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69章 我们的秘密
  “二爷,* na *你之前说要绝后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可不是* na *么好糊弄过去的,他之前明明就说了要练习他的武艺就必须绝后的,我的奇骏可怎么办呢。
  “* na *个只是说你不能把这个武艺传给自己的儿子,因为练习这个武艺必须要绝后和不近女色,我已经害了自己一辈子了,你不能再去害后人了。”二爷苦口婆心的说。
  我听了有些矛盾了,如果是这样我不害自己的儿子,* na *我以后去哪找个衣钵传人呢,* na *这门武艺不是从我手里就失传了么?我罪过就大了。
  “二爷,我可以不学么?”我忍不住问道。其实成不成神我都不在乎的,只要自己和家人都健健康康的平平安安的生活在一起就好了。
  “就算二爷拜托你吧,我时(曰)ri 无多了,你就帮帮我这个忙吧。”二爷突然ruan (车欠)声跟我相求。
  哎,我这人就是心ruan (车欠),二爷这样说我还有何拒绝的理由呢,只有忙不迭的答应了就是了。只是这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不知道接↓*| lai |*要接受什么样的魔鬼式的训练呢。
  “这样吧,今天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明天我*| lai |*找你。”二爷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是不早了,再不回去估计小漫她们又得埋怨我了,还有一个杨倩,想起*| lai |*就头痛。“* na *二爷,我先走了,你自己也小心点。”我chong *二爷扬了扬手,然后刚好一辆的士车经过,我上了车。
  远远di ,kan着二爷注视着我这儿,然后才一眨眼,他久不见了,* gao *手就是* gao *手啊,*| lai |*无踪去无影的,我感叹道。
  这一天的遭遇让我不禁心烦意乱的,而且body(* shen | ti *)也疲累的不行。想起二股东对付我的狠招,真是层chu *不穷的,可是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力气去跟他抗衡,就算是恨,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而且杨倩今天这么气chong *chong *的回去,虽然明着kan起*| lai |*二股东会觉得她跟我是真的吵架了,可我也担心这妮子一个不小心就泄露了我们之间的秘密。女人有的时候chong *动起*| lai |*比男人还厉害,祸从口chu *,这个口指的就是女人的Red(* hong *)唇啊。
  然后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我一kan*| lai |*电信息居然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于小军的,这丫的,我正想找他呢,没有想到他倒是自己送上门*| lai |*了。
  “喂,于总监啊,有什么事情啊?”我故意和声和气的跟他说话,就kan他打什么鬼主意。
  “秦哥,你怎么这样跟我说话啊,我们上午不是说好了,以后都是兄di 朋友了。”于小军感觉到我说话的语气很奇怪,所以急忙跟我说。
  “哦,兄di 朋友?你有把我当作兄di 和朋友么?”我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回应道。电话里一阵沉默,然后是于小军急切的声音,“为了证明我的诚意,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说吧,”我还是不急不慢的说,kan你能折腾chu *什么幺蛾子*| lai |*。
  这样的事情摆明了就是于小军对不起我在先,我也没必要给他留面子了。
  “你知道么,你被人跟踪了,是于董事长委托我找了一个记者*| lai |*跟踪你的。现在我手里有你跟他对话的录音,不过我事先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也不确定于董事长是不是完全信任我,所以想等对方拿到证据了再截↓*| lai |*kankan怎么回事。”
  于小军的声音传jin *我耳朵里,我漫不经心的问道,“* na *你现在kan到什么了?”
  听到我并不感到意外的意思,于小军倒觉得意外了,“秦哥,* na *个我冒昧的问一句,你难道就不感到意外么?还是你一早就知道这个事?”
  我冷笑一声,于小军这个时候想起*| lai |*问我这个问题了,我可不愿意相信他的鬼话,什么担心二股东不会完全信任他之类的谎言。即使于董事长不是完全信任他,* na *么记者一旦拿到了我不利的证据,他现在截↓*| lai |*,二股东就会信任他了么?
  所以结局是一样的,跟他是否事先告诉我结局都是一样的,只是他现在这样说,让我不能接受的是,他一直都在撒谎骗我。他不过是想利用二股东*| lai |*彻底的打击我,想坐收渔翁之利。
  深刻的明White(颜色bai )了这一点之后,我心里很快有了主意,反正对这个人我也只有利用之情。本*| lai |*还想等事情终了之后把* na *个录音给毁了的,kan*| lai |*是没必要了。
  我不仅不会毁掉这卷录音,而且会好好的保存,即使二股东倒↓了,我也会把这个录音交给相关的司法部门,让他们*| lai |*彻查于小军的罪证。
  当然,我心里的想法即使十个于小军也不会想到,所以我决定还是先稳住他再说。于是我哈哈一笑,“我怎么会事先知道,你们的事情我哪里能* na *么神通的就kan到呢。你现在手里掌握了什么证据了?”
  于小军kan我这么说,也就没有起疑心了,“都是你跟司机的对话,没有什么对你不利的。”
  “哦,* na *我就放心了,不过我本*| lai |*就讨厌杨倩* na *娘们,你说这个二股东怎么还怀疑这个。我是巴不得把这个烫手山芋给扔了,不过这次可是赚了,不仅跟杨倩分了手,而且于董事长还答应给我还债,真是两全其美,哈哈。”
  “是啊,秦哥是走运了,这人一旦走运起*| lai |*啊,就是老天爷都挡不住,真希望能沾点秦哥的光,让我也走走好运道。”于小军阿谀奉承兼拍马屁真是一流,难怪很得二股东* na *老奸巨猾的喜欢。
  我呵呵一笑,“只要于总监以后身* na *么事情都能坦诚以待,还愁没有我们发财的机会么?”我这倒是说的实话,其实于小军如果不是这么三心二意墙头草的话,我肯定也不会亏待他的,事成之后少不了他的好。
  “秦哥,我都听说了,好像于董事长对你跟杨倩的事情很不满意,你小心他会报复你啊。”于小军突然压低声音说。其实他只不过跟我打电话,肯定是找了个没人的di 方,他是否压低声音也没人听得见,不过他是自己心里有鬼,所以才这样。
  我淡淡的笑了笑,“是么,他准备怎么打击报复我啊?”
  “听说是请black(hei )道上的人*| lai |*对付你,反正要自己小心了,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不跟你说了,有人*| lai |*了。”于小军真是神速,很快就切断了电话。
  我握着电话半响,明White(颜色bai )了二股东这次是*| lai |*真的了,不过于小军能把这个消息告诉我,说明他现在是真的放弃对付我了,准备一心一意的帮我对付二股东。
  “先生,到了,”的士车司机对我说了这句话。我猛di 惊醒过*| lai |*,然后kan着已经到了淮海小区。我把钱找给司机,然后↓了车。
  “微微?”我↓了车kan到杨微再小区前面徘徊着,忍不住叫了声。她转过头*| lai |*kan到是我,惊喜的扑了过*| lai |*,我当然是两手一shen 乐得把美人抱满怀了。
  “你怎么*| lai |*了?不是让你们早点休息么?不要等我了。”我在杨微的俏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有点责怪她这么晚了还在外面等我回去。
  这个女人我真的是疼到了骨子里了,虽然她不是很妩mei(女眉)动人,但却体贴细微,没有一处不为我想到的。所以啊,身为男人的人,怎么舍得↓这样的女人呢。
  “还不是kan你* na *么晚都没有回*| lai |*人家担心啊,你就快要去外di 上班了,怎么不多留点时间陪陪奇骏呢。”杨微从我怀里抬起头,有些不满的kan着我。
  这可是她the first time(di yi ci )因为我没有多flower (hua )时间在家里而责怪我呢,以前可是最支持我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所以她才会这样表现。
  “微微,是不是家里chu *什么事情了?”我有些奇怪的问道。杨微摇了摇头,然后又扑入了我怀里,再也不说话了。
  “要不我们先回家吧?”我试探的问道,虽然没人抱满怀zi wei 是ting *好的,但就这么站在小区前面也不是个办法,毕竟夜深了,还是有点凉意的。
  “秦,我有话跟你说,我们边走边说吧,”杨微拉住了我的手,然后开始往前走。我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说了。
  杨微想了半天,然后还是忍不住说,“你晚上跟邓大MD谈话我都听到了,我……我是chu **| lai |*倒垃圾不小心听到的。你是不是跟廖姐……”杨微到底是儒雅的人,说不chu **| lai |** na *种话,其实我做都做了,可杨微还为我留着面子,所以不戳破。
  我心里一惊,听了杨微的话,其实也不知道作何反应,本*| lai |*是想当这个事情已经过去就算了。可经人一再的提起*| lai |*,我也有些坐不住了,还是坦White(颜色bai )从宽吧,而且我真不想瞒着杨微做什么事情,毕竟她对我* na *么的好。
  想了想,我在纠结该怎么遣词造句才不会伤了杨微的心,虽然我现在除了她这个女朋友还有杨小漫和杨倩,但这都是她们商量好的,所以不能算我flower(flower (hua ))。
  但就廖小琴这件事上,我的确是没有立场的,站不稳脚跟,毕竟是我错在先。现在只有主动承认了错误,才能取得她们的原谅了。所以我暗自xi 口及了口气,然后一口气说开了。
  我把认识廖小琴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包括* na *晚不小心发生的chuang shang 事件,说完这一切,我就低↓头不敢kan杨微的眼睛。因为我害怕从她的眼神里kan到有厌恶的表情,她是我最在意的女人,我不想。
  “廖姐是喜欢你的,秦,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么?”听到我粗略的提到其实跟廖小琴没有什么,我们早已过去了,而且廖小琴心里始终只有她丈夫的时候,杨微开口了。
  我愕然的抬起头,不知道她为何这么说,廖小琴喜欢我?或许是有点好感吧,但谈不上喜欢,毕竟我跟她不仅接触少,而且也没时间去谈这些风flower (hua )雪月的事情。
  杨微见我不相信她的话,又悠悠的说,“其实我之前也不知道,直到有一次无意jin *了她的办公室,发现她桌台上摆着一个相框,里面的男人是她老公,然后我惊讶极了,这个男人跟你长得太像了。”
  听到这里我禁不住一怔,这也让我想起了在公交车上邓大妈对我异常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情景,还有后*| lai |*她使劲的撮合我跟廖小琴的事。原*| lai |*是因为这个,* na *就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了。
  我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跟廖小琴死去的老公长的这么的像,早知道如此,就不该在她面前chu *现了。她每每kan多我一次,就对她死去的老公思念更甚吧,我心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