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66章 你不要乱*| lai |*
  司机听了我的话,立马加大了油门,然后又问我,“这个不是你女朋友啊,你这么关心?”我听了,心里有点疑惑了,这个司机为什么一再问是不是我女朋友呢,难道是否是我女朋友很重要么?
  经历过*袭事件后,我对所有的人和物只要不是自己熟悉的都有了一种警惕的感觉。所以司机这么问的时候,我心里已经开始有了一种疑惑的心情。
  “师傅,你好像对我的事情很上心啊,我可不会多付钱给你啊。”我笑呵呵的说。
  司机听了我的话也笑了,“呵呵,我不要多,你只要按实给我就好了。咱们就当交个朋友了。我di di 也是你这般年纪啊,不过他倒现在都还没有女朋友,所以我们家里人都着急呢。”
  “哦,是这样啊,* na *你di di 为什么不交女朋友呢?”我有些奇怪的问,心里的疑惑也少了不少,难怪人家对我的事真么上心,原*| lai |*是有了她di di 的前车之鉴了。
  “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整天的就跟一群狐朋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友混在一起,而且整(曰)ri 的不归家。我妈妈只要提起他就是一肚子的气啊,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思想怎么跟我们* na *一代就* na *么的不同。”司机摇了摇头叹息道。
  其实我kan他也只不过三十中旬的样子,怎么说话的口气好像是我父辈的感觉,或许是经历了沧桑太多了吧,我心想。
  “对了,师傅,还有多久可以到啊?”我心急如*,真不知道现在杨倩还在不在酒吧,刚打她电话也关机了,急死人了,* na *尖嗓子男的要敢碰她,我把他手给剁↓*| lai |*。
  “还有几分钟,不急啊,很快就到了,你跟这朋友感情很好吧?你们不是闹意见才让她想不开去酒吧吧?”司机又开始问我了。
  我心情不好也不想多说了,只是嗯了一声,然后不作声了,此时我没有注意到的是,司机正在他手机上按了一↓,然后露chu *一个诡秘的笑容,把手机放jin *了袋子里。
  很快,的士车就停在了朝阳酒吧的门口,“到了,先生,你jin *去吧,对了,我今天刚好是最后一趟,要不我等等你chu **| lai |*送你回去吧。”
  我想了想,也好,有个车等着,呆会如果杨倩醉了,刚好也有车送她回去。于是就点了点头,然后说,“车钱先给你,呆会要是我很久没有chu **| lai |*,你就先走吧。”
  司机接过了钱kan都没kan,就随手放jin *了旁边的篓子里,然后朝我笑着道,“对女朋友要耐心点,不要吵架啊,”
  我没有再回答他,总觉得这个司机太hot(英文:hot,中文:re )心了,hot(英文:hot,中文:re )心的让我心里起了不祥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body(* quan | shen *)都被人安了监视器,然后做什么都不对劲。只是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考虑这么多了,所以我赶jin 跨jin *了朝阳酒吧。
  里面人山人海的,我要到哪里去找一个杨倩的女人呢,kan着眼前晃动的身子,虽然一个个都穿的hot(英文:hot,中文:re )huo *招眼,但我什么心情都没有。只想急着快点找到杨倩,然后狠狠的摇醒她。
  就在我不知道去哪里找人的时候,杨倩倒是自己跑chu **| lai |*了,她chu *现在舞台上,一个人在舞台上疯狂di 扭动着自己* rou *ruan (车欠)的身子。
  很快,她的身边就chu *现了一个男人,这个男滴长的不怎么样,不过* na *舞姿确实不错。他的body(* shen | ti *)jin jin 的贴着杨倩的jiao (女乔)躯,两人开始跳贴面舞,不过一会又变成踢踏舞。
  杨倩似乎很陶醉的样子,两眼jin 闭,腰肢随意的摆动着,还有qiao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在牛仔ku 的包裹↓显得xing *gan *惹huo *。我kan不↓去了,就在* na *个男人把脸往她* gao *耸的xiong 部上蹭过去的时候,我跳上了舞台,然后一拳揍倒了* na *个男滴。
  男人很不经用,一↓就倒在了di 上,围观的人都发chu *了惊慌的叫声,反倒是当事人杨倩,还在陶醉的跳着舞,周遭的动静似乎跟她无关似的。
  “倩倩,我们回家,你醒醒,我们回家了。”我过去抓住了杨倩的胳膊,然后不断的试图摇醒她。
  “不去,你gan 嘛,gan 嘛抓人家,咦,你是谁啊?”杨倩突然睁开了眼睛迷蒙的kan着我。
  我实在无语了,这个时候倒在di 上的* na *男的也爬起*| lai |*了,他用一只手捂住了**,然后气愤的指着我,“你是谁,杨倩都不认识你,你gan 嘛抓住他,这个可是有法律的社会,你不要乱*| lai |*啊。”
  这个尖嗓子,就是电话里说要亲杨倩的男人,我注视着他的眼睛,他被我瞪得禁不住想退后一步。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所以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领,然后凶狠的问道,“你跟杨倩什么?从实招*| lai |*,不然有你好受的。”
  “你,你想gan 什么,你可不要乱*| lai |*,我会报警的。”尖嗓子只会这么几句话,kan*| lai |*是有心没胆的种,谅他也做不chu *什么chu *格的事情。
  我gan 脆放开了尖嗓子,然后拖住了杨倩的手就往台↓走去。“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你放开我。”杨倩一路的抵抗,只不过她* na *点power(*li dao*)kan在我眼里就跟挠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似的,我根本没放在心上。
  “这位先生,你好像应该放开你身边的小姐吧,人家说了不认识你这个人,”突然一个突兀的男声响起*| lai |*。我扭头一kan,只见身侧一个穿着笔ting *西装的男人似笑非笑的kan着我。
  又*| lai |*了一个找打的,我现在心情非常不好,所以谁惹到我谁倒霉,只是这个男人不知道是什么*| lai |*头。kan到之前我在台上揍尖嗓子这个时候还敢chu *chu *面为杨倩打抱不平,kan*| lai |*是有两把刷子的。
  真是郁闷,我跟自己女人的事情怎能么外人老是要*| lai |*搀和呢,而且这个女人要是配合点,至于给我惹这么多麻烦事嘛。正所谓美女不愁嫁,我现在只不过是拉她手一↓,就这么多男的围过*| lai |*抱不平了,所以还是得kanjin 她一点了。
  “我和她的事情不用你管吧,你又是哪根葱?”我决定彻底的藐视一切对杨倩有企图的男人,真是太肤浅了,光kan到杨倩美丽的表象了,要知道她发起疯*| lai |*可是一点美丽都无的。
  “你可以称呼我为二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请不要见怪,我们还是放开这位小姐,让她自己说到底想跟谁走。”这位叫二爷的男人说,真是奇怪了,什么名号啊,二爷?
  不会是摆明了想占我便宜吧,叫他二爷,* na *我成了什么了,给人作佣工的长工?
  一个人最幸福的时刻,就是找对了人,他纵容你的习惯,并爱着你的一切。我很认同这句话,只是我在纵容了杨倩的种种后,她不但没有更加爱我,反而更加的放纵了。
  所以当杨倩再一次甩开了我的手,居然朝着这个叫二爷的男人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的时候,我开始发飙了。
  其实我的发飙也只是短暂的宣泄↓心中的情绪,我是朝着叫二爷的人方向去的,因为既然他够胆叫二爷,就应该有接↓*| lai |*承担的勇气。
  越在杨倩之前到达了二爷的面前,我的身* gao *比不上对方,对方至少有180,我矮了几公分,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就是当我一拳击chu *去的时候仿佛是碰到了海绵里,不仅没有任何的power(*li dao*),而且还反弹了回*| lai |*。
  我知道对方是* gao *手了,不仅是* gao *手,而且还是一等一的强中之手。所以我没有再冒冒失失的chu *击了,而是转过身把杨倩推到了一边,然后聚精会神的开始重新打量起这个男人。
  他长得非常的俊朗,一双剑眉星目,* gao *ting *的鼻梁,这一切都像是上天特意雕刻chu **| lai |*的,完美而神奇。只是我不喜欢他的笑意,似笑非笑的神情让我心里很不舒服。一般只有在面对比自己弱的对手的时候才会有这种笑容,表示对你了如指掌的意思。
  我现在就非常的不喜欢,因为没有人会喜欢比自己强劲的对手的,可他不仅强劲,而且还chu *乎了我意料之外。
  “你到底是什么*| lai |*头,为何专门针对我,应该不是chong *着杨倩*| lai |*的吧?”我决定主动chu *击,gan 脆问个明White(颜色bai )。
  “呵呵,你不笨嘛,kanchu **| lai |*了?颜玉果然没有kan错人,你是个值得一拼的好对手啊。”二爷突然笑着说。
  冷颜玉?怎么又跟她扯上关系了?而且他居然直呼冷颜玉的名号,kan这个年纪,应该是叔叔辈的,难不成他也是颜玉帮的人,甚至是长老级的?
  我心思飞快的转着,在考虑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跟对方说话,毕竟在*不清对方的底牌之前,也不能泄露自己的底牌啊。于是我继续试探的问道,“冷颜玉跟你提起过我?”
  “何止提过,你的小命还是我救的,这么快忘记了?在的士车上的事情,* na *个袭击你的人,记起*| lai |*了么?”二爷存心要勾起我的记忆,但这么多人面前也不好说的太过明显,故只是大略的提了一↓。
  啊,的士车上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忘记了,只是没有想到* na *个碰巧救了我一命的人居然会是二爷。这么说,他是早就开始跟踪我了,而他不认识我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啊,难道是因为冷颜玉?
  “太感谢你了,二爷,我是秦天穷,我们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我朝着他shen chu *一个手*| lai |*。
  “呵呵,好一个不打不相识,我就喜欢结交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年轻人。不错,真不错。”他握了↓我的手,然后好像是有感而发。
  其实在握上他手的* na *一刹* na *,我感觉一股hot(英文:hot,中文:re )流沿着我的手指涌上我的周身各个大脉,然后四肢百骸仿佛是注入了兴奋剂一般body(* quan | shen *)都有了使不完的力气。
  对于这个我太熟悉不过了,在我很小的时候,舒服就经常这样为我疗伤和打通周身的脉络。只是对于我这个才见过一次面的人,二爷有必要flower (hua )费这么多心血在我身上么?
  我收回了手,然后抱拳,“能够认识二爷是我的荣幸,刚才不幸得罪了您,请见谅。”
  “好说,好说,小伙子,这里太吵了,我们chu *去外面谈吧。”二爷好像是有话对我说。我连忙应了声好,然后过去扶着杨倩,让她靠在我的怀里,然后对二爷说了一声,“我们一起走吧?”
  二爷不置可否,没有回答我,只是在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的大手一捞,就把杨倩从我怀里揽到他自己怀里了。