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73章 历练
  可现在这头野猪跟我又不熟悉,才刚见面,我不指望它能听的懂我的意思,所以我当作自己在自言自语。令我有些诧异的是,我说完这句话后,野猪小di 居然真的有点反应。
  它朝我慢悠悠的走过*| lai |*了,不……会吧,它果真是kan上我body(* shen | ti *)哪个部位了?我这↓是yu (谷欠)哭无泪了,都怪自己刚才胡说八道啊。
  “* na *个野猪小di 啊,我身上没有什么di 方是好吃的,你还是放弃吧,而且男人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都不好吃的,如果你放过我,我↓山给你找一个美人*| lai |*陪你啊。你……你别过*| lai |*啊。”我使劲的往后退,只是在我退了几步远后,发现了一个麻烦的事情。
  因为之前急得到处找野鸡给二爷烤着吃,所以忙不择di 也不知道自己居然跑到了一个悬崖边,如果我再往后退,后边就是万丈悬崖了啊。
  汗滴滴,狂汗啊,我的命运就这么衰么,难道就此结束我短暂的一生,不要说天↓还有* na *么多美女等着我去享受呢,单就我今天刚学会了轻功啊,不能让我才享用了几个时辰就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随我烟消云散啊。轻功?
  突然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我不是有轻功么,难道还怕这小小的野猪不成,大不了我就使劲的跃起再跃起,它总跳不了我这么* gao *吧。
  主意已定,野猪这个时候也施施然的走到了我六七步远的di 方,正呼哧呼哧的pen( 口贲)着满嘴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气,一双小绿豆眼还是很深情的注视着我。其实我也分不清* na *眼神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只觉得这个野猪小di 实在有些奇怪。
  “你过*| lai |*啊,过*| lai |*啊,我不怕你,有胆你过*| lai |*。”我现在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虽然这个办法会伤害到我面前的一条生命,但此时是它想伤害我,所以我也顾不上可怜它了。
  如果它真的朝我扑过*| lai |*,我就一跃而起跃过它,一般*| lai |*说动物的智商是怎么也敌不过人类的。所以它最后的↓场只能有一个,要么是它跌落悬崖粉身碎骨,要么就是它跌落悬崖连影子都kan不见了。
  所以不论如何对我*| lai |*说都是没有伤害的,我可是想好了万全之策的,就等着野猪小di 上钩了。只是任凭我怎么叫喊,面前的野猪还是没有什么反应,难道它已经净化到跟人类相同的情商了?
  它仿佛是嗅到了身边的危险一样,迟迟不肯过*| lai |*,只是jin jin 的注视着我。我也不动,兵家云,敌方动了我不动,以静制动,所以我jin 守着这个至理明言。
  这野猪难道也深谙这个道理?我kan着它维持这个一动不动jin jin 盯视我的动作至少有几分钟之久了,还是没有要先动的迹象。
  行,好了,我承认自己忍不住了,么有想到我一世英名居然连一只小野猪都斗不过,只能甘拜↓风了。这野猪小小的kan起*| lai |*不起眼,不对,是很起眼,它* na *有些有碍社会市容的脸蛋还是ting *让人后怕的。
  “这样吧,兄di ,如果你不过*| lai |*,* na *我就走了。本*| lai |*我是打算自我奉献一↓让你瞅准哪里顺眼就↓手千万别客气的,但是你现在既然对我没兴趣,* na *我就不勉强了,我走了啊。”我朝着野猪摆摆手,准备放弃了这个难得的计划。
  毕竟人家男主角儿不配合,我这个单方面情愿也没用啊,所以我放弃了,并且准备从野猪身边跨过去。可就在我的这个意念才刚刚冒chu **| lai |*的时候,野猪小di 突然朝我一跃而起。
  妈啊,吓我一大跳,这个时候连轻功都*| lai |*不及使了,怎么办?本*| lai |*就只有六七步远的距离,它这么一蹿差不多就到了我的肩头,我*| lai |*不及躲闪,被它给狠狠的撞退几步远,然后很自然的脚一滑整个人犹如大鹏展翅般被撞飞到半空中,就这么飘飘然飞起*| lai |*了……
  要说我从这么* gao *的di 方飞起*| lai |*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般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我当然也*| lai |*不及去体验这难得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飞行经历了。因为在我*| lai |*不及品尝这种独特的感觉时候,我的身姿已经犹如断翅的小bird(niao )开始往↓坠。
  怎么办,这↓惨了,摔↓去不会成了孤魂野鬼,连尸首都找不到了吧。kan着***无底的深渊,我的心也犹如坠入了无底hole(dong )般冰冷。
  身子越*| lai |*越往↓坠,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听着耳边呼呼作响的风声。别了,微微,小漫,倩倩,我可爱的儿子,别了,亲人,朋友。
  我的脑海里不停闪过她们的身影,而后是深沉的告别,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怕死了。人都是这样的,临上断头台前会犹豫不决心惊胆战,可真的站在台上了,所有的恐惧和害怕就都消失了。
  反正shen 头缩头都是一刀,何不*| lai |*个gan 脆利落些。我此时的心情也是这种状态。在等待着跌落di 面的* na *刹* na *,我的心平静了。
  可是左等右等,我感觉耳边的风声已经停↓*| lai |*了,但是却没有感觉到预期的疼痛感,难道我升天了?没有经历轮回之苦,直接晋升为神仙了?
  我睁开了眼睛,仿佛一切都是在梦中,Red(* hong *)的flower (hua ),绿的草,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动物在我身边窜*| lai |*窜去。这哪里是天堂,分明是仙境。
  我不会是到了世外桃源吧?kan着身边奇型各色的flower (hua )草树木还有小动物,心情的震撼可想而知了。只是这里除了小动物就是flower (hua )flower (hua )草草,我连个问di 的人都找不到,当然我是不会期待这些个小动物会回答我的问题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小野猪chu *现在我的视线里,它还是* na *么的悠闲自得,仿佛一切事情都在它绿豆般的眼睛里kan透着。
  “* na *个,野猪小di ,你也跟我一起坠落↓*| lai |*了么?”做人不能没礼貌,既然是旧相识了,怎么也要问候一声啊。
  野猪还是一贯的作风,只管heng(哼哈二将)哧heng(哼哈二将)哧的pen( 口贲)着hot(英文:hot,中文:re )气,除了这个,它也没有别的动作了。
  我*了*头,觉得一切都是* na *么的不可思议,只是这心里还是觉得七上八↓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的感觉让我觉得周遭的一切都* na *么的不可靠。
  “* na *个,野猪小di ,这里就我们两个算的上有交情的了,你好歹也跟我说说,这里是哪里,就算是死也让我死的明目啊。”我再次对着一头小野猪说起了话。没办法,这里确实是没有人可以说话,除了对着野猪说,也找不到别人了。
  这个时候野猪突然朝我眨了眨眼,然后就转过身走了。它这一走,我还真的有点懵了,不知道它是想抛↓我一个猪自己走呢,还是想我跟着它一起走?
  幸福的生活有三个不可缺的因素:一是有希望。二是有事做。三是能爱人。所以如果我想把目前的这种状况给改变过*| lai |*,继续我接↓*| lai |*的幸福生活,* na *么我必须做这三件事。
  首先,当然是对未*| lai |*的生活充满希望,为了有希望,就必须找点事情*| lai |*做这样才能改变目前的状态,其次就是爱人。而这里并没有人,* na *么我施展爱意的对象只能是前面在施施然走着的小野猪了。
  其实我如果能把对天↓所有可爱女人的爱都奉献给这头小野猪,* na *么我的爱应该也是能得到回报的。至少这头小野猪不会因为我爱它而怨恨我然后吃了我吧。
  小野猪在前面走着,还不时的回头kan向我,想了半响后,我决定还是跟着小野猪的足迹前jin *。毕竟在这里我认识的动物也只有它了,而且也只能依靠它希望能走chu *一条路*| lai |*。
  kankan身旁两侧* gao *耸的岩壁,我有些泄气的想着,估计是我这轻功也飞不上去吧。这岩壁虽然不比珠穆朗玛峰的* gao *耸,但也比* na *一般的攀岩用di 岩壁要陡峭的多啊。
  而且我这人除了晕车外还有点怕痛,第一怕打针* chi yao *,第二怕流血,其实归纳总结之后,我发现自己几乎没有男人的优点了。因为我身上所有女人的缺点都具备了,唯独少了男人的优点。
  就说这流血吧,可能也跟小的时候的遭遇有点关系,很小的时候被自己拿得菜刀砍到了脚,血流如注啊。* na *个时候不是叔父及时赶到用草药和独特的点*手法给我止了血,估计这会我真的到天堂了。
  所以说*| lai |*说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流血和snake(she 虫它)这种ruan (车欠)体动物都随时可能chu *现在我身边。我于是jin jin di 跟着小野猪,kan它究竟想把我带到哪里去。
  只是这走着走着,我发现了一个事情,我们走的并不是路,严格意义上*| lai |*说只是乱灌丛,或者荆棘披麻的di 方。可我还是没有任何疑问的跟着小野猪往前行,尽管我的脸上身上已经被小刺划伤了无数道口子。
  还记得是一个伟人说过di 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所以我秉持着这个信念,决定还是往前行,希望能走chu *一条康庄大道*| lai |*。
  可就再我兴致bo (孛力)bo (孛力)的继续往前行的时候,野猪小di 突然停住不动了,而且body(* quan | shen *)警惕起*| lai |*,* na *两对绿豆小眼闪现chu *警觉的光芒。
  我也停↓*| lai |*,可是以我伶俐的耳目居然没有听到任何声响,除了风声之外。这个时候我有些怀疑野猪小di 是*| lai |*忽悠我的了,因为在这个渺无人烟的di 方,估计连野猪也会无聊的想捉弄一↓人类吧。
  我向前走了两步,然后笑着说,“野猪小di ,你gan 嘛停↓*| lai |*啊,我还指望着跟着你chu *去呢,是不是累了?我给你找点吃的去。”我忘了,其实这di 方野猪小di 比我熟,它要是饿了累的,自己不会找吃的么。
  所以我的话对于它*| lai |*说等于放屁,它当然是kan都没有kan我一眼,兀自警觉的四处张望。我无聊的在原di 站着,又不敢离它太近,毕竟谁知道一头野猪发起脾气*| lai |*会是怎样的概况呢。
  就在我耐心快要殆尽的时候,突然我听到了一声ji cu *的嚎叫,然后是一阵惊天动di 的奔走声。
  从这声音和di 面震动的弧度我感觉到*| lai |*的不是一般的生物,至少是有庞大的体积和凶狠的脾* xing *。从* na *发chu **| lai |*的生意的力度虽然我不确定是什么动物发chu **| lai |*的,但至少它此刻应该不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这个时候我倒宁愿刚才没有跟着野猪小di *| lai |*到这个鬼di 方了,说不定呆在原di 我现在还能找到chu *路呢。在这里,能等的就是无尽的恐惧和死亡了,kan着一人一野猪,怎么斗得过这个疾驰行过*| lai |*的不明物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