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89章 你敢耍我!
  * na *大野熊见我救了它,不由的感激的chong *我连连示好。我对它说道:“你受伤了快退到后面去。”
  它好像听懂了我的意思* na *样,点了点头便摇摇晃晃的朝绿芜所在的di 方走去。这时black(hei )侠客走了前*| lai |*,说道:“老兄你就再给我一支烟一支烟好不好?就一支烟,多的我也不要。”我被black(hei )侠客这个二百五气的gan 瞪眼睛,当↓从ku 兜里掏chu *一包香烟塞到他的xiong 前,气chong *chong *的说道:“给你,不要抽死了就好。”
  black(hei )侠客笑嘻嘻的说道:“老兄你真会开玩笑,哪里有抽烟会抽死的人说法,你不会是给* na *些野狼吓得脑子不正常了吧?”
  我懒得理他* na *个神经病,怕大野熊有什么危险,当↓转身朝* na *大野熊的Behind(shen hou)追去。这时又听得black(hei )侠客叫道:“老兄,你帮我kan一↓,kan一↓,我就抽根烟,抽根烟就好了。”
  我怒道:“你死了的好,你抽烟还要我帮你kan着。”一边说,一边和* na *大野熊*| lai |*到茅草屋边,重新整理好了一堆茅草,然后用一个打不着huo *的打huo *机在* na *里“咔嚓,咔嚓”假装点huo *,引暗夜苍狼过*| lai |*将我的huo *机弄飞,然后让绿芜趁机与他缠斗一番,我再在他们缠斗的时间用打得huo *的huo *机点燃茅草。
  果然我还没“卡擦”两↓,* na *暗夜苍狼就飞身用剑向我的右手刺*| lai |*,我不想自己的右手手腕再痛一次,当↓将huo *机往半空中一丢,暗夜苍狼就抛↓我不管,向* na *半空中的huo *机挥剑砍去,想趁机毁了* na *个打huo *机,让我不能点huo *。
  绿芜见暗夜苍狼要毁坏* na *打huo *机,当↓大吃一惊,飞身向他后背刺去,暗夜苍狼飞到茅屋后的一颗小树* shang * mian *,左手抱着树gan 绕了一圈,挥剑向绿芜刺去,绿芜赶忙用剑驾开,两人用“叮叮当当”的缠斗起*| lai |*。
  我便趁机用打huo *机点燃了眼前的茅草,然后小心翼翼的往茅草上加一些小小的gan 柴,* na *些恶狼见到我这边升起了huo *堆,感到惧怕,一条条“嗷呜”“嗷呜”的退chu *几丈不敢向前。
  暗夜苍狼见我升起了huo *堆,气的咬牙切齿,说道:“你这(jia huo )耍我。”
  我笑道:“耍你又怎么样?有本事将我杀了。”
  * na *black(hei )侠客见我这边升起了huo *堆,赶忙退到我的身边过*| lai |*说道:“老兄你真聪明,居然想到用这个身法*| lai |*驱狼。”
  我这时也累的够呛,瞄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少在这里拍我的马屁,你快去帮绿芜的忙,她与暗夜苍狼* na *bird(niao )人缠斗了* na *么久应该也很累的了。”
  他点头答应了一声,然后说道:“等我再抽一根烟再说,就这么一根烟的功夫,绿芜功夫* na *么* gao *强,应该支持的住的。”
  他话还,没有说完,我就被他气的又蹦又跳,叫道:“* gao **** gao *,这都什么时候还记着抽烟。”
  black(hei )侠客挠了挠头说道:“就一支烟的功夫,有* na *么要jin 吗?对了你* na *么关心她,莫非她是你的姘头。”
  我给他气的几乎爆炸,hands(* shuang * shou *)乱舞乱晃的叫道:“是啊!这你总该满意了吧?八卦婆!!。”正说着,暗夜苍狼又飞身朝我们扑了过*| lai |*。我以为* na *(jia huo )又要抢我手中的打huo *机,赶忙将打huo *机在半空中一扔,想*| lai |*个故伎重演。
  暗夜苍狼却不吃我* na *一套,对半空中huo *机望也不望一眼,挥掌就往* na *huo *堆拍去,只听得“轰”的一声,* na *原本烧的旺旺的huo *堆,被他用掌力一掌集散。huo *苗漫天乱飞。我和绿芜三人都是气的牙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
  大野熊首先忍不住了,挥着巨掌一巴掌向他的身子扫去。暗夜苍狼在半空中发了一掌,此时body(* quan | shen *)的尽力已尽,再无可借力之处,被大野熊一掌扫*| lai |*,毫无fan kang 之力,一掌扫在他的身上,他登时像败革一样飞chu *几丈,在半空中pen( 口贲)了一口鲜血。
  我们见暗夜苍狼被大野熊这瞎猫碰上死耗子的一掌打得受了内伤,不由得大是欢欣鼓舞,一个个* gao *兴的眉flower (hua )眼笑。我赶忙收集了四散开*| lai |*的huo *苗,然后再弄了许多茅草放在huo *苗* shang * mian *让它燃烧。
  * na *些恶狼见我们在这边的huo *堆已经熄灭,都慢慢的走向前*| lai |*,见我们这时又将huo *堆点燃,登时又四散开*| lai |*,退到三丈开外之后,又围成一圈,向家里养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样,蹲坐在di 上望着我们,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我说道:“好奇怪,这野狼怎么像人一样,流露chu *可怜巴巴的样子。”
  绿芜kan了它们一眼说道:“狼是一种很凶残狡猾的动物,它装可怜只是想迷惑你这样的笨蛋,让你觉得可怜靠近它的时候,就会露chu *凶恶的真面目,一口将你咬死,然后再,慢慢的将你吃掉。”
  我说道:“我才不会同情* na *些(jia huo )呢?反倒是你* na *么心ruan (车欠),如果* na *天遇到像狼一样的人,怕是给人家吃了你还不知是怎么回事?”
  绿芜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说道:“才不会呢?”
  我们几人说了一会儿闲话,见暗夜苍狼斜靠在一棵树上不言不语的,当↓问道:“暗夜苍狼,你一个人呆在哪里gan 什么啊,过*| lai |*这里聊天解闷啊。”
  暗夜苍狼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不理我们,靠在树上闭目养神,我们跟他缠斗了半天也是感到又困又乏,当↓说道:“我们累了* na *么久都休息一↓吧。”
  他们两人点了点头,* na *大野熊这时也做了↓*| lai |*,用yuan *溜溜的眼睛kan着我们,好像再问我们再说什么* na *样。
  绿芜kan着满身是伤的它,心痛的hands(*yong * shou *)*了*它的mao *发,对它说道:“你受了* na *么严重的伤,留了* na *么多的血,你先躺↓*| lai |*休息一↓。”
  * na *大野熊呜呜了两声,好像一个受伤的孩子向自己的老妈诉说自己的委屈* na *样,眼泪汪汪的kan着绿芜,绿芜叹了一口气说道:“知道你难过了,你睡一觉吧,睡一觉就会好的。”
  * na *大野熊听了绿芜的话,乖巧的躺**子,眼泪汪汪的kan着绿芜,嘴里“呜呜呜”的叫个不停,绿芜说道:“我知道你想你的宝宝和小野猪兄di 了,它们在天国好好的,它们都希望你过的好好的呢?”说到小野猪的时候眼中不由得也流↓眼泪*| lai |*。
  我这时想起小野猪*| lai |*,心里也是一阵难过,再怎么说它也是跟我有点感情的,就这样没了,心里自然是很伤感的,想起自己没*| lai |*得及掩埋它的尸身,这会儿多半是葬身狼腹了,不由的更是难过。
  * na *大野熊kan见绿芜流眼泪了,也跟着留↓眼泪呜呜哇哇的叫个不停。绿芜擦掉眼角泪shui *,又shen 手*着大野熊的脸庞,让它的眼睛闭上,说道:“睡吧,一切都会好的。”
  black(hei )侠客见我们这幅模样,也不吭声,只是埋头一根一根的抽烟,小野熊和小野猪都是死在他手里的,这时候如果不想被骂,自然只能闷声不吭当哑巴。其实他也ting *郁闷的,自己辛辛苦苦的大眼镜snake(she 虫它)也被绿芜杀死了,他一肚子的郁闷没处跟人说呢。
  这时他用力狠狠的xi 口及了一口烟,然后将烟头丢在di 上用脚踩灭,说道:“你们先睡觉吧,我*| lai |*kan着* na *该死的暗夜苍狼和狼群,一有什么风chui 口欠草动我就chu *声示警。”
  我和绿芜此时都困得不得了,只是有大敌在身旁虎视眈眈的kan着自己,不敢就这么睡↓,见black(hei )侠客自告奋勇的当起守夜者,当↓都暗暗欢喜,点头答应。
  这时black(hei )侠客又问道:“老兄,你有没有手机啊?给我玩玩游戏解解闷,不由怎么熬得↓去。”
  我无语的kan了这个二百五半天,才说道:“你去kankan暗夜苍狼身上有没有,你跟他借一↓好了。”
  black(hei )侠客知道我又在调笑他,当↓讪讪的笑道:“这个我还是不完的好,免得一不小心让他们偷袭了可不好。”
  见他会转口,也不再跟他纠缠,当↓慢慢的爬到绿芜的身边,hands(*yong * shou *)搂着她的头说道:“我们一起睡吧?”
  绿芜好像跟我非常熟络* na *样,见我shen 手去抱她,也不fan kang ,只是像温* rou *的小孩子被父爱关怀着* na *样,满是* rou *情的kan着,非常温* rou *的点了点头说道:“嗯。”说着hands(* shuang * shou *)抱着我的身子,脑袋偎依在我怀里就这样甜甜的睡着了。
  她* na *犹如一望清泉的眼睛kan着我的时候,让我心里莫名其妙的(zao 。re ),感觉就好像吃了***似的,***不由自主的坚*ying *了起*| lai |*。她此刻肮脏的外貌没有让我心动,* na *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却让我一↓子***大起,当真是奇怪。
  black(hei )侠客见我们两人睡在一起,当↓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一朵鲜flower (hua )*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牛粪上啊!*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牛粪上啊。”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满是不忿,我虽然说不上全球第一美男,但怎么说也是帅哥一个,black(hei )侠客什么眼神啊,居然将我当成是牛粪,真Ta Ma的不是人。心里暗骂着,眼皮子却是承受不住,慢慢的合拢了起*| lai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阵香味扑鼻而*| lai |*,我也将近一天没有吃东西了,闻道香味肚子不由的咕咕咕的乱叫起*| lai |*。突然间感觉到有人在摇晃我的身子,我睁开惺忪的睡眼像* na *人望去,只觉得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na *女子肌肤雪White(颜色bai ),笑容明mei(女眉),一双迷人的丹凤眼眼波流转,顾盼生情,此刻正今口 han 情脉脉对着我微笑呢,我kan的又惊又喜,当↓跳了起*| lai |*叫道:“你好,我是秦天穷,请问神仙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 lai |*的?”说完这句话之后,才发现自己是做了一个美梦。
  绿芜嗤嗤的笑道:“你这(jia huo )在发什么flower (hua )痴,怎么一*| lai |*就说* na *么莫名其妙的话?”
  我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的笑道:“刚才我梦见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坐在我身边朝我微笑呢,我心里一激动啊就忍不住想跟她搭讪一↓,没想到醒*| lai |*见到的你,真是扫兴。”
  绿芜只是嗤嗤的又笑了几声,没有说话。只是专心的转动着她手中的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black(hei )侠客这时又摇摇头叹了一声气说道:“美女明明在你眼前,你这(jia huo )在胡说什么啊?真的是蠢材啊,蠢材。”
  我反驳他说道:“你才是蠢材呢。”心里想到:绿芜虽然是个美女,但怎么样也不可能跟我梦中相见的* na *个女子相比,* na *女子当真是天↓di ↓独一无二的气质美女,只要能跟多说几句话,多在一起相处多一点时间,哪怕就是此刻死了也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