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84章 学武者的败类
  我一边郁闷着女人八卦是天生的,怎么男人也* na *么八卦的问题,一边说道:“什么字?”
  black(hei )侠客说道:“我对你的敬仰好像滔滔江shui *连绵不断,犹如黄河| fan lan (形容太多了)一发不可收拾,又犹如…”
  绿芜不待他说完,就大声叫道:“你这个250,这都多少个字了,还一个字。”
  暗夜苍狼见到black(hei )侠客* na *副夸张的表情,也无语了半天才说道:“暗杀别人按杀到这个程度,算得上是学武者的败类,你可以去死了。”说完左手衣袖一挥,black(hei )侠客整个人又像败革一样到飞入树林之中。
  我和绿芜两人相对一眼,只能无语的祈望black(hei )侠客上西天的路上能正常一点,不要半路上☆ɡao 扌高☆三☆ɡao 扌高☆死,弄得上又上不了,↓又↓不了,半天吊着会累死人。
  这时我隐约听到Behind(shen hou)的树林里传*| lai |*了一阵如万马奔腾的声音,回转头去,除了见到树林里的树木在不停的摇晃之外,并没有见到什么东西chu **| lai |*,一时不知道树林里面*| lai |*的是什么东东。
  这时,暗夜苍狼问道:“你想chu *手了不?”
  绿芜回头望了一眼Behind(shen hou)树林,脸色苍White(颜色bai )的摇了摇头。
  暗夜苍狼问道:“你不后悔?”
  绿芜咬牙切齿的说道:“即使被万狼噬骨,也好过死在你手里百倍。”
  “万狼噬骨?”我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不由的心中一动,问道:“绿芜,你是说树林里面的*| lai |*的是狼群?”
  绿芜点点头说道:“是的。”
  我听了不由得哈哈大笑,说道:“* na *些狼群不是很听你的话,gan 什么害怕成* na *样,莫非你想逗暗夜苍狼玩?真的是好幽默啊,哈哈。”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能笑得起*| lai |*,只是感觉到好笑的时候就拼命的大笑。
  暗夜苍狼拍掌笑道:“果然是很幽默。”
  我见暗夜苍狼赞同我的说法,不由的笑的更开心,几乎要将眼泪笑chu **| lai |** na *么夸张。
  绿芜无语的kan了我半谈,才说道:“他是说你很幽默,不是说我很幽默。”
  我立即顿住笑声,说道:“什么?”
  绿芜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大声重复了一遍,说道:“人家说你是个傻子,这个时侯还* na *么幽默。”
  我一时不知道绿芜说我幽默是什么意思,值得转头用疑惑的时间kan了kan暗夜苍狼,暗夜苍狼微笑道:“你的确很幽默。不过你很快就要死了,所以幽默也改变不了你的命运?”
  我脸色一变说道:“我哪里幽默了?你不是说你不杀我的吗?”
  暗夜苍狼笑道:“你幽默的di 方是你不知道* na *些狼群是我圈养的在* na *里笑话绿芜,我要杀你的原因是于景田刚好chu *钱buy(中文:gou mai)了你的命。”
  于景田想杀我* na *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事情,我刚才之所以问他是希望于景田没有给他↓达杀我的命令,让他趁机改变想杀我的主意。既然于景田* na *bird(niao )人都↓命令了,我想凭我的一张嘴巴,说动他* na *冷若冰石的心,让他改变想杀我的想法,* na *是做梦都梦不到的事情,于是我又问道:“* na *些狼群既然是你养的,为什么它们会听绿芜的调遣的。”
  暗夜苍狼眨了眨眼睛,坏坏的笑道:“你莫忘了我跟绿芜有* na *么一* tui *,怎么说也算得上是狼群半个的主人,不停她的话难道听你的话么?”
  见暗夜苍狼又提起以前的事情,让绿芜心里难受,我当↓打断他的话说道:“既然她是狼群的半个主人,你认为用狼群*她chu *手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暗夜苍狼笑问:“很可笑?”
  我点头说道:“难道你认为狼群不会听她的话?”
  绿芜见我还在哪里傻乎乎的问,说道:“狼群在他的手里只会乖乖的听他的话,哪里还会记得我这个主人。”
  暗夜苍狼笑道:“不愧是我的未婚妻,脑子居然* na *么好使。”
  绿芜只是冷heng(哼哈二将)一句,没有说话。暗夜苍狼又问:“你现在决定chu *手没有,再不chu *手我怕你永远都没有chu *手的机会了。”
  这时Behind(shen hou)的响动越*| lai |*越甚,甚至可以感觉到di 动山摇的感觉。我被群狼一起跑步带*| lai |*的震动感到头晕,回头像Behind(shen hou)一望,只见一条条或是black(hei )色或是褐色的狼从树林里窜chu **| lai |*,正迅速的向我们身边包围而*| lai |*。
  我和绿芜翻转身子,面对着* na *汹涌而*| lai |*的狼群,除了心里震惊之余背后还觉得凉飕飕的,老是感觉到暗夜苍狼会在某个我不注意的时间里一剑将我刺死。将背心交给敌人本*| lai |*就是兵家大忌,我也是无奈之余才能如此。
  * na *些狼群跑到离我们三丈之余,突然顿住脚步,齐刷刷的坐了↓*| lai |*,像一对训练有素的军队* na *样,齐刷刷的仰天齐叫:“嗷~~呜,嗷~~呜。”* na *撼天震di 的声音让我们都感到耳膜发痛,感觉好像要被震裂* na *样。
  我捂着耳朵大声对绿芜叫道:“你快试试用你以前的方法去遣散这该死的狼群,kan管不管用?”
  重伤之余的绿芜显然是受不起这狼群这震撼人心的叫声,脸如White(颜色bai )纸的斜倚在我身上,强忍住伤痛,说道:“没用的,如果可以的话一开始我就遣散它们了,还用得着你教。”
  我一向也是,我虽然很聪明,但人家也不会笨到这个时候还要人*| lai |*教。当↓shen 手抱起斜倚着我身子慢慢坐↓的绿芜,问道:“* na *怎么办?”
  hands(* shuang * shou *)触及她扁平的xiong 部之余,才发现里面的并不像外面kan的* na *么小,我不由的赞叹道:“哇,你的xiong 好大啊,最少是c###。”
  绿芜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道:“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吃人家的豆腐,你要死了不成?”
  我见绿芜此刻并不气恼,当↓笑嘻嘻的说道:“石榴裙↓死,做鬼也风流。”
  绿芜见我如此无赖,当↓也不在与我纠缠,扶着我的肩膀站起*| lai |*说道:“帮我把di 上的剑捡起*| lai |*。”
  我也只是偶尔玩笑一↓,并不会一味的胡闹,见绿芜神情如此的严肃,当↓应了一声道:“好”,当↓办弯腰↓去hands(*yong * shou *)捡起她的长剑递到她的手里。
  她却并没有接过,只是说道:“你将剑拿在手里,当↓我怎么说你怎么做。”
  我正想拒绝,* na *暗夜苍狼却突然怒吼道:“你们这对奸夫###,竟然当着我的面秀恩爱,我杀了你们。”
  我被他眼中流露chu *浓浓的杀意吓了一跳,赶忙想甩开绿芜证明我跟她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绿芜却拉着我的手说道:“你别怕,我们不chu *手他是不敢chu *手杀我们的。”
  我怒道:“你是他的仇人,他在你没chu *手之前他自然会是不会杀你的。但是我是被他追杀的对象,追杀的对象你懂不懂,他完全可以在不经我授权的情况↓将我杀了。”
  绿芜被我pen( 口贲)了一脸的口shui *,好半天她才说道:“最少他现在不敢杀你。”
  “为什么?”我问。
  “因为你手中有剑。”绿芜说道。
  我被她气的七窍生烟,咆哮道:“我手中有剑有什么用,他手中还有把比我长38厘米的剑呢。”
  “我靠,你怎么计算的* na *么准确啊,我真的想不佩服你也不行了。”这时我Behind(shen hou)又传*| lai |*black(hei )侠客夸张的声音。
  这(jia huo )还真Ta Ma的耐命,被暗夜苍狼狠击了两掌居然一点事情也没有。我White(颜色bai )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不跑到暗夜苍狼的Behind(shen hou)偷袭他去,跑*| lai |*这里gan 嘛?”
  他挠了挠脑袋,嘿嘿的笑道:“不去,你老是语chu *惊人,让我忍不住想跟你说话。跟你说话倒是没什么大事,有大事的是怕被他在拍两次就要拍死。”
  我满头的black(hei )线,怎么刚开始kan起*| lai |** na *么牛b的人仔细kan起*| lai |*就不是* na *么回事啊,真Ta Ma的郁闷。
  这时暗夜苍狼突然仰天长啸,* na *一众狼群也jin 跟着仰天长啸,* na *一阵震天动di 的叫声过后,它们自动的分成两队向我们三人包围过*| lai |*。我们三人背靠着背,警惕的望着四方,以防有* na *头不怕死的250狼突然向我们扑过*| lai |*,让我们损失惨重。
  这时暗夜苍狼跳jin *狼圈里*| lai |*,正想开口说话,绿芜突然推了我一把,说道:“快用剑刺他的灵墟和玉堂*,* na *里是他西门剑法的唯一缺点,在他没有chu *手之前给他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他肯定会受伤。”
  我还没*| lai |*得及说个“不”字,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推向暗夜苍狼的身前。这个时候跟他解释我像狼一样朝他扑过去,一点敌意都没有,只是为了跟他交个朋友,* na *是说给鬼听鬼也不会相信的事情,无奈之↓只能*ying *着头皮拔剑向他刺去。至于能不能刺中绿芜口中说的* na *什么鬼灵墟*玉堂*,* na *纯粹是听天由命的事情。玉堂*只是听说过,具体在body(* shen | ti *)* na *个部位我压根就不知道,至于灵墟*,* na *是打娘胎chu **| lai |*从没有听过的*位,更加不用说知道在哪里了。反正偷袭天↓第一杀手的事情跟拿2元博500w元大奖玄之又玄的事,刺哪里都是一个bird(niao )样,刺得中是运气,刺不中只能怪自己的命苦。
  正闭着眼睛瞎刺的时候,绿芜叫道:“啊!叫你刺灵墟和玉堂*,你怎么把他的内ku 刺穿了,你叫他以后还有脸见人么?”
  绿芜这丫的,既要我chu *手偷袭他,又怪我刺穿了他的内ku ,让他没有面子,这都是什么人啊。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绿芜在我Behind(shen hou)叫道:“小心。”
  她话音还没落,我就感到自己身子一轻,jin 接着就轻飘飘的飞了起*| lai |*,感觉犹如在云里雾里* na *般,身子还没落di 就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错位了一样,痛的让人难受。然后又感觉到hou long一甜,一口鲜血从嘴里pen( 口贲)了chu **| lai |*。
  在我将落di 的时候,突然一股轻* rou *之力托住我的后背,将我↓坠的千钧之力慢慢划去,我的身子借着* na *阴* rou *之力反弹到半空,然后再次掉落↓*| lai |*,这次↓坠的speed(*su du*)却比刚才慢多了,绿芜正想shen 手再化解一↓我身上的↓坠之力,暗夜苍狼却怒吼着chong *了过*| lai |*,hands(* shuang * shou *)向前一推,将绿芜推开几丈,然后狠狠的一掌向我的背心拍*| lai |*。
  我本身已经疼痛的好像jin *过断裂* na *般,想动也动不了,再说半空中又无可借力之处,正闭眼等死的时候,black(hei )侠客却扑了过*| lai |*,一掌向暗夜苍狼的右肩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