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82章 你活不到今天
  绿芜好像早已料到black(hei )侠客会是* na *个反应,缓缓说的说道:“你这辈子做过最大的错事就是杀错了别人一家人。不过受害的人已经原谅你了,你为何还与自己过意不去。”
  black(hei )侠客**动了动,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没有说chu **| lai |*。绿芜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你在救她的时候,* na *人就已经原谅你了。毕竟你跟她都是受害者,不同的是暗夜苍狼杀了你的全家,你却将另一个受害者的亲人当做是暗夜苍狼的亲人chu *手杀了他们。不过再怎么样,两个受害者的家属都是因为他而死的,如果不是他* na *么阴险恶毒,怎么会发生这样的错误。* na *人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想通了这一切,所以这么多年*| lai |*她一直没有将你杀了就是这个原因。”
  black(hei )侠客hands(* shuang * shou *)握得jin jin 的,半天才说道:“你早就知道是我了?”
  绿芜说道:“自从* na *年the first time(di yi ci )和你交手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杀我全家又救我chu **| lai |*的人,不然以我的脾气你绝对活不到今天。”
  能成为天↓第一剑手暗夜苍狼的未婚妻,除了人长的漂亮一点之外,脾气自然也会像相对的大一点。试想一↓* na *个身份di 位* gao *贵的人,有几个会放过得罪他/她的人呢?人身份di 位* gao *了,自然不会再kan重一般平民百姓的* xing *命了,虽然能会说杀个人像杀个蝼蚁* na *么轻松随便,但是真得罪他们了,分分钟可能让你kan不到明天的太阳。black(hei )侠客深知道这一点,所以绿芜的话他自然表示无条件同意。
  我听了这么半天,才知道black(hei )侠客是杀害了绿芜一家又救了绿芜一人的人,想当年绿芜是天↓第一大美女,她放个屁人家都会说是香的。black(hei )侠客这小子有没有见过绿芜放屁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他救绿芜的时候,抱着绿芜光溜溜的身子,满世界的乱跑,* na *个艳福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了的。
  抱着光溜溜一大美女满世界乱跑,而且还是天↓第一的,这样的艳福别说只是削断两根手指就能得到,怕是再多削几个手指脚趾都大把人愿意。所以整体*| lai |*说black(hei )侠客* na *天绝对是赚大了,虽然血海深仇* na *天没有报到,但是有美女在手,* na *晚没有报到也没有什么损失。反正青山常在,绿shui *长流吗。报仇的(曰)ri 子多的是急什么急。
  沉默了半响,绿芜说道:“既然你不想跟我合作,但我想我们不应该无休止的在斗↓去了,今天我们两人都损失了不少,就此扯平。”
  black(hei )侠客点头。他想了一↓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我知道事情的真想就会后悔的,怎么我现在还没有感觉到一点后悔的感觉?”
  绿芜说道:“你真的一点也没感到?”
  black(hei )侠客点点头说道:“除了对误杀你家人感到内疚之外,目前还没有感到任何一点值得我后悔的事情。”
  绿芜怪怪的kan了black(hei )侠客半天,突然放声大笑,不但笑的black(hei )侠客心里汗mao *直竖,我也被她笑的mao *骨悚然。她笑的样子虽然不是很诡异,但是她* na *尖锐刺耳的笑声却让人感到一种无形的恐惧。
  她笑了半天,突然对black(hei )侠客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如果你明知仇人的后代会在有朝一(曰)ri 突然会找你报仇,你会怎么做?”
  black(hei )侠客不知道绿芜所指何意,愣了一↓说道:“我自然会先↓手为强,将能威胁道自己生命的人铲除掉,以绝后患。”
  绿芜又问:“假如你知道仇人的后代在哪里?你是否就此听之任之,让他慢慢的发展壮大,然后在等有朝一(曰)ri 找你报仇?”
  black(hei )侠客摇了摇头,说道:“不会。我即使一↓子找不到他的所在,也会自己或者派人寻找他们的↓落,直到将他们找chu **| lai |*,并趁机铲除为止。”
  绿芜笑了一↓说道:“* na *我们算不算是暗夜苍狼仇人或者仇人的后代。”
  black(hei )侠客脸色一变,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暗夜苍狼已经知道你我的身份,并已经派人*| lai |*了?”
  这时一人从树林后面走了chu **| lai |*,非常愉快的说道:“不是派人*| lai |*了,而是我亲自*| lai |*了。这个人只有一个嗜好——* na *就是亲眼kan着自己的仇人痛苦的死在自己的手里。”
  black(hei )侠客退后几步,原本jin 握的拳头握得更jin 。而绿芜则好像知道他早就*| lai |*到了这里一样,神情淡淡的,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
  我好奇的望了* na *传说中的暗夜苍狼一眼,只觉得他约莫三十上↓的年纪,比我这个半* yin *不* yin *的老(jia huo )tender(nen)上这么一点。他长的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有棱有角的,非常的帅气。脸上神情随和,随和见不到绿芜所说的* na *阴险狡诈之气。
  他* na *炯炯有神的目光扫she 到我身上的时候,只是略微的惊讶了一↓,就微笑着朝我点头打招呼,一副非常谦恭有礼的样子,让我kan的心里怦怦的直跳,当↓心里有这么一种感觉,自己若是个女的,一定要想办法嫁给他。
  black(hei )侠客kan着他,就好像kan到有血海深仇的万世仇人一样,xiong 口激动的起伏不定,半天才嘶哑着声音问道:“暗夜苍狼,当年为何你无故杀我全家?”
  暗夜苍狼摊开hands(* shuang * shou *),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说道:“二股东要我杀我就杀,只要有钱我什么都愿意。”
  black(hei )侠客见暗夜苍狼对于自己一家人的惨死做chu *了这么一个令人气愤的回答,当↓Red(* hong *)了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
  暗夜苍狼见black(hei )侠客* na *副激动的样子笑道:“你别激动,有事慢慢说。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 na *就是除了不能用钱buy(中文:gou mai)我的命之外谁的命我都可以。”
  这暗夜苍狼还真他么的让人无语,无端端的将人家的一家大小说的精光,还让人不要激动,这样的话也亏他说的chu *口,MD,林子大了什么bird(niao )都有,这句话Ta Ma的一点也没有说错。
  black(hei )侠客强忍住心中的怒huo *问道:“如果我flower (hua )钱请你杀你家里的人,你愿不愿意?”
  暗夜苍狼非常愉快的笑道:“可以啊,只要你开得起price (中文:jia ge)我就帮你杀人。”
  black(hei )侠客冷冷的道:“杀一个人price (中文:jia ge)多少?”
  暗夜苍狼丝毫不为black(hei )侠客仇恨的眼神所动,依旧非常灿烂的笑道:“杀别人一个人是一亿,杀我自己亲人的话我会因此而痛苦,所以为了补偿我的精神损失,price (中文:jia ge)至少是原*| lai |*的十倍才行。”他说“痛苦”两个字的时候脸上一点痛苦的神情都没有,就好像要杀的人是别人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na *样。
  black(hei )侠客怒吼道:“你摆明了忽悠老子。人家杀手就算接暗杀black(hei )帮老大的任务,最多也就是一、两千万,你Ta Ma的做哪门子杀手,一开价就是一亿。”
  暗夜苍狼愉快的笑道:“不忽悠你还能忽悠谁?有谁见过请杀手杀自己父母的,莫非你脑子秀逗了?”
  black(hei )侠客被暗夜苍狼耍了一顿,当↓气的挥拳向他的脑门砸去,一副与他同归于尽的样子。暗夜苍狼冷笑一声说道:“你连受伤的绿芜都打不过,还想伤我,真的是脑子有病。”一边说,身形还一边如鬼mei (鬼末)一般闪开black(hei )侠客的凌厉一击。
  black(hei )侠客见一击不中,复又像野兽一样反扑过*| lai |*,一拳砸向暗夜苍狼的underbelly(* xiao fu *),暗夜苍狼见状也不闪避,只是微笑着向绿芜打招呼,他说道:“好久不见。”
  绿芜此时显然对他感到深恶痛绝,皱了皱眉头,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便转身过去,不去理睬他。
  暗夜苍狼见状也不以为意,一边用body(* shen | ti *)上最* rou *ruan (车欠)的underbelly(* xiao fu *)*ying *生生的接了black(hei )侠客的一拳,一边继续对绿芜说道:“怎么说你也是我的未婚妻,如果* na *晚不是发生了意外,你现在就是我堂堂正正的妻子。以我们两* na *么深厚的感情,* na *么久没有见面,你不理睬我好像很不礼貌。”
  绿芜怒道:“你还有脸提* na *晚的事情?”
  暗夜苍狼一边shen 手随意的招架black(hei )侠客的凌厉攻击,一边说道:“你也知道我也是*与无奈才* na *么做的。你想一想如果不是二股东于老板在背后财力支持着我们,我们哪里有* na *么显赫的身份?我的剑法独步武林固然不错,但现在是现代,是hot(英文:hot,中文:re )兵器的年代,向我们这些空有一些拳脚功夫的人,如果没有有实力的老板撑台,我们是永远不可能chu *人头di 的。”
  他说到二股东于老板的时候我心中就不由自主的咯噔了一↓,* na *龙华集团的二股东于景田不是就是姓于吗,他嘴里说的* na *于老板不会就是* na *该死的人渣吧?
  正想chu *口证实他口中的人是不是于景田的时候,却听到绿芜怒骂道:“于景田* na *个人渣,他要去我* na *越女剑谱自然又是想做坑蒙拐骗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暗夜苍狼一副绅士的样子耸耸肩,笑道:“我们做杀手这行,除了无条件服从雇主的命令之外,并没有权利去关涉雇主的任何si 禾厶事。”
  绿芜居然也是杀手,这世界还真让我桑心啊。
  见暗夜苍狼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绿芜心中不由得更加恼怒,她说道:“就因为他给了钱给你,你就可以将我家里的人绑起*| lai |*以此*| lai |*威胁我?”
  暗夜苍狼说道:“如果* na *天你乖乖的将越女剑谱交chu **| lai |*,我自然也不会* na *样对待你的家人。毕竟我们很快就要成为一家人了。”
  绿芜怒道:“* na *你就可以因为拂逆了你的意思将当着你兄di 几十个人的面我的衣服剥光,还要他们*| lai |*###我?我可是你的未婚妻啊?”
  暗夜苍狼露chu *了一个迷人的微笑说道:“任何人拂逆了我的意思,我对会对* na *人至于很重的处罚,你当然也不例外。”
  绿芜被他起的浑身发抖,骂道:“你就是一个畜生,人渣,是社会的败类…”
  面对着绿芜一系列的怒骂,暗夜苍狼保持着他绅士般迷人的微笑,一直当绿芜骂完了之后才说道:“你骂啊,继续骂,不然等我chu *手了你就没机会骂人了。”
  绿芜怒道:“你要杀我?”
  暗夜苍狼笑道:“你刚才不是将我的* xing *格分析的很清楚嘛,怎么这↓反而问我要不要杀你了?”
  “你这个禽兽,没点人* xing *的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刚见到绿芜的时候连人话都不多说几句,现在骂起*| lai |*了,竟然有点泼妇骂街的韵味,真Ta Ma的让我大跌眼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