纵身跳上一颗枝丫*cu && da*的树上,慢慢的将我放了↓*| lai |*,缓缓的说道:“大坏蛋,你没受伤吧?”
  我见她此刻脸色极度苍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的就像一张White(颜色bai )纸一样,受伤极为严重,这个时候却还关心着我的安危,当↓强忍着眼眶的泪shui *,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绿芜sister(* mei mei *),你怎么样?你会不会死啊,你可是答应过要嫁给我的,你这么死了是对不起我,对不起共产……”
  本*| lai |*想说对不起**的,但想起自己经历了* na *么多生死磨难,什么时候见**关照过我一次。绿芜是死是活,*** na *么伟大,* na *么忙,哪里管得到这些,想到这里当↓就*ying *生生的就后半句吞jin *肚子里面。
  绿芜强笑道:“对不起**是不是?放心吧,坏蛋哥哥,我即使对不起**也不会对不起你的,为了你我会好好的活↓去的。”
  我kan着她神情如此的痛苦,不由的掉↓眼泪*| lai |*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她hands(*yong * shou *)抹去我眼角的泪shui *说道:“从*| lai |*没有一个男人为我流过一滴泪shui *,你是第一个。为了你这宝贵的泪shui *,我一定要嫁给你,给你生几千个儿子。”
  我不由的泪中带笑说道:“你当你是母猪啊,给我生几千个儿子。”
  她此时**发White(颜色bai ),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chu **| lai |*。过*| lai |*好半天才说道:“你扶我坐好。”
  我gan 忙着按照她的话将她端端正正扶好。她感激的kan了我一眼,然后艰难的shen chu *双掌,让两个手掌交叠在一起。
  过了好一会儿功夫,她身上突然冒chu *一股股White(颜色bai )烟,将她整个人笼zhao在烟雾里面,kan上去就像↓凡的仙女* na *样ruo * yin * ruo * xian 。我心里虽然惊奇,却也不敢随便开口打乱她的疗伤。
  过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突然睁开眼睛对我说道:“坏蛋哥哥,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我哪有不愿意的,gan 忙点头说道:“好。”
  她脸Red(* hong *)了一Red(* hong *)说道:“我内衣里面有疗伤的金疮药,你能不能shen 手jin *去帮我拿chu **| lai |*,等↓我拔剑的时候需要用到。”
  她话还没说完,我的手就已经shen jin *她的衣领里面四↓的乱*,*到她* na *jiao (女乔)* rou *的di 方不肯放手,说道:“在* na *里啊,我怎么没有*到啊?”
  她jiao (女乔)嗔的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道,* na *是我身上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怎么可能会有,你Behind(shen hou)到我后背,将我围xiong 的扣子(jie kai),将我围xiong (jie kai)拿给我好了,不然你这样乱*半天只是无端的占了我的便宜,一点忙都帮我不到。
  我见她的气色越*| lai |*越好,知道她不可能会死,当↓笑嘻嘻的用另外一只手shen jin *她后背的衣领里面,* na *停留在* rou *ruan (车欠)之处的di 方仍然不肯松开。
  绿芜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说道:“你一只手怎么解得开?”
  我笑嘻嘻的说道:“解这个的经验我多的很,你放心好了。”话一chu *口就感觉到自己好像哪里说漏了什么,赶忙闷声将两只手shen 到她的后面,(jie kai)她的围xiong ,说道:“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向我这样的Male virgin(*chu | nan*),怎么可能一只手解得开。”
  绿芜似乎也没在意我前面说的* na *句话,只是* rou *声笑道:“无论什么时候,你总是有的说的。”
  我把她的围xiong 放到她的面前,说道:“弄chu **| lai |*了,在哪里啊?”
  这时black(hei )侠客纵身跳到另外一颗树上“啧啧啧”的叫道:“连###都弄chu **| lai |*了,你们不是想在这个di 方打野战吧?”
  绿芜玉脸一Red(* hong *),说道:“什么啊?我是要疗伤。”
  black(hei )侠客笑着说道:“疗伤还要将###取chu **| lai |*的,你的疗伤方式倒是先jin *。”
  绿芜被他气的笑起*| lai |*说道:“你就爱胡说八道,诺,这是一包我们越女门特制的刀伤药,你快用药缚住你的伤口再说。”
  black(hei )侠客眉flower (hua )眼笑的说道:“没想到你平时冷冰冰的,现在一↓子对我* na *么好了?莫不是你这个flower (hua )痴也kan上我了吧?”
  绿芜“啐”了她一口,没有说话,只是又从她的围xiong 上向变戏法* na *边变chu *几包刀伤药放在我手里,神色凝重的说:“你现在暂时帮我保管一↓这几包刀伤药,等↓拔剑的时候,你就快速的将* na *些药粉洒在我的伤口上,不要speed(*su du*)太慢,让鲜血将* na *药粉chong *跑了。”她说道帮她将药粉洒在她伤口上时,脸Red(* hong *)的像块布一样,神情十分的忸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