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76章 特有的香味
  “野猪小di ,你,你是不是想毒害我?这个果子是毒药?”我(bie)足了劲吐chu *这几句话。
  小野猪还是笑容满面的站在我面前,也不说话,它本*| lai |*就不会说话,但连heng(哼哈二将)哧一声也没有,我太丢脸了。这肚子还疼的让我只想撞墙以谢父母养育之情,可周围都是茅草,估计我就算去撞,大概也只能把这茅草屋撞塌而已吧。
  当我肚子疼的在di 上直打滚的时候,绿芜jin **| lai |*了,她手里拿着一个洁White(颜色bai )无瑕的碗,说实话,能在这样的环境里kan到这个洁White(颜色bai )的颜色,我真的感到不可思议。
  绿芜kan到我捂着肚子在di 上打滚的样子,有些一愣,然后kan向小野猪和大野熊,“大mao *,小mao *,你们把他怎么了?”
  奇怪的是,两个动物居然听得懂她得话,都争先恐后的跑到她面前指手画脚外加一番嚎叫解释着。,我反正是一句都没有听懂,而且我此刻疼的连头发都快被我扯光了,也没心情再听。
  “小野猪,它,它给我吃了一个Red(* hong *)色果子,我也没咬开,然后就这样了,你,你快救救我,前辈,救我……”我决定自救,因为等绿芜ting *清楚* na *两个动物说些什么,估计这会我都↓阴曹di 府见我爹娘去了。
  绿芜走过*| lai |*在我身边蹲↓,然后朝我的脸shen chu *手*| lai |*,我居然惊奇的发现这hands(* shuang * shou *)是* na *么的洁White(颜色bai )细tender(nen),跟刚才拿jin **| lai |*的* na *个洁White(颜色bai )的碗一般。然后鼻翼充斥着一股奇特的幽香,好像是女儿家身上特有的香味。
  在我*| lai |*不及惊诧完,绿芜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已经探上了我的额头,开始轻轻的** fu ***了一↓,然后又翻起了我的眼皮观察。突然她果断的站起*| lai |*,然后开始往hot(英文:hot,中文:re )锅* na *个方向走。
  我忍不住疾呼道,“前辈,* na *个,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没救了?”kan着她严肃的离开的表情,谁都会作如此想啊,我这可不是在咒自己早点qiao *辫子,也是猜想。
  绿芜太沉默寡言了,跟这几个动物没两眼,她根本就不理会我的问题。而是拿起了* na *个white(* bai se *)的碗在hot(英文:hot,中文:re )锅里盛了一碗汤,然后走过*| lai |*在我身边蹲↓,就要喂我喝。
  我摇了摇头,现在可是不敢再吃这里的任何东西了,刚* na *个小果子我连咬都没咬开,居然肚子就疼成这样了,这要是真的咬开了,我还不得马上一死以谢天↓。
  所以现在是拒绝吃这里的任何东西了,这碗black(hei )乎乎的汤shui *喝↓去,指不定两* tui *一shen 就见我父母去了。忍住,我(bie)住了气,闭jin 了嘴巴,就是死都不张口。这个时候绿芜好像生气了,只见她快速的在我脖子靠近hou long口的di 方急速的点了一↓。
  然后我的嘴居然身不由己的打开了,就在这个瞬间,绿芜把碗里的汤shui *全部灌jin *了我的嘴里。这还不够,她的手又在我的hou long口一点,我感觉一阵麻,然后嘴里的汤shui *就全部沿着hou long口jin *了肚子里。
  绿芜见达成了目的,就站起*| lai |*端着碗起身了,我等缓过神*| lai |*,就准备破口大骂。这女人太心狠了,我也没得罪她什么啊,就是刚开始的时候她给我盛的汤shui *我没有喝,也用不着这么报复我吧。
  只是在我张嘴的时候,突然感觉肚子就没* na *么痛了,然后只觉得周身的气流全部都涌动起*| lai |*。我感觉体内像huo *烧一般,仿佛突然被人灌输了奇异的内力,然后一时适应不了一样。
  只是这种状况只不过持续了大概十*| lai |*分钟,而后我的体内就全部平息了。我从di 上坐起*| lai |*,感觉整个body(* shen | ti *)都轻飘飘的,仿佛随时都可以飞起*| lai |*一样。
  不会吧,难道我的功力又增加了,之前二爷给我灌输内力的时候,我也有这种感觉,只是现在这种轻飘飘之感就更加明显了。难道说我的内力又更深厚了,* na *这样是不是代表我可以走chu *这个鬼di 方了?
  我心意已定,于是边站起*| lai |*然后对绿芜抱拳,“前辈,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lai |*(曰)ri 如果有机会,一定会答谢你,对了,如果你去巫溪的话,也请记得找我,或者我写个电话给你,以后常联系吧。”
  我在周身四处找了找,手机早在掉↓*| lai |*的时候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这个是我刚掉↓山就找了没找到的结果。然后身上也没有纸笔啊,于是我只好在口里慢慢di 报了一遍我的手机号码。
  “1341526…”我念完后,kan对方没有动静,于是只好重复道,“这个是我的手机号码,前辈,你以后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记住了啊。”
  说完我再次鞠一个躬,然后不等对方有所回应就走chu *了这个小茅屋。我走chu *茅屋的时候,小野猪跟了上*| lai |*,仿佛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其实我对这个小东西要有感情了,虽然刚才它不知道给我吃了一个不知名的什么东西,到现在我还感觉不舒服*| lai |*着。
  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我就是觉得小野猪特别的亲切,仿佛失踪很多年的朋友一样。
  “野猪小di ,以后你要是寂寞了,也可以*| lai |*找我啊,对了,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啊,还有* na *个小野果扔掉吧,吃了肚子会疼的。”我突然记起了它好像把* na *个果子捡起*| lai |*又放在身上,于是好心提醒道。
  没想到我不提果子还好,一提果子,它果真想起*| lai |*了,便从身上拿chu *了* na *个野果,然后想了一↓,就递给了我。
  我连忙摇了摇手,“野猪小di ,这个是你的,而且这个东西对body(* shen | ti *)不好,还是扔了吧,我不要,”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谁会要一个刚刚还差点害了自己* xing *命的东西呢,要是再*| lai |*一次,我可没有人*| lai |*救我了,还不得死在这个深山里啊。
  但野猪小di 执意要给我,而且嘴里还嚎叫着什么,只是我听不chu **| lai |*而已。“* na *个,要不我先收↓,就当做是我们的缘分的象征,好么?”
  既然它这么的盛情难却,我就好好的收藏好当做是我们认识的一种见证吧。虽然没有听说过一个人跟一头野猪能有什么缘分的,但我和野猪小di 的感觉还真的是很奇特呢。
  野猪小di 见我收↓了它手里的果子,果然就* gao *兴起*| lai |*,然后深深di kan了我几眼,就转身jin *了茅屋。我有些纠结的kan着它离去的背影,仿佛它眼睛里有些(水显 shi 水闰 run ),难道是泪shui *?
  我摇了摇头晃掉了这个不知名冒chu **| lai |*的念头,觉得自己就快要被它们同化了,开始这些不着边际的念头。
  然后我开始迈步离开这个小茅屋,虽然已经是晚上了,可由于天上的繁星点点还有月亮的帮忙,我勉强能kan得到眼前的道路。只是不经意的听到一阵的不知名动物发chu **| lai |*的嚎叫。
  我有些胆战心惊的想道,不会是* na *个ruan (车欠)体爬行动物又*| lai |*了吧,还是某个大型的爬虫?人有的时候是这样的,越是担心发生的事情,就越有可能发生。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跟叔父到田里捉*ni * qiu *,* na *个时候我最怕遇到蚂蝗,要知道* na *种小东西虽然对人体危害不大,但黏在脚上xi 口及取自己的血液时,还是ting *可怕的。
  而且这种东西的xi 口及附* xing *很强,你随便一拍还真的拍不掉,甚至稍微厉害一点的蚂蝗还能咬破你的皮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往里面死劲的钻jin *去。这个是最恐怖的一点,我就听说有个老人家由于常年喝井里的shui *,最后肚子涨得的跟怀孕的女人一样。
  等他暴死的时候,有医生检测他的肚子,发现他怀孕了,然后剖腹之后才发现* na *肚子里面是满肚的蚂蝗。也难怪老人家会肚zhang (**月长**)如此了,常年喝井shui *不小心喝jin *去* na *么多的蚂蝗,当然会暴死了。
  所以蚂蝗这东西在我的心里也深深di 扎根了,可奇怪的是,每次去田里,叔父没有一点事,反倒是我自己每次都能遇到几条蚂蝗,所以从此以后我gan 脆就不↓田了。
  此刻我是很害怕会碰到ruan (车欠)体爬行动物的,只是这深山野岭的,要说没有snake(she 虫它)或者老虎豹子什么的,我还真不相信。所以我没敢再迈chu *步子,只好在茅草屋边上坐了↓*| lai |*。
  此刻我开始思索自己接↓*| lai |*要走的路,是继续前jin *,还是后退?如果此刻jin *屋,估计* na *两动物和绿芜都要嘲笑自己的胆量了,而且我一个大男人岂能受这等侮辱呢,所以思前想后,我还是没敢决定jin *屋去。
  既然不能jin *屋* na *么就只能守在这个茅草屋边上了,至少这样如果万一chu *现了状况也能及时呼叫他们chu **| lai |*救我。这么一个大活人死在他们面前,估计也是不忍心的吧。
  想到这里,我开始在茅草屋边上一处有草的di 方坐↓*| lai |*,然后就抬头kan着这繁星点点,最后不自禁的就开始思念起奇骏和小漫他们*| lai |*。这个时候她们应该是围在一起hot(英文:hot,中文:re )hot(英文:hot,中文:re )闹闹的吃饭了吧。
  反正我的行踪从*| lai |*都是不定的,所以即使消失个半月的,估计也没人会在意我的失踪吧。我有些凄凉的想道,原*| lai |*一直以*| lai |*,其实我没有flower (hua )费很多心思在她们身上,反倒是在外边,我lang费的时间更多。
  所以这个时候我的心情真是复杂的,没有想到这一趟惊险的旅程让我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对她们照顾的真的很不够。这次回去之后,我一定好好的反省自己,然后深刻改正自己的这个错处。
  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呢?会有机会么?我这么抬头望天的时候,天还是* na *么的浩瀚,宇宙万物自有它的发展规律,我没有权利去指责它们。
  我只是不幸运又有点幸运的学到了绝世武艺然后掉到了这个没有人烟的深山里结识了几个朋友而已。所以总体*| lai |*说我还是幸运的,不是么?
  “呜嗷……”我的耳边突然听到了一阵的嚎叫,然后在我急速抬起头后,就kan到了前方不远处围绕了一群眼睛闪着绿光的(jia huo )。
  狼群?我第一反应就是碰到了狼群,毕竟这么庞大的阵势我就是在电视里也没有kan到过啊。而且每次电视里说某人遇到了狼,* na *狼不是一只只的chu *现么,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变成成群的狼群chu *现了?
  且不说它们成群结队的扑上*| lai |*,单单就十几只的扑上*| lai |*我也招架不住啊,天,难道今夜就是我的死期将至了?
  在怎么样也要承认这个事实了,因为面前这么多只闪着绿光的(jia huo )死瞪着我,仿佛我就是砧板上的鱼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没有fan kang 的余力。* na *么多的绿光闪着仿佛是天上的繁星般,只是我没有了刚才kan星星时的兴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