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8章 美女有特权
  这哪是*| lai |*玩啊,活受罪嘛。我心里暗自骂道。
  我找了个借口说去上厕所,把相机丢给她,然后一个人找di 解决去了。
  也不知道绕了多久,都没kan到厕所的影子,难道我不识字?写的是英文tolet,* na *又可能就错过了,索* xing *就di 解决吧。
  这回真是丢脸丢大了,保佑她是近视,什么都没kan到。不过。显然事实并非如此,从杨倩羞Red(* hong *)了脸的表情,我悲哀的懂得她不仅kan到了,而且kan的很真切。
  难得献一次宝,the first time(di yi ci )在公众场合献chu **| lai |*,就被一个超级无敌大美女兼上司kan到,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幸运?
  “* na *个,杨总监,你过*| lai |*玩啊?”我不能任由事态这么发展↓去,赶jin 没话找话说。
  杨倩美丽的脸庞还是羞Red(* hong *)着,虽然她前不久才对我做了很多对我不利的事情,但我这人很怜香惜玉,对方只要是美女,我很难做到真正置之不理的。更何况羞Red(* hong *)脸的杨倩没有了平时的刚烈之气,多了份* rou *mei(女眉),怎么kan怎么舒服。
  “我过*| lai |*逛逛,你呢?”杨倩点了点头,四处张望。
  “我……”我总不能说不堪晓梅的压迫躲到这里*| lai |*嘘嘘吧,“我也过*| lai |*逛逛。”得,成鹦鹉了,人云亦云。
  “* na *回去吧,天色也不早了。”杨倩不等我回应,带头往前走去。
  我*了*鼻子,跟在后面。在杨倩Behind(shen hou)走是非常幸福的事情。早先说过杨倩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非常qiao *ting *yuan *润,两条* tui *也非常漂亮,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笔直,可惜今儿个包在休闲ku ↓,想kan也kan不到。只能遐想。
  杨倩在前面走着,我在Behind(shen hou)跟着,视线集中在她得↓半身,当然没注意kan路况。直到杨倩突然惊叫了一声,然后停了↓*| lai |*,我突然撞到她得背脊才惊醒过*| lai |*。
  “秦天穷,我们一直在兜圈子,你发现了么?”杨倩的声调比往(曰)ri * gao *了几分,语气有点焦急。
  是么?我刚刚一直都没注意kan路,只顾盯着杨倩的qiao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kan了,可这当口,chong *着我是个男人,不能让杨倩瞧不起,我也不能说不知道,所以我当然不能说不知道。
  “我也发现不对劲了,这丛林怎么都走不chu *去啊,我们走了快有十几分钟了吧。”我脑筋转的快。
  “是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转*| lai |*转去,都转不chu *去,天都快black(hei )了,也不知道其他人发现我们没有,怎么办啊?”此时的杨倩周身呈现chu *一种小女人的状态。我见犹怜。
  “别急,慢慢*| lai |*,我们边走边做个记号,遇到记号的di 方,就往另一条路走,总会走chu *去的。”我赶忙想了个书上kan*| lai |*的办法。
  本*| lai |*也是想着暂时应以↓急,没想到才说完,就kan到杨倩两眼专注的kan着我,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找了一个树枝,磨锋利了点,方便刻画记号。然后我们开始觅路,古人大概就是这样把路踩chu **| lai |*的吧。
  有了记号,我们不再走重复的路了,可是天色也渐渐black(hei )了,我打了个电话给晓梅,她见等不到我已经坐游轮回去了,这么晚了,即使有游轮,我们认不清路,也无法chu *的去,无法跟外界取得联系,甚至我body(* quan | shen *)上↓,连一点吃得都没有,除了一包烟和一个打huo *机。
  由于着急找路,之前还没感到饿,但天black(hei )了,kan不见路,停↓*| lai |*的时候我们都听到了肚子发chu **| lai |*的清晰的咕咕叫声,我和杨倩的肚子都抗议了。
  (拟声词)pu chi (口赤),彼此对望一眼,忍不住相望而笑。这一刻,我真希望时间能停留,杨倩笑得样子很灿烂很美。
  但肚子问题还是首要解决的,我们决定在这个小岛上过一晚了,只希望不要有什么猛兽*| lai |*袭击。
  好不容易找到个山hole(dong ),我怀里揣着在di 上**| lai |*的野番薯,杨倩手里捧着我在树上采摘回*| lai |*的野果,我们准备晚餐就指望它们了。
  山hole(dong )里没有gan 柴,没法点huo *烤番薯,我跟杨倩说chu *去找点柴,她立马拉住我衣袖,怯怯的望望四周,然后说:“我怕black(hei ),一起去吧!”
  我* na *个心里乐啊,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好不容易英雄了一回,我其实心中也有点怕怕的,但为了美人,就抬头ting *xiong 的迈开大步。
  一晚上太长了,可以做的事情太多,我边拾柴huo *边憧憬着即将上场的戏码。嘴角禁不住浮现了得意的微笑。杨倩在身旁kan到了,奇怪的偷瞄了我两眼。
  两人捡拾了满满两大捆,我一手一捆提着往前走,太久没做苦力了,提的真费劲,幸好杨倩体贴的过*| lai |*帮忙掺扶了一把。我们相视一笑,算是患难中见真情吧。
  很快,山hole(dong )里燃起了熊熊的huo *苗,我根据仅存的一点野di 生存经验,*索着在di 上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了个坑,把野番薯埋了jin *去,然后边烤huo *边烤番薯。
  杨倩坐在huo *堆另一边,彼此静静的烤huo *,许久未说话。
  “你如果爱我就狠狠的亲我……”突然我手机传*| lai |*信息的声音。
  当初是张小漫给我设置的信息铃声,特意网上↓载的,太劲爆了,我顾不得kan杨倩的表情,赶jin 打开一kan,原*| lai |*是陌生女人的短信。
  “你在gan 什么,我好无聊啊!”
  “我也无聊,现在在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di 方,你在哪呢?”我很快回复了过去,并悄悄把手机调了静音,可不想打扰到杨倩。
  “我在海南,现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孤岛,跟我以前跟你提过的最讨厌的↓属一起,你说是不是很戏剧化?”
  杨倩?我惊呆了,久久的盯着手机屏幕,忘了回信息过去。真是太戏剧化了,对面坐着的人,居然就是陌生的女人,杨倩还不知道我就是一直和她电联的人,她兀自低着头kan着手机。
  “怎么不回我信息了?你很忙么?”
  我真不敢回信息了,悄悄把手机按了关机,我头脑里第一反应就是到公司后第一件事:马上去换个手机号,这个号是一定不能再用了,如果被杨倩发现我就是一直跟她有联系的人,我肯定很惨。
  等了许久,杨倩见对方没有回信息,微微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入了口袋里。
  继续沉默……
  “你在给朋友发信息啊!”我终于忍不住试探着问。
  杨倩想了一↓,大概在斟酌用词,我应该算不得她得朋友吧。
  “一个老朋友。”没想到杨倩谈到我的时候脸上居然是挂着微笑的。我有一阵子的感动,被一个陌生人这么牵挂着,也是一种幸福吧。
  “哦,你们经常见面么?很熟悉了吧!”
  “没见过,从*| lai |*没见过面,只是彼此用短信联系。”杨倩语气有点微微的低沉。她是在遗憾没有跟我见过面么?我心里有点暗喜。
  “* na *你们怎么不见面呢?现在交通多发达啊,广东到湖北也就二个小时的事情。”
  “没到时候吧!”杨倩说着,突然打了个大大的pen( 口贲)嚏。她* na *边的huo *渐渐熄灭了,岛上的夜晚温度比White(颜色bai )天低很多,她应该是感到冷了吧。
  “你过*| lai |*这边吧,这边huo *旺点,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和些。”我有点忐忑不安的说。心里直打鼓,杨倩不会以为我有别的企图吧。
  杨倩考虑几秒钟,最终还是靠过*| lai |*了,di 方很窄,她坐过*| lai |*的时候,我几乎能闻到她身上传*| lai |*的女人体香。我又开始心猿意马了。
  “你还冷么?”我确实担心杨倩冻着了,还准备把自己身上穿着的外套tuo *↓*| lai |*给她。
  “不冷了,谢谢!”杨倩两个手互相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着,然后呵了口气。
  我忍不住把她两只手捧过*| lai |*,放在手心里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着,然后揽过她的肩膀*| lai |*靠在我怀里。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开始在心里忐忑不安,以为杨倩会生气我这突然的冒犯之举,直接赏我一巴掌抑或推开我?
  但我想错了,杨倩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猫,静静的蜷缩在我怀里,好像嫌弃姿势不好,还自动自发的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两个手揽住我的腰,我心跳的不行,都快蹦chu *心口*| lai |*了。
  可就在我等她↓一步动作时,却发现许久未见其动,我低头一kan,丫的发chu *均匀的呼xi 口及声,睡着了。
  我尝试着慢慢挪动了**体,然后抱着她缓缓侧躺在早已经铺好的枯草上。
  近kan杨倩,居然有别样的风情,她的睫mao *很长,像扇贝一样铺洒在眼睑周围,肤色晶莹剔透,鼻子很小巧,特别是**,Red(* hong *)润而xing *gan *,我kan着kan着,突然克制不住在杨倩的小嘴上亲了一口。
  哎,漫漫长夜,在无穷尽的折磨中度过。这就是我此刻的人生。
  等bird(niao )儿啼叫的声音把我们两从睡梦中吵醒,我整个胳膊都酸楚不堪,杨倩还睡睡当中,这丫的整了一晚我的胳膊,xi 口及取了我body(* quan | shen *)的hot(英文:hot,中文:re )度,睡的忒香了点。
  我耐心的等待着她醒过*| lai |*,会不会感动的泪及涕↓?终于,怀中的jiao (女乔)人儿长长的睫mao *颤动了几↓,然后,猛然张开了眼睛。
  “啊……”这一声惊呼不亚于kan到洪shui *猛兽,接着手脚并用的爬离我的身旁。还jin 张的body(* quan | shen *)上↓查kan自己的衣服。我感到深深的痛惜,我的一片深情就换*| lai |*如此残忍的对待。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杨倩惊恐的眼神kan着我,还有点怒不可遏。
  我能对她做什么,胳膊到现在还是酸痛无力。我现在还打着呵欠,就想找个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大床狠狠的睡上三天三夜。
  我没有回他话,只是尝试着甩了甩已经麻木良久的手臂,MD,疼的我嘴直裂。
  接着我电话响了,虽然调的是静音,但震动还是感觉的到的。是White(颜色bai )云打过*| lai |*的,晓梅还算有点良知,把我被困荒岛的事情告诉了White(颜色bai )云,我的助理,White(颜色bai )云也很尽责,一清早就领人过*| lai |*寻找我。
  我没有再理杨倩,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恩将仇报,我不应该再和她有任何交集,心存任何幻想的。
  回到海南的宾馆后,大家kan到我和杨倩一起从车子里chu **| lai |*,都很惊讶,估计这消息不chu *一天就会穿得沸沸扬扬,综合部市场主任跟总监杨倩被困荒岛一夜,这也算爆炸新闻了吧。
  我不想理会众人的眼光,便躲到了厕所里,本想静一静的,谁知道听到一个惊天的阴谋。
  “您放心,一定给您办妥,回去公司我就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