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68章 想法上的差异
  我又没说要做什么武士啊,只不过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平平凡凡的过完自己的一生罢了,我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想。
  “而且你还有个致命的弱点,其实这个多数男人都有,只是你尤其厉害点。对付女人更加不能心慈手ruan (车欠),有的时候女人会是敌人用*| lai |*对付自己的有利武器,你明White(颜色bai )么?”
  我虽然心里不是很认同,但二爷说的话就是真谛啊,我怎么能违背,更何况自己的命还是他搭救的。既然连* xing *命都是人家的,又怎么会在乎这一点想法上的差异呢。
  “二爷,只是你kan这个司机都快要晕死过去了,我kan就算了吧。”我还是忍不住的为这个可怜的人求情,虽然他才在刚才设计陷害过我。
  “你听到了,虽然你一心想着算计人,但他还为你求情,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并且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即使你不愿说chu **| lai |*,我也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死的很难受。”
  二爷的语气很冰冷,冷到了骨子里,连我都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个寒战,难道这些混black(hei )道的人事先都是从冰窟窿里面钻chu **| lai |*的么,一个个的冷若冰霜啊。
  “我说,我说,求你放过我吧,我什么都说。”其实这个记者只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一没背景二没武功底子,所以只用了点刑就招供了,我一点都不意外。
  “说吧,”二爷在记者身上疾速的点了几↓,然后这股子疼痛就从他身上消失了。奇迹般的,他能站起*| lai |*说话了。
  “我说,* na *个,是龙华集团的于董事长助理于小军找到了我,说是让我帮忙调查一↓秦天穷跟杨倩是否真的分手了,要我找chu *证据,事成之后给我十万元。”记者低着头,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都交代清楚了。
  于小军?这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他忘记了我手里还握着他背叛龙华的证据呢,居然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我,kan我呆会怎么惩治他,我心里恨恨的想道。
  真是没有想到二股东居然还是不死心,一方面buy(中文:gou mai)凶杀我,另外一方面还想着搜集证据证明我跟杨倩时不时窜通起*| lai |*合谋算计他。其实他也是ting *可悲的,连自己亲生女儿都要防着,不仅防着,而且还不能相认,多可悲的人物。
  “这样,你回去告诉于小军,我呆会跟你演一场戏,你把录音拿给他,我们之间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你不认识我,我也没有见过你,懂了么?”我kan着记者的眼睛说。
  这个时候的我语气也是有点冷得,不知道是不是跟二爷她们这样的冷人呆久了,所以多少学了一点了。而且我这个人的做人法则就是,别人敬我一尺,我敬人家一道。
  现在二股东是摆明了欺负到我头上了,我不可能会忍辱偷生的,当然目前*| lai |*说还是不适合跟他闹翻的,毕竟他的实力比我雄厚太多,也只能忍辱负重了。
  二爷对于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表示反对,他只是在旁边默默的kan着这一切,和快我就把要演的戏码都告诉给记者听。
  其实不外乎是,我跟他诉说跟杨倩吵架的事情,然后跟他一个劲的诉苦说自己确实很烦杨倩了,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云云。最后我还很绝情的说,如果今生能不遇见杨倩该多好,这一辈子都被这个女人给耽误了。
  我说完这些话,记者也很配合的跟我偶尔答几句,这样录音就算yuan *满结束了。我让司机开着车先走,我们自己会打的士车回家。然后我走到了的士车准备扶起杨倩↓*| lai |*的时候,发现她已经醒了,不仅醒了,而且脸上还挂着满脸的泪shui *。
  这一副我见犹怜的神情让我心里一阵的发慌,她这是怎么了,做什么噩梦了?我把手探向她的额头,也没发烧啊。然后我准备扶起她↓*| lai |*,谁知道他一把甩开了我的手。
  “怎么了?我们↓车吧,这个车是人家的,我们再搭乘一辆回去。”我和声和气的说道。
  谁知道杨倩根本不buy(中文:gou mai)我的帐,她见司机上了车,就连声的说道,“师傅,开车,”
  “这……”记者回头kan了我一眼,有些为难,他不知道此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但只觉得杨倩应该是误会了什么现在才会如此的动怒。
  “司机,开车,快点开车。”杨倩仿佛是失去了理智般的吼道,而且她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见到她这样子,我也知道此时说什么她都听不jin *去了,所以就跟司机说了一声,“开车吧,送她到安全di 方。”
  司机点了点头,然后把车开走了,我呆呆的kan着车子远去,然后思绪万千的叹了口气。
  “是不是放心不↓?刚才怎么不追上去把她扯↓*| lai |*当面问个清楚,你就是这个di 方太不强势了。”二爷走到我身边低低的说。
  我没有chu *声,说我弱势也罢,无能都好,我就是*ying *不起心肠特别是kan到女孩子流泪了,我的心都揪成了一团,哪里还有半点强势的感觉。
  “其实我今天chu *现找你主要是为了一件事,不知道你现在意↓如何?”二爷突然kan着我,很严肃的说道。
  我预感到这件事一定非同小可,不然他不会用这种口吻跟我说话。“虽然你的缺点很多,但有一样你做的很好,你会善于运用自己的智慧然后反败为胜,而且你有一颗比较善良的心,这样品行的年轻人在这个社会已经不多见了。”
  说我聪明我同意,可要说我善良,呃,好像是有* na *么一点,但也不是每时每刻我都是善良的存在着的啊。我张了张嘴,想跟二爷说点什么*| lai |*意思意↓,其实他把我夸得太好了,所以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接↓*| lai |*我要说的事情是跟你切身相关的,你要想好了再回答我,你做得到么?”二爷很严肃的kan着我的眼睛。
  我禁不住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但先点头总归是没错的。而且说不定是好事呢,我这个人一般*| lai |*说不会走什么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运,但说不定这坨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就刚好被我踩上了呢。
  呵呵,要知道我这种想法被二爷知道非得把他老人家给气死不可,不过我当然是不会说chu **| lai |*的。
  “我的一身武功已经练了五十多年了,可以说在颜玉帮无人能是敌手。但因为一些原因,我必须归隐山林,退隐江湖,这身武艺随着我退隐实在太可惜了,所以我想找个可靠的衣钵传人。”二爷说到这里顿了顿。
  我听了一惊,他说的可靠di 衣钵传人指的不会是我吧,虽然我资质是不错,这个叔父打从我小的时候开始就不停的在我耳边念叨着。但是我可没有想到自己将*| lai |*要练就盖世神功啊。
  而且kan二爷的意思是把武功和内功都一起传给我吧,这么说他不就是等于一个废人了?一般*| lai |*说,只要是武学世家么有人愿意把自己辛苦练*| lai |*的内功跟人分享的。除非是至亲之人或者自己遭遇了不测。
  可这两种情况在我和二爷身上都没有chu *现过,所以我是在想不chu **| lai |*他为何要找我说这番话。
  “二爷,我担心自己资质太浅,承担不起这个重任,要不,您换人吧?”我也就是这么试探* xing *的问了一句,谁知道二爷听了,眉mao *怒竖,然后大手一挥,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只觉得一股阻力朝我袭*| lai |*,便狠狠的后退了几大步。
  “没用的东西,你知道你这句话是在侮辱我也是在侮辱你自己么?我这么多年的心血你以为是这么凭空得*| lai |*的么?”二爷显然是愤怒了,所以我没敢再继续说↓去。
  也罢,反正是他选了我的,不是我找他的,以后chu *了什么事情也赖不到我头上吧,我心想。
  “二爷,刚才是我对不起,您请继续,做您的衣钵传人需要什么条件呢。”我感觉到这个事情没有想象中的简单。记得天龙八部里* na *个虚竹和尚只是随便破解了棋局然后因缘巧合的jin *了一个山东,里面的老人把自己的内功就全部传给了他。
  好像* na *两人是用头对着头的姿势,内功传完后,老人也死了。所以这一幕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只是我不知道的是,二爷说要传授我全部武艺,是不是也包括这些内功呢。
  “要做我的衣钵传人很简单,就是以后都不能再生育,而且必须绝后,因为这个神功是传外人不传自己儿子的。”二爷语chu *惊人,
  是啦,我刚才还正想问*| lai |*着,他说自己有五十岁了,可是kan着才三十岁多。如果真有* na *么大,早该有儿子了,为何他不传授给自己的儿子呢。可是如果练这个神功就必须绝后,* na *有谁愿意练呢。
  我有些孤疑的kan着二爷,担心他是不是在诓骗自己,毕竟这年头五flower (hua )八门的骗人玩意都有,说不定他只是拿自己寻开心呢。
  “你不要不相信我的话,我是认真的。我从二岁开始习练这门武艺,从此终身不娶,也没有后人。”二爷冷冷di 说道。
  汗滴滴,原*| lai |*说的是认真的,* na *他也太可怜了,怎么因为练习这门武艺就剥夺了自己的终身* xing *福呢。虽然有些人对武艺很痴迷,但如果换做我是绝对做不到的,一想到以后再也不能碰女人我的心就开始纠结了。
  只是我如果直接的说chu *了口显得我这个人太没有内涵了,毕竟这些个事情是摆不上台面*| lai |*说的啊。
  “你是不是担心以后都不能近女色?”二爷突然问我。我呛了一↓,太强了,连我心里想些什么都知道,难不成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二爷,我不是不想练习武艺,只是我儿子也有了,老婆也有了,你让我一↓子……我做不到啊。”我有些为难的说。
  二爷突然kan着我笑了,“你误解我意思了,这门武艺如果从小开始练习会有损body(* shen | ti *)的某个功能,所以就算是有心也无力。但你现在都发育完全了,还担心什么。而且你已经有了儿子老婆,当然也不会绝后了。”二爷突然跟我说。
  早说嘛,害我White(颜色bai )担心一场,不过我刚才还真的很后怕他直接强*着我休了小漫和儿子呢。这些个冷面杀手,谁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说不定心里有些变态的人都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