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7章 mei (鬼末)力无极限
  我的小漫不会这样对我的,一定不会。
  ↓午我准时↓班搭车回家,张小漫果然已经妆扮好等我带她chu *去吃烛光晚餐。kan到我准时回家,她明显的很* gao *兴,然后告诉我小lang报了自考本科,去培训学校上课了。
  我也很* gao *兴,终于可以过二人世界了,心情禁不住也chong *动起*| lai |*,就想拉着张小漫去chuang shang 玩摔角游戏。张小漫不依,说自己妆都化好了,不能弄乱,我无语,多么希望中午我没说要chu *去吃饭的话。
  烛光晚餐选在一个优雅的西餐厅,布置的还算幽静,只是客人太多,好不容易才要到了一个靠里间的位置。
  我们坐的位置靠后,一眼望过去,大厅里的人群都能kan到。
  张小漫显得尤其的兴奋,整个人都充满着活力,从语气和神态kan的chu **| lai |*,她是真的很希望陪我chu **| lai |*单独在一起。我禁不住对小漫产生了一丝愧疚。不过这一丝的愧疚在kan到两个人后马上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难过、愤怒和叹息。
  我靠近里间的隔壁有个卡座,一早就坐着两个人,刚开始没注意,后*| lai |*被杨微特有的温* rou *声音引起了我的关注。我转过头一kan,是杨微和于董事。
  他们两人*| lai |*这里约会?kan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应该是遇到什么* gao *兴事了。原*| lai |*余静说的是真的,两人果然有一* tui *,kan亲密的样子,估计一* tui *都很久了。
  这个时候我是恨死了于董事,恨不得他nai (*&女乃*&)nai (*&女乃*&)的去死,就是kan不得他跟杨微一起,kan他对着杨微* yin *笑着,我就禁不住想过去揍他一顿,我牙都咬jin 了,拳头也握jin 了,准备chu *击的时候,张小漫的声音惊醒了我。
  好险,差点就chong *过去,酿成大祸了。且不说杨微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失她面子,于董事也是于我有帮助的,在公司也算是只手遮天,我一个小小的主任,能得罪谁?
  我打落银牙往肚里吞。小漫见我冷这个脸,禁不住感到奇怪。
  “秦,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迅速的** fu **上我的额头。
  “没事,就是胃有点不舒服。”我赶忙摇头。脸上蹦chu *了几颗冷汗。
  “* na *,我们回去吧,弄点药给你吃,我buy(中文:gou mai)菜回家做吧。”小漫真的很体贴啊。
  “我答应你在外面吃的。”
  “回去吧,走,我扶你。”
  我确实也呆不↓去了,gan 脆眼不见为净好,深恐自己控制不住犯错,我听从了小漫的建议,回家去。
  经过杨微的卡座时,我用眼角的余光kan了她* na *边一眼,这个时候她也kan过*| lai |*了,我赶忙转过头,可我想,她已经kan到我了。
  杨微没有叫住我,毕竟我在她心里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与否,没* na *么重要,我心里失落落的。
  晚上吃过晚饭后我们就睡了,跟张小漫破天荒的没有亲密。小漫倒头就睡,她大概也是跑累了,中午去我公司送汤,又接送他di di ↓课,晚上又陪照顾我,buy(中文:gou mai)菜做饭,这个女人对我付chu *太多,我真的不能亏欠他。
  杨微,这样一个谜一样的女人,我该把她放什么位置,她是我的债主,救命恩人,没有她,可能早没有了我。我如何报答她,虽然不明White(颜色bai )她一而再的救我是为什么,但我确实心动了,命中注定我是一个flower(flower (hua ))的人。
  几天之后,公司组织全体员工去海南旅游,我正纠结要不要带家属去,张小漫不止一次跟我说过要去海南玩一回,可惜我没时间。这次去海南要呆上两天时间,不跟她说↓也过不去。
  就在我万分纠结的当口,公司突然宣布,任何员工不允许携带家眷,即使自费也不行。在大家骂骂咧咧之际,我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纠结了。
  在小漫失落祈求的目光中,我背着简单的行李昂首阔步迈chu *了她的视线,不要怪爷心狠,只能怪我还不够定* xing *,这次海南之行,说不定能碰上一两个mm,想着想着,乐的慌。
  “嘿,一个人傻乐什么呢?”我的助理White(颜色bai )云真是无处不在,我才愣神一会儿,旁边的男同事就换成了她。kan*| lai |*她得mei (鬼末)力也是无人可挡啊。
  “没什么,不用工作,可以大White(颜色bai )天chu *去玩,还有公费报销,你不* gao *兴啊?”我kan着窗旁的景物,汽车飞驰而过,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感觉万物都变得* na *么奇怪。
  “你这人,真有意思,平时kan你有点玩世不恭的,这当儿倒严肃起*| lai |*了!”White(颜色bai )云用胳膊捅了###的身侧,颇有意味的说道。
  nai (*&女乃*&)nai (*&女乃*&)的,调戏我,光天化(曰)ri 朗朗乾坤之↓,明目张胆的* tiao dou *我,kan着她妩mei(女眉)的笑,不经意* tian * 舌忝 *舐**的xing *gan *模样,我差点huo *冒三丈,当场就要了她。
  克制,秦天穷,咱是斯文人文明人,不能做* na *禽兽不如的事。我默默念经,好不容易平息了* na *股***,再度kan向窗外,任凭White(颜色bai )云怎么* tiao dou *,都如老僧入定,无动于衷。
  我们这车共有三十多人,当然不会有经理和总监了,他们是* gao *级人士,都takeairphone,我们只能一起挤巴士,估计我们打盹这会,人家已经潇洒的到海南预订的宾馆泡桑拿浴了。所以,chong *着飞机票,我还得努力一把。
  在路上跑了一个晚上加一个↓午,好不容易凌晨边际到了海南预先订的宾馆休息,我和企划部总监张一顺住一房,张一顺大概三十七八的样子,长的很斯文,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净净书生意气,比我像读书人。
  这丫的,我到的时候,他正在老神在在的上着网,听着music,我有点狼狈和疲累的把行李往墙角一堆,然后扑向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可爱的大床。
  “你是秦天穷吧,你好,我是张一顺。”丫还ting *懂礼貌,见我jin **| lai |*,马上关掉了音乐,跟我打招呼。
  我也笑着回应了↓,可是在太累了,扑倒在chuang shang 呼呼睡着了,这一夜把我折腾得够呛,本*| lai |*有点晕车,车子又摇摇晃晃,根本不可能睡着。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是张一顺摇醒我的,说要↓午吃中饭了,↓午还有活动。我朦胧着睁开了眼睛,发现身上盖了一条薄被子,心想肯定是张一顺帮我盖上的,这丫的,是个好人。
  沐浴更衣后,整个人精神了很多,潇洒英俊的秦天穷又回*| lai |*了,我打了个响指跟在张一顺后面jin *了电梯。
  我们是在十二楼,往↓走的时候,每一层几乎都上了人,正是吃饭* gao *峰期,大家不期而遇很正常的。电梯里一半数是公司的同事,大家互相打着招呼好不hot(英文:hot,中文:re )闹。我站在中间,左右逢源,非常享受这种hot(英文:hot,中文:re )闹。
  正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当口,突然大家都静↓*| lai |*了,我以为到了一楼,一kan,才五楼,再一kan,身旁站了一个女人,美丽妖艳不可方物,脸上却刮着冷霜,不是杨倩是谁。
  电梯的空气骤然↓降了几度,我都感觉body(* quan | shen *)冒chu *了鸡皮疙瘩:“大家猜猜今天中午吃什么菜啊。”我本想调解↓电梯里的气氛,刚开口就知道自己太White(颜色bai )痴了,果然没一个同事响应我的回答。
  正当我暗自懊悔自己的chong *动时,杨倩开口了:“今天中午吃的是自助餐。”
  (拟声词)pu chi (口赤),这回真是调节了大家的气氛了,全都忍不住笑chu *声*| lai |*。* na *个前俯后仰啊,奇型怪状颇为壮观,我一点笑意都没有,只有无穷无尽的尴尬啊。丫的。
  好不容易等到了一楼,杨倩率先走chu *去,我磨磨蹭蹭的等几个人chu *去了我才chu *去,张一顺拍了↓我的肩膀:“吃自助餐好,自食其力,吃个饱,哈哈。”
  我无语……
  自助餐有个最大的优点,想吃什么自己动手,有个最大的缺点,人都有贪yu (谷欠),往往是kan到这个觉得颜色漂亮,多夹点,kan到* na *个,觉得香味扑鼻,又多夹点,到最后,一个盘子堆得* gao ** gao *的,吃不完lang费,吃完又撑着。
  我旁边这个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kan* na *啤酒肚估计能塞个七碗八碗的,他果然没负重望,*| lai |*回奔走了好几趟,每一趟都是满载而归,等到第七回,我是仔细数了的,满满一盘,吃了个开头,就皱着眉头再也难开口了。
  再kan另一边,一个女孩子夹着一个上海青往嘴里送,盘子里屈指可数的几片绿色叶子,这属于减fei *一族。
  我kan大家吃得hot(英文:hot,中文:re )闹,也毫不客气的狼吞虎咽起*| lai |*,突然呛到了,不停咳嗽,MD,灭我也,忘了拿shui *了,正当我咳的天翻di 覆满脸赤Red(* hong *)时,眼前多了一杯shui *,我赶忙接过,一口气喝完。
  好不容易平息了咳意,正想答谢这个雪中送炭之人,却只kan到一个背影,天,怎么是杨倩,我眼flower (hua )了吧?她会* na *么好心专门递杯shui *给我?可周围望了望,离我近点的都在奋力搏食,没人注意到我。
  真是奇了怪了。
  自助餐结束后,导游让我们集合,然后分了几个组,我是三组的组长,我这组大概有三十多人,男男###。杨倩在第一组,她是* na *组的组长,从递shui *杯后,我就开始悄悄的关注她。
  我们的目的di 是天涯海角,这个di 方据说不太适合新婚夫妻和有男女朋友的人去,就算去,也要成双成对去,不适合单身一人,否则会分离。于是,有一半的同事都没有去到终点站,kan*| lai |*都是拖家带口的。
  我又开始纠结了,本不想去的,我也不想跟我的亲亲小漫分离啊,可晓梅* gao *兴的跑过*| lai |*,扯着我衣袖就往前走。
  White(颜色bai )云站在旁边眼睁睁的kan着我跟晓梅离开,她也是有家有口的,当然不能去。
  正走着,前面kan到了杨倩,她一个人,背影有点孤寂。这么优秀的女人居然是单身?假的吧,估计跟我一样都是做给人家kan的,被迫的。我心里想。
  晓梅这个女人平时kan起*| lai |*温* rou *娴静,没想到玩起*| lai |** na *么疯,我们在海滩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搏了几个回合,海lang都把彼此的衣服打(水显 shi 水闰 run )了,晓梅上身穿得时一个纯White(颜色bai )的休闲衬衣,衣服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后,能kan到贴身穿得black(hei )色文xiong ,还有隐隐若现的(su)酉禾xiong ,说有多迷人就有多迷人。
  她提议我们做海边的油轮去对岸玩,我没拒绝,*| lai |*这里一次不容易,当然也想kan尽玩尽。
  到了对岸,居然没有几个人烟,没旅馆,没商店,景色倒不错,不过都是自然状态,↓了游轮后,晓梅吵着要拍照,我便给她当起了摄像师,妩mei(女眉)的,清纯的,xing *gan *的,俏皮的,拍了无数张,直到我手都拍ruan (车欠)了,她还不肯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