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83章 美女变丑女
  见绿芜再骂,暗夜苍狼则是负起hands(* shuang * shou *),饶有兴趣的在一旁kan着。好像觉得绿芜骂人是千年难遇的一种艺术* na *样,简直变态到死。至于在一边像野兽一般在他身边晃*| lai |*晃去的black(hei )侠客,他几乎当他不存在,只是到了很要jin 的关头,才稍微的侧侧身子,将black(hei )侠客致命的一击轻松的避开。
  我在一旁kan的真的是无语的透顶,他们两个都是人,怎么差距就* na *么远呢?暗夜苍狼只要一chu *手,black(hei )侠客十足十是被###的命。
  待得绿芜骂完了,暗夜苍狼才一掌将black(hei )侠客像皮球一样拍飞,慢慢的走到绿芜的跟前笑问:“你骂完了没有,没骂完就继续,骂完了就到我chu *手了。”
  绿芜本身就有内伤,这时放开嗓子骂的几句,登时脸色苍White(颜色bai ),上气不接↓气起*| lai |*,见暗夜苍狼走向前*| lai |*,蹬蹬蹬的倒退几步,叫道:“你不要过*| lai |*,不然我杀了你。”
  暗夜苍狼笑道:“现在我们闹成这个di 步,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我即使不过去,有机会的话你会绕我不杀么?”
  说着又走前两步走到她的身边,hands(*yong * shou *)*了一↓她肮脏无比的脸蛋,啧啧的叹息道:“昔年美若天仙的叶绿芜叶大小姐落魄到这个di 步,真的是让人心痛啊。”
  绿芜shen 手拍开暗夜苍狼在她脸上的手,踉踉跄跄的跑到我身边坐↓,喘着气说道:“我怎么关你什么事?再说了我不这样伪装自己,我还能活到今天。”
  我仔细kan了一眼绿芜脸上被暗夜苍狼手*过的di 方,发现* na *些di 方原*| lai |*肮脏的东西不见了,换上去是一片动人心弦让人血脉贲张的* rou *tender(nen)肌肤。
  “莫非她真的是天↓第一大美女,光一点点外露的皮肤都能让我这安分守己的Male virgin(*chu | nan*)砰然心动?”我心里暗暗的道。
  暗夜苍狼笑道:“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心ruan (车欠)了,如果你今天不是同情black(hei )侠客的话,我虽然怀疑你就是我失踪多年的未婚妻,却也不敢肯定的。而我们青梅竹马* na *么久,你也深知道我的* xing *格,我从*| lai |*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心里尽管很怀疑你的身份,但是在你身份没有完全证实之前,我是不会动手杀你的,而你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学好你心里记着的越女剑法,等有一天剑法超过我了,再*| lai |*找我报仇。”
  他越说越是兴奋,越说越是得意,就感觉到今天好像做了一件全球最伟大的事情* na *样,丝毫没有感觉到受伤的black(hei )侠客手里正拿了把匕首,蹑手蹑脚一步一步朝的后心走*| lai |*。
  对于black(hei )侠客的偷袭我自然不会多嘴去示警,虽然暗夜苍狼很帅,很迷人。但迷的都是* na *些十七八岁未成年的* na *些flower (hua )痴。我既不是十七八岁的人也不是男男相恋的* na *种flower (hua )痴,再说他又是为我的死对头于景田卖命的人,像他这样的人死一千次我也不会同情一次,何况他不一定就会死在black(hei )侠客的偷袭之↓。
  绿芜嘴巴动了动,想chu *声示警,但是想了想最后忍住,冷眼对他说道:“你既然不会放过我,* na *还说* na *么多废话gan 嘛?”
  暗夜苍狼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black(hei )侠客的偷袭* na *样,微笑着kankan绿芜,又kan了kan我对她说道:“我杀了你,你的不会为你报仇?”
  我张了张嘴,说不chu *话了,这该死暗夜苍狼居然我会以为我是她的,我眼光有* na *么差吗,kan上她脏不拉机的人。真的是无语到极点。不过虽然很无语,脸上却还是波澜不惊,我武功* na *么低级,连他的一个脚趾都打不过,想在他面前发威,纯粹是找死。当↓闭上嘴巴,等着绿芜去解释我与她之间是连根mao *都没有碰过的关系。
  谁知绿芜* na *疯子不chu *口还是,一chu *口就吓得我头发竖起*| lai |*,她说道:“是又怎么样,你不服气啊?有本事你将我们两人杀了。”
  我见暗夜苍狼kan我们两人的时候眼中暗暗藏有无穷的杀气,赶忙跳起*| lai |*朝他摆了摆手,说道:“这个…* na *个…这个我其实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你即使不相信我也要相信**。”我虽然不是**员也不知道**真正的作用是什么,但想到是我们中国的执政党,拿他chu **| lai |*做后台应该不会有错。
  暗夜苍狼笑道:“你jin 张什么?我即使再讨厌你,但是只要你不是我的仇人我都不会动你一根指头的。”
  绿芜接着说道:“他是一个认钱不认人的(jia huo ),要是没人flower (hua )钱buy(中文:gou mai)* na *人的命,即使他再讨厌* na *人,也绝不会动* na *人的一根指头。因为他一向不做与钱无关的事情。你不要怕因为我拉上你,就会让你* xing *命不保的。”
  我被她说的面Red(* hong *)过耳,尴尬的笑道:“我不是怕死,我是不想他误会了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影响了你们夫妻两人之间的关系。”同时心中也感觉很是不shuang XX大XX,我相貌堂堂,玉树临风的,人家即使不会一眼就爱上我,但至少也不会讨厌我,没想到居然被人讨厌了,虽然是个男人,心里也是觉得蛮不shuang XX大XX的。
  她听了我的解释,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跟他存在夫妻关系,你可真会开玩笑。像他这样的人渣,就算他现在跪在di 上求我,我也不会嫁给他的。”说的时候语气虽然很平淡,但眼中流露chu *的痛苦却是无法隐藏的。
  kan着她神色痛苦,我也不由自主的为她叹了口气,无论怎么说她都舍命为我除却肚中的痛苦,同情她一↓是很应该的。
  “可怜的人必可恨”这句话虽然很有道理,但是到现在为之我还没有kanchu *绿芜到底有* na *点可恨,感觉到有点迷糊和头痛,为什么* na *些kan似真理的检验起*| lai |*都不是* na *么一回事啊。
  暗夜苍狼丝毫不为她所动,只是说道:“既然你没什么话可说,* na *你就chu *手吧。”
  暗夜苍狼不但人怪,做事也很怪,明明是他要杀人,却要人家先chu *手,难倒不怕;绿芜一chu *手他就没有反手的机会么?绿芜空手的时候已经* na *么厉害,用剑的时候剑法就更加天↓无敌了。无论你是西门剑法也好,东门剑法也罢,从没有听过* na *种剑法能超越过越女剑的。事实上越女剑在金庸武侠小说里也就chu *现过这么一两次,无从可比只是论坛中很多人将阿青的越女剑列为天↓第一,我为了顺应潮流自然也是希望她的剑法天↓第一。
  她剑法能天↓第一的话,我的小命才算真正的逃tuo *魔掌。虽然人家口口声声说暗夜苍狼在没钱的情况↓不会杀我,但谁知道他脑子哪根筋不对,将我列为他的仇人呢,要知道他杀仇人也是零首期,零利息的呢。能得到绿芜最权利的保障,我自然不会再为自己的生命安危去担心。
  绿芜说道:“如果我不chu *手呢?”
  暗夜苍狼笑道:“我从有办法*你先chu *手的。”
  绿芜道:“哦?”
  暗夜苍狼道:“你不信?”
  绿芜冷冷的说道:“我只是想kankan你用什么方法*你chu *手。”
  暗夜苍狼笑道:“你莫忘了我是暗夜苍狼。”
  绿芜脸色变了变,说道:“莫非你是用……”
  暗夜苍狼微笑着非常有绅士风度的点了点头。
  我见到绿芜脸色大变,不由得jin 张的问道:“* na *(jia huo )到底用什么方法*你chu *手,让你脸色* na *么难kan?还有他要杀你为什么非得要*你chu *手?”
  绿芜答道:“因为你不先向他chu *手,他永远不敢chu *手杀你。”
  “什么?这(jia huo )怎么有* na *么奇怪的习惯?”听到绿芜* na *几乎如天荒夜谈的话,我惊讶的几乎跳起*| lai |*。
  绿芜回头向Behind(shen hou)望了望回答道:“不是习惯,而是规定。”
  “规定?”我惊奇的问道,问的同时我也顺便往后张望了一↓,kankanBehind(shen hou)有什么能让我感到意外惊喜的事情chu *现。
  绿芜缓缓的点头说道:“他们杀手集团这么规定,凡是杀自己的仇人都要让自己的仇人先向自己chu *手,然后才chu *手将仇人击杀,不然就不能算是仇杀,只能算是杀手任务。而每完成一次杀手任务,都是要交钱到组织上交到组织里面。”
  “交钱,交什么钱啊?”我锲而不舍的问道。
  绿芜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道:“杀手杀人自然是建立在金钱* shang * mian *,* na *些雇主要buy(中文:gou mai)凶杀人自然得付钱给杀手才行。杀手接任务的时候先拿了30%的定金,等杀完之后在拿70%的余额。而这些钱,在杀手做完任务的时候交上去,由集团统一管理。一分钱都没有赚的话他们辛辛苦苦成立杀手集团gan 什么啊?难道是为了好玩啊?你秦天穷在龙华集团打拼了* na *么久应该知道集团利益的重要* xing *?”
  她说道这里好像说漏了什么似的,赶忙hands(*yong * shou *)捂住嘴巴。
  这时暗夜苍狼原本还和善的眼睛突然变得如刀一般凌厉,他问我道:“你就是整天在龙华集团捣乱,让人头痛的秦天穷?”
  我一边震惊绿芜这与世隔绝的bird(niao )人怎么知道我的身份,一边试图笑嘻嘻的用油腔滑调的方式去解释我与龙华集团二股东于景田两人之间只是一场误会,误会,并没有闹到要谁死谁活* na *么要jin 。至于到底哪里误会了,* na *是以后再说的事情,只要他今天能饶过我不杀,我就有机会逃tuo *生天。虽然二爷的武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多找几个像二爷* na *样的* gao *手*| lai |*,即使打不死他也要压死他,人多力量大嘛。
  虽然很想用这个最简单的方法去解决最复杂的问题,但是真到用这个方法的时候却发现并没有我想象的* na *么灵活应用,因为我说话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我就是秦天穷,你能拿我怎么样,难道你也想把我杀了,不怕我告到法院去,拉你去*毙么?”
  直到这话chu **| lai |*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当时就有一种恨不得一巴掌自己拍死的chong *动,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 na *么牛叉的话,想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啊。
  这时在一旁伺机偷袭的black(hei )侠客听到我牛叉轰轰的话,也不住从暗夜苍狼Behind(shen hou)的大树后面跳chu **| lai |*给了大拇指说道:“老di ,你真牛,敢在天↓第一杀手面前说这么牛b的话,我对你的敬仰只能用一个字*| lai |*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