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77章 狼也狡猾
  怎么办?如果要使chu *劈石成块的本领我还是能劈倒几只狼然后逃生的,再使chu *我卓越的轻功,估计也能支撑一段时间,只要是没有这么多只狼就好了,哎。
  我的意念方动,这个时候茅屋的门开了,只见绿芜悠闲的走了chu **| lai |*,她不经意的向前方的狼群遥遥一望,然后再又kan了kan我警惕的*样。
  其实这个时候我body(* quan | shen *)的汗mao *都竖立起*| lai |*了,只要想到自己将会是狼群追逐撕咬的对象,被五马分尸的场景我的心都想呕吐chu **| lai |*。这样的结局还不如gan 脆一*崩了我*| lai |*的gan 脆点。
  我这厢正在发呆,其实也不完全是发呆的状态,主要是我自己的精神状态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能集中了。虽然目前是濒临了狼群侵入的惨景,但是越是大敌当前,越是应该冷静的,可我越冷静不↓*| lai |*。
  糟了,kan着面前有一头狼已经朝我慢慢的走过*| lai |*,我的心更慌了,如果我使chu *开山劈石* na *一招,应该是可以挡一挡吧?也不知道这个狼会不会躲闪呢,毕竟我现在的准头可不怎么好啊,* na *石头是静静的呆立着,可这狼……
  领头的狼估计也是kanchu *了我内心的想法,而且明White(颜色bai )我现在的心情非常的惊慌,所以不jin 不慢的在前面踱着方步。我就奇了怪了,怎么这个狼似乎也通人* xing *一样,居然还学会了人类狡猾的一套*| lai |*了。
  据老人家说,狼群都是非常团结的动物,一般*| lai |*说不单独除外找食,而且一旦一匹狼chu *了事故,其它的狼都不会袖手旁观。
  既然连区区一匹狼都知道团结的重要* xing *,可见人类有的时候连狼都不如。很多时候,人和人之间勾心斗角习惯了,一时之间是很难坐↓*| lai |*握手言好的。即使真的和好了,* na *也是表面现象。
  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谁都希望自己能占据上风,在与人交手之际不会落败。于是(曰)ri 子一久,久而久之的,就有了一种心理,与人的相处也就更加的小心翼翼,谨慎而各怀鬼胎。
  眼前的这头狼应该是对我虎视眈眈的觊觎了,我仿佛能感觉它的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气息拂在了我的脸上。就好像是间的呢喃一样,如果此时不是自己处于目前的这个劣势,我想我是非常有心情跟这头不知道是公是母的野狼逗耍一翻的,前提是它是在铁笼子里。
  kan着它吐着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冒着White(颜色bai )气的狼嘴,还有发着绿光的两个眼睛,当然也少不了它张牙舞爪的凶狠表情。nnd,它是想用自己丑陋凶狠的外表迫使我屈服么,否则怎么这么一副想把人吃↓肚子的表情。
  我其实已经暗暗蓄足了力气,就等着野狼扑上*| lai |*的时候跟它撕咬一番,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不风度的了。
  估计就算是我跟它讲风度,一只野狼也不会跟人类讲什么客气。可就在我准备跟这些野狼拼搏一翻的时候,突然野狼的狼群停止不动了,仿佛中了什么人施的咒语般,一↓静止了。
  奇怪啊,难道是它们自己觉悟了么,善心大发,还是被我的诚心诚意给感动了,否则怎么走的如此的迅速。因为等我kan过去的时候,狼群已然很有秩序的一个个往后面退去,仿佛是有谁在发号施令一般。
  才不过一分钟不到,所有的狼群在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目瞪口呆的kan着这一切。难道是南柯一梦?就在我已经打算跟它们做一翻战斗的时候,居然所有的对手都不见了。
  我使劲的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好痛,不是做梦啊,这个时候我一点欣喜的心情都没有。因为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我不认识一个人,* na *种孤独无助的感情一↓就把我给吞灭了。
  好想念杨微,小漫和奇骏,她们现在还好么,我忍不住在茅屋边上蹲↓*| lai |*,然后jin jin 的搂住了自己的双臂。
  夜晚的风有点凉,可自己并没有穿多少衣服,甚至身上的一件可以蔽体的衣服不仅破旧不堪,而且也脏的要命。我何曾受过这等痛苦的折磨,即使是找不到工作落脚的时候也没这么惨过啊。
  天啊,难道你今天真的要亡我么?前无jin *路,后无退路,我只有坐在这里等死了么?
  “秦,你快*| lai |*追我啊,快*| lai |*啊,你怎么了?”小漫笑盈盈的站在我面前笑着,她的芊芊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shen 向了我的头。
  “秦,*| lai |*kankan我新buy(中文:gou mai)的衣服好不好kan,快*| lai |*kan啊,你kan,好美吧。”杨倩穿着一条新buy(中文:gou mai)的品牌裙子在我面前转了一圈,她很开心的kan着我。
  “爸爸,你在哪里,奇骏要跟你玩,爸爸?”奇骏的声音,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比较急的事情,所以有些慌乱的kan着我。
  “乖,儿子,找妈妈玩去,爸爸有事情要做,等↓陪你玩哦。”是我的声音,* na *么的轻* rou *和亲切,因为对象是我的儿子,对别人我才不会这么说话啊。
  这是哪里,我在哪里?我朝着她们走过去,然后shen chu *了手,可是触手所及的是一片冰凉,我什么都没有*到。
  “秦,你到哪里去了?我们都好想你啊,秦,你快回*| lai |*吧。”是杨微的声音,她也在找我么?我就在你们身边啊,我在啊,我能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你们不要不理我啊。
  我在心里呼唤着他们的名字,可就是没有一个人理会我的话,她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我的眼前,还有她们的声音,也越飘越远。
  “回*| lai |*,你们快点回*| lai |*,不要丢↓我,快回*| lai |*。”我努力的追过去,可是发现自己的脚步却越*| lai |*越沉重,甚至连抬起一步都* na *么的苦难。
  我是怎么了,难道是得病了么,为什么感觉心里堵得慌,而且body(* quan | shen *)冷的发抖。“奇骏,儿子,你快回*| lai |*。”我急的大叫。
  然后突然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披在我身上,也就是因为这个动作,把我从梦里面惊醒了。我睁开眼睛一kan,是绿芜站在我身边,她的脸上有一种好像是担心的表情。
  “我,你,我怎么了?”我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刚做噩梦了?大呼小叫的,把我们都吵醒了。”她指了指Behind(shen hou),我抬头一kan,原*| lai |*是大mao *和小mao *都chu **| lai |*了,它们好奇的站在绿芜的Behind(shen hou),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搔了搔头,“不好意思啊,刚是梦见家人了,所以……”其实现在的心情不知道有多难过,本*| lai |*以为是见到了奇骏和小漫她们,以为回到了现实世界里,可谁知道原*| lai |*真的是南柯一梦啊。
  “你还有家人啊?是你老婆么?”绿芜突然问我,她的脸上是kan不chu **| lai |*什么表情的样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我不仅老婆有了,而且儿子有了,更甚者我连都有好几个了。可是现在在人家的di 盘上,万一人家不喜欢我太多情,我如果随便就说chu **| lai |*,她不会把我咔吧给撕了吧?
  所以话到了嘴边,我又咽了回去,然后有些犹豫的kan着绿芜,不知道该作何解。“怎么了?是不是不方便说,* na *算了,夜晚凉,你盖着这个毯子吧。”绿芜突然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有些恼怒的说道。
  妈啊,我到底还是得罪了这个大神了,明天我还指望着能靠她chu *山呢,所以怎么能惹她不* gao *兴呢。于是,我赶jin 补充道,“我有女朋友了,不过还没有结婚,谢谢你的mao *毯,你真是一个好人。”我kan到自己身上盖着的毯子,知道刚才感觉有东西披在身上就是绿芜给盖的。
  其实我心里还是ting *感动她对我所做的事情,所以也是真心实意的说了谢谢。可绿芜听了不仅么有* gao *兴的样子,她反而莫名其妙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怒气chong *chong *的jin *屋去了。
  “啊哦哦……”大野熊kan到绿芜jin *屋去,也朝我瞪了一眼,然后嘴里发chu *几声奇怪的声音,便也jin *屋了。
  我正丈二和尚*不着头脑的时候,小野猪也屁颠屁颠的移到我身边,“噢噢噢噢……”
  它是在说话么?我有些纠结的想,可我实在是一句话都没有听清楚啊,而且它确实是发chu *了声音么?在我kan*| lai |** na *就跟蚊子的嗡嗡声差不多啊。
  所以我gan 脆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然后打算继续闭目养神起*| lai |*,毕竟明天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呢,现在不开始养精蓄锐怎么行。
  但顾念着小野猪送给了我一个小野果的份上,所以我还是很亲切的拍了拍它的猪头,然后开始打算闭目养神。
  但小野猪可不满足于我就这么的忽视它,它又蹭啊蹭的到了我的脚边。“小野猪小di ,你是不是睡不着想找个人陪你说啊,我今天实在累了,要不明天吧。”我很吃力的安慰了它。
  其实这个时候我的睡眠真的*| lai |*了,连睁开眼皮的劲都没了,我是真的没有力气再理它,转了个身,然后准备睡去。
  可小野猪似乎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我,它转到了我的身前,又开始“噢噢噢噢”的叫唤了起*| lai |*。我心里的气也*| lai |*了,本*| lai |*是想努力的睡个好觉的,可这只讨厌的小野猪怎么就这么的不识趣呢,老是*| lai |*打扰我的清秋大梦。
  一个人在睡眠要*| lai |*的时候,即使是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变得不好说话。难怪警察局的警察老喜欢连夜审问犯人,并且是几天几夜的轮流对一个犯人作战,还用* na *个(曰)ri 光灯照着,也难怪犯人受不住最终会招了。
  我毫不怀疑现在小野猪就是打算对我实施这种报复行径,因为我也有点受不了它的这种折磨人的行为了。就在我考虑是否要一巴掌把这头可恶的小野猪拍chu *我的视线范围时,有一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时候突然小野猪狠狠的抓了我的手背一↓,我痛的惊呼起*| lai |*,然后只见它吃力的抬起了它的猪爪,向我对面的方向指了指。
  妈啊,什么时候屋子外面,也就是我的对面又多了一群狼?而且每个狼的眼睛里都闪着森冷的绿色光芒。kan这架势,它们这次的数量比之前的更多了啊,敢情刚刚离开是叫狼去了,不仅是叫狼了,而且还叫了很多只只是我的小心肝实在是受不了这么严重的刺激,所以此刻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我预感到自己这次一定要倒大霉了。早知道这些个狼是回去叫帮手了,我刚刚就不应该松懈↓*| lai |*,以至于让绿芜就这么离去了,不然也叫住她,多个帮手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