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91章 亲个嘴还* na *么激动
  绿芜微笑着点头说道:“是的。”
  我摇了摇头说道:“又* na *么神奇,我可是一点也不相信。”
  绿芜笑道:“我都是要嫁给你做你老婆的人了,骗你gan 什么?”
  我被她这一句说的浑身re *xue *fei *teng *,当↓说道:“你真的是想嫁给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心里jin 张的几乎要打鼓,怕她一句:“逗你玩儿”之类的话就将我幼小的心灵无情的击碎。
  绿芜微笑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我调匀了一↓呼xi 口及说道:“* na *我可不可以亲一↓你的脸蛋?”
  绿芜微笑的点点头,说道:“你是不是怕我忽悠你啊?”
  听她突然说起这话,心里不由得亮了半截,怕她突然*| lai |*句我真的是忽悠你的,* na *就真Ta Ma的完蛋打击。当↓停↓脚步,说道:“是。”
  绿芜笑道:“不会的,我老师说过我这辈子跟你注定了有夫妻的名分,即使你不愿意我也要死缠着不放,要你娶我做老婆呢?你好好的担心什么。”
  我听了不由得又惊又喜,既然她老师都这么说了,绿芜忽悠的情况* na *是微乎其微了,当↓走向前去,在她脸蛋上很亲了几↓。不管她忽悠不忽悠,亲了再说,最少我不会亏本吗。见她依旧笑意盈盈,一双好kan的眼睛闪烁着欣喜的光芒,当↓又走向前去,**慢慢的向她的朱唇慢慢的靠近。、
  这时又听得暗夜苍狼在* na *里骂道:“你们两个就不能收敛一点,让人kan了眼晕啊。”
  绿芜听了只是微微一笑,没有理财他,我见绿芜不理睬暗夜苍狼,当↓心中大喜,心道:“kan*| lai |*这小妞真的是要嫁给我,不然这会儿怎么不理他了呢?这可是大违常理的事情啊。”心里想着,嘴巴却慢慢的一寸寸的向她的朱唇靠近,每挨近一点心里就“噗通”的调一↓,感觉就好像Male virgin(*chu | nan*)the first time(di yi ci )做* na *个的样子,莫说是靠近异* xing *的body(* shen | ti *),怕是自己每tuo *一件衣服,心都要剧烈的跳动一↓。
  绿芜kan我老半天还没有凑到她的**上,笑道:“你还是个Male virgin(*chu | nan*)啊,怎么亲个嘴还要* na *么激动?”
  我被她说的血脉贲张,当↓说道:“才不是呢?我是想营造一些lang漫的气氛才故意* na *么慢的?绿芜你喜欢我吗?”
  绿芜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笑道:“都说要嫁给你了,不喜欢怎么嫁啊?”
  我的**又靠近她的**呢几寸,问道:“你既然喜欢我,* na *么为什么要做他的未婚妻,还差点跟他结婚了呢?”
  绿芜笑到:“想不到你也是* na *么爱盘根问底的八卦男人。我以为我师傅帮我选中了你你就会跟别的男人不一样,没想到你还是* na *个bird(niao )样。”
  我说道:“天↓乌鸦一般black(hei )吗,我是正常的男人,怎么会跟他们不同呢?”
  绿芜又kan了我一眼,笑道:“你总是有的说的。当年我师傅给我算命的时候就说了我才是真正的跟你一对儿,跟暗夜苍狼* na *个心肠狠毒的人不合适。我跟你一样都是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人,自然是不会相信* na *些算命的玩意,见师傅在我面前老是提起,心里也不在意,照样我行我素的跟暗夜苍狼他纠缠在一起。
  绿芜顿了一↓,说,“到得结婚* na *(曰)ri 我还准备笑话一↓我师傅的,说她不是会算命的,怎么算不准了,我跟暗夜苍狼走在一起了,谁知* na *晚就chu *大事了,当时我就对师傅的话深信不疑,这才苦苦的寻找你的↓落。待得师傅告诉我你在哪里哪里chu *现,让我派* na *小野猪chu *去接你,定然会将你接回*| lai |*。我照她的话去做,果然把你借*| lai |*了,对我师傅的话更是相信的不能再相信。所以在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决定了无论怎样,也一定要嫁给你。事情就是这样,你还有什么要文的吗?”
  我见这事情如此的离奇复杂,怔了好半天才说道:“”你师傅真的很厉害啊,有机会你得带我去见识见识她一↓才行。”
  绿芜笑道:“这辈子怕是你见不到了。”
  我惊讶的问道:“不是吧?怎么会这样?难道她因为我身份低微不想见我?”
  绿芜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你身份di 位的问题,而是你们两人之间距离的问题。”
  我说道:“距离有什么好怕的,现在交通* na *么发达,要去哪里都很容易,只有有钱再远的距离也是可以相见,除非你师傅是去了月球或者其他外太空的星球上,我才会见不到她。”
  绿芜说道:“我师傅与你的距离比di 球到月球的距离还要远,我都见她不到,你如何能见得到她?”
  我怔了一↓问道“比月球还远的距离* na *是在哪里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绿芜捂嘴笑道:“你不是不知道,只是你脑子反应迟钝,想不到在哪里而已。”
  我惊奇的说道:“哦?”
  绿芜笑道:“天上,天上你知道么?”
  我惊讶的说道:“你师傅在天上,难道她是神仙能住到天上去?可是科学家不是说天上没有神仙的吗?怎么一↓子又抛chu *一个神仙*| lai |*?嗯!这↓我发达了,我是第一个发现神仙的人,到时候报纸上,电视里都会经常chu *现我的身影,这↓赚大了,哈哈!绿芜有你可真好,一↓子就撞到了让我闻名天↓的机会。”
  绿芜嘟着嘴巴不满的说道:“你这人想象力怎么* na *么*** feng ***富啊?”
  我惊奇的说道:“我想象力*** feng ***富,难道你师傅不是神仙?你师傅不是神仙怎么会住到天上去?”
  绿芜hands(*yong * shou *)在我的脑子上轻轻的打了个暴栗,说道:“说你蠢你还真的是蠢,人死了不是会上天,哪里*| lai |*的什么神仙?”
  我这才如梦初醒的说道:“原*| lai |*你是说你师傅已经死了。你直接说你师傅死了不是很好,gan 么要说她在天上* na *么* gao *级。”说道这里,突然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跳了起*| lai |*叫道:“你师傅死了怎么会给你算命,怎么知道我这几天就在外面的* na *座山上?莫非你师傅是讲师化身,死了还跑*| lai |*chu **| lai |*告诉你我的行踪。”
  绿芜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嗔道:“kan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师傅给我算命的时候,* na *时候还没有死,只是我要举行婚礼的第三天才死的,不然暗夜苍狼敢这么放肆的对我,不怕我告诉我师傅将他的皮都播了?”
  我说道:“即使你师傅是在你们举行婚礼的三天之后才死的,但是她死亡的(曰)ri 期到现在也过去了好几年了,她怎么就知道我这几天会*| lai |*这附近,让你派小猪chu **| lai |*接我就一定能接的到我的?”
  绿芜笑道:“因为她会算啊。”
  我惊讶的道:“她死了还会算?”
  绿芜摇摇头说道:“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哪里还有死了还会算的可能。”
  我被绿芜说的犹如云里雾里一般,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绿芜说道:“我师傅临死的时候给我一封信,信里面写的就是我什么时候会跟你见面,见面之后会遇到什么劫难的事情。”
  我听了倒舒了一口凉气说道:“你师傅不是* na *么夸张,这样她也算得到?* na *她没有没提到今天我们会身陷狼群的事情啊?”
  绿芜摇头道:“没有。只是说与你the first time(di yi ci )相见之后就会碰到一场生死劫难。至于什么样的劫难她没有细说。”
  “我靠,这也算的到,你师傅真比诸葛亮还诸葛亮,我从心里表示对她无比的佩服。”
  绿芜见我在她面前说她师傅的好话,不由得喜得眉flower (hua )眼笑,* na *情形感觉比夸奖她还* gao *兴。我又问道:“你师父知道我们有这个劫难,* na *她有没有给我们流↓化除劫难的方法啊?”
  绿芜朝我眨了眨眼睛说道:“没有!她只是说了有劫难的事情之后就没有说了。”她一边说一边在我的手掌心上写了三个字。
  我用心的记住了她写的三个字,正想开口问的时候,她又朝我眨了眨眼睛,将右手的食指放在**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之后,眼睛又向暗夜苍狼所在的di 方瞄了瞄,示意我不要说chu *面,免得他听到了事情会很麻烦。
  我听了赶忙点了点头,将**凑到*** shang * mian *,用今口 han 糊不清的语气对她说道:“知道了。”
  她见我如此聪明伶俐,当↓shen 手抱住我的脖子,shen chu *如小snake(she 虫它)一般灵动的snake(she 虫它)头钻jin *我的嘴巴里,与我的snake(she 虫它)头chan (缠)mian(纟帛)在一起。
  我自chu *生以*| lai |*,与人接吻的井里没有上百次也有上千次,但是从*| lai |*没有遇见一次这么**的接吻。见绿芜如此的疯狂,我用更加疯狂的方法去回报她的初吻。
  snake(she 虫它)头向灵snake(she 虫它)一样使劲的在她嘴里搅动,每次触碰到她* na *灵巧的snake(she 虫它)头的时候,body(* quan | shen *)就好像触电一样,浑身一震,震过之后就有一种说不chu **| lai |*的舒服,同时***也是越*| lai |*越亢奋,有一种恨不得将她身上的衣服撕烂,然后* na *个* na *个。
  她hands(* shuang * shou *)抱着我的脖子死死的不放,我的hands(* shuang * shou *)则是在她的xiong 前不停的游*| lai |*游去。hands(* shuang * shou *)放到她xiong 前轻轻一握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嘤咛”一声叫chu *让人re *xue *fei *teng *的声音*| lai |*。
  我见hands(* shuang * shou *)放在她的xiong * shang * mian *他没有半点fan kang 的意思,于是hands(* shuang * shou *)愈*| lai |*愈大胆,终于都忍不住从她xiong 前的衣领* shang * mian *shen 手jin *去,触碰到她* rou *ruan (车欠)而又坚*ying *的所在,我得手还没*| lai |*的及感受到* na ***的舒服,绿芜就hands(*yong * shou *)拍开我的手,用今口 han 糊不清的语句对我说道:“你gan 什么啊?这里很多人kan着的?”
  我笑嘻嘻的道:“算*| lai |*算去也就是我、你、暗夜苍狼还有black(hei )侠客四个人,有什么好怕的?”
  说着shen 手又想shen jin *她的衣领里面,她赶忙shen 手将我不老实的手牢牢的抓住,说道:“你要死啊?”
  我说道:“能死在你这个美若天仙的美女手里,没什么不好的。”
  “你…”绿芜松开我纠缠在一起的snake(she 虫它)头,脑袋后退几步瞪着我说道。
  “我,我怎么了啊?绿芜sister(* mei mei *)?”我在非常恰当的时间里在绿芜后面加上sister(* mei mei *)两个字,让她刚才kan上去还是什么生气的神情登时如冰雪一样融化开*| lai |*。
  她见我* na *副无赖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是个大坏蛋。”
  我笑嘻嘻的说道:“即使是大坏蛋还是很爱你的?”这句话我顺其自然的说了chu **| lai |*,并没有觉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麻不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麻的di 方,暗夜苍狼却在背后冷冷的说道:“一个大男人说chu *这么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麻的话*| lai |*,恶不恶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