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70章 暴脾气忍不了
  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难道廖小琴喜欢我就该表现的欣喜若狂么?还是gan 脆故意装的一脸平静的,这样杨微就不会认为我也喜欢廖小琴了?
  都不行,我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就是觉得自己为什么要长得跟人家死去老公相像呢,而且自己居然成了一个死去的人的替代品。想起* na *晚在chuang shang 廖小琴呢喃的表情,* na *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身躯,尽情扭动的酮体,我的心就不舒服了。
  可这些我怎么能跟杨微说呢,只能让这些话(bie)烂在心里了,永远的(bie)屈着。
  “其实廖姐对你的好感我也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你们jin *展居然如此之快。秦,你听我一句话,廖姐是个好女人,如果可以,你以后就多照顾点她,毕竟她也太不容易了。”
  什么?我懵了,照顾廖小琴,我以为杨微这次*| lai |*找我是翻旧账找我麻烦*| lai |*了,现在这样态度是什么意思,让我照顾廖小琴,意思是允许我继续跟她*| lai |*往了?她就这么放心我跟另外的女人接触啊,还是上过床有了感情的女人?
  所以在没有弄清楚杨微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我不方便发表言论,不然一定会死的很惨,不仅很惨,估计还会给她喀嚓掉的。
  杨微见我半天不答话,她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秀眉,然后突然明White(颜色bai )了,了然一笑,“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刻意的避着廖姐,她家里要是有什么体力活你这个大男人可以帮忙的就尽量去帮忙,不用避嫌,我们都不在意的。”
  呃,这意思还是不够明显,我其实最想知道的是,如果我跟廖姐万一擦chu *点什么huo *flower (hua )*| lai |*,* na *是不是她们也不介意呢,可这话我怎么好问chu *口*| lai |*嘛,我有些纠结的kan着杨微。
  杨微没有注意到我Yearn(*ke wang*)的表情,这个时候她一径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想着怎么说服我不要避开廖姐吧。毕竟廖姐对她是不错的,所以她想感恩图报,这种品德就该是我的女人应该具备的。
  “秦,我希望你最好能尽快找个好点的男人,然后介绍给廖姐,让她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婚姻,这样也不用你避不避嫌了。”杨微说了半天总算是说到了重点。
  老天,我就说嘛,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居然不介意自己的男人去找别的女人。原*| lai |*杨微说了一通这么委婉的话,意思不外乎就是要我避嫌啊,杨微啊杨微,真是太狡猾了。
  如果这件事换做是杨倩*| lai |*找我说,估计我们两现在都gan 起架*| lai |*了,就她* na *huo *爆脾气,不跟我打一架,她是不会甘心的。而如果是小漫*| lai |*找我,估计也只是会难为情的把她的本意说chu **| lai |*,然后委屈的kan我作何反应吧。
  只有杨微,只有这个女人,这个聪明的小女人,她最懂得我的心思,但又不直接的戳破。她既给我保留了颜面,又把她的意思说清楚了,偏生的我没有任何生气的理由,即使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的。
  我笑着揽住了杨微,她仿佛也知道我心里在想些什么,所以说完* na *句话后就不再说话了。聪明的女人懂得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
  鉴于最近家里和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我没有把明天要跟二爷学功夫的事情透露给她们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二爷就*| lai |*找我了,他是通过密音传耳的方式告诉我他在外面等候我很久了。我一般习惯了懒觉的,所以他在给我传音的时候我还在睡觉呢,而且正做着美梦的时候就被这股子音给吵醒了。
  是二爷?我冷不丁的从chuang shang 起*| lai |*,糟了,都忘了这茬了,昨晚可是答应的好好的,现在却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我随便套了条短ku 和t恤就往外面chong *。小漫正在客厅喂奇骏吃早饭,她kan到我要chu *去,连忙说,“吃了饭再走啊,空着肚子对胃不好。”
  我正要说不吃了,这个时候二爷又密音过*| lai |*,让我先吃饭,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练武。
  啊,不会是要做体力活吧,还要先填饱肚子这说法,我有些纠结的坐↓*| lai |*囫囵吞枣的把一碗粥给喝了。皮蛋瘦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粥其实是我的最爱,但这个时候我确实是什么zi wei 都没有品尝chu **| lai |*。
  然后匆匆的*| lai |*到外面,kan到二爷正背着我凝望着远方。“二爷,你吃了么,要不要上我家吃一点?”
  我其实早就应该叫他jin *去吃早点的,可一*| lai |*我这密音的功夫叔父只教过我怎么听,还不会说呢。二*| lai |*也不知道二爷的* xing *格会不会习惯去人家家里吃东西,所以我就踌躇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叫他。
  现在我这么说无非是随口问问的,也没有想他真的能去我家里。果然,二爷摇了摇头,然后问我,“你会轻功么?”
  我也摇了摇头,反she * xing *的摇头,我要是会轻功,* na *么几步路我gan 嘛搭公交车或者的士车,多lang费钱啊,用飞的就行了,又锻炼body(* shen | ti *)又环保。
  不过听二爷这么一问,我还真的有兴趣了,要是学会了轻功,* na *以后即使不带钥匙也能jin *家门,这zi wei 真美好啊。我用一种很Yearn(*ke wang*)的眼神kan着二爷,就希望他↓一句话能说,“跟我学轻功吧”
  谁知道等了半天也没有见他chu *声,我忍不住小声的嘀咕道:早知道你没这么好心的,轻功是* na *么好学的么,唉,没有个十年八年的估计是没* na *本事了。
  二爷见我又点头又摇头的,他忍不住笑了,我kan到他笑了,这心情也好很多了,这二爷的笑容真是感染人啊。
  “要不我带你去个di 方吧,你这脚力,估计走一天才能到* na *里,对了,车子可不通* na *里的,所以你以后还是得自己练习点轻功。”说着他也不等我反应过*| lai |*,就抓起了我的一条胳膊,然后一窜,我只感觉耳边的风嗖嗖的刮过,刺眼的很。
  这个时候我倒觉得新奇极了,原*| lai |*飞就是这种感觉,虽然时不时的脚还是点di 一↓,但多半是在空中飞跃了。我现在才真正的见识到二爷的本领,他不仅武艺* gao *强,连这轻功也着实惊人啊。
  不知道冷颜玉是不是也懂这轻功,等我学会了二爷的本领,* na *以后冷颜玉也不是我对手了?还有black(hei )影,* na *个冷面人,只要我能打赢他,* na *该是多么大的成就感啊,想想都觉得zi wei 美妙不可言。
  我真天马行空的想象着,就发现自己已经在di 上了,原*| lai |*是到了目的di 了。我kan了kan四周,只见是一座山头,葱葱绿绿的小草,还有不知名的小flower (hua ),这里真美啊。
  好像是一片世外桃源,没有受过污染的天然草坪,现在已经很难得见到这样的景物了。我有些吃惊的kan着二爷,他是怎么找到这个di 方的?
  “这里是乌龙山,不过我们所处的这一片di 方是乌龙山的最隐秘处,你大概不知道吧,这里距离山↓可有大半天的路程呢,一般人都到不了这里的。”二爷见我有些吃惊,索* xing *给我解释了起*| lai |*。
  我啊了一声,太惊讶了,距离山↓大半天的路程可二爷刚才最多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这是什么功力啊,简直比飞机还快啊。
  二爷是神一般的人物,现在在我心里至少是如此,不过我也不赖啊,能跟这样神一般的人物认识并结交了。而且刚才就狠狠的体验了一把飞一般的感觉,真是过瘾。
  只是我现在担心的是,如果没有了二爷的帮忙,以后我要怎么爬上这么巍峨的山峰呢。如果光hands(*yong * shou *)和脚,即使手脚合并,估计也是到不了这里的。所以了,我得赶快学会二爷的轻功啊,只有他的轻功可以带着我如履平di 。
  想到这里,我有些谄mei(女眉)的kan着他,“二爷,我有一个请求,”
  “恩,说吧,”二爷很大气的回答我,仿佛只要我问chu *口的事情,他都一定能给我办到一样。
  我踌躇了一↓,接着说,“其实我比较想先学你这轻功,有了轻功,我到哪里去都通行无阻了,你说是么?至少以后都不用您帮忙我就能上这里*| lai |*kankan了,你kan你年纪也大了,带着我多不方便,多累人啊。”
  我这样说话完全是为了二爷的body(* shen | ti *)考虑哦,可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只是二爷会不会同意我的说法我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二爷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啊,用这种哄骗小孩子的手段对他*| lai |*说好像没什么用啊。
  “你想学轻功?”二爷突然专注的kan着我,* na *眼神让我心里感觉mao *mao *的。不会是想对我怎么的吧,我可是对男人没有任何兴趣的。
  “是的我想先学轻功,最好是有捷径可寻* na *种的。”我又一次大声的说道,证明自己的决心有多么的坚定。
  “要学轻功可不易哦,你能坚持两件事就可以学会。”二爷故意卖关子,我急死了,忍不住追问,“哪两件事啊?”
  “第一,必须每天清早从山底↓爬到这里*| lai |*,不管刮风↓雨,坚持三个月。第二,不得近女色,至少也是三个月。”二爷说完这两点,我的心都凉了半截了。这要是真按照他说的,我这条命也就算彻底的完了。
  每天爬山还不是最累人的,要我三个月不近女色简直是开玩笑,三个小时还行,三天都太久了点。所以我跟这轻功估计是无缘了,我哀叹了一声,都是可怜的人啊。
  “怎么?不能坚持↓去么?像你这样怎么行呢,学武功就是要持之以恒,不怕辛苦的。”二爷开导我。
  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呢,还是很小的时候跟着叔父学蹲马步,一蹲就是大半天的,而且还是在大太阳底↓,多要命呢。我还不是坚持了↓*| lai |*,可此一时彼一时啊,* na *个时候是不知道什么是女色,现在尝过zi wei 了,哪里是说戒掉就可以戒掉的呢。
  不过这些话我可不敢跟二爷说,他是一辈子没有近过女色的男人,所以肯定是不会明White(颜色bai )我心里怎么想的。即使明White(颜色bai )吧,他没有尝过* na *个zi wei ,估计也是体会不到* na *种感觉的。
  所以即使说了也是White(颜色bai )说,还不如省点力气,不说了。我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赶快的学会二爷教的东西,这样他就达成了他的目的,我也能大功告成了。
  “嘿嘿,* na *个,二爷,要不咱先不学* na *轻功了,咱学点别的东西吧?”我嬉皮笑脸的凑上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