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78章 不够义气
  只是目前的状况好像容不得我多想了,我在考虑要不要jin *屋去叫绿芜的时候,一个狼已经慢慢的朝我靠近了。
  这头狼是饿死鬼投胎么,就算是攻击之前,也应该礼貌的打个招呼啊,哪有这样不声不响的就jin *攻的,真是不懂礼貌。
  我有些鄙视眼前的这头狼了,可是就在我的表情还没有能够浮现在脸上的时候,这头狼Behind(shen hou)的狼群也开始蠢蠢yu (谷欠)动了,全都朝我的方向慢慢的移动过*| lai |*。
  一只,两只,三只……我还真的很佩服自己此刻居然有闲情逸致开始数这些个狼到底有多少头。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脚边有个东西在瑟瑟的发抖,我低头一kan,汗,是小野猪它居然没有跑jin *屋去,而是蜷缩在了我的脚边,睁着两个大大的眼睛很惊恐的kan着向我靠近的狼群。
  “* na *个,小业主兄di ,你还是jin *去吧,这里有我应付就足够了。如果你万一见我实在打不过,就jin *去把前辈叫chu **| lai |*啊,让她也帮我顶一阵,没准二个人的力量就是比一个人大呢。”我有些佩服自己的油嘴滑舌……
  其实这个时候还能有心情开玩笑的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估计找不chu *第二个*| lai |*。不是我chui 口欠shui *,我就属于大难临头临危不惧的人物。
  当然了,有一种情况除外,* na *就是遇到这么多的狼,它们一只只的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啊。只是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它们可不会去猜想我心里怎么想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向我们靠近。
  小野猪仿佛是听懂了我的话,它在我脚边又蜷缩了一↓,然后终于↓定决心似的站起*| lai |*,pa 口拍啦pa 口拍啦的就朝屋子里面跑去。
  我这厢只能一个人孤军奋战了,真是怕死的(jia huo ),大难临头倒是自己一个猪先走了,也不管我这个兄di 了。我忘了是自己刚才叫它走了的,一个劲的埋怨这只猪不太够义气。
  “* na *个,你们可不要过*| lai |*啊,我手里可是有秘密武器的,你们要在过*| lai |*,我就不客气了。”我突然大声的喊道。
  其实我之所以发chu *这样的喊声也不指望这些个狼能听明White(颜色bai ),毕竟动物跟人的语言有别我还是知道的。我喊这句话的目的是让里面的绿芜能听到,即使她美梦正甜也好,我这么大嗓门的说话,估计她应该是听到了吧。
  我可是(bie)足了十二分的内力发chu *的这个声音,就在我喊chu **| lai |*这些话后,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反倒是对面的狼群走在前面的几只狼突然停止了↓*| lai |*。
  难道是这些个狼也怕我的发chu *的声音?我有些暗喜,然后准备加把油继续这么的嘶吼↓去。我又大声的说,“对面的野狼你们听着,我可是一个di di 道道的好人,你们要是吃了我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喝了我的血,可是会↓di 狱的。”
  对面的狼还真的停住了,可能由于我的噪音太大了,狼群还往后面倒退了几步。没有想到这音波功么有把睡在屋子里的绿芜吵醒,反倒是镇住了对面的野狼。真的是收获意外啊,我有些兴奋的想。
  于是再接再厉,我又喊了起*| lai |*,“* na *个,你们还是走吧,去选择别人吃去,反正不要吃我,我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肯定不好吃。一般*| lai |*说,吃女人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比较鲜tender(nen)美味,你们听到了么?”
  我继续这么喊着,直到嗓子都哑了,可是屋子里额绿芜还是没有chu **| lai |*的迹象,反倒是对面的狼群则安静的坐在* na *里仿佛守株待兔一般,他们是守株的狼,* na *我就是* na *只Rabbit(tu zi)了?
  可是我的嗓子已经喊不chu *声了,我吃力的咳嗽了几声,还是发不chu *音,对面的狼群又开始朝我慢慢的移动过*| lai |*了。
  nnd,连狼都这么狡猾了,知道等我声嘶力竭的时候再发动攻击,刚才难道是在kan我个人表演么?还是免费观kan的。我都不知道书上说的狡猾的狐狸,原*| lai |*狼也有* na *么的狡猾。
  * na *么现在怎么办,是跟这些狼群同归于尽么?还是……只是这么多只狼,即使绿芜chu **| lai |*了也不一定就能击退它们啊,说不定多了个送死的而已。
  所以绿芜chu **| lai |*的时候,我的内心不仅没有一丝的轻松,反而是更沉重了。毕竟人家救过自己的一命,现在却chu **| lai |*陪同自己找死,这不是害了人家么。
  所以我赶jin 说,“前辈,你jin *去吧,这些狼群都是chong *着我*| lai |*的,它们跟你* na *么熟了,只要我chu *去,它们应该不会为难你。”
  我说完这些话,就准备英勇献身了,不过也暗暗蓄足了劲,准备怎么的也要在死前再奋力拼搏一↓。
  “啊哦哦……”我的Behind(shen hou)突然传chu *一连窜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对面的狼群也发chu *了类似的声音,最后我就惊奇的发现,所有的狼群都退去了,不仅一只不剩,而且仿佛都未曾*| lai |*过这里一样。
  神了?难道Behind(shen hou)发chu *声音的绿芜也是狼族人?否则怎么懂它们的语言,而且它们还很配合的都一致的舍弃了我这块已经到嘴了得fei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就这么轻易di 离去了?
  这个时候我对于绿芜的感情已经不能用崇拜*| lai |*形容了,对她的敬仰可谓是黄河之shui *天上*| lai |*,绵延不绝啊。
  绿芜掉过头kan到我望着她仰慕外加流口shui *的垂涎神情,禁不住的发chu *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这真的是她发chu **| lai |*的声音?她得说话声不是嘶哑苍劲的么?什么时候又改变声音了?我有些惊异的kan过去,只见她已经朝我招了↓手,然后走jin *屋子里去了。
  既然人家已经邀请我jin *屋了,我也没必要再矫情了不是,所以我赶忙追着她得影子也jin *了屋。这外面black(hei )灯瞎huo *的,可不敢再提要chu *去的话了,要是一不小心碰见几只大蚂蚁也够自己害怕的。
  这深山里别说什么都可能发生,其形各色的动物和有毒的flower (hua )flower (hua )草草,每一样都够自己吃一顿的了,所以还是等天亮后再做打算了,如果能说服绿芜护送我chu *去就更好了。
  所以打定主意后,我决定待会好好表现一↓,让绿芜对我另眼相kan,然后明(曰)ri 能送我chu *山。
  “* na *个,前辈,你是不是吃饱了?我*| lai |*洗碗吧。”我一jin *屋就kan到满桌子都是碗,估计这会几个动物外加一个人应该是吃饱了吧。
  小野猪kan到我jin *屋很是* gao *兴的样子,它的到了我的身边,然后抬着头kan着我。我感觉的chu **| lai |*它是蛮兴奋的,所以我的心情也非常愉悦了,毕竟有人惦记的感觉还是非常好的。
  绿芜倒也没有特别的推辞,毕竟有人serivce(中文:fu wu)的zi wei 还是ting *好的,所以我就忙不溜的跑到桌子边上,然后很快速的收拾了满桌的碗。只是* na *口还在冒着hot(英文:hot,中文:re )气的大锅,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
  “这个不用洗,你把碗洗了就好了”绿芜适时的chu *声了,大概是kanchu *了我的窘状,所以很体贴的提醒我,真是个好人啊,我心里感激道。
  然后我又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na *就是我找不到可以洗碗的shui *,如果是在我自己家里,肯定是shui *龙头满天飞了。可在这个bird(niao )不拉屎的di 方,不要说shui *龙头了,我连shui *的踪迹都没有kan到一丁点。
  这个时候我怀疑刚才的* na *锅hot(英文:hot,中文:re )汤是怎么做chu **| lai |*的了,我kan向绿芜的方向,她突然笑得很灿烂的样子,两眼都笑成了弯月型,别说,这一笑还真的是添色不少,我感觉她有些美丽了。
  “屋后有口井,shui *从* na *里打chu **| lai |*。”绿芜简短的说了这么几句,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
  我有些为难了,洗个碗还得去井里打shui *,这里还真的是返璞归真啊,以前总羡慕陶渊明的与世隔绝,现在自己也真的尝试了一把,却只觉得一切都* na *么的不方便,苦不堪言啊。
  何止是不方便,简直是太不方便了,我kan着black(hei )黝黝不见底的井只能有这种感触。然后井口还吊着一个木桶,再就是吊着木桶的长绳了。难不成真的要学电视剧古片里的用小木桶吊shui *上*| lai |*用么?
  我思虑半天,决定还是照着古代人的生活方式*| lai |*jin *行了,谁让我现在就身处在这个环境中呢。
  只是这打shui *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得事情啊,我第一桶shui *就没有打上*| lai |*,因为小木桶扔↓去的时候可能是power(*li dao*)不够,它一直不肯落到shui *面↓去,老是在shui *面上到处晃悠着。
  我苦不堪言啊,一直甩动手里的绳,可是没有丝毫作用,于是我huo *了,索* xing *朝着井里大力的拍了一掌。
  然后我忘记了一件事,此时自己的内力已经有很深厚了,这一掌拍↓去井里的shui *就飞溅了chu **| lai |*,不仅井shui *溅chu **| lai |*了,连小木桶都被我大力之↓拍的四分五裂了。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是让我后悔一辈子的,这件事就是其一。我body(* quan | shen *)都被溅chu **| lai |*的井shui *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透了身子不说,连小木桶也找不到踪迹了,只留↓些小木块零零散散的散落在井口四周。
  这可怎么办?没有了小木桶,还用什么东西*| lai |*打shui *呢?要是让绿芜知道了,就算不打死我,明天还能送我chu *山么?
  我有些纠结的心情,虽然是一时不小心之过,但毕竟是造成了现在连碗都没办法洗的结局。该怎么办?急中生智之↓,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na *就是自己↓到井底去打shui *。
  现在我的轻功不是有很大的jin *步了么,再加上这根长绳的作用,我在井壁上攀附着↓去,然后打一盆shui *上*| lai |*还是不难的。而且先把这里的碗洗了再说吧,至于小木桶我只能想办法再做一个了。
  我到井底还没*| lai |*得及用碗汲shui *,这时便听到井沿上传*| lai |*清脆的笑声。抬头一kan正是绿芜,她此刻正用左手拖着腮帮子好奇的kan着我,我被她kan的头皮发麻,仰头问道:“绿芜,你kan什么啊?没kan过靓仔吗?”
  她嗤嗤的笑道:“是没见过你这么帅的靓仔,洗个碗还要跑到井里面去洗,你可真厉害。”
  被她笑的有点面黄肌瘦,当↓挠了挠头应道:“谁说我跑到井底*| lai |*洗碗的,我是…我是…”一连说了几个我是,可是一↓子该说什么才好。
  绿芜见我一连的窘相,觉得大是好玩,本*| lai |*笑意盈盈的脸上更增添了几分妩mei(女眉),她笑问“你是什么啊?怎么说不chu **| lai |*了?”
  我见她一脸得意的相,挠了挠脑袋说道:“我是* na *个了。”虽然已经* na *个了,但是却=依旧想不到什么借口*| lai |*敷衍她,情急之↓碰到口袋中小猪送给我的* na *个野果,当↓眼睛一亮说道:“是小猪给我的野果掉到井里面了,我不想拂逆它的一片好心,所以跳到井里面*| lai |*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