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74章 圣洁的大野熊
  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我知道这个时候就算是跑也*| lai |*不及了,所以只有甘愿等死了。只是我奇怪的是,野猪小di 一早就知道了对方的*| lai |*势,可为何它要停↓*| lai |*不动,而不是找di 方躲避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头大野熊chu *现在我们面前,这头野熊还真的是很大啊,估计跟* na *断臂山里的人猿泰山有的一拼。不仅* gao *大而且长相丑陋,不仅丑陋* na *眼神还特别的凶狠。
  这也就算了,可* na *两个灯笼似的眼睛偏生的死死盯住了我。哥哥,大婶,我知道自己是长得帅了点,但也不用这么明目张胆的一眨不眨的kan着我吧。
  被这个大野熊kan得心里发mao *,我忍不住的朝着野猪的方向靠近了点,此刻跟大野熊比起*| lai |*,野猪小di 就显得温顺多了。
  而且光长相上,它也比大野熊要可爱的多,正所谓人比人气死人,这野熊跟野猪,也真的是一个比一个丑不可认啊。
  奇怪的是,等了半响,* na *野熊也只是在不远处死死的瞅着,并不上前,难道它也在顾忌什么么?不会是kan我英俊ting *拔,所以有些害怕吧。我有些洋洋自得的想,毕竟我的身手* na *也是可以打pa(足八)↓几个大男人的。
  而且我现在不是有了二爷的内力么,更是如虎添翼啊,都能劈石成块了,还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所以我底气也有些足了,只要这野熊敢朝我扑过*| lai |*,我就劈给它kan,免得White(颜色bai )学了这武艺。
  突然,说时迟* na *时快,大野熊真的行动了,它kan起*| lai |*有些笨重的body(* shen | ti *)此刻居然变得矫捷起*| lai |*。只见它快速的一闪,身形转眼间就到了我的跟前,我只*| lai |*得急眼前一flower (hua ),就闻到了大野熊口里的臭气轰天了。
  天,这是什么speed(*su du*),它不会也是练家子吧,敢情是学了black(hei )影的移形换影了?这个时候我要使chu *我的劈石成块的手法已经是不可能了,所以只能闭上眼睛等死,不对,是闭上眼睛的时间都没有了,睁着眼睛kan着自己怎么死吧。
  大野熊大概也是kanchu *了我的绝望,突然发chu *了很诡秘的声音,它的丑陋脸上还闪现chu *一种类似圣洁光辉的东西。在这一刻,我突然发现这个大野熊居然是* na *么的圣洁……
  不会是回光返照吧,我居然kan到大野熊的熊掌轻轻的很温* rou *的搭在了我的额头上,仿佛是在测量我是否有发* gao *烧?而且它的脸上真的露chu *了类似一种叫笑容的东西。
  这个笑容还特别的真是,因为它咧开嘴的时候,* na *股子hot(英文:hot,中文:re )气又很重的pen( 口贲)she 在我脸上,让我忍不住一阵呕吐的感觉涌上*| lai |*。“啊哦……啊哦”大野熊突然朝我一阵乱吼乱叫。
  我实在听不chu *它是说什么,虽然我感谢它在熊掌之↓给了我一跳活路,但它的说话确实是我听不懂的,我也不能趋炎附势听不懂装懂吧。所以我保持了静默,既然听不懂它说什么,就等着有人给我翻译好了。
  只是这等待的时间未免太久了,这里除了我是个人外,另外就是一个小野猪了。此刻这个小野猪正悄悄的立在我身边,它的脸上也闪现了类似笑容的东西。
  而且小野猪也开始嚎叫了,仿佛是在跟大野熊遥相呼应似的,我有些迷茫了,它们两个是在说暗语么?商量着怎么把我给吃掉还是?
  只是即使它们不用商量也可以把我给咔嚓掉的,毕竟我就一个人,它们可是两呢,而且还是两特别凶狠的。估计这会子是在商量从我body(* shen | ti *)哪个部位↓手比较快吧。
  我有些悲哀的想法,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我身上强烈的哀伤气息,两动物同时转过脸*| lai |*kan着我,此刻大野熊的爪子还搭在我的肩膀上放着。
  “* na *个,野熊兄,野猪小di ,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kan着我,我……我只不过路过打酱油的,如果可以就放过我吧,我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可是一点都不香啊。”我都快给他们作揖了,可好像作用不大。
  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这两(jia huo )敢情是把我吃定了啊,都很拽的彻底的藐视着我,仿佛当我不存在一样。
  “哎,你们这样可是非常不对的啊,我是* gao *等的人类,比你们都* gao *级呢,你们要听我的,知道不?”我试探* xing *的也shen chu *了一只手搭在了大野熊的腰部,没办法,谁让我的* gao *度只能到人家的腰部呢。这老(jia huo ),居然低头kan了一眼我的手,这个时候我的手还禁不住开始发抖起*| lai |*。
  长点志气,怕个bird(niao ),反正怎么着都是死,咱不怕,我再心里给自己打气,决定也弄chu *一点男人气概*| lai |*。于是我的手继续的搭在了大野熊的腰部,它突然又咧嘴笑了,只是* na *样子也算是笑的话。
  “怎么着,你们还真打算不理我了?gan 脆,你们把我吃了吧,我绝对不fan kang ……”才怪,我心里想着,只要它们动了,我立马也动,就算是蚂蚁跟大象的悬殊,也要试试能不能扳倒。
  这个时候野熊突然用另一只手从我腰上穿过去,我还*| lai |*不及有点反应,突然它就把我一把揽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天,这还真的是有腾云驾雾的感觉啊,在被大野熊一把捞起然后递到了它的肩膀上的过程中,我整个一懵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更不要提fan kang 不fan kang 的话了。
  很多时候人都会做身不由己的事情,更多的时候是自己已经身不由己了还在强调着并不是自己没有不努力的原因,只是外界太多意外的因素了。
  而此刻我就在身不由己的过程中已经坐上了大野熊的肩膀上,虽然打小我没少做叔父的肩头,可毕竟今时不同往(曰)ri ,而且大野熊也不是叔父啊。
  我的心惊胆战可想而知,只是这个时候我fan kang 也无用了,就好像一女子在被某男子qj的过程中刚开始是想fan kang 的,可等人家真的jin *去后,再fan kang 似乎也没多大作用,于是便不fan kang 了。
  这个时候我就是这种感觉,坐在了人家的肩头,这样是一项殊荣,而且此刻大野熊已经跟小野猪达成了共识,两猪一人已经开始慢慢行jin *起*| lai |*了。
  坐在野熊的肩头kan周围的景物又是另外一种景观,它的肩头很*ying *很厚实,我坐在* shang * mian *感到很安全的感觉。这真是一种奇特的感觉啊,而且我能眺望到很远的景物。
  只见在不远处有一个小茅屋,好像还有袅烟轻舞的样子,难道这里也住着人?我有些奇怪的望过去,只是相隔太远,还是kan的不甚清楚,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真的住着人还是神仙。
  这大野熊跟野猪小di 带着我去的方向明显就是小茅屋的方向,我的心不知为何突然踏实了很多。只要这茅屋里住了人,我就可以找个人说话了,至少不用再当睁眼瞎子了。
  “喂,你们这是要把我带到小茅屋去么?”有些耐不住寂寞我还是问chu *了声,即使知道它们也不会回答我,“如果是,你们就点点头,不是就摇摇头啊,很简单的,*| lai |*跟我学,点头,摇头……”我还示范给它们kan。
  只是这两动物压根都不理我,彼此也没再嗷嗷的叫了,但从它们的神情kan*| lai |*,好像有什么* gao *兴的事情发生了一样。我也沉默了,毕竟对着两个不太理自己的动物还真的是没什么好聊的。
  很快我们就*| lai |*到了小茅屋跟前,只见大野熊发chu *了类似呼喊的声音,只不过听在我耳里就是几声轻* rou *的嗷叫声。然后我也奇怪的听到了同样的声音,难道还有一只大野熊在小茅屋里?
  我还在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从里面chong *chu **| lai |*一个white(* bai se *)的mao *rong *rong *的东西,转眼就扑到了大野熊的怀里。哦,原*| lai |*是小野熊华丽丽的登场了,这姿势可没把我给吓死,* na *chong *过*| lai |*的power(*li dao*)连坐在大野熊肩上的我都感觉到了。
  敢情不只是人类喜欢用拥抱*| lai |*表达自己的敢情,特别是久别重逢之后,现在连动物之间也善于用这种方式*| lai |*打招呼了?我还*| lai |*不及细想,只见里面有一个声音,“是不是把人带回*| lai |*了?jin **| lai |*我瞅瞅。”
  妈呀,这声音可太难听了,不仅沙哑而且苍劲十足,一听就是一个老人家发chu **| lai |*的,而且绝对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就知道这荒山野岭的肯定住着一些怪人,然后养着一群的怪动物跟自己相伴,这里是普通人都找不到的di 方,又怎么会有人jin **| lai |*呢。
  听到这个苍老的声音,大野熊和小野猪明显的兴奋起*| lai |*,都叫嚷着chong *jin *去。然后大野熊顺便的也把小野熊给捞了起*| lai |*放在它另一边的肩上。
  于是我跟小野熊也开始四目相瞪,只是这小(jia huo )长得比他爸爸好kan多了,不仅body(* quan | shen *)长满了white(* bai se *)的mao *rong *rong *的,而且连嘴上也有。更可爱的是,它的眼珠跟葡萄一样black(hei )不溜秋的。
  原*| lai |*不只是人类的小孩子大小chu **| lai |*的时候* na *么的开,连动物界的动物也逃tuo *不了这个自然规律啊,果然也是小的可爱些。
  我的这个想法才冒chu **| lai |*刚萌芽的时候,已经被大野熊背着jin *了茅屋里面。只见触目所及都是不知名的药材,还有厅堂里煮着一锅冒着White(颜色bai )烟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气腾腾的东西,特别的显眼。
  而且一股诱人的香味慢慢di 充斥着我的鼻翼,我这鼻子一向很灵,特别是对于可以吃的美味。所以我断定这一定是一锅美味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汤,而且应该还有蘑菇之类的蔬菜在里面。
  “哟,有贵客啊,大mao *,小mao *,你们真不懂礼貌,有客人*| lai |*也不通知我一声,好准备点东西招待一↓贵客啊。”一个mao *rong *rong *的头突然抬起*| lai |*朝着我这边kan过*| lai |*。
  老天,这不会是传说中的食人猫族吧,* na *一头mao *rong *rong *的东西覆盖在这个不知是男是女的人身上,还真的有点像是猫科动物啊。
  不过等这个头全部露chu **| lai |*后,我也kan到了对方的整个人了。只见一身分不清颜色的破旧衣服覆盖此人的身子上,与其说是穿着,不如说是覆盖,勉强的遮盖一↓。
  然后此人body(* quan | shen *)上↓都找不到个di 方证明他到底是男是女,不过听声音又有点像是男的,但kan着这个瘦小的身形又有点像是女的。
  所以在跟这个有些不男不女的人物对视了差不多三秒钟后,我立刻有了个崭新的决定:利用他逃chu *去。虽然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帮我,但我都会用自己的一颗慈爱的心想办法*| lai |*感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