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90章 没人会喜欢我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绿芜从旁边给我递*| lai |*一块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说道:“flower(flower (hua ))大萝卜,快不要想你梦中的大美女了,吃饱你的肚子再想吧,不然饿死了可是没办法想的。”
  kan着她* na *jiao (女乔)嗔的眼神,突然间感觉到梦中美女的眼神就好像跟绿芜的一样,我呆呆的望了她半天,才说道:“你眼神倒是ting *像的,只是你模样比不上她的千分之一。”
  绿芜把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塞到我的嘴巴说道:“快吃吧,* na *里有你* na *么多废话说的。”
  我问道:“这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是哪里*| lai |*的?”
  绿芜说道:“这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是暗夜苍狼身上的人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你吃还是不吃?不吃我可拿去为狼了啊。”
  我见对面* na *暗夜苍狼此刻正用他* na *狼一样的双眼盯着我们,整个人好好的,没有半分有事的样子,登时知道绿芜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当↓从她手中抢过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说道:“只要是绿芜美女烤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我都吃,别说是人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就算是僵尸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我也吃。”
  绿芜将头靠在我肩膀上,笑道:“你这人嘴巴怎么* na *么会说,恐怕是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吧?”
  我不知道绿芜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当↓小心翼翼回答道:“我才不会说话,我这个人什么不好就是老实,老实的像木头一样,见到女孩子就像哑巴一样,半天说不chu *一句话*| lai |*,哪里会有人喜欢我?”
  绿芜笑道:“我不信。”
  我笑道:“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反正我就这么一个人,你门怎么了kan我是你门的事,我不能改变你们的kan法。”
  绿芜笑呵呵的说道:“是吗?”
  我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可以在**面前向你保证。”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目前kan上去还是很丑的绿芜打情骂俏,只是跟她说话有一种很愉快的感觉。
  这时候只听暗夜苍狼在* na *边骂道:“一对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男女,公然在众人面前打情骂俏,羞也不羞。”
  绿芜说道:“我们怎么样关你什么事,你怎么也跟别人一样多管闲事啊?”
  暗夜苍狼道:“谁管你门的闲事了,我只是kan不惯你们* na *副恶心的样子,kan了就让人作呕。”
  绿芜说道:“又没人让你kan,你kan不惯可以闭上你的眼睛不kan的。”
  暗夜苍狼说道:“我才不上你们的当呢,你想趁着我闭眼的时候偷袭,你的* na *些小心思能瞒得过我。”
  绿芜不屑说道:“就你这样的人渣还值得让我偷袭你,你也太抬举你自己了吧?”
  暗夜苍狼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不再说话。这时绿芜从huo *堆里抽chu *一块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扔到他的面前说道:“吃不吃,不吃的h话饿死了可不能说是我们暗算你死的。”
  我见绿芜这个时候居然还给他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吃,心里不由得感到有点酸溜溜的,说道:“像他* na *样的人饿死了是活该,他死了哪里还会说我们是暗算他死的。”
  绿芜回头笑道:“你说的倒是ting *对的,你kan我这脑袋傻乎乎的,连人死了不会说话都会忘记。”
  暗夜苍狼捡起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本*| lai |*是要吃的,见到我们又在* na *里打情骂俏,当↓气的将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丢在di 上,怒道:“我不吃你这对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男女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若是你们在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里面放了毒药,我吃你们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中毒而死,我的一世英名不是全毁了?”
  绿芜笑道:“想不到你还会吃醋啊,难得!难得。”
  暗夜苍狼怒道:“你这个贱人谁吃你的醋了,别尽往自己脸上的贴金。像你这幅丑模样,全天↓如果有一个人喜欢你我就跟你同姓。”
  绿芜笑嘻嘻的转头问道:“天穷哥哥,你喜欢我不?”
  这(jia huo )为了跟暗夜苍狼赌气居然叫我哥哥起*| lai |*,让我心里既对她感到超级无语,同时心里又是酸溜溜的,人家在怎么打得要生要死,还是情意绵绵的,我跟她一起chu *生入死,还比不上人家的一只脚。
  虽然心里痛恨绿芜这个时候还在跟暗夜苍狼两人之间犹如间的赌气,嘴里还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喜欢,你这么美的美女,不喜欢的才是脑子不正常。”
  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是七上八↓的,因为她到底是不是个美女我目前还是听说,没有亲眼证实过。若是她是个美女,因为我的这句话喜欢我到还是好,若是她是个丑女的话,* na *么她因我这句话而喜欢上我的,我Ta Ma的就真的很惨的了。
  绿芜转头对暗夜苍狼说道:“kan到没有啊,以后你就跟着我姓叶好了,你家的* na *个姓‘墨’太难听了,墨shui *、墨shui *、墨shui *有多black(hei ),你们的心就有多black(hei )。”
  “你…”暗夜苍狼被她气的七窍生烟,半天说不chu *话*| lai |*。
  绿芜说道:“就知道你是个说话不算话的人,跟你吵架没劲,还是跟我的天穷哥哥玩的好,是吧,天穷哥哥。”
  我被绿芜这(jia huo )弄得没点脾气,说道:“你觉得怎么样* gao *兴就怎么样整。对了,你你这里哪里有chong *凉房?我要chong *凉,一天不chong *凉就感觉到body(* quan | shen *)养的要死。”
  绿芜和black(hei )侠客楞道:“这个时侯你chong *什么凉,不会是真的脑子烧坏了吧?”、
  我不满的说道:“chong *凉有什么好chu *奇的,以前我在家到时候无论刮风↓雨,落雪飞霜我都天天chong *凉的。”
  绿芜说道:“屋子没烂的时候是用chong *凉房的,我还不是跟你一样天天chong *凉,你就以为你一个人是人,我们不是人不用chong *凉了是不是?”
  我撇嘴说道:“你天天chong *凉身上怎么还是* na *么脏?”
  绿芜说道:“还不是不想让* na *(jia huo )kanchu *我的身份故意弄脏的。特殊情况你要特殊对待吗,不要像个小孩子* na *样* na *么任* xing *。”
  我说道:“我才不任* xing *,只是觉得浑身不舒服,想chong *凉而已。”
  绿芜说道:“待我们想办法逃tuo *这里,你想chong *就chong *个够,这个时候又闹什么闹?”
  chong *凉只是我为了调节一↓气愤而说的,当然不会是真的想chong *了,这个时侯大敌当前,分分钟就有敌人偷袭的危险,即使真有chong *凉房给我chong *凉我也没心思chong *凉的,你想想光溜溜的死在澡堂里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啊。
  我hands(*yong * shou *)& nie (一种手法)了一↓她的脸蛋笑道:“刚才逗你玩的,你这个250还当真了。”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当↓hands(*yong * shou *)在她脸上& nie (一种手法)了一↓,果然见被& nie (一种手法)的di 方皮肤都变得很* rou *tender(nen),很洁净,当↓shen chu *hands(* shuang * shou *)在她脸上使劲的* rou *了几↓,* na *脸上的脏东西不停的往↓掉落,没多久就kan见一副美若天仙,烂若桃flower (hua )的俏脸*| lai |*。
  见到* na *一副完美无瑕,洁净如玉的脸蛋,我不由的赞叹道:“绿芜,你真的好美啊,感觉到你比我刚才梦到的* na *没若天仙的女子还要漂亮十倍,百倍、千倍。”
  绿芜笑道:“有* na *么夸张,我只不过是一个常人家的女子,哪里会很美。”
  我赶忙说道:“是真的,我没骗你。我若骗你我就是条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是条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了,因为现在的她就跟我梦中kan到的一模一样,哪里*| lai |*的漂亮十倍、百倍、千倍之说,只是为了套得美女的放心,夸大其词而已。
  此时绿芜的眼角的笑意更浓,说道“还说你不会说话,现在一*| lai |*就一大堆甜言蜜语。”
  我感觉到自己像中了大奖似的,笑嘻嘻的说道:“才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呢,我说的都是实话,绿芜你嫁给我好不好,我可是喜欢死你的,你也得喜欢死我才行,礼尚往*| lai |*吗?”
  绿芜笑嘻嘻的说道:“才不要喜欢死你呢,把你喜欢死了我以后嫁给谁啊?”
  我听得她这么说,不由得* gao *兴的新华怒换,虽然这个时候在外面找小三是对不起老婆对不起儿子的行为,但是绿芜如仙女* na *么漂亮,为了能和她这样的美女多说几句话,多在一起多呆一段时间,哪怕是死都愿意,何况她换说要嫁给我,嫁给我你们的懂,这可不是说几句话,多呆一点时间* na *么简单的事情,这可是一辈子长相思守的事情,莫说是对不起老婆,对不起儿子,就算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要gan 的。
  我说道:“好好好,我不要你喜欢死我,我只要你愿意嫁给我就好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是七上八↓的,她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岂不是害我空欢喜一场。
  这时候暗夜苍狼怒道:“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 na *么吵,注意一↓你们周围还有观众。”
  绿芜问道:“你不是不吃我们考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吗,怎么一↓子不见了,难道是哪里*| lai |*的老鼠偷吃了。”
  暗夜苍狼尴尬di 说道:“你就当老鼠偷吃了的好。”
  绿芜眼角充满了盈盈的笑意:“现在我总算知道你有多无耻了。”
  暗夜苍狼一时无话回答绿芜,当↓抬头望天当没有听到她的说话* na *样。我见绿芜老是想跟暗夜苍狼说话,心里酸溜溜的很不是zi wei ,说道:“绿芜sister(* mei mei *)你打斗了一天要不要在睡一↓啊?”我估计我是在吃醋的时候开始变得* na *么无耻的,一开始绿芜两字都不多叫一声,这转眼的功夫就绿芜sister(* mei mei *),绿芜sister(* mei mei *)的叫了起*| lai |*。
  绿芜摇了摇头笑道:“我身上受了很严重的伤,光睡觉是没有用的,我得打坐调养两个时辰才行,你若是困的话你在睡一会儿,有我kan着你不会有事的。”说完回头有对black(hei )侠客说道:“你也累了* na *么久,休息一↓吧?”
  black(hei )侠客也不推辞,当↓倒di 就睡,我好奇的问道:“我kan武侠小说里面,人家受伤了要调养都必须有人kan着,以防敌人突然chu *现,打扰了他的修炼,让他走huo *入魔。你怎么* na *么奇怪,不但不让人在一旁护法,还能照kan我们?”
  绿芜笑道:“我们越女门不但剑法卓绝天↓,就算↓方法也是天↓无敌,别人寻常要修炼了,必须静静的找个di 方不能让人打扰才能修炼,疗伤就更加不用说了。我们越女门的越女心法跟寻常的修炼方法完全不同,修炼的时候不但可以在人多嘈杂的di 方修炼,而且还可以在说话的时候,走路的时候,睡觉的时候修炼,而且可以随时别人打断不会受到任何gan 扰。”
  我听了不由得张大嘴巴,半天合不拢嘴了,过了好久才问道:“你说说话的时候也能修炼,莫非你现在就已经在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