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79章 真* na *么重要么?
  绿芜笑道:“你倒是知道这野果的baby(bao bei ),不过你就算要捡* na *野果也犯不着把我的木桶砸烂啊,它可没有犯着你啊。”
  我被她一说不由得面Red(* hong *)过耳,当↓说道:“* na *是意外,* na *是意外,你懂不懂?”见她并没有因为我打烂她的木桶而生气,自己自然要得寸jin *尺一↓,不然怎么chu **| lai |*混?
  她摇了摇头说道:“不懂。”
  “我就知道你不懂的了,哈哈。”kan着她睁得眼溜溜的眼睛,我不由得乐的* gao *兴大笑。
  绿芜问我道:“你笑什么啊?”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笑什么,* gao *兴就笑笑。”
  她也跟着笑了笑,说道:“我怕你很快笑不chu **| lai |*了。”
  我被她一句话笑的头皮发麻,问道:“我为什么会笑不chu **| lai |*,我现在* gao *兴的很啊,哈哈,哈哈。”嘴里虽然在笑,后背却觉得发凉,老觉得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绿芜捂嘴笑道:“你回头kan你Behind(shen hou),如果你还能笑得chu **| lai |*的话我就嫁给你。”
  我靠,她* na *个bird(niao )样还想嫁给我,也不拉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心里虽然在无语绿芜* na *个flower (hua )痴,但是还是忍不住回头往后张望一眼,这不kan还好,一kan吓得差点连内ku 都要丢掉。原*| lai |*不知什么时候我Behind(shen hou)盘着一条碗口粗的眼镜snake(she 虫它)。
  它此刻像草帽一样盘成一圈,* gao *昂着头,嘴里吐chu *Red(* hong *)Red(* hong *)的舌信子,“嘶嘶”发着声音向我示威。
  我的妈呀,见过见过大的眼镜snake(she 虫它),但是从*| lai |*没有见过* na *么大号数的眼镜snake(she 虫它),绿芜还没*| lai |*得及问我怕不怕,我就跳到绳子上,三↓两↓抱着绳子使劲的往上爬。
  这时只听到绿芜叫道:“喂喂喂,你* na *个野果掉↓去了,快捡起*| lai |*。”
  我这时已经吓得连阿妈都不认得,哪里还有闲工夫管* na *什么鬼野果,她越叫我就爬的越快。差不多到井沿的时候,绿芜* na *疯子却用匕首割断绳子,一边割绳子一边叫道:“* na *个野果,* na *个野果,* na *个野果不能丢。”
  老子连命都要丢在snake(she 虫它)腹之中,* na *神经病的却只记得* na *野果,* na *野果就真的有* na *么重要吗,我晕。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身子却已重重的坠落到井底,幸好井shui *极深,我跌jin *井里只是感到浑身疼痛的麻痹,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正想破口大骂绿芜* na *疯子,* na *该死的眼镜snake(she 虫它)却从井边张开血盆大口向我扑*| lai |*。
  “我的妈呀,老子今天要命丧于此了。”正在换乱的大呼小叫的时候,绿芜却hands(*yong * shou *)中的绳子用力一甩,狠狠的击中*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的snake(she 虫它)头。*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比绿芜的绳子击中,当↓整个身子飞起*| lai |*,撞在井壁上,然后又重重的掉jin *井shui *里,激起一大片shui *flower (hua )。
  kan她人虽笨钝,chu *手的力度却是十分凌厉,* na *若无无比的草绳在她内力灌注之↓,威力竟然丝毫不在二爷的***之↓。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绿芜却又叫道:“你快把* na *野果捡起*| lai |*,不能丢,不能丢。”我不知道* na *个疯子gan 嘛非要* na *野果,我只知道我若不是将* na *野果捡起*| lai |*,绿芜绝对不会放我上去。
  我虽然得到了二爷的传承,但* na *仅仅只是注重与轻功之类,至于hands(* shuang * shou *)碎大石的* na *些小儿科在她的眼前自然事不值一提的。
  无奈之中只能潜入深若五六丈的shui *底,幸好我shui ** xing *极好,对* na *么一点深度的距离shui *深还是能应付得*| lai |*。
  刚潜shui *没多久,突然感觉背后一道大力袭*| lai |*,我在shui *里艰难的回头一kan,不由得吓得魂飞魄散,原*| lai |** na *条眼镜snake(she 虫它)知道不是绿芜的对手,丢↓她不管,找我这个ruan (车欠)柿子& nie (一种手法)起*| lai |*了,真Ta Ma的命苦不能怨政府,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己的运气不好,遇上绿芜* na *样的死人,一次一次将自己往huo *坑里面推。
  眼见它的大嘴就要咬到我的胳膊了,我赶忙双脚往后一瞪,险险的避开它凶狠的一咬然后乘势hands(*yong * shou *)在它的身子上一拍,接着反推力自己整个身子飞chu *shui *面,虽然飞的时候很难kan,但至少已经tuo *离了危险。正在手舞足蹈使劲折腾,想像张无忌* na *样在半空中左脚在右脚上一点,*| lai |*个武当派绝世轻功给炫耀一↓的时候,没想到绿芜却不知道从哪里弄*| lai |*一根手臂粗的棍子,往我脑袋上狠狠的砸落,一边敲还一边大叫:“* na *野果,* na *野果”。真Ta Ma的有野果,没异* xing *。
  我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整个人就身不由己的往↓掉落,*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见我从半空中跌落,当↓又飞速的游shui *到我身边,张开血盆大口就往我的身子咬*| lai |*。
  目前这个情形,要想活命,怕是没用的,要*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就此放过我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能的就是死中求活,让张无忌穿越时空灵魂附身到我身上,我一招超级变态的九阳真经,将它拍成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饼。
  不过想象事美好的,现实事残酷的,我连张无忌* na *简单的轻功纵云梯都折腾不起,还想用* na ** gao *级的九阳真经,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好在我的道行* gao *深,人品* gao *尚,在既无张无忌附身又无眼镜snake(she 虫它)吃错药自动撤离战场的情况↓险之又险的一巴掌朝它的头部拍去,虽然没有绿芜* na *样将它拍飞到井壁上然后又掉jin *井shui *里面* na *么变态,但最少却解了我眼前之危。
  “噗通”一声,我如重磅炸弹一样身子落在井shui *里面,发chu *巨大的声音,* na *溅起的shui *flower (hua )迷茫了我的眼睛,让我一↓子失去了*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的踪影,当↓也不及多想,赶忙就往井shui *深处游去,至于能不能kan清清shui *里面的* na *野果,* na *是到了最深处在做打算。
  *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显然不惧我刚才惊天di 泣鬼神的一掌,一阵shui *flower (hua )之后马上跟着我的身形潜入shui *底。我在shui *面上已经不是它的对手了,在shui *里自然不可能事它的对手,见它朝自己游*| lai |*,赶忙又吓得跳chu *shui *面,跳跃到刚才站脚的di 方。
  * na *里虽然不是很宽敞,但是我要站住身子还是可以的。
  正在思索着怎么用自己弱小的身躯对付* na *该死的眼镜snake(she 虫它)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 na *野果就在自己的脚边,根本没有掉jin *shui *里面去,当↓不由的气的破口大骂,说道:“死;绿芜,臭绿芜,* na *野果明明在井边上,gan 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害的我不但被* na *没点人* xing *的眼镜snake(she 虫它)追杀,自己还没*| lai |*由的挨了一记闷棍。”
  绿芜说道:“你自己不问我* na *野果掉字* na *里,自己瞎折腾的,能怪我吗?”她话还没说完,*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就已转过身子掉头向我反扑过*| lai |*。
  这时我跟它打交道久了,也没有刚才* na *般的惧怕,身子也没有像刚才* na *样从头震到脚,见它过*| lai |*,当↓凝神定气,左脚向前踏chu *,膝盖向前身子向后,右脚在向后拉chu *,摆chu *一个弓箭步,然后两手向前shen chu *,再缓缓的缩回左肋前边,一边聚气收腹,一边朗声叫道:“龟——派——气——功!!。”虽然不能像七龙珠的孙悟空* na *样发chu ** na *超刺眼的激光*| lai |*,但是我body(* quan | shen *)力气凝聚在此,hands(* shuang * shou *)狠狠的击打在它头上还是够它受的,毕竟我内功还是有* na *么强,能劈烂石头呢,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
  “啊。”绿芜在井边上叫道,虽然我不知道她在叫什么,但是我知道自己肯定很危险,不然以她随便拿棍子打人的脑残,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乱叫的。虽然说被人###的时候也会大声叫,但是像她* na *样要身材没有身材,要相貌没有相貌的女人,谁###她谁就是White(颜色bai )痴。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突然有种body(* quan | shen *)扑空,整个人控制不住往前扑的感觉。这时绿芜又在井边上叫道:“你这个笨蛋,这样也会扑空,见就见过笨的,没见过像你* na *么笨的。”
  * na *(jia huo )到底见了多少人啊,怎么说chu ** na *么气人的话*| lai |*,真的是郁闷死。我还没想完,这时觉得身子一轻,自己在没有任何外力作用的情况↓,竟然腾空飞起*| lai |*了。
  “啊!你这个笨蛋,怎么会笨到自己跑到snake(she 虫它)口里去了呢,真的是笨死了?”绿芜一边说,一边纵身跳↓井里*| lai |*,shen 手轻轻的在眼镜snake(she 虫它)的脑子上一拍,*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当↓痛得张大嘴巴,把我丢↓*| lai |*。
  我身子不停的往↓坠的时候,才感到身子像huo *烧一般疼痛,当↓大声叫道:“哎呀呀,哎呀呀,我被眼镜snake(she 虫它)王咬中了,要死了,要死了。”一边大声乱叫一边使劲的骂* na *该死的绿芜,如果不是她三番四次的阻挠我跳上井里,我怎么会死呢。不就是一个野果吗,有* na *么重要,即使有也不用拿我这个武功低手*| lai |*开玩笑啊。我人虽然很* gao *大,但是命却很脆弱的,属于一碰就会碎的* na *种伪娘型,能坚持到现在没死,怕是祖坟冒青烟才会有* na *么好的事。
  我人差不多要死了,自然免得要像* na *些老太婆一样啰里啰嗦的说一大堆,不然人死了话还没说完,* na *该多悲惨啊。
  绿芜见我身子往井里掉↓去,估计也怕我再摔一次就摔死了,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社会,对不起人民,赶忙shen 脚在*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的身子上一蹬,飞身向我扑*| lai |*,将到我身边的时候,左手凌空一甩,像仙女散flower (hua )一样衣袖里飞chu *漫天的鲜flower (hua ),鲜flower (hua )中飞chu *一条粉Red(* hong *)色的绸带将我↓坠的身子牢牢缚住。然后再反手一甩,右手的绸带缠住*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的脖子,借力飞chu *井边。
  她* na *在电光石huo *间一系列凌厉的动作,让我kan的目瞪口呆,嘴巴张了张,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没说chu **| lai |*。二爷已经算是武林* gao *手了吧,但比起眼前这绿芜的武功比起*| lai |*,* na *简直小巫见大巫。什么叫静如处子,动若tuo *兔,我这会儿算是领教了。
  *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虽然体积庞大,但让它shen 直了身子最多是十米左右。它要盘稳身子与我jin *行生死搏斗(或者说对我jin *行###)* na *么身子最少要在di 上盘几圈才能站定身子,它盘一圈最少也得05米,盘五圈就要去掉25米,剩↓还有75米的* gao *度,我从这么一点* gao *度掉↓*| lai |*到井里的shui *面上最多也就是1秒左右的时间,而她不但要从眼镜snake(she 虫它)身上定位,而且还要在借力的时候找准我所在的x坐标y坐标,并且在此基础上计算好我↓落的因素之类的玩意,让我在即将入shui *的时候chu *手将我救起,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是真Ta Ma的牛b了,何况还要在我们两即将入shui *的时候用绸带缚住* na *眼镜snake(she 虫它)的身子,借力飞上井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