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85章 越女剑法
  暗夜苍狼见状只是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拍向我的手掌仍不改变,身子只是略略的向又一闪,闪开black(hei )侠客凌厉一击,然后兜起左脚一脚将black(hei )侠客踢chu *几丈。他袭向我的手掌依旧快速的向我身子拍*| lai |*。我见无外援可救,无可奈何在半空手舞足蹈的说道:“越女剑法第一式‘麻姑献桃’。”
  暗夜苍狼愣了一↓,向后跳开两步,问道:“你也会越女剑法?”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的身子已经重重的摔倒在di ,幸好这一路都是草di ,不然的话我再有十条命也不够死,身子一落di 就感到浑身上↓三千六百六十六根骨头,没有一根骨头不痛的。xiong 腹难受的要死,别说开口说话连呼xi 口及都感觉到非常的困难,好半天身上的疼痛才略微减了一点,手指勉强也能动。艰难的转头一望,见绿芜、black(hei )侠客和暗夜苍狼三人不知什么时候缠斗在一起。
  绿芜此刻手中无剑,但袖子上* na *如蛟龙的绸带也是让暗夜苍狼十分的忌惮。他原*| lai |*实力在绿芜和black(hei )侠客之上,奈何我一剑刺穿了他的ku dang ,让他chu *招的时候心有顾忌,老是担心一不小心他的二di 就会跑chu **| lai |*晒太阳,所以chu *手的时候缚手缚脚,威力大不如从前,所以他们一时之间倒还能打成平手。
  这时我又kan到几千头狼像入定了的和尚,一只只半坐在草di 上围成一圈,虎视眈眈的kan着我们,只待暗夜苍狼一声令↓,它们就向前*| lai |*袭击我们。一时想起狼是怕huo *的,当↓趁他们打斗的时候四↓里去找些木柴*| lai |*,只是所到之处皆是绿草,哪里见得到有什么可以点huo *的东西。不由的大是失望,心道:“纵使打赢了暗夜苍狼* na *该死的(jia huo ),只要他临死前给* na *些狼群↓一声对我们攻击的命令,怕是我们都得给他陪葬。”
  见绿芜退了↓*| lai |*,当↓hands(*yong * shou *)扶住他的身子,问道:“这里哪里有gan 柴啊?”
  绿芜怔道:“你此刻都没有死,好好的要棺材gan 什么?”
  我郁闷了她一眼说道:“是gan 柴,不是棺材。”
  绿芜问道:“你要gan 柴gan 什么?”
  我将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她一遍,她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个方法倒是好,不过这附近一带没有见到哪里又gan 柴。要不然我用掌力送你chu *去,你去* na *林子里砍几颗树↓*| lai |*,等晒gan 了我们就可以用huo **| lai |*驱狼了。”
  我无语了她半天,才没好气的说道:“等* na *树木晒gan 的时候怕我们的White(颜色bai )骨也晒gan 了。”
  她一想也对,于是转头问我道:“* na *怎么办?”
  我给这个堪比250的2货气的头发几乎要chu *烟,我问她有什么办法,她却反问我起*| lai |*了,见就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我没好气的说道:“gan 脆把你的茅草屋拆了当柴烧好了。”
  绿芜听我一说,登时眼睛一亮,说道:“你这主意ting *好的,我们就这么办?*| lai |*你跟在我身子后面,我帮你打个缺口送你chu *去。这些狼没有暗夜苍狼的命令不会si 禾厶自掉队去追你的。”
  我kan了一眼正在恶斗之中的black(hei )侠客和暗夜苍狼两人说道:“black(hei )侠客被打得快要死了,你还是先将他救了才好。”
  绿芜见black(hei )侠客此刻只有被打的分,没有半点还手的分,当↓点了点头说道:“你等一↓,我很快就*| lai |*。”
  暗夜苍狼见绿芜又上,知道她的袖法厉害,当↓从腰上解chu *一把ruan (车欠)剑与他们缠斗起*| lai |*。只听暗夜苍狼怒道:“你们都已先向我动手了,我这时不会在放过你们的了。”说着刷刷两剑,分左右向绿芜和black(hei )侠客两人的underbelly(* xiao fu *)刺去。他chu *手speed(*su du*)极快。black(hei )侠客还没有反应过*| lai |*就被他的ruan (车欠)剑刺中,然后左掌挥chu *将black(hei )侠客拍chu *几丈开外飞至左边的恶狼脚↓。* na *些狼虽然听暗夜苍狼的指挥,但毕竟是禽兽,见有猎物自动送上自然会在未经他的同意之↓就攻击起*| lai |*,一↓子就有十几只恶狼向他撕咬而去。
  black(hei )侠客身子在di 上一滚,堪堪的避开前边几头恶狼的攻击,这时Behind(shen hou)一头恶狼跳到他的身前,用前爪搭住他的肩膀,张大嘴巴,shen chu *獠牙便要往black(hei )侠客的脖子上咬去,black(hei )侠客大惊,赶忙hands(*yong * shou *)抓住* na *头恶狼的前爪,身子向后一偏,* na *恶狼的嘴巴便一口咬空。black(hei )侠客头对准* na *头恶狼的狼首狠狠一撞,* na *恶狼的头登时像西瓜被锤子很敲了一↓* na *样,四↓裂开。black(hei )侠客顺手将狼尸一撕,当↓将它撕成两半,登时肠子内脏洒了一di 。
  * na *些恶狼见有食物,当↓不分三七二十一的撕咬起*| lai |*。有三只狼停↓脚步哄抢di 上的内脏,却还是有数十头恶狼追了上*| lai |*。black(hei )侠客左手将一边恶狼的尸体丢向它们,一边飞速的跑到我的身边,问道:“你怎么样了?”
  我被他问的莫名奇妙,说道:“什么怎么样了?”
  black(hei )侠客说道:“问你受伤了没有?”
  我见这bird(niao )人这时候还有闲工夫*| lai |*问我的伤势,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生气的好,当↓说道:“我一时半会的死不了,你快去与绿芜联手擒住暗夜苍狼再说,不然我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black(hei )侠客傻傻的kan着我,咧嘴一↓说道:“好。”说着又挥舞着半边狼尸向暗夜苍狼扑去。这时绿芜和暗夜苍狼缠斗的激烈。绿芜虽然身受重伤,但身法敏捷,攻守有秩。袖子里面的两条绸带在她全力挥舞之↓,如蝴蝶般轻盈,如蛟龙般矫健。jin *可攻,退可守。虽然暗夜苍狼的剑法天↓第一,但是一时之间却奈何不了绿芜。
  这时只见暗夜苍狼一剑向绿芜的↓盘攻*| lai |*,绿芜左脚向前半步,右脚踏在他的剑身之上,暗夜苍狼的左手攻到,绿芜的左脚在他的剑身上一点,借了越* gao *几步,避开暗夜苍狼的反手一击。暗夜苍狼长剑反削,向她的两脚削去。
  绿芜左手一挥,绸带缠住暗夜苍狼ruan (车欠)剑的剑柄,暗夜苍狼左手抓住系在剑柄上才绸带用力一扯,绿芜在半空中的身形便被他扯了↓*| lai |*。绿芜右手化掌为抓向他xiong 口的灵墟和玉堂*抓去。
  这是暗夜苍狼的死*所在,他如何愿意让绿芜抓中,当↓松开手上的绸带,shen chu *食指向绿芜掌沿的大陵*点去,绿芜右手一缩,手掌在暗夜苍狼的肩膀上一拍借力在半空一番轻巧的落在di 上,左手用力一拉,便将暗夜苍狼的ruan (车欠)剑扯了过*| lai |*。
  暗夜苍狼哪里肯让自己的ruan (车欠)剑被夺走,当↓大叫一声向ruan (车欠)剑飞去的方向扑去,左手shen chu *,抓住剑柄。随即倒转剑身,用剑刃割断绿芜袖子上的绸带。hands(*yong * shou *)向前一抓,登时将绿芜的右肩抓烂,露chu *一片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肌肤*| lai |*。
  他们瞬间交手便十几招,让人kan的心旷神怡又赞叹不已,这才是真正的* gao *手交手,寻常的black(hei )帮斗殴如何能跟他们相比。
  我这时不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到绿芜眩人耳目的肌肤,自然丝毫不感到惊讶。见暗夜苍狼一掌又向她拍*| lai |*,当↓大声叫道:“小心,你(jia huo )要打你了。”
  绿芜感激的望了我一眼,说道:“没事。”右手反手向暗夜苍狼的手腕抓去,左手绸带已断,当↓左手也化掌为抓,用同样的招式向暗夜苍狼身前抓去。暗夜苍狼脸色退后一步,说道:“九阴真经?”
  绿芜说道:“想不到你居然也kan的chu **| lai |*。”
  暗夜苍狼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道:“你这小妞福泽倒是ting *好,不但得到了越女剑谱还得到九阴真经。”
  绿芜说道:“这叫好人有好报,哪里像你这个恶人,一天到晚就知道作恶事。”
  这时black(hei )侠客已经扑到,绿芜也跟着black(hei )侠客的身形向暗夜苍狼攻去。暗夜苍狼心中忌惮绿芜的九阴真经,chu *手的时候次次留有后着,怕一不小心就着了绿芜的道儿,所以边打边退,一味的只守不攻。
  他退到yuan *圈中一颗大树↓退无可退的时候,black(hei )侠客shen chu *左脚向他的↓盘攻去,同时hands(* shuang * shou *)交叉,一招:“如幻似真”向他的underbelly(* xiao fu *)攻去。而绿芜则是左手成掌,右手化爪向他两肋攻去。
  暗夜苍狼挡得了绿芜的一击却挡不过black(hei )侠客的一击,架住了black(hei )侠客的一击自己的两肋势必受到绿芜的攻击。
  当↓大叫一声:“好功夫。”提气纵到树上。
  我在远处见到暗夜苍狼的ku dang 开叉,当↓叫道:“小心暗夜苍狼* na *(jia huo ),他拉开了ku dang ,怕是要拉尿到你们的头上。”
  绿芜black(hei )侠客两人听了赶忙跳开几步,暗夜苍狼则是夹jin 双* tui *,气的哇哇大叫:“你说谁要拉尿了,再胡说八道,kan我不杀了你。”
  我撇了撇嘴说道:“你反正都是要杀我的了,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
  绿芜和black(hei )侠客两人听了我的话都点头表示同意,black(hei )侠客笑道:“想不到天↓第一的杀手的口味居然是* na *么的重,chu **| lai |*杀人还穿开dang ku 的,当真是新鲜。”、
  绿芜听了,忍不住抿嘴偷笑,说道:“谁爱穿开dang ku 杀人了,定时他觉得穿ku 子太hot(英文:hot,中文:re )了,所以要弄chu *点口子凉快凉快。”
  black(hei )侠客听绿芜说的有趣,不由得哈哈大笑,当↓拍掌说道:“你说的真的是对的不能再对了,哈哈。”觉得哈哈一次不过瘾,又在“哈哈”的笑了几声,这才停歇。
  暗夜苍狼在树上气的哇哇大叫,却又不敢就这么样跳↓*| lai |*,怕绿芜两人趁机偷袭。
  我被* na *两个活宝弄的超级无语,说道:“你们光笑有什么用,得想办法抓住* na *bird(niao )人,我们才能逃的活命。”
  他们两人听了,说道:“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他武功* na *么* gao *,我们能*住他已经不错了,还想将他活抓,你是不是哪根筋不对啊,说这样大的话。”
  话还没说完,暗夜苍狼突然仰天长啸,* na *狼群听到暗夜苍狼的长啸,都纷纷的站起身子*| lai |*,缓缓的朝我们围了过*| lai |*。
  我里狼群最近,见* na *些吃人不眨眼的恶狼朝我们慢慢的走*| lai |*,不由的吓得脸色苍White(颜色bai ),一开始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指望绿芜和black(hei )侠客两人大发善心过*| lai |*救我一把,后*| lai |*到得* na *些恶狼追到我pi *gu *上,这才吓得用超人的speed(*su du*)跑到他们的身边。
  绿芜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说道:“你在☆ɡao 扌高☆什么东东,* na *些恶狼都追过*| lai |*了,你还慢吞吞的,想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