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71章 二爷不是女孩子
  希望能学点简单又好玩的武功,不仅好玩又实用就最好了,估计这想法要是给二爷听见,他会气得想吐血啊。
  有句俗话,万flower (hua )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估计这会我的心情也有如此的感受了。总感觉二爷就是一个神,他的功力就真的做到了这种程度了。
  二爷听了我的话,微微眯了眯眼睛,“你想学又好玩又轻松又实用的武功?你确定你是在跟我说话么?”
  二爷的神情告诉我他这样说话的口气就是极端的不* gao *兴了,而且经过这些时间的相处我差不多已经能*清他的套路了。他扬眉的时候表示他极端的不* gao *兴,他如果眯眼了,就表示有危险信息到了。
  现在的我处境就是非常的危险了,因为我的一时好奇心作怪就说了* na *样的话。其实学武功哪有* na *么又好玩又方便的事情呢,都是唬人的,现在少林寺不是都提倡扬武么,其实都是骗人的鬼把戏了。
  所以能见到像二爷这么* gao *深功夫的神人,即使是瞻仰↓遗容我都能满足了,能够学到一招半式的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我居然还挑三拣四的,连自己都有点鄙视我自己。
  “* na *个,二爷,你全当我刚才是在自言自语啊,我已经深刻自我检讨了,在肚子里。现在我决定从现在起,勤勤恳恳的跟着您学东西,吃苦耐劳,克检节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还待继续往↓说,二爷受不了。
  “停,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让你跟我学武艺,没让你跟我卖嘴皮子*| lai |*的,有这功夫刚刚都学了一招半式了。”二爷不耐的说。
  没有想到还有人不吃我这套啊,以前不是在女孩子面前无往不利么,对了,玩的都忘了二爷不是女孩子了。
  “恩,我不说了,请二爷示范吧。”我站着不动了,也不开口随便说话了,这↓总没得错让他挑了吧。
  可就是这样也不行,二爷两眼一瞪,“示范什么,我不是跟你说了,学武功这东西要靠自己去领悟,要勤奋,你从爬山做起。”
  啊,我也瞪大了眼睛,敢情还是要爬山,我不是不学轻功了么,不学轻功也要爬山?而且不示范我怎么知道要领啊,自己去领悟?我都活了二十多年了,也没见领悟个什么东西chu **| lai |*啊。
  我实在是无语了,可kan着二爷认真的样子也不是撒谎的,但我心里还真的是没谱啊。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让我连喘气的余di 都没有了,我心里* na *个慌啊,不会真的让我就此陷入绝境吧。
  “* na *个,二爷,我觉得自己资质不行,估计也领悟不chu *什么东西*| lai |*,要不您教教我,示范给我kan一↓,我就能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领悟了。”我磨着嘴皮子,死劲的卖乖。
  可二爷真的是铁君子啊,他不吃这一套啊,我怎么卖乖都没用。他gan 脆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与其说是在闭目养神,不如说他是在练功,估计也是练一种叫什么名字的内功吧,我kan他头顶都冒White(颜色bai )烟了。
  据说只有内功深厚的人才能练到这种境界,可二爷才一眨眼的功夫头顶就冒White(颜色bai )烟了,我kan着有些揪心。领悟,领悟,到底怎么领悟呢?二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按理说,这么大的人物不会因为我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就忽悠我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啊。我心里的想的是二爷会不会真的是在忽悠我玩呢,如果是这样,他未免也太小人之心了。
  不过嘀咕归嘀咕,但这样的话我还是不敢明目张胆的说chu **| lai |*的,我的小命还在人家手里& nie (一种手法)着呢,这里可是乌龙山的最* gao *峰,没有二爷的帮助我估计到明天也↓不去山底。
  而且这个乌龙山也不知道有没有洪shui *猛兽的,万一*| lai |*个什么爬虫类的东西我该怎么办呢。而且我这人胆子也不大,如果真的*| lai |*了,估计我连爬走的勇气都没有了。
  “二爷?二爷?”我试探* xing *的叫了几声,只是对方如石牛入海,没有一点动静。
  “二爷,你再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我了,* na *我就坐在你身边也开始练功了啊?”我见二爷头顶的White(颜色bai )烟更加严重了,所以gan 脆也在他身边坐↓kan,开始打坐了起*| lai |*。
  “这就是你的领会?”二爷突然chu *声了,不仅chu *声了,而且还睁开了眼睛,不可置信的kan着我。
  我怎么了?我body(* quan | shen *)上↓每个di 方都扫视了一遍,没有什么异样啊,而且我很乖的,今天早上chu **| lai |*前还记得刷牙洗脸了,平(曰)ri 里可都不爱gan 这些事的。
  “二爷,* na *个,我是在想不chu **| lai |*了,你给点提示吧,到底要怎么领悟啊?”我实在是没辙了,要不能这么不顾脸面的苦苦哀求他么?而且学这个功夫本*| lai |*就不是我一心想学的,都是他主动要求我学习的,我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啊。
  唉,真是一失足千古恨啊,难怪* na *么多半路离婚的夫妻,不都是因为偶尔的一失足么,偏生的对方还不愿意原谅自己,所以闹的只能离婚了。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刚刚要是早这么想,我们就不用lang费* na *么多时间了,”二爷突然笑眯眯的说道,我懵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承认了让我去领悟是骗我的?只是为了报刚才的口误之仇?
  我汗颜啊,这么伟大的人物居然也会斤斤计较我* na *一时的嘴快说chu **| lai |*的话,而且我还道歉了呢。只怪自己不该口无遮拦了,我低↓头自认倒霉,以后在二爷面前再也不敢乱说一句话了。
  估计二爷是kan到自己已经达成了目的了,他的心情好像是特别的好,还不断笑chu *声*| lai |*,然后问我道,“你想先学什么功夫?”
  “有的挑么?”我疑惑的问道,刚才我不是问他想学点轻松好玩实用的功夫,他还臭骂了我一顿,罚我领悟了半天,现在又问我想学什么功夫,我要不要回答他呢。
  不怪我自己多心,只能说二爷这个人太诡计多谋了,我不能不防着点啊。再说了,他真的是我的衣食父母了,不靠他,我也不能在这个山头独活着。
  “* na *个,二爷您kan着哪个合适我就教我吧,”我很谦虚的回答道,然后故作jiao (女乔)羞状的低↓了头。
  二爷瞠目结舌的kan了我半天,然后忍不住发chu *了轰天的笑声,“秦天穷啊,你真是一个好演员的料,我现在怀疑自己把你找上山*| lai |*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呢。”
  “正确,一定正确,二爷的选择永远都是正确的。”我点头入捣蒜的说道。
  开玩笑,二爷什么时候说错过话,做错过事啊,他的话就是圣旨,我一定要听从的。二爷在我心里的位置* na *是直接的迈过了我双亲在我心里的di 位,仅仅只比我叔父低* na *么一点。
  “你小子少拍马屁了,我可不吃你* na *一套,留着回家给你老婆用吧。”二爷对我很了解了,他笑眯眯的说。
  “呵呵,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二爷的眼睛,二爷就是很厉害啊。”我又开始chui 口欠捧起*| lai |*。
  不过这话听着倒也是很受用,果然二爷笑的时间都长了许多,然后心情大好的说,“我教你轻功吧,这个最容易学了。”
  啊,轻功?是刚才我提chu **| lai |*要学的* na *个轻功么,为这个,二爷还说要三个月不能近女色的,可现在怎么又想起*| lai |*教我了呢?还说ting *容易的,难道之前说的* na *些爬山和不近女色都是骗我的么?
  我现在觉得二爷就是有点老顽童的感觉,跟电视里* na *周伯通没两样,所以暗di 里吐了吐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也不问怎么回事了。
  反正在二爷* na *里是没有正确的答案的,即使问了也等于White(颜色bai )问,还不如听他怎么说。
  “你这小子,这回学聪明了啊,居然不问我了。”二爷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见阴谋失败,有些失望的语气。
  我心里就很shuang XX大XX了,能够斗败二爷这样神一般的人物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所以我心里特shuang XX大XX。
  “这样吧,最多三个小时,你就能学会轻功,你信不?”二爷又开始挑唆我,他见我之前不搭腔,所以心里有些不乐意,这次就一定要我回答他。
  我觉得这个时候要用激将法才有用,能越快学会轻功以后我就不用靠他才能上这乌龙山路了啊。能依靠自己的hands(* shuang * shou *)才是最大的本事,所以首先学这轻功还是我乐见其成的事情。
  “二爷,说实在的我不怎么相信,以前听我叔父说轻功这东西至少要练十年八年的,而且还必须有内功Behind(shen hou)的人才可以,像我这样的,一没有内功,二呢又没有很好的利用时间,所以我不行的。”
  我故意装的很无奈的样子,这样二爷就真的我刺激到了,他两眼一瞪,“谁说的,你在我这里最多让你学三个小时,你要是不会,我就马上自绝身亡给你证明。”
  啊?我傻眼了,这可是誓言啊,二爷这是在跟我赌命么,我可不敢让他发这么重的誓言。虽然他是对自己有信心没错,但我对我自己没有信心啊。所以我忙不迭说,“二爷,我相信了,我们开始练习吧。”
  * gao *手的境界其实就是kan似无情实有情,手中没有剑心中有。二爷听了我的话,起初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他的身子没有动,目光没有流转,甚至于连他的衣袖都没有被风chui 口欠动过的痕迹。
  我等待良久还是这幅风景如画的静景,终于我不耐了,就在我即将张口说话的时候,二爷动了。他的动作很轻很* rou *很…美,我从没有kan到过一个男人会有这么美丽的身姿。
  二爷的body(* shen | ti *)明显是阳刚的,而且身姿很俊朗ting *拔,可就在他动起*| lai |*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是一种阴* rou *的美。
  我还*| lai |*不及做任何的动作,就感觉一股微风拂面,而后是无尽的清凉和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意。突然之间就感觉整个人都不能做任何动作,沉溺在这股ruan (车欠)绵绵的舒适之中。
  但意识还是有的,因为在我的眼睛里,能清楚的倒映chu *二爷的身影,他的hands(* shuang * shou *)正微微的张开,然后就感觉一阵阵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气仿佛是大鹏展翅般不断的向我涌*| lai |*。
  这个时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的呆着,感受这股强劲的气流不断打jin *我的body(* shen | ti *)body(* quan | shen *)各个经脉。我知道二爷不会伤害我,所以很安心的享受这一段时间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