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67章 是何用意?
  这样的动作发生在瞬间,我几乎*| lai |*不及反应,杨倩就已经到了别人的怀里。其实二爷的动作不仅快速而且有力,即使我有反应,也抵抗不了这股袭击的。
  所以最后我只能眼睁睁的kan着杨倩在别人的怀里,二爷已经揽着杨倩往外走去,我只好无奈的跟上。kan着她们离去的背影我总感觉什么di 方不对劲,当然我不会认为是二爷kan上了杨倩,所以要跟我抢。
  他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还是chu *去以后再慢慢的问他吧。等我chu *了酒吧门口,就kan到二爷揽着杨倩站在的士车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走过去一kan,还是之前送我*| lai |*的的士司机,他kan到我chu **| lai |*马上露chu *了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笑容,“先生,你可chu **| lai |*了,刚才这位先生和小姐要走,我还想着送他们一程呢,怎么样,你朋友呢?”
  我感觉这个的士车司机很奇怪,他在说话的时候还死劲的拿眼睛偷瞄二爷怀里的杨倩。其实这个时候杨倩差不多把整个人都埋在了二爷怀里,只露chu *一个头*| lai |*,而且长发乱飘的,哪里能kanchu *是个美女*| lai |*。
  所以我不认为的士车司机是因为欣赏杨倩的美色而忍不住偷瞄的,难道这里面又什么猫腻?我还注意到二爷有些不耐的神情,不过除了不耐之外,他还多了一丝警惕,他的目光在周围扫she 着。
  难道是又有人要袭击我了?我也开始神经jin 张起*| lai |*,然后就想赶jin 上了这辆的士车,马上回家再说。
  “二爷,我们先上车吧?”我kan着二爷说,其实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一点底都没有。kan起*| lai |*二爷似乎不太愿意跟我一起走的样子,可他刚在在酒吧里明明说跟我有话要说,难道是想把我骗到外面而已?
  我的想法错了,二爷不仅上了的士车,而且手里还继续搂着杨倩,他让杨倩先坐了jin *去,然后让我也坐jin *去,他自己则上了的士车司机的身边的座位。
  我本*| lai |*还想做* na *个位置的,因为kan他也没有打算想把杨倩放↓,可就在这个时候,二爷突然就做chu *了这个决定,我也只好服从了。
  不管为什么,我就是莫名的相信二爷不会伤害我和杨倩,他做一切事情都是有原因的,自打知道他是冷颜玉的人后,我就开始body(* quan | shen *)心的相信他。
  这种信任是天生的,就是直觉上的,我钻jin *了的士车里,二爷也做稳当,然后的士车开动起*| lai |*。“先生,这回你是要回去么?”
  我想了想,kan了二爷一↓,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就回答说,“对,回去吧,”
  “好,坐稳了,”的士车司机倒是很贴心,还会体贴的招呼我们坐好。我kan了杨倩一↓,她正睡得香,所以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没有什么反应。
  “先生,这位美丽的女子就是你朋友啊?我kan你们ting *有夫妻相的,不会是男女朋友吧?”的士车司机没有理会旁边的二爷,反而有主动跟我搭讪了。
  我其实对这个司机一直有点感觉怪怪的,你说我jin *去这么久,他有生意也不做,就坐在* na *里等着我。这可是酒吧,*| lai |**| lai |*往往的人* na *么多,就不相信没有人愿意搭乘他的车的,可他就一直等着我chu **| lai |*,到底是何用意呢。
  但是也说不上*| lai |*这种感觉是什么了,只知道不舒服,很不舒服,不过人家既然主动问话了,我也不好意思不回答啊。
  “师傅,我朋友喝醉了,你慢点开吧,”我回答道。“呵呵,好的,你对你朋友可真是关心啊,女孩子家家的喝酒可不好,以后劝她少喝点,你们是住在一起吧?”
  我禁不住多kan了司机一眼,然后突然注意到他前面的手机一直闪着光,难道他刚才无意按了↓手机么?我居然没注意到他给谁打了电话啊,这么想着,我的疑惑更深了。
  “师傅,我这位朋友喝醉了,我只是送她回家,你不用想多了。”我故意这么说。
  “哦,呵呵,我是随便问问,你也不要在意啊,不过女孩子始终还是不要喝酒的好。”司机师傅见我有些不耐了,所以赶jin 道歉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其间我注意到二爷的眼睛一直都闭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其实这个时候我心里一直都犹疑不定,不知道二爷到底找我谈什么,偏生的他自打上车后就没有chu *声,我也急了。
  “先生,你家里还有什么家人啊?”司机又开始问我。
  “父母双亡,现在只有老婆孩子了,怎么了?”我随意的问道。
  “哦,没什么,kan*| lai |*先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这年头靠自己White(颜色bai )手起家的可不多了。”司机师傅说。
  我禁不住又kan了一眼他面前的* na *个手机,此时手机的White(颜色bai )光已经渐渐暗↓去了,kan*| lai |*是自己想多了,只不过是不小心碰到了手机而已。
  “呵呵,我可是一事无成啊,怎么会觉得我是White(颜色bai )手起家呢。”我又随口答道。
  “一kan先生的仪表就知道肯定有非凡的成就啊,怎么可能是一般人呢,是不是啊。”司机师傅忙不迭的说我好话。我也坦然接受了,毕竟这种机会可不是经常有的,现在很多人就是连一句赞美都懒得说的。
  “师傅,能借你的手机给我kankan么?”突然二爷chu *声了,不过他的眼睛还是半闭着的,他一chu *声不仅我吓了一跳,好像前面的司机师傅也吓得不轻,脸都煞White(颜色bai )的。
  “可以把你的手机给我kankan么?”二爷又再次chu *声了,这回倒是把两个眼睛都睁开了,然后直勾勾的kan着司机师傅。
  我有些疑惑了,虽然我也觉得这个手机有点奇怪,不过手机是人家的,我们凭什么要kan人家的si 禾厶有物品呢。我觉得二爷的要求有点过分,但又不方便chu *言阻止。
  “* na *个,先生,这个手机是旧款很多年了,也没什么好kan的,”司机师傅也说得在理,他的语气却有些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仿佛很害怕身边的二爷似的。
  不过如果换做是我,被二爷精锐的目光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也会感到害怕的。所以了,不管一个人有没有做亏心事,只要对手是比自己强大的,难免都会有点心虚的。
  二爷显然脾气不是很好,只见他直起身*| lai |*,“手机拿过*| lai |*,还有,不要让我再说一遍,否则后果你自负。”
  我感觉到二爷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只是他为何生气我还是不解,按理,他没必要对这个手机这么在意啊。而且人家既然都不肯了,为何他还要这么固执的一定要kan到这个手机才罢休呢。
  “先生,我的手机真的没什么秘密,* shang * mian *只有我的一些客户的联系电话,要不,我按给你kan。”说着司机师傅用左边的手拿起手机,就要按↓去。
  “不要动,”说时迟* na *时快,只见二爷的手一抬,也不知道从衣袖里钻chu **| lai |*一个什么东西,居然穿过了铁丝网,然后把手机从司机手里给叼了过*| lai |*。* na *个铁丝网可是连我们的手都shen 不jin *去的。
  我凝神一kan,居然是一只小貂鼠,这种貂鼠一般极其珍贵,而且二爷居然养在袖子里玩耍,真是少见啊。
  司机见手里的手机就这么莫名的给人抢了过去,不对,是给一只貂鼠抢走了,他试图去拿回*| lai |*,无奈身边的铁丝网网住了两人的距离。
  “你,你想gan 什么,还给我手机,想抢劫么?我可要报警了。”司机师傅直嚷嚷。
  我一kan不妙,要是这个司机因为这个事情真的报警了,我们也太冤了,于是我探过身子去,然后靠在二爷的椅子后背上,准备跟二爷说说把手机还给人家。
  就在这个时候二爷把手机递过*| lai |*了,然后还顺便按了一个免提键,“师傅,你好像对我的事情很上心啊,我可不会多付钱给你啊……”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lai |*。
  这是怎么回事?这段对话是我之前坐这个司机的车时说的话,怎么会被录音↓*| lai |*呢?难道这个司机是有心接近我的,只是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呢。
  我疑惑的kan着司机,这个时候他已经把车停↓*| lai |*了,靠在路边,然后面如死灰的低↓了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录音?”我急着问道。司机没有回答我的话,他还是低着头,一幅死不认罪的样子。
  “让我*| lai |*告诉你吧,”二爷把手机里的录音删了,然后扔到了窗子外面,闲闲的说,“他本名叫王易,是一家杂志社的记者,这两的士车是他两天前租的,目的就是为了跟踪你。你的一举一动,包括什么时间外chu *,见哪些人,遇到什么事情他都了如指掌。”
  啊,我呆了,什么时候自己这么chu *名了,也有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仔队跟踪了,难不成我是第二个谢某人?当然我不会认为这个的士车司机是因为仰慕我而跟踪我的,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只是我还是想不chu *他跟踪我的理由。
  “你为什么跟踪我?”我又问道。的士车司机这个时候头低的已经快要钻jin *ku dang 里去了,只不过他不回答不代表就可以蒙混过关,因为二爷有的是手段。
  这个时候二爷突然打开了车门,然后走到另外一边,一把把司机拉↓*| lai |*,迅速的在他身上点了几↓。只见没过二秒钟,司机就疼得在di 上打滚。
  “你,你杀了我吧,疼死我了,你对我做了什么?”司机疼得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我在一旁kan得心惊胆战的,这不是传说中的点*杀人么,二爷果然是有一套,记忆力我只见过black(hei )影用过这招,不过也够* na *人受得了。现在司机在我眼前疼的仿佛受了极大的酷刑,额头的汗珠一滴滴的坠落,连嗓子都喊哑了。
  我有些kan不↓去,走到二爷身边,“要不算了吧,他估计也不知道什么吧。”
  二爷kan了我一眼,“你这个人唯一的缺点你知道是什么么?”是什么?难道是好色?还是冷颜玉把我跟她之间的事也向二爷说明了,只是这样的事情她应该不会说吧,毕竟是涉及到* na *个少儿不宜的画面啊。
  kan着我茫然失神的表情,二爷有些失望的叹息了一声,“你唯一的缺点就是心太ruan (车欠),对付敌人怎么能这么心慈手ruan (车欠)呢,这样可做不成一个合格的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