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9章 铁血手段
  “陈素莹这女人我已经差不多掌握了,从她* na *里套资料非常容易的,您就放心吧,这个企划案一定会给您拿到手的,嗯,嗯,知道了。”
  我本不是故意偷听的,可厕所本*| lai |*空间就封闭,一点儿声音都能听的非常清楚,所以我一字不漏的把整个电话谈话过程都听了。我也知道了这个人是谁,企划部的副经理许亮。
  这个人是个狠角色,jin *公司不到一年,就升任了现在的职位,据说也是有很大背景的。
  我还在震惊中,这可是个###谋,公司对电话里谈到的这个项目可是志在必得,如果让人抢先一步,稍有不慎,公司损失的将是以亿为单位的money。
  跟许亮电话的到底是什么人?对方什么背景呢?我蹲在厕所里想了半天,都想不chu *个头绪。也早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了。
  海南之旅为期三天,结束后我们回到各自工作岗位继续充当老黄牛的角色,我算小有收获。虽然跟杨倩闹得有点尴尬,以为回到公司会接受到不少同事的异样眼光,谁知道大家都绝口不提* na *个事情了。
  我这才知道原*| lai |*是杨倩发了封口令,这个女人,真是铁血手段,跟清朝太后一般,谁泄密,诛谁九族。
  她不再理会我,我当然也乐的不去招惹她,继续过我的清平太世。
  但我心里一直藏着厕所里的* na *个事,我也预感就在这几天,估计许亮就会行动。因为作为市场综合部主任,我还是有点消息的。最迟明天就会召开公司* gao *层会议,商讨这个企划的执行。* na *么,要行动也是今晚了?
  我突然灵机一计,找到张一顺,把事情的经过都说给他听,许亮是他的部↓,他当然清楚他的为人,所以没多费口舌,他就完全相信我的话了。
  我跟陈素莹并不认识,最多算是见面点头而已。印象中她是一个比较强*ying *精明的女人,当然也是个美丽的女人,张一顺由于工作的关系跟她常接洽。
  于是由他chu *面跟陈素莹说明事情的真像。由于我* na *天电话忘了录音,现在手头没有丝毫的证据,不能跟公司讲明把许亮揪chu **| lai |*。
  同样的,我们也想知道幕后真正的black(hei )手是谁。
  事情jin *展并不顺利,陈素莹不相信张一顺的话,这女人可能就像许亮电话里说的,差不多已经掌控了,估计连body(* shen | ti *)都给人家了,当然不会相信我们的片面之词。
  我让张一顺告诉她,先不要声张,如果不相信,我们今天晚上见分晓。
  于是,一个夜black(hei )风* gao *的晚上,二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吃了整杯泡面后,偷偷的躲在漆black(hei )的办公室里面,隐忍待发。
  一个小时过去,又半个小时过去了,这丫的许亮,还ting *能潜伏,到现在都不见人。我暗暗骂道。
  “你确定是真的么?许亮可没有我办公室钥匙,更没有我柜子的……”谁知道陈素莹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就悄无声息的打开了,我赶jin 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再chu *声。
  “呜呜……”我不管她的抗议,掉过头去kan接↓*| lai |*的事态发展。
  jin **| lai |*的人果然是许亮,他手里拿着一只手电筒,对这个di 方仿佛轻车熟路,肯定*| lai |*找过陈素莹不知多少回了,我也奇怪他怎么会有陈素莹办公室的钥匙。
  更奇怪的是,他居然准确的找到柜子放置文件的di 方,而且掏chu *一把精巧的钥匙,轻松的就把柜门给打开了。
  陈素莹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一切,然后目光kan向我,示意我可以把手从她的小嘴上拿↓*| lai |*了。我很听话的立刻放↓手,手掌心触感很* rou *ruan (车欠),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触碰起*| lai |*非常舒服。我心里暗自评价。
  陈素莹当然不知道我心里的真实想法。她转过头kan向张一顺,这丫的从刚开就开始沉默,跟个隐形人一样,这会他倒积极起*| lai |*了,他小声朝我们说,让我们先不要声张,跟着许亮chu *去。
  我们一行三人尾随许亮除了办公室,然后到了一个漆black(hei )的小巷子,他朝一个人影走过去,把手头的文件交给了对方。
  对方戴着一个宽边的翻沿帽,穿着大的风衣,脸上还挂着一副特大号的墨镜,丫的,活生生一副间谍的打扮。
  我们kan着他们低低的交谈,张一顺没忘把iphone4拿chu **| lai |*朝着前方两人连拍,我越kan越觉得*| lai |*接头的人有点熟悉,中等发福的身材,突然,头脑里灵光一闪,莫不是……
  这厢张一顺示意我们可以chong *chu *去捉贼了。陈素莹早已按耐不住,第一个站chu **| lai |*,还学谍战里威风的女警大喊一声:“哪里跑。”
  这一喊不打jin ,我们还处于震惊状态,* na *个接头的人贼精,一溜烟的就跑走了。估计是做惯这个行当的。都老手了。
  等我们赶到时,光剩↓一个许亮傻呆呆的站在* na *里,丫的,怎么就不跑啊,难道就不怕被抓。
  我想错了,许亮是个聪明人,kan着我们三个一起从暗处chu **| lai |*,就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知道跑也没用,索* xing *站在* na *里等我。
  “许亮,你……”还没说几句,陈素莹就激动的猛di 咳嗽起*| lai |*,唉,我是kan不↓去了,都说恋爱的女人智商等于零,估计激动时也是这样。
  我走过去,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拍着许亮的肩膀,笑眯眯的问,“计划书给他了?”
  许亮不解我为何这么* gao *兴,他大概以为我怒极发疯了吧。
  我当然* gao *兴,因为在之前我们就已经把这份计划书调包了,许亮给对方的只是一个修改过的翻版,而且,一旦对方深信不疑的照着执行,我们就能第一手知道跟许亮接头人的怎是身份,这可是一石二bird(niao )之计啊。
  其实我们原本是想当场抓个现行的,谁知道陈素莹这女人坏了大事。
  “许亮。”陈素莹好不容易咳顺了,站起*| lai |*又大喊,“你怎么会有我钥匙的?”
  丫的,原*| lai |*就为了这事。都跟人上过床了,弄你钥匙有啥难的,我不停翻White(颜色bai )眼。
  我又想错了。
  原*| lai |*许亮一早计划接近陈素莹套取重要资料。陈素莹有个老母亲病了在医院需要照顾,许亮就自告奋勇的去帮忙跑前跑后,很快就取得了陈素莹的信任,可以自由chu *入女方家里。
  然后有一次,陈素莹因为什么事情不开心,喝酒醉了,不省人事,倒在许亮怀里,还是许亮给送回家,顺带的就把她办公室的所有钥匙拿去配置了一副。
  可幸的是,许亮没有劫财又劫色,陈素莹认识许亮之前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通俗点说,如果陈素莹之前是**,就还是**。
  我和张一顺原计划是把许亮交由公司内部处理,毕竟他是有背景的,我们也不好轻易做决定。
  但我kan轻了陈素莹,女人的报复心往往是很重的,尤其是在面对着背叛自己的男人的时候。其实许亮在陈素莹身上也没有得到什么,财色都没沾到,算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贼了。
  陈素莹却不这么想,她抢先一步报了警,于是,这宗企业内部商业案件就交给了警察处理,一切主动权都不在我们手里了,原先的计划都被捣乱,引snake(she 虫它)入瓮这招宣告失败。
  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好女人,而这个好女人是上不了台面的,一旦上了台面就不是好女人了。我们错在不该让陈素莹参与这个事件,导致功亏一篑。我记住这点,以后都不会再犯了。
  公司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撤诉,只是把许亮开除chu *公司,临走还奉送了一大笔养老金。丫的,早知道做贼这么好混,我不该帮忙抓贼,应该站在贼的* na *方。
  不过从这个事件后,我和张一顺成了比较好的朋友,这个男人值得交,至于陈素莹,不知是不是心里受创,急需** fu **慰,三五时就跑*| lai |*我这里跟我聊天,一*| lai |*二去,我和她也成了比较聊得*| lai |*的朋友了。
  公司大力表扬了我们三个人,杨微在公司大会上特别点名了我,夸我jin *公司一*| lai |*一直为公司作chu *了不少贡献,值得公司同仁学习。
  杨微夸我的时候,我清楚的kan到杨倩的脸马上变了颜色。
  在杨微微笑的目光注视↓,我有些轻飘飘,我知道以后工作的动力*| lai |*自哪里了,能亲口得到杨微的夸赞,比什么都强。
  晚上回到家里,张小漫笑意盈盈的给我备了一桌*** feng ***盛的晚餐,期间还跟我喝起了小酒,我知道*| lai |*着不善,所以没敢多喝。
  “秦,我在家也呆了一段时间了,现在小lang差不多能照顾自己了,你kan我是不是该chu *去找份工作做↓?”张小漫* rou *若无骨的身子在我身上慢慢的磨蹭着。
  我脑海里突然浮现chu *山hole(dong )里的一幕,杨倩也是这样靠在我身上,甚至还能清晰的闻到她身上散发chu **| lai |*的女人香,要是* na *个时候自己↓手快一点,* na *……
  “秦?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真是讨厌!”张小漫突然掐了我一把,彻底把我从对杨倩遐想中拉了chu **| lai |*。
  “我听到了,小漫,你真的想chu *去工作啊?我养你不好么?”她以前倒是一个有能力的女人,不过我不喜欢自己的女人chu *去抛头露面,万一又碰到像黄并强这样的色狼怎么办?
  “我不想吃ruan (车欠)饭,再说,我读* na *么多书,就为了呆在家里让你养啊,说chu *去会笑话的。”张小漫嘟起了小嘴。
  “没人笑话你的,小漫,你要是在家无聊,就去学学*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flower (hua )啊,瑜伽啊,你们女人不是最喜欢这些么?”我耐心的开导她。
  “我要做你背后的女人,秦,我不想呆在家里,慢慢失去独立的能力,你明White(颜色bai )我的心么?”张小曼的眼睛里隐隐的有了泪shui *,我感觉事情没表面上kan起*| lai |** na *么简单。但我☆ɡao 扌高☆不清张小漫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终于点了点头,如果不答应她,估计今晚上就别想上床了。
  第二天,我挎着包包准备去挤公交车,突然张小漫跑了过*| lai |*,说自己今天有个面试,跟我搭乘同一辆公交车,这神速的,昨晚才跟我说想chu *去工作,今天一大早就面试了,敢情瞒着我jin *行多时了。
  我问她去哪里面试,她笑着说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