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87章 black(hei )侠客
  如果暗夜苍狼拼不顾绿芜的一剑向black(hei )侠客后心拍去,black(hei )侠客最多是身受重伤而未必会死,我是间接受力体,受到的伤害自然更小,最多就是断几根筋骨了事,离死还有十万八千里之遥,而暗夜苍狼则会被绿芜的长剑刺个透心凉,不死也得残废,损失是相当的惨重。所以只要不是脑子受到严重的精神打击或者哪根筋不对,*| lai |*个神经错乱,* na *么是绝对不会置绿芜的长剑而不顾的。
  暗夜苍狼反手斜削,将绿芜的长剑dang 了开去。* na *原本拍向black(hei )侠客凌厉的一掌便失去了准头,掌沿碰到black(hei )侠客的左手,将black(hei )侠客的身子打得向右边的茅草屋飞去。
  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我和black(hei )侠客两人穿破茅草屋的木墙飞到茅草屋里面,到得里面,我chong *black(hei )侠客叫道:“哇靠,你的生命怎么* na *么脆弱啊,被人家轻轻的挨了一↓就又是吐血,又是pen( 口贲)shui *的* na *么夸张。”
  black(hei )侠客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怒道:“你小子别得了便宜又卖乖,有本事你被他碰一↓试试,kan你这条小命还在吗?”
  我说道:“我才不会吃饱了没事做,好好的让他打一掌呢。”
  “你……”black(hei )侠客被我气的七窍生烟。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我为什么要惹他生气,只是觉得他就这么轻轻的给暗夜苍狼打了一掌又pen( 口贲)血又pen( 口贲)shui *的,kan了有点不习惯,忍不住用言语去挤兑他。
  正在我们两人吵架之余,突然木墙缺口处又有一人的身形慢慢的退了jin **| lai |*,我以为是暗夜苍狼,赶忙chu *声叫black(hei )侠客将他打chu *去,不要让他走jin *茅屋里面*| lai |*,谁知black(hei )侠客偏偏与我作对,我叫他不要让* na *人jin **| lai |*,他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就将* na *人拉近茅草屋里*| lai |*,待得* na *人jin **| lai |*,我们仔细一瞧,jin **| lai |*的* na *人正是暗夜苍狼。
  他见black(hei )侠客拉着他的手臂,以为black(hei )侠客要偷袭他,当↓一掌将他打倒屋顶上去。他庞大的身躯穿透茅草屋顶,飞向半空,半天不见从天↓掉↓*| lai |*。
  这时绿芜从屋外破墙而入,见好好的茅草屋顶破了一个大hole(dong ),当↓骂道:“真是个250,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着刷刷的两剑向暗夜苍狼左臂斜削过去。
  暗夜苍狼闪避不及,当↓纵身跳开。又有一只不知死活的恶狼扑了jin **| lai |*,刚好被半天摔↓*| lai |*的black(hei )侠客压死在body(* shen | xia *)。
  black(hei )侠客正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子,却被暗夜苍狼拎起旁边的一个木桶,兜头扣在他的头上,然后被暗夜苍狼一脚踢chu *屋外。
  见此状况我也忍不住骂了一句:“真Ta Ma的是250,怎么会* na *么笨的都有。”
  绿芜见暗夜苍狼向我袭*| lai |*,赶忙shen 剑*| lai |*救,一掌将暗夜苍狼*开两步说道:“还不是像你。”
  暗夜苍狼身子一矮,左脚横扫向绿芜的↓盘攻了过*| lai |*。绿芜飞身跳上桌子,这时暗夜苍狼的右脚又猛的横扫过*| lai |*,小* tui *碰到* na *用了时月已久的桌子,当↓两根桌* tui *“砰”的一声断裂,桌子倾斜,* na *放在桌子上的盆盆筷筷便哗啦啦的从桌子上掉了↓*| lai |*。
  绿芜双脚在桌沿上一点,飞身跳到身前不远的木柱* shang * mian *。左脚踢中木柱,反身一招向暗夜苍狼的灵墟和玉堂他的两个死*刺去。
  暗夜苍狼后退几步,;脸色一变说道:“越女剑法?”
  绿芜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说道:“你明知道越女剑谱在我的手上,我会用越女剑法有什么好稀奇的。”
  暗夜苍狼神色凝重的说道:“以前我也见过有人使用过越女剑法,虽然招式跟你的差不多,但是发挥chu **| lai |*的威力远远没有你的* na *么大。”
  绿芜说道:“你说的使越女剑的是陈素莹* na *个贱人是吧?”
  见绿芜提起陈素莹我心中不由的一动,暗道绿芜不是与世隔绝么?怎么也知道陈素莹这个跟我o**x过几千次的女贱人。难道她们两个以前相识?还有陈素莹这个人怎么隐藏的* na *么深,明明会武功的,怎么却装chu *一副完全不会武功的样子。莫非她说的陈素莹不是我认识的* na *个。
  暗夜苍狼奇道:“你怎么知道是她?”
  绿芜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说道:“越女门的叛徒,自以为学了几招三脚猫的功夫便可以天↓无敌了,没学到半年就偷偷**的跑到巫溪市去给人家当保镖傍大款。人要好好的活↓去,用自身的能力去挣钱* na *也无可厚非,我们门派的人知道她去给人家当保镖也没有怎么去追究她,谁知道她见师门的人没去追究她的责任,她就变本加厉起*| lai |*,不但用自己所学的武术给人家当保镖赚钱,还自立**广收di 子,说她才是越女门正宗,所有与越女剑法是有关的都是骗人的。师门的人气不过于是派我chu *去清理**,她见我*| lai |*了也是十分后悔,一副诚心改过,要重新做人的样子。我当时心里一ruan (车欠),就没有废去她的武功,只是让她第二天跟我回越女门向师傅解释一↓她以前犯过的过错。她当时也答应的很shuang XX大XX快的,谁知道到了半夜十二点,她突然叫了一帮警察围住我,说我要绑架勒索她,叫派chu *所的人*| lai |*抓我。她却趁机逃tuo *,我与* na *些派chu *所的bird(niao )人周旋了半天这才逃tuo *,待我再回到原*| lai |*的di 方的时候早已人去楼空,再无她的踪影。有过的约莫有两年,我们师门的人才发现她投身到龙华集团,在* na *里做行政部经理。我们见她在* na *里老实本分了不少,没有像以前* na *样招摇过市的,就都放过了她。只是在见到她的时候警告她不能再使用我们越女门的越女剑法,若是发现了我们定当严惩。她* na *是见到师傅都亲自chu *面了,于是跪在di 上发誓称自己有生之年再也不用越女剑法半招,若是有人查的她使用了一招半式越女剑法,* na *么她左手用了就剁她的左手,右手用了就剁她的右手。师傅见她如此的诚恳,也就相信了她的话,让她自个儿好自为之,不要再做有辱师门的事情*| lai |*,否则做师傅的可以放过她,做师叔师伯的绝对饶不了她。”
  绿芜说道这里顿了一↓,过了好半天才又说道:“其实她用不用越女剑法没什么所谓,只是她学的* na *么粗浅,却又挂上我们越女剑这个名震天↓的剑法,没得侮辱了我们越女门千年*| lai |*声誉,让人觉得越女门只是不入门的门派而已。”
  听到绿芜说道这里,我才知道陈素莹这(jia huo )为什么空有一身功夫却不使用,一天到晚在人家面前jiao (女乔)滴滴的扮纯情,博同情原*| lai |*是这么一回事。身为她半个老公的我,这时候才觉得她为人Ta Ma的不是一般的阴险,好在我发现的早,不然我不知道我会被她弄得有多伤。
  这时又听绿芜叹了一口气,幽幽的道:“没想到这(jia huo )还是改不了说一套做一套的* xing *格,在你面前泄露了她的功夫。”
  我心里暗道:“这有什么好叹气的,女人本*| lai |*就是* na *个bird(niao )样,说一套做一套的* xing *格就好像她们chu *门要用**什么的,正常的很。”
  暗夜苍狼说道:“想不到* na *(jia huo )还有这么多的故事,我跟她睡了将近一年半,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我脸色阴沉的说道:“你只是跟她睡了一年半* na *么短的时间,我跟她同事几年,又跟她**几年,怕是跟我儿子都☆ɡao 扌高☆chu *一大堆*| lai |*,她的事情我还是一无所知,何况是你。”
  绿芜用怪怪的眼神kan了我们半天,才问道:“你们两个谁才是第三者?”
  我用眼角瞟了他一眼哈哈大笑道:“当然他才是第三者,陈素莹还是**的时候就已经跟着我了,我怎么可能是第三者。想不到天↓第一的杀手居然会吃我吃到不要的剩菜,当真是好笑啊,当真是好笑。”说完忍不住哈哈大笑,感觉到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全世界最得意的事情* na *样。
  暗夜苍狼气的浑身发抖,刷刷的两剑向我身上刺*| lai |*,绕是绿芜身手敏捷,chu *手很快,我还是很不幸的中了一剑。
  绿芜将我丢在一边,使chu *越女剑法与他缠斗起*| lai |*。他们两人都是当今武林界的第一剑手,一个chu *手沉稳无比,却又快若流星,一个剑走轻灵,防守的密不透风,滴shui *不漏,两人剑锋所到之处,无不催枯立朽,生机无存。我怕城门失huo *殃及池鱼,赶忙跳到一边远远的kan着,遇到有狼从* na *破hole(dong )中走了chu **| lai |*,赶忙用二爷传授给我的内功,将* na *恶狼拍飞或者拍死。black(hei )侠客到了外边就没有半点声息,就好像已经死了* na *样。我正想探头chu *去张望他到底死了没有的时候,突然背心一jin ,感觉整个人好像被人提起*| lai |** na *样。然后就听得耳边风声大作,没过一会儿便听到“怦怦”两声,好像人破顶而chu *的声音* na *样,jin 接着眼前一亮,自己好像飞chu *屋外* na *样。
  好半天我才回过神,张望了四周。只见* na *茅草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它,只剩↓一堆废墟,black(hei )侠客和* na *大野熊背靠背一起,正在抵挡这* na *些狼群一波又一波的袭击。我和绿芜两个人背靠背的坐在一起。我没有经历什么剧烈的打斗,自然不会像绿芜扯feng ** xiang(一种用*| lai |*鼓风,使炉火旺盛的长方形活动木箱)* na *样,“呼呼呼”的喘气。
  暗夜苍狼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左手捂着xiong 部,一道鲜血自他的指间慢慢的流↓。他们此刻两正仇着对方,一副拼到你死我活绝不罢休的样子。
  我见他们两人一时不会再斗,又见black(hei )侠客和大野熊两者危险,当↓爬起身*| lai |*摇摇晃晃的走到茅草屋前,在塌↓*| lai |*的屋顶上胡乱的捡了一些茅草,想用huo *机点燃,然后趁机将* na *成千上万的恶狼赶走。
  好不容易收集好茅草,用打huo *机点huo *的时候才发现身上的huo *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不由的气的哇哇大叫。钻木取huo ** na *个难度太大,估计十个我秦天穷凑在一起也整不chu *huo *苗*| lai |*,古代的打huo *石我没有用过,即使手里有我也只能kan着gan 瞪眼睛。
  绿芜见我在* na *里像神经质的乱叫,不由的问道:“你在叫什么?”
  我答道:“我的打huo *机不见了。”
  绿芜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换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情,不久是一个打huo *机吗?有什么难得。”
  我赶忙问道:“你有打huo *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